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六節左冷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節左冷禪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兩個大漢身材魁梧,但輕功卻不差。一人抱著一柄宣花巨斧,騰騰騰衝向蘇重。所過之處,土石飛濺,猶如巨像奔騰。蘇重竟然能夠感受到地面的震動?!

周圍黑衣人悄悄後退,隱隱將蘇重包圍在中間。

「殺1

兩柄巨斧先後落下。如此巨大沉重的武器,卻被兩人使的輕靈如意,猶如繡花針。銀白斧刃交織在一起,形成一個細密刃網,向著蘇重當頭罩去。

蘇重站在原地,面無表情的看著快速靠近的兩人。

「死吧1

兩人雙眼血紅,怒吼一聲。

鏗!

手中長劍陡然刺出,穿過細密刃網,一劍化作兩條劍影,同時刺入兩名大漢的咽喉。

蘇重側身而立。兩名大漢舉著巨斧,從他身邊擦身而過。噗通一聲倒在地上,慣性使然,身體貼著地皮劃出老遠。鮮紅的血跡抹了一路。

「著1

漫天暗器陡然射來。

包圍蘇重的黑衣人,彷彿同時接到命令一樣,所有暗器同時射向蘇重。在兩個持斧大漢對上蘇重的同時,他們就已經射出了手上的各種暗器。竟然根本就不管兩個大漢的死活?!好生狠辣!

蘇重長劍揮舞,身體周圍出現無數綠色光點,猶如星沙。這是蘇重長劍劍尖,快速刺擊形成的沙幕。

叮叮叮叮……

不管是飛刀、金錢還是牛豪細針,全都被這點點星沙擋祝

十二個圍住蘇重的黑衣人面色大變。手中暗器卻不敢停止。不是他們不想停下,而是他們停不下來。他們已經被蘇重的劍意鎖定,如果他們停下攻擊。第一時間就會迎來蘇重的攻擊。

可暗器有限,數息之內便全都發射完畢。

蘇重持劍立在場中,以他為中心,周圍地上鋪滿各種暗器。藍光黑氣纏繞,顯然這些暗器都是淬了毒的。不需要命中要害,只需劃破皮肉,定然會見血封喉。

饒是淡漠如蘇重,心裡也不禁一怒。他自己劍法高強,普通暗器已然不能傷到他。但他的母親林氏,卻抵擋不住這密密麻麻的暗器。蘇重心中煞氣升騰!

十二個黑衣人頓時覺得渾身一寒,臉色一變。知道蘇重起了殺心。他們平日里在江湖上就是殺人不眨眼的角色,此時受這殺氣一激。不僅沒有膽怯,反而更加兇悍!

「一起上!砍死他1

不知誰喊了一聲,眾人紛紛拿起武器,沖向蘇重。

蘇重將長劍立於胸前,閉著眼睛立在當地。深吸一口氣,精純內力在體內快速流動。眼睛猛然睜開,心中大喝:「一氣化三清1

手中青色長劍陡然炸開,十二柄青色劍影猶如孔雀開屏,射向四方。耀眼的青光,以蘇重為中心散射開來。讓人忍不住的閉上眼睛。

十二個黑衣人臉色狂變,眼睛瞬間就被青色光芒充斥,根本就看不到其他景象。

噗!

一聲異響,十二個****而來的黑衣人,陡然定在原地。鮮血同時飆射而出,竟然只有一個聲音?!

遠處火光陡然明亮,將蘇重所在之處照的通透。

淡淡的血色霧氣將蘇重籠罩,在他周圍十二個人倒在地上,排成一圈。蘇重靜靜的站在這一圈屍體之中,面無表情。卻猶如閻羅神君,讓人不寒而慄!

華山派弟子雖然行走江湖,可哪裡見過這種詭異氣氛。齊齊打了個寒顫,不自覺的相互靠在一起。彷彿如此才能找到安全感。

岳不群死死的盯著場中的蘇重。

似乎注意到他的目光一般,蘇重轉頭看了他一眼。岳不群心臟咯一跳。饒是他堂堂一個華山派大掌門,仍然被蘇重那冷漠的眼神看的心驚肉跳。

「師哥?!那……那是咱們華山的『一氣化三清』嗎?1寧中則臉色發白,驚駭道。

「不全是。不過顯然是借鑒『一氣化三清』創造的劍法。」岳不群面色凝重。

「可『一氣化三清』最高境界不是一人化出三個身影嗎?!他怎麼,怎麼化出了十二道?1寧中則結結巴巴。這在華山派中傳說一般的劍法,竟然就被蘇重簡簡單單的使了出來。她如何不驚訝,甚至有種淡淡的憤怒。彷彿自己的東西被別人搶走一般。

岳不群心裡也不好受,即使已經從思過崖獲得了華山派失傳劍法。可華山之中,除了風清揚,依然無人能用處這等高深劍法。就是以劍法出眾的劍宗封不平等人,也用不出這等高超劍技。

想到風清揚,岳不群突然鬆了一口氣。回身拍了拍滿臉負責的寧中則道:「師妹。風師叔說過,此人乃是百年難遇的武學天才。他本人又是一個武痴,能有這麼高的成就,在情理之中。而且,我們只要好好鑽研華山劍法,早晚也會能有來到這種功夫。」

寧中則本就女中豪傑,過了初始的驚駭,她快速平復好了心境。聽了岳不群安慰之語,寧中則釋然之餘豪氣陡升。不錯,劍法不如,多花時間繼續練習就是。想罷,轉身去安撫一眾驚慌失措的華山弟子。

