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八章江湖劇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江湖劇變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奪命十三劍1

出乎意料,這一劍看上去就像慢動作一樣,所有人都能清晰的看到劍法的軌跡。

心裡不由升起一股感慨,劍式雖然很簡單,不過很漂亮。但再漂亮能有什麼用,這種慢騰騰的劍法能刺的中誰?

可左冷禪一點都不覺得慢,直面長劍的他比誰都清楚,這一劍奇快無比。

之所以感覺慢,全都是因為那詭異的劍意!

左冷禪心裡不妙的感覺越來越重。

想他嵩山派大掌門,不管功夫心機都是上上之眩他的對手從來都是任我行、少林方證之流。

岳不群他都不怎麼看在眼裡。可面前的蘇重卻讓他有了種死亡的感覺?!

那種帶著致命吸引力的劍意太詭異了!

左冷禪不敢大意,他緊緊守住心神,十七式大嵩陽神劍在心底流過。

一瞬間,左冷禪的腰背變得高大起來,彷彿化作了一座大山,牢牢定在當地。

內息催運到極致,闊劍整個變成藍色,絲絲寒氣冒出。

「寒冰真氣1

他拼盡全力!

鐺!

左冷禪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蘇重仿似從左冷禪身上穿過去一般,從其背後衝出,停在不遠處。

當!

左冷禪闊劍斷成兩截,掉在地上。一條晶瑩紅線繞在左冷禪的脖子上。

他眼中滿是迷茫,臉上卻帶著些詭異的笑意。彷彿看到了什麼格外迷人的景色。

嵩山派掌門左冷禪,死!

「掌門師兄1

「賊子!該死!賊子……」

「礙…」

瞬間的獃滯過後,嵩山十三太保眼睛猛然大睜,恐懼和不敢置信迅速爬上臉龐。

幾乎同時怒喝蘇重!

蘇重左臂雪白一片,覆蓋寒冰。

感受著左臂的僵直,蘇重暗嘆寒冰真氣果然奇寒無比。

即使他菩提真氣大成,倉促之間,仍然被寒冰真氣凍住一條胳膊。

左手猛然握拳。

嚓!

細碎的冰屑飛濺,蘇重轉身看向眼睛通紅的嵩山十三太保。

岳不群心中驚駭,又忍不住有些竊喜。左冷禪是他平生大敵,想要光復華山派,左冷禪是第一障礙。

堂堂大掌門,竟然意外的死在洛水之畔,無名野林?!兔死狐悲之餘,更多的卻是駭然和驚喜。

駭然於蘇重武功的高強,本就厲害的奪命劍,此時突破先天圓滿。豈不是直追風清揚?!

驚喜於左冷禪身死,他們今晚必死的危局似乎已經解除。

看到越發猙獰的嵩山十三太保,岳不群嘴角一翹。

「左師兄太過大意,和林少俠切磋武藝,竟然還分心。我本來就害怕兩敗俱傷的局面,卻沒想到左師兄就這麼去了……」說著還伸手摸了摸眼角,一臉沉痛,仿似對於左冷禪的死亡極為惋惜。

「岳不群,不用你假惺惺。左師兄被你們華山派賊子害死,這個帳怎麼算?!交出《紫霞神功》,自廢武功。否則,今天你們這些人誰都別想好過。」陸柏猛地一揮闊劍,劍尖指著岳不群惡狠狠地的道。

岳不群絲毫不見惱怒,依然一臉悲戚道:「林小兄弟下手沒有輕重,竟然釀成如此大禍。唉……《紫霞神功》是我華山鎮派秘典,若是別人借閱,是斷然不行的。但五嶽盟主借閱,卻不是不能商量。只是不知幾位,哪位是嵩山派掌門,哪位是五嶽盟主呢?」

一句話,本來同仇敵愾的嵩山十三太保,突然間齊齊一滯。

岳不群嘴角一翹。他要的就是這個結果。

嵩山十三太保每一個都是人傑,以前岳不群每每想起他們,都對嵩山派羨慕不已。

可此時,岳不群內心卻嘲弄不已。

左冷禪雄才大略,兼且武功卓絕。他活著,自然能壓服這一個個桀驁之輩。

但他現在死了。

岳不群一句話,就把他們的野心勾了出來。

是啊!大師兄沒了,我也能做掌門啊?!

陸柏上前一步,「我是嵩山派二師兄,這掌門自然由我來做。岳不群,交出《紫霞神功》。」

岳不群心裡冷冷一笑,面上卻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伸手入懷好似要拿東西。

「慢著!嵩山派掌門不是兒戲,自然是武功高強者當。二師兄,我覺得還是我來當的好1費彬突然站出來插嘴。

岳不群夠陰狠,僅僅一句話,就把嵩山十三太保弄的離心離德。

他們難道看不出來岳不群的挑撥?

他們看得出來,但為了掌門之位的巨大權力,他們明明看得出來,卻還要想爭一爭。

「想打架,回你們嵩山去。我今晚不想再殺人。」蘇重眼睛一一掃過眾人,就連有心搞事的岳不群他也沒放過。

蘇重可不想當給別人當刀使。

嵩山眾人此時才想起來,這裡還有一位比左冷禪武功更加霸道的奪命劍!

