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七節魔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節魔性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江上清風激蕩,船隻燃燒的越發旺盛。火舌向著夜空瘋狂搖曳,照的江邊人影斑駁詭秘。

蘇重內息運轉的前所未有的快速。

他陡然消失在原地,化作一道黑影,沖向左冷禪。快速的身形,形成一股大風,所過之處,草木被吹的倒伏。

左冷禪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手掌闊劍:「岳兄不急,慢慢想。我先試試辟邪劍法的威力。看看能否抵得過幾位的人頭。」

他寒冰真氣大成,十二正經、奇經八脈全部打通。內力形成了一個籠罩全身的大周天。他每一個動作,都蘊含著全身的內力,威力巨大。長劍隨意上撩,淡淡藍光閃過。

鐺!

蘇重以更快的速度飛退而回。腳尖連連點地,爆出無數朵泥土蓮花。

岳不群臉色難看,他紫霞神功更進一步,本以為能夠和左冷禪叫板。卻沒想到,左冷禪竟然先他一步跨入先天大圓滿!

左冷禪輕描淡寫的一劍,蘇重卻感覺像被一柄大鎚砸中一般。森寒的內力,沿著劍柄傳入手臂,頓時有種麻痹的感覺升起。

「好霸道的寒冰真氣,竟然能夠讓身體產生遲滯。」蘇重心裡驚嘆。

蘇重把《菩提訣》催運到巔峰,經脈隱隱產生刺痛之感。他不管不顧,用精純的菩提真氣,不停的沖刷竄入體內寒冰真氣。

手上長劍翻轉,腳下連點,他再次化作一道黑影沖向左冷禪。

蘇重從練劍開始就注重輕功。他的第一目標是余滄海,松風觀輕功聞名天下。想要對付余滄海,輕功差了可不行。

為了練習輕功,蘇重行住坐每時每刻都在運行千斤墜。以此來增加體力。最終,他把江湖上簡簡單單的燕子三抄水,練得快如奔馬。

此時終於顯示出了他遠超常人的輕身功夫。

場間眾人根本就看不到蘇重的身形,斑駁搖曳的火光之下,只能看到一道黑影跳躍、轉向、騰身,一刻不停的衝擊著左冷禪。

左冷禪臉上冷峻依舊,他手中的闊劍就像他的手臂一樣,被他運使的自然無比。大嵩陽劍法大開大合,信手用來,每一擊都會準確擊中蘇重長劍,把他打飛出去。

帶著淡淡藍色的闊劍在空中飛舞,以左冷禪為中心,溫度快速降低。空氣中竟然產生了淡淡的白氣!

「這就是辟邪劍法?」左冷禪眼中帶著失望道。

「速度倒是不錯。」想到之前自己還瘋狂的渴望《辟邪劍譜》,左冷禪為自己當初的目光短淺而感到羞愧。大成的寒冰真氣,威力無鑄。先天圓滿的左冷禪心志堅定,他明白寒冰真氣才是他的根本。

「真讓人失望,這就是被岳兄寄予厚望的辟邪劍法?岳兄的眼光有些差了。」左冷禪手中長劍揮舞,語氣輕鬆的和岳不群交談。一點兒都不把蘇重放在眼裡。

蘇重不為所動,全力催動菩提訣。《奪命十二劍》不要命的揮灑而出。

可隨著時間推移,蘇重的速度越來越慢,模糊成一片的黑影,竟然漸漸地變成了一條條黑線。蘇重的速度在變慢。

左冷禪立即察覺到蘇重攻擊節奏的變化,呵呵一笑:「我的寒冰真氣怎麼樣,是不是感覺身體不受控制,開始慢慢僵硬?」

好似好友交談一般,話音剛落,左冷禪突然一改輕鬆姿態,擰腰揮臂長劍狠狠下劈,藍色光芒暴漲。

「寒冰真氣1

鐺!

蘇重炮彈一般被砸飛出去。他身體本就僵硬的厲害。左冷禪這一擊又快又狠,他如何躲得過去,身體擦著地皮飛速倒退,砰地撞在一顆歪脖柳樹上。

轟!嚓!

合抱粗的柳樹,頓時就被砸斷,露出慘白的樹榦,像極了人的骨頭。

「岳兄,考慮的怎麼樣了。不過現在條件就要改一改了。我要的不再是辟邪劍法,而是《紫霞神功》。」左冷禪不容置疑道。

「休想1岳不群氣急,臉上紫氣升騰,顯然已經將紫霞神功催到極致。

左冷禪眉毛一挑:「想要拚命?」

鏗鏗鏗!

