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一節日出東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節日出東方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和任我行向問天一起,抬著令狐衝上黑木崖。

前面有上官雲領路,此人是任我行收服的親信,沒有他引路,向上黑木崖難比登天。

上官雲沿路和衛士們打招呼,不時的說著黑木崖切口。衛士查驗腰牌,防衛十分嚴密。

沿途各個關卡,如果不是有人領著,蘇重自己絕對上不了黑木崖。就是他武功再高也不行。

不止如此,黑木崖高聳入雲。想要上崖,需要用吊籃上下。足有四個絞盤,要四次才能到崖頂。

即使蘇重能夠藉助工具,攀爬黑木崖絕壁。但這整個黑木崖上,每上一個台階,就有弟子把手。燈火通明,各種機關暗器密布,不等他爬上去,就已經被暗器打成篩子。

「馬上就要見到東方不敗,各自小心不要漏了破綻1任我行轉頭低聲吩咐道。

上官雲在前面帶路,嘴裡說著阿諛奉承的話。什麼文成武德、仁義英明、日月光明。文縐縐的大吹法螺。

除了蘇重,其他幾人臉色都不怎麼好看。這話太噁心人,而且看黑木崖上的人,一個個說的煞有介事。就更讓人覺得瘋狂詭異。

眾人被兩個紫衣人引著到了門口,領頭之人面無表情對上官雲道:「楊總管要見你,你進去吧。」說完就不再管眾人。

此人如此無禮,上官雲卻還要點頭哈腰將其送走。

進了內廳之後,並沒看到楊蓮亭。等了足有半炷香的時間,楊蓮亭這才施施然而來。

上官雲嘴裡立即拍起來馬屁,表著忠心。臉不紅,氣不喘,真是肉麻不已。

蘇重冷眼旁觀。誰能夠想道,江湖上讓人聞風喪膽的日月神教。其內部,每天竟然都在上演這種阿諛獻媚,唱戲一般的場面。

而且每個人都演的極其賣力!

好一通表忠心,眾人終於見到了東方不敗。

長殿深處,紗簾相隔,殿下的人只能隱隱約約看到東方不敗的身影。

別人不確定,但蘇重第一時間就確定,這就是個冒牌貨。

他的劍意大成,生出許多妙用。蘇重很早以前就在用劍意查探環境,就像雷達掃描。劍意掃到東方不敗身上,他立即就發覺不對。

那人精氣神三寶散漫,不成一體。

根本就是一個沒練過武功的普通人。甚至連普通人都不如!

就在這時,就聽到長殿外有人大叫:「東方兄弟,當真是你叫人捉拿我嗎?」

這人聲音蒼老,但卻內力充沛。整個大殿被這一身喊,震得嗡嗡直響。仿似整個大殿都在顫動一樣。

楊蓮亭根本就不會武功,被這一聲喊震得臉色一白。

緩過勁兒來之後頓時冷冷喝道:「童百熊,這裡是承德殿,你大呼小叫可還將教主放在眼中。見了教主為何不下跪,為何不稱頌教主的文武聖德。」

童百熊哈哈大笑,滿是嘲諷的看著楊蓮亭:「我和東方兄弟打天下的時候,你這乳臭未乾的小子還沒生出來。我和東方兄弟說話,你算老幾1

那楊蓮亭被童百熊一陣搶白,氣的臉色發青。揮手便讓人把童百熊的兒孫押上長殿。

童百熊怒發皆張,氣的臉色通紅:「楊蓮亭,有什麼事情你沖我來,你我為何拿我兒孫1

楊蓮亭眼中閃過得意之色,就想著要強行逼迫童百熊承認勾結任我行的罪名。

其他人不確定東方不敗會不會發現破綻,不敢貿然出手。但蘇重早就確定,那個東方不敗是假的。

他可沒興趣看這齣戲。

蘇重不顧任我行那吃了他的眼神,身形一展,突兀的出現在楊蓮亭身前。眼神直直的盯著楊蓮亭:「帶我去見東方不敗。」

楊蓮亭剛想狐假虎威,好好整治平日里就看不起他的童百熊。可眼前卻突然出現一個人,登時將他嚇得一屁股坐到在地。

「殿前衛士!殿前衛士!有人行刺!拿住他!拿住他1楊蓮亭大生呼喝。

一眾紫衣漢子頓時沖入長殿。

任我行臉色鐵青:「就知道這小子靠不住!等不了啦,動手1

令狐沖一躍而起,抽出貼身藏匿的長劍。向問天也從擔架下抽出兵刃交給任我行和任盈盈。自己卻奮力一抽擔架繩索,展開來一看竟是一條軟鞭。

童百熊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變故,不等他作何反應。任我行已經沖向到了東方不敗。

假東方不敗立即拔腿就跑,但他如何跑得過輕功卓絕的任我行。被任我行兩步趕上,一掌就拍在了地上。竟然抽搐兩下就死了。

任我行一愣,接著哈哈大小:「這個東方不敗是個假貨1

說著轉頭看向蘇重,他此時想起來,蘇重根本就沒管眼前的東方不敗。難道他早就看出了這個人是假的。任我行臉色不好看。

「楊蓮亭,不想自己受苦,就帶我去見東方不敗。反正他武功高,到時候誰吃虧還不一定。」蘇重隨意的站在一邊,淡淡開口也不催促。

蘇重看過原著知道此人雖然沒什麼才能,但脾氣倒是硬得很。出手摺磨反而效果不佳。

任我行提起假冒的東方不敗,對著仍然在廝殺的眾人喝道:「這個東方不敗是假的,你們都被騙了。我是上代教主任我行,你們還不住手。」

那些紫衣人面面相覷,他們見到東方不敗是假的,心裡惶惶。對停手罷斗並不排斥。只是他們卻不認識東方不敗,甚至聽都沒聽過。

東方不敗忌憚任我行,教內之人揣摩上意便很少提起。這些紫衣人都是日月神教新培養的勢力,根本就不知道有任我行這一號人。

「東方不敗在哪裡1任我行對著紫衣衛士大聲喝問!