……

「小林子,這就是你們家的《奪命十三劍》嗎?好厲害1岳靈珊用手肘捅了捅林平之的肚子,眼中帶著濃濃的興緻道。

「不是,這是《奪命十二劍》。」林平之忍住心裡的興奮道。

「難道不一樣?怎麼少了一劍?」岳靈珊轉頭看著林平之,滿臉疑惑。

林平之握緊手中長劍,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有如此劍法,頓時激動難言。直到岳靈珊多次拉拽衣衫,這才反應過來。

「大哥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奪命十三劍。十二劍是根基,練好了,就能成就先天。後面就要靠自己修鍊。」林平之道。

岳靈珊滿臉憧憬道:「是嗎。奪命十二劍就已經這麼厲害了。真想看看第十三劍是什麼樣子的。」

……

蘇重準備去和眾人會合,卻突然感覺身後一片冰寒。心裡咯一跳。

不好!有人偷襲!

長劍向後一擺,身形猛然前竄。

鐺!

蘇重感覺自己的長劍,打在了一塊金鐵鑄就的岩石上一般。巨大的力道砸在後背上。他像是斷了線的風箏,輕飄飄的往前飛。

腳尖連連點地,砰砰砰!地面土石炸開,猶如一蓬蓮花綻放。多次點地泄力,才將這股蓄勢已久的力道轉移到地下化解。他輕功本就卓著,借力使力,頓時將兩人距離拉開。那人偷襲一劍之後,也不追擊,站在原地看著蘇重。

蘇重快速轉身看去,一個一身黃衫的魁梧漢子鐵塔般立在原地。此人面色冷峻,不怒自威。眼神銳利如鷹目,讓人不敢直視。

「左冷禪。」蘇重一字一頓冷聲道。

「林陽。」左冷禪淡淡的看著蘇陽,有些意外的點了點頭道:「反應挺快的,竟然能察覺我的攻擊。」

蘇重緩緩調動內息,平復躁動的氣血,將長劍橫在胸前,冷冷的注視這左冷禪。

左冷禪眉毛一挑,嘴角掀起一抹嘲諷的笑容,指著地上的黑衣人道:「怎麼,你以為我和他們這幾個廢物一樣,還是那少年天才奪命劍的名聲,沖昏了你的腦袋?竟然敢向我拔劍?1

蘇重站在原地,不為所動。只剛才一次交鋒,蘇重就知道左冷禪修為在他之上。

先天大圓滿!

左冷禪絕對是貫通了奇經八脈的先天大圓滿。蘇重遇到了平生第一大敵。

岳不群看清了左冷禪的面容,心中一驚。面上卻不動聲色,抱拳一禮溫和笑道:「左盟主不在嵩山納福,怎麼深更半夜的跑到了這裡?」

左冷禪無所謂的笑了笑:「岳兄,明人不說暗話。交出《辟邪劍譜》,自廢武功,我便饒了你華山眾人。敢說不,我先殺你弟子女兒,再殺你夫人朋友,殺掉你這艘船上的每一個人,最後再殺你1

話音落下,周圍樹木晃動,砰砰砰的從上面跳下七八個人。這些人清一色的黃色衣衫,一看便是嵩山弟子。身形竄動間,隱隱將華山眾人包圍在中心。

「嵩山十三太保1岳不群再也無法保持鎮定,他臉色鐵青眼中充滿不甘。

寧中則怒火中燒,臉色氣的通紅:「左冷禪,你堂堂五嶽盟主,竟然會帶著門人弟子圍攻我華山派。這是何道理?1

左冷禪面如鐵鑄,嘲諷的看著寧中則道:「寧女俠是不是糊塗了,江湖上什麼時候講過道理,我們從來不都是講拳頭的嗎?」

「你……狼子野心1寧中則指著左冷禪,手氣的直哆嗦。

「狗屁的五嶽盟主……」

「不要臉……」

左冷禪心堅如鐵,對於華山眾人謾罵充耳不聞,眼睛定定的看著岳不群:「岳兄,考慮的怎麼樣了。」

蘇重身子微微弓起,像是一張蓄勢待發的長弓。

長劍像脫弦的利箭,夜空中一抹青色劍光一閃而過。眨眼間,劍尖已然出現在左冷禪身前。

左冷禪冷笑一聲:「早就等著你呢1

手中闊劍猛然下劈,一抹淡淡的藍色光芒劃破江邊火光。

叮!

劍刃正好砍在劍尖之上。巨大的力道頓時將蘇重劈飛。

「先天大圓滿果然厲害1一股躁動緩緩從蘇重心中升起。

自從出道以來,大戰小戰無數,但他卻從來沒有遇到過像樣的敵人。和風清揚的比斗,更多的是在切磋。

此時直面左冷禪,蘇重終於感受到了絕對力量的壓制。可蘇重卻沒有一絲恐懼,不僅如此,他反而有種久違的激動。就像他第一次接觸武功時,就像他成功推演出第一式基礎拳法時,就像他第一次修鍊出內力時。

初始的悸動,讓他死寂多年的心,陡然間躁動起來。冰冷的內息之中彷彿多了一絲生命的氣息,活潑潑的流轉全身。

這才是武的真諦!搏殺!忘我的搏殺!面對絕境時,捨棄一切的搏殺!

蘇重雙眼圓睜,那仿似永遠冷漠的眼睛中此刻充滿狂熱!

「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