他們都打不過左冷禪,所以左冷禪是掌門。而能夠殺掉左冷禪的蘇重,自然也能殺掉他們。

若是他們心齊,能夠通力合作。蘇重顧忌林氏夫婦安危,自然會掣肘,難以發出全力。

但此時他們各懷鬼胎,想要通力合作對付蘇重?

窗戶都沒有。

蘇重見他們遲疑不定,進退不得。

冷冷一哼,大成的奪命劍意破體而出。

轟!

眾人頓時覺得像是陷入冰冷的地獄中一般,就連思維都被凍住!

這太恐怖!

蘇重劍意一放即收。

嵩山派眾人狠話也沒說,身形閃動。化作夜色中的道道黑影,迅速離開。

岳不群看著遠去的嵩山十三太保,冷冷一笑。不知道他們有幾人能安全回到嵩山呢?

掌門的誘惑,各懷鬼胎,陰謀陽謀,這是一條血腥的歸路!

……

桃花島

蘇重已經回來一個多月。

他一直在閉關練功。

戰鬥中突破雖然讓他輕易翻盤,殺掉左冷禪。但前期的拚命,還是傷到了經脈。

好在蘇重突破先天大圓滿,形成大周天。內息運行之間,自有一股生生之氣。

而且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本應充滿破滅意味的奪命劍,在融入菩提真氣當中之後。竟然讓一貫冰冷幽寒的菩提真氣,多了一股生命氣息。

開始還不想明白,後來仔細一想。蘇重就釋然。

奪命劍是因生而死的劍。外在是強橫霸道的毀滅劍意,內里卻充滿對生命的詮釋和熱愛。

能夠讓菩提真氣帶有生命氣息,也就不難解釋。

有這一絲生命氣息幫助,蘇重恢復的很快。

饒是如此,他也到了現在才堪堪修復滿是裂痕的經脈。

今天蘇重終於破關而出。

奪命十三劍被他完善,劍意大成,內力到達先天大圓滿。他心情極為蘇暢。

他已經成了笑傲世界頂尖的那幾個人。對於即將到來,和東方不敗的一戰。蘇重充滿的期待。

劍意散開,蘇重很快找到了林氏等人。

桃林內,涼亭里。

林氏拉著岳靈珊的手,不停的詢問岳靈珊家裡的事情。問的岳靈珊雙頰通紅。

林震南坐在一旁吧嗒吧嗒的抽煙,看著認真和蕭勝斗在一起林平之,滿意點頭。

林平之得傳奪命劍,現在的林震南早已不是對手。

但他現在一心歸隱,早沒了爭勝之心,而且這是他兒子。青出於藍,他高興還來不及呢。

不過蕭勝從小就接受蘇重訓練,林平之卻不是他的對手。

此時和蕭勝對戰,更多的是蕭勝在給他喂招。

這個世界上除了蘇重之外,也就親眼看著奪命劍創造過程的蕭勝,對奪命劍了解的多。

給林平之喂招,正好。

「不錯,看來這一個月,你沒偷懶。」

蘇重緩步從桃林走出。眾人立即看向蘇重。

卻詭異的發現,蘇重一改往日的冷漠,竟然一臉的微笑。

林氏看到自己大兒子那陽光般的笑容,險些掉下眼淚來。

從小大大,蘇重一直陰沉以至於冷酷。他可從來沒這麼笑過。

「少爺1蕭勝恭敬抱拳,走到蘇重身後一言不發。

「大哥1林平之臉上一喜,接著有心裡一顫,顯然他想起了一個月前,蘇重在江邊的瘋狂。

蘇重徑直走進涼亭。

林氏拉住蘇重,伸手就捏住了蘇重的臉皮。

「陽兒笑起來真好看。將來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大家閨秀。」

蘇重任由林氏揉捏臉皮,感受著林氏濃濃的關懷,心裡活潑潑暖烘烘。但卻不接林氏的話。

他很快就要對上東方不敗,生死不知,哪裡有心思談情說愛?

不過蘇重卻沒當面反駁,臉上始終帶著笑意。眼神也沒了往日的淡漠,顯得格外柔和。而且破天荒的喊了林震南一聲爹。

讓林震南頗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眾人雖然好奇他的變化,卻沒多問。問了,蘇重也不會告訴他們。

奪命劍意大成,陰極陽生。他的心境產生了巨大的變化。以前他的冰冷劍心雖然厲害,但卻有些極端。

此時劍心圓滿,活潑潑卻毫無雜念,純凈似琉璃。就像一面鏡子,倒映著天地萬物。

「你怎麼來這裡了。」蘇重看向岳靈珊。

岳靈珊竟然一點兒都不怕蘇重,這讓蘇重意外不已:「還不都是你惹的禍。」

岳靈珊一番講述,這才知道。他殺了左冷禪竟然引起了偌大的江湖風暴。

現實嵩山內亂,嵩山十三太保死了大半,現在健全的竟然僅剩下三個。

嵩山掌門之位最後歸了樂厚。

在這期間,嵩山派因為他的原因和華山派打起了嘴仗。

此時終於顯示出「君子劍」這三個字的威名。

君子的話,自然更可信一些。

正因為如此,蘇重才躲過魔教賊子的污名。而華山派也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令狐沖因為結交匪類,被逐出華山的事情,更是讓華山派亂作一團。

江湖各個勢力因此動蕩不堪。這一個多月接近兩個月過去,才堪堪消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