只是他們也不知道,一時訥訥不敢言。

任我行被困牢底十多年,沒一刻不想著報仇。對東方不敗,恨不得扒其皮食其肉。此時找不到東方不敗,頓時心裡發狂。

身形閃動,雙掌頻頻出擊。

砰砰砰!

頃刻間,四五個紫衣漢子便被任我行擊斃。眾紫衣衛士四散而逃。任我行心裡怒氣上涌。冷聲喝道:「逃?你們一個都逃不了!死吧1

連續幾次追擊,頓時又殺了七八個人的性命。

眾人登時就被嚇的噤若寒蟬。

終於有人忍不住這氣氛,大聲呼喝:「東方不敗行蹤詭秘,只有楊蓮亭知道下落,你去找楊蓮亭,去找他1

任我行心中激動不已,身形閃動,撲向楊蓮亭。到了身邊,馬上就看到一直盯著楊蓮亭的蘇重。

「小子,讓開1任我行紅著眼睛瞪著蘇重。

蘇重看也不看任我行,對著楊蓮亭溫和一笑道:「考慮的怎麼樣。」

「小子你是找死1任我行說罷,抬掌就要拍向蘇重。

「好,我帶你們去。教主武功天下第一,就讓你們去送死1

任我行一張臉漲成豬肝,舉著手不知道拍還是不拍。

蘇重不管任我行,讓楊蓮亭當頭引路,蘇重在後面跟著。

通過密道終於到了黑木崖上的小花園,果然鳥語花香,漂亮的不得了。

蘇重一進入小花園,立即就感覺到一股龐大的能量盤踞在花園深處。敏銳的劍意讓他馬上就感覺到其中的煌煌威能。

「蓮弟,你這是帶了哪位天下高手來此啊?」東方不敗聲音尖銳,聽著刺耳。

「哼!不是別人,就是你的老對頭任我行。」楊蓮亭恨恨的瞪了任我行一眼。他知道要不是蘇重護著,缺胳膊斷腿都是輕的。

「哦!任教主?可不是任教主。任教主功夫雖然不差,但還沒到這個地步。居然有這麼強橫的劍意。難道是盈盈的心上人,令狐沖?真是天下俊傑。」東方不敗滿是讚歎的道。

一行人面面相覷,紛紛看向令狐沖,把令狐沖看的不明所以。他自己知道自家事,他連劍意都沒領悟,怎麼可能有多強悍的劍意。

任我行臉色鐵青,他的武功雖然不是天下無敵,但絕對是天下有數的高手。東方不敗竟然看不起他。這讓他怒火中燒。但終歸梟雄性子,忍住怒氣,靜觀其變。

「楊蓮亭,你到東方不敗身後去吧。我不想因為你,影響東方不敗武功發揮。」蘇重站在花叢之中,看著不遠處帷幔之後的東方不敗。

他幾次用劍意鎖定東方不敗,劍意卻都如市沉大海。全都消失在了帷幔之後。

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高手。

笑傲江湖世界的武道並不怎麼興盛。他見到過的領悟劍意的人,也就風清揚和左冷禪。少林方正和武當沖虛可能也領悟了意,但他沒見過。

蘇重肯定,東方不敗肯定領悟了意。

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一股浩大的氣勢,就在帷幔之後!

楊蓮亭瞪了一眼蘇重,卻沒反駁。依言走進帷幔。

「這位公子可是奪命劍林陽?真是少年英雄。能護住我蓮弟,我心裡感激的緊。只是你來黑木崖找我比武,卻是壞了我和蓮弟的幸福日子。那我就不能留手了。」這幾句話說的有條有理,但眾人聽來卻怎麼都有股詭異的味道。

特別是他一個大男人,卻捏著嗓子用女聲講話,讓人聽了就忍不住牙酸。

「哪裡來那麼多廢話,別人都打到家門口了,你還在這裡磨磨唧唧1楊蓮亭怒喝道。

東方不敗連連認錯,竟然一點兒都不生氣。

「林少俠可小心了,我來了1

話語剛歇,整個小花園中,溫度陡然升高。花草竟然有了枯萎的現象!眾人直覺口乾舌燥,彷彿被暴晒在烈日之下!

「葵花寶典竟然能夠練成這種如太陽一般的霸道意境!好!不愧是天下第一1

蘇重把劍出鞘,哈哈大笑。

奪命劍意勃然而出,一股寒氣迅速蔓延。花草樹葉之上,頓時結出了淡淡的白霜!

兩人還沒有交手,整個小花園竟然已經被破壞的亂七八糟。

蘇重一邊,冰天雪地!東方不敗一邊,樹葉枯萎,仿