嵩山派主人齊齊拔出長劍,眼神冰冷。

「殺1

左冷禪闊劍插在身前地上,一手拄著劍柄,一手背在身後:「岳兄,你要考慮清楚。」

蘇重躺在地上,眉毛上結出白霜。以前都是他用內力卻冰凍別人,這次卻被別人把自己冰凍祝

他連一個小指頭都不能動。蘇重有點兒理解當初田伯光的感覺了。

但他不是田伯光,他是蘇重。他從重生以來,他的頭上就懸著一把刀。一把叫余滄海的刀。十六年後,他輕鬆的把這把刀砸的粉碎。

可那種隨時都會丟失性命的感覺,卻像是習慣一般懸在心頭,變得更加強烈。

他死過一次,他比任何人都熱愛生命,他發現自己其實很怕死。奪命十三劍由此而生,為生而殺生。

如果不能掙破冰凍,蘇重將面臨死亡,這是他十六年來一直在對抗的東西。《菩提訣》瘋狂運轉,他再一次感覺到了對生命的強烈不舍。

奪命劍意充斥全身,竟然奇般的融入到了每一絲內氣當中!本就精純幽寒的菩提真氣,變得緊密堅韌,同時卻又油滑無比。

真氣行走在經脈之間,沒有刺痛,只有冰涼涼的舒爽。

「破1

蘇重一聲大喝,奇經中僅剩的帶脈終於被蘇重貫通。內氣流轉全身,菩提真氣猶如虎入羊群,所過之處,寒冰真氣頓時被化解驅散。

「哈哈哈……突破了1

蘇重一躍而起,內氣鼓盪。全身衣服頓時像充了氣一樣鼓脹起來。

斷裂的老柳樹旁,蘇重長發披散開來,手中長劍閃著光芒。火光照在臉上,滿是瘋狂。

「左冷禪1

一聲大喝,蘇重利箭一般沖向左冷禪。

長劍發出耀眼的青光,他整個人就像融入到劍光中一樣,眨眼間就到了左冷禪面前。

左冷禪眉頭一皺,那副彷彿永遠不會便的冷峻臉面,頓時變得凝重起來。

先天大圓滿?!竟然這個時候突破先天大圓滿!

好天資!

雙手握著闊劍劍柄,左冷禪微微下蹲,整個人氣勢陡然一變。就像一座嵩山一樣,佇立在場間,不可撼動。寒冰真氣催動,他整個人都被淡藍色霧氣籠罩。

「好厲害的大嵩陽神劍!好厲害的左冷禪1岳不群複雜道。

寧中則氣道:「這種人劍法在好,也是卑鄙小人1

「不得不承認,左冷禪雖然為人下作。卻著實厲害,只是這麼一個姿勢,就如巍巍嵩山一般。他已經掌握了大嵩陽劍法的真諦。」岳不群心裡不是滋味。

他自視甚高,雖然對左冷禪忌憚不已,但卻從來不認為自己差。可今天他卻知道,在劍法一道上,他比不過左冷禪。

「奪命十二劍1

蘇重大喝一聲,青色的劍光越發耀眼。就像一抹閃電,飛速沖向左冷禪。

「咚1

青光藍霧相撞,竟然發出悶雷一般的響聲?!

蘇重一擊不中,立即飛退。拉開距離之後,再次加速衝擊。

左冷禪站在原地,闊劍揮舞,沒有一絲風聲。藍色的霧氣卻越來越濃,周圍的溫度陡然降低。就是江邊的大火,依然不能讓眾人感覺溫暖。

「咚咚咚……」

一時間,滾滾雷聲響徹江面。

蘇重越打越興奮,菩提真氣歡快的流動。奪命劍法越來越流暢。

左冷禪的心卻在不停的向下沉。

他沒想到,突破前後的蘇重竟然相差這麼巨大。

突破之前,他用寒冰真氣,配合大嵩陽神劍直接碾壓蘇重。他根本就沒將蘇重放在眼裡。

突破之後,蘇重的內力並沒有變強多少,但卻精純似鐵。他的寒冰真氣竟然一點兒不起作用!

最可怕的是,蘇重的劍法之中多了一種追魂奪魄的劍意。

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劍法,卻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他只是稍微投注了一點兒注意力,頓時就像陷入了一個充滿吸力的泥潭之中。

吸力充滿掠奪的意味,而且掠奪的是他的靈魂!

左冷禪劍意勃發,身若嵩山,這才牢牢收住心神。但卻驚出了一聲的冷汗。

他此時才明白過來,剛才蘇重攻擊的快速迅捷。可根本就沒發動劍意,他是在用自己磨練劍技!

該死!

沒想到自己為了給岳不群足夠壓力,一時疏忽沒下狠手,竟然造出來了一個敵人!左冷禪想要罷手,卻已經不可能。

蘇重著魔了一般,瘋狂攻擊,完全一副不要命的架勢!

咚!

再一次令人對轟分開之後,蘇重站在遠處沒有繼續攻擊。

「左冷禪,謝謝你,我終於突破了先天大圓滿。為了表達我的謝意,我特別請你品鑒我的完整版奪命十三劍1蘇重臉上充滿真誠,眼中瘋狂消失不見,就像一個親密的友人在邀請朋友欣賞自己的大作。

瘋子!

饒是左冷禪梟雄性子,也不由的心神發寒。

怪不得江湖傳言奪命劍瘋狂狠辣,他終於體會到了蘇重骨子裡的魔性。

一眾華山派弟子齊齊打了個寒顫。

林氏一臉擔憂的看著蘇重。蘇重從小就顯得冷漠陰沉。她一直擔心蘇重出問題,可現在看來蘇重已經出了問題。這種滲入骨髓的瘋狂,讓林氏心痛不已。

「妖孽,妖孽……」林震南心裡不停地念叨著這兩個字。在他第一次看到蘇重眼睛的時候,這兩個字就出現在了他的心中。這種淡淡的不安一直伴隨著他十六年,但這種不安卻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強烈。

蘇重非常清醒,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在別人看來他行為瘋狂,但他的心卻從未有過如此的輕鬆沉靜。

「左冷禪,用盡全力吧。這將是你最後的表演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