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節黑木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節黑木崖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不錯。左冷禪這些年潛心閉關,練成了寒冰真氣。已經是天下有數的高手,但還是死在了奪命劍手裡。」向問天想到當初和蘇重交手的過程,忍不住的心中發寒。

「哦。沒想到老夫被關了十多年,江湖上竟然這麼熱鬧。這個奪命劍的功夫怎麼樣?」任我行感慨道。

向問天臉色一變:「教主,此人功夫極高。我曾和他短暫交手,我輸了。」

任我行臉色一肅:「向兄弟竟然不是對手?看來此人確實武功卓絕。」

「不過,向兄弟怎麼和這人交上手了?」任我行好奇道。既然都已經對上了,向問天說自己不敵,那對方為何會放過向問天?

向問天臉色古怪,猶豫半天抱拳道:「教主容稟。不是我們去招惹此人,而是此人主動去找的大小姐。」

任我行臉色一變:「他敢對盈盈不利?1

「那倒沒有。」向問天立即回答。

「那他去找盈盈幹什麼?」

「他去找大小姐談了一筆交易。」不等任我行發問,向問天一股腦將事情說出。

「屬下這些年為了不引起東方不敗的懷疑,不敢有大動作。多方打探這才將教主的位置大致確定。不過能夠如準確的找到教主,還是借了奪命劍提供的情報。」

「這話怎麼說。」任我行臉色難看,自己被隱秘關押在西湖牢底,外人不知。這什麼奪命劍竟然知道他的的下落。難道他是東方不敗的人?!那這次逃出地牢豈不是危險?

向問天跟隨任我行日久,任我行臉色一變,他便大致猜出了對方的心思。

「教主放心,我已仔細查過此人來歷。連他的祖宗都查了個底掉。此人絕不可能是東方不敗的走狗。」

任我行神色一緩,但仍然帶著些懷疑。

向問天知道任我行多疑的毛病犯了,接著道:「這小子是福威鏢局的大少爺。他祖上是曾經威震一時的林遠圖。而且他出道江湖的時候,東方狗賊已經開始不管教務。兩人絕無關係。」

任我行這才放下猶疑之色,突然臉色變得古怪起來:「小子?你的意思是,殺掉左冷禪的人是個小子?」

向問天滿面羞愧:「此人今年才十七歲。屬下卻輸在了他的手上,給教主丟臉了。請教主責罰。」

「你說他今年才十七歲?1任我行震驚不已:「好恐怖的天資。」

旋即他心中豪氣陡升:「左冷禪竟然死在了一個毛頭小子手裡。看來他當了這些年的掌門,已經給俗物耽擱了修為。自己這次出來,正是攪動天下大變的時候。」

「嗯。小小年紀,就有這等武功,如果能夠唯我所用就好了。」任我行道。

向問天沒說話,雖然教主武功卓絕。但他覺得對方也不差,而且奪命劍那副武痴性子,絕難被人馴服。

「他找盈盈談的什麼交易?」任我行平復下心中激動豪情,突然想到了向問天所說的交易。

向問天想起來這件事眼中依然帶著不敢置信之色:「他要上黑木崖,找東方不敗比武。」

「你說什麼?」任我行一副你是不是說錯話的表情。

「他要和東方不敗比武。」任我行再說了一遍。

任我行眼睛瞪的老大,臉色發冷「哼!小小年紀,就想著成名。還想踏著東方不敗的名頭上位?!我看他是被江湖名聲沖昏了腦子1

向問天不說話,他覺得教主可能看錯了。

不過他沒糾正,沒見過奪命劍本人,就絕不會發現其特殊之處。

而小小年紀挑戰天下第一的東方不敗,很容易被人看做做事追名逐利。

「那,教主,我們還需要帶他上黑木崖嗎?」

任我行冷笑一陣,算計一番道:「帶著,怎麼不帶。我雖然瞧不起左冷禪,但他的天資確實不差。既然這個林陽能夠殺的了左冷禪,功夫肯定不差。多這麼一個人,我們就多一分助力。」

