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九節任我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節任我行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隨意的坐在石墩上,腰背卻挺的筆直。

岳靈珊妙語連珠,不停的用手比劃。一會兒就把這近兩個月來的江湖大事說了一遍。

儘管早就這道這些消息,但再次聽到,林氏仍然憂心忡忡。

「陽兒,你把左冷禪殺了,不會有事吧?」

蘇重對著林氏溫和一笑:「放心吧,娘。不會有事的。」

「可那些人整天叫囂著要來教訓你,我擔心有心人鼓動,聚集眾人來找你麻煩。」林氏不放心。

「不怕。咱們桃花島遠在海外,沒有自己人帶路,能不能找到這兒還是兩說。」蘇重慢慢給林氏解釋。

林氏聽了覺得也是這個道理,臉上神情稍松。

岳靈珊聽到這話卻咯咯一笑:「你這是打算當縮頭烏龜啦?」

「不是烏龜,是海龜。」蘇重被罵烏龜,不以為意。倒是自己調侃其了自己。

「怎麼說話呢。」林氏輕打了一下蘇重,一臉嗔怪。眼中笑意卻掩飾不祝

蘇重等眾人笑鬧夠,臉上浮現一個自信的笑容。

「如果真敢有人想借著我揚名,就讓他們試一試我的奪命劍利不利。大海這麼大,一兩把骨灰丟在裡面,很快就會消失不見。他們還能把海填平了不成?」

林氏連忙拽了拽蘇重的袖子:「好好好。不談這些事情。你才多大,不要整天殺殺殺的。」

蘇重老老實實的點頭應是。心裡卻不由得一怔,他這十多年來,想的東西果然都是殺人。就連創造的劍法都是奪命的劍法。這殺氣可真是太重了。

好在蘇重現在劍心圓滿,他殺人也不是為了殺人而殺。想到這裡蘇重心裡對林氏的感激更加重。

要不是她小時候悉心照顧,蘇重心裡就不會有這份牽挂。

那麼他很有可能就會墮入單純的殺戮之中,奪命劍可能就變成了真正極端的殺生劍法。而不是現在這種因生而死的劍法。

岳靈珊突然古怪一笑:「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有個外號。」

「什麼外號。」

「嘻嘻。江湖上都說你是掌門剋星。」岳靈珊說完就捂著嘴咯咯笑。

亭子里的眾人也都無奈的笑了起來。這個名號可不怎麼好。頂著這種名號,以後那些掌門對蘇重可戒備的很。保不齊哪個掌門就會因此對付蘇重。

「怎麼叫這麼個名號?」蘇重不以為意。叫什麼無所謂,只要長劍在手,他便心中無懼。

「這當然有原因,你看哈,我給你數數。」岳靈珊掰著手指頭躍躍欲試。

「你第一次以奪命劍的名號出現在衡山城,劉正風這半個衡山掌門就徹底消失在了江湖上。不僅如此,你還把余矮子給殺了。他可是青城松風觀的掌門。最後就是左冷禪,好好的五嶽盟主,就因為碰到了你。結果命沒了,掌門自然當不成。你看看,你不是掌門剋星是什麼?呵呵呵……」

蘇重莞爾,他很快就要去找東方不敗。到時候就算他自己比武失敗,有任我行同行,東方不敗肯定必死無疑。

要是這麼算起來,他這個掌門剋星的名號真是當之無愧。

「陽兒,你這次出關,是出來看看,還是徹底出關?」林氏有些緊張的問道。她的緊張不無道理,蘇重六歲就開始隱居習武。可以說,他一次閉關就閉了十年。

這期間,蘇重雖然多次外出。但和家人仍然是聚少離多。林氏就怕蘇重一閉關,十年又過去了。

他非常心疼這個大兒子。捨不得他整天悶在一處,不和人交流。怕心性出問題。

蘇重給了林氏一個放心的笑容:「如果沒什麼意外,之後我很少有機會閉關了。」

「太好了。你年紀這麼小,不能整天悶在屋子裡。在外面走走多好,武功慢慢練就是。」林氏很高興。

蘇重點頭應和:「聽娘的。」

「大哥你說很少有機會閉關是什麼意思。」林平之好奇道。

「我的武功到了一個瓶頸,再怎麼閉關也不會有進步。所以我以後很少會閉關。正好你也在桃花島,這幾天我指點你修鍊奪命劍,爭取你早日大成,不要讓爹娘久等。」蘇重說完哈哈大笑。

林平之被蘇重笑的滿臉通紅。

林震南夫婦看一眼林平之,再看一眼嬌俏可愛的岳靈珊。怎麼看都覺得這是一對金童玉女,真是天生一對。

岳靈珊雖然膽子不小,但也被林氏那看兒媳的眼光看的不好意思。她雖然不知道蘇重所謂的的久等是什麼,但直覺告訴她,還是不要問得好。

不過蘇重一句話就讓她陷入被圍觀中。頓時心裡就有些憤憤。

瞪了一眼依然紅著臉的林平之道:「小林子,你年紀都這麼大了,還害羞?哼!真沒出息。」

這話說完,涼亭內的笑聲更大了。

岳靈珊不滿的翻了個白眼,對著蘇重氣哼哼的道:「我爹他武功那麼高強,每年都要閉關一段時間。閉關還是很有用的。你說閉關不能提高武藝,不會是你想偷懶吧。」

蘇重也不生氣,身子稍稍後仰,毫不客氣道:「那是你爹的武功還沒練到家。你可見過你太師傅閉關?」

「太師傅武功卓絕,自然不用閉關。」岳靈珊不服道,突然眼睛大睜,很是不可思議的看著蘇重道:「你臉皮可真厚,竟然拿自己和我太師傅相比。你和小林子真是兄弟?他臉皮可是薄的很。」

蘇重笑笑沒說話。

岳靈珊以為蘇重心虛,本想乘勝追擊。但突然想到,就是眼前這個比自己還小的少年,把堂堂嵩山派掌門左冷禪斃於劍下!