「會不會壞了教主的大事?」向問天謹慎問道。

任我行擺擺手,隨意站在那裡「不怕。他如果老老實實的,我們就帶著他。讓他見識一下天下之大。如果他敢搞事,我的《吸星大法》可好久沒用過了。」

向問天覺得,奪命劍林陽不是那麼好操控的。抬頭偷偷看了一眼滿臉自信霸道的任我行,他猶豫半晌,終究沒說出勸解的話。

他已經漸漸發現,被幽禁了十年的教主已經有些不一樣了。霸氣依舊,但卻多了絲張狂。他不敢再像以前那樣,什麼都說了。

……

西湖牢底

令狐沖被關在濕熱窒悶的密室之中,煩躁不已。

於是便脫了衣服,貼在鐵床上,給自己降溫。

皮膚接觸冰冷的鐵床,過了起初的冰爽之後,令狐沖很快發現了鐵床上刻印的文字。

「內力散於四肢百涵…海納百川……」

令狐沖看的雲里霧裡,直覺這篇內功心法和生平所學大相徑庭。令狐沖想來,這肯定是哪位被關在此處的前輩,無聊而亂寫的東西。

估計為的就是坑害那些關押他的人。

能夠被關在這裡的肯定武功不差。若是哪一天,關押之人發現鐵床上的文字。肯定以為這是什麼高深武功秘籍。

大喜之下,急急忙忙練習。結果內力散盡,一身修為必然無存。

想到這裡,令狐衝心里一陣暢快。這位前輩真是想了個痛快法子。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

獨自樂了一會兒,忽然想起來,自己也被關在這裡。不知道這輩子還能不能出去。盈盈怎麼樣,向大哥怎麼樣,師父、師娘、小師妹怎麼樣了。

想著想著,令狐沖就睡了過去。

恍恍惚惚之間,竟然按著鐵床上的文字練習了起來。等他醒悟過來的時候,體內的內力已經散到了四肢百骸之中。

令狐衝心里驚駭,可旋即就發現,自己體內本來糾纏在一起的內力,竟然空空如也。

必死的內傷,就這麼意外的好了!令狐沖當即大喜,全副心神登時就用在了研究鐵床功法之上。

殊不知,他卻是練成了天下一等一的功夫《吸星大法》。

……

「少爺,岸上有人給您送來一封信。」蕭勝恭敬將一封信交到蘇重手中。

信封上寫著「奪命劍林陽啟」的字樣,字跡頗為秀麗,顯然是女子書寫。

蘇重心頭一動,難道是那件事?打開一看,果然是任盈盈來信。

任我行重出江湖,大鬧少林之後,終於按耐不祝準備攻打黑木崖,奪取教主之位。

蘇重臉上綻開笑容,心中卻一片平靜。

他為了這一場戰鬥,已經準備了數月之久。

先集中精力指點林平之,並修訂留下奪命劍的劍譜。桃花島一應事務,也慢慢轉移到了林震南手中。

他怕自己一去不復返。

「蕭勝,你從小就跟著我。我要離開桃花島一陣子,我這一去,不知生死。從今天開始,你自由了。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吧。如果想留在桃花島就留在這裡,反正酒坊里有你的分紅。什麼不幹,你這輩子也該衣食無憂了。」蘇重抬起頭,對著從小跟在自己身後的蕭勝道。

「少爺,我留在桃花島,侍奉老爺夫人。」蕭勝心裡不舍,他的武功都是蘇重傳授,他一直把蘇重當自己的師傅。

聽聞蘇重此行危險,他知道自己幫不上忙。蕭勝便決定好好保護老爺夫人。起碼不用讓少爺分心。

蘇重點點頭頗為欣慰。自己當時只不過是想找一個試驗品,沒想到卻獲得了蕭勝的忠誠。可謂意外之喜。這也和蕭勝木訥實誠的性子有關。

不過,有了蕭勝這句話。蘇重僅有的牽挂也消失不見。

蕭勝已經是先天初期的武者。天下橫行辦不到,但護衛桃花島安危,綽綽有餘。

……

黑木崖下

「你就是林陽?」任我行一身黑衣,背著雙手微昂著下巴打量蘇重。他頭髮花白,但卻梳理的整整齊齊。

蘇重面對這個曾經縱橫天下,和又將縱橫天下的梟雄,心裡平靜的很。微微一禮,蘇重表現的有禮而又疏離。

冷冷一哼,任我行滿臉不悅。蘇重的疏離讓他覺得蘇重格外的傲慢。

「果然,這就是一個被名利沖昏了頭的毛頭小子嗎?沒有足夠的閱歷,沒有血一樣的教訓,他們是不會懂得敬畏的。等一會兒動起手來,可別嚇尿了褲子。」任我行不無嘲諷的想到。

相反,他看向令狐沖的眼神卻頗為欣賞。

能夠被風清揚看上,令狐沖自由其獨特之處。而且還意外學會了它的《吸星大法》。算是他的半個傳人。

出身、武功、外貌、心性這些任我行都頗為滿意。就是性子有些散漫,不服管教,這點不太好。

「等一會到了黑木崖上之後,在沒有見到東方狗賊之前,誰都不要輕舉妄動。黑木崖機關重重,萬一漏了破綻,想要下來,只有從上面跳下來1任我行說著斜眼看了蘇重一眼。

蘇重笑著點了點頭:「一切但憑任教主安排。」

任我行聽到任教主這三個字,心裡一暢。頓時覺得這小子雖然心性有虧,愛慕名利,但起碼家教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