在她眼裡,左冷禪的武功可是和自己的父親一個級別的人物。

那豈不是說,他的武功真比自家父親厲害?!

甚至真的直追風太師叔?!

岳靈珊活潑可愛,林氏頗為喜歡。便任由她和自己大兒子笑鬧。一眾人也一起笑呵呵的看熱鬧。

可笑著笑著,就覺得不對勁。他們也想起來了,剛剛還在談蘇重是掌門剋星。此時立馬聯想到已死的左冷禪。

眾人突然間反應過來,蘇重的武功,可能真的已經高到了他們無法想象的地步。

林平之激動不已,本就羞紅的臉,更加紅:「大哥,你的武功真的能和風太師叔相比?1

林震南滿眼期待的看著蘇重。聞名天下的林遠圖不是先祖,讓他很長一段時間意志消沉。可如果自己的兒子,成了風清揚一樣的絕世高手,他覺得這輩子絕對值了。自己在族譜上也必將留下濃重的一筆。

蘇重呵呵一笑:「他年紀大了。前三百招平手,后一百招我必勝。」

亭子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就這個坐在他們身邊的十七歲少年,武功竟然能夠勝過江湖巨擘風清揚?!

這就好像,身邊的一個乞丐突然說自己其實是皇帝一樣。衝擊力巨大。

「那你豈不是天下無敵啦?」岳靈珊震驚的大張著嘴,下意識的驚呼。

蘇重擺擺手,把震的有些發傻的眾人喚回神來道:「那到沒有。江湖上藏龍虎,怎麼可能天下無敵。而且還有個天下第一高手東方不敗呢,沒比過,也不知道我們兩個誰厲害?」

「你不是說他是……他是……」岳靈珊說不下去了。

蘇重卻臉色一正。

「他雖然是個太監,而且腦袋也出了些問題。但不可否認,他的武功無愧於天下第一。」

眾人點頭各有所思。

蘇重也不理眾人想法,想著過不了多久,就要去見一見東方不敗這個怪人。蘇重心裡有些期待起來。

他非常想知道,是他的劍厲害,還是對方的針厲害。

……

「恭喜教主得脫樊籠。」向問天單膝跪地,激動的渾身顫抖。

任我行上前一步,伸手攙住向問天:「哈哈。向老弟快快請起,要不是你。我現在還在那個暗無天日的牢底呆著呢。」

「這是教主鴻福齊天,屬下可不敢居功。」向問天恭敬道。

任我行哈哈一笑,顯得很高興。對自己身邊這位向右使格外滿意。不愧是和自己打天下的弟兄,十多年了還想著找自己。而且最終還真把自己救出來了。

「對了,江湖上有沒有什麼大事發生。這些年東方不敗有什麼動作。」任我行梟雄人物,很快就平復心情,關心起了江湖之事。

「東方不敗行為非常怪異,從幾年前開始,他就不發一言。神教大權都交給了楊蓮亭那個小人,弄得如今神教上下烏煙瘴氣。真該剮了他。」向問天恨恨道。

「哦!你說東方不敗不再管理教務?」任我行眼睛一亮。

東方不敗和他是一類人,既然成了教主,怎麼可能會不展開手腳大幹一場?可東方不敗偏偏就沉寂了起來。

任我行想到了《葵花寶典》,他親手交給東方不敗的詭異功夫。任我行雖然不知道對方出了什麼問題,但東方不敗肯定是有問題。

難道《葵花寶典》和《吸星大法》一樣,有致命缺陷?東方不敗一直在閉關彌補缺陷?

任我行心裡轉著各種心思。

向問天接著道:「要說江湖大事,除了大小姐弄出來的聲勢之外,當屬嵩山掌門左冷禪意外身死這件事最大。」

任我行冷哼一聲:「盈盈看上的那個人叫什麼?他能配的上我女兒?」

向問天上身前傾恭敬道:「那人就是和教主比劍的人。是原華山派大弟子,曾得到風清揚親傳《獨孤九劍》。」

任我行眼睛一亮:「是那個小子埃他的劍法確實不錯,就是內功太差。不過這以後可以慢慢練。風清揚的傳人,這個身份倒是可以。」

正說著,他忽然一滯,猛然轉頭盯著向問天道:「你說左冷禪死了?1

向問天直覺一股壓力撲面而來,心想教主果然是教主,霸氣依舊。

「不錯,死於奪命劍林陽之手。」

「奪命劍?有意思。左冷禪雖然人品不怎麼樣,可武功是個好手。」任我行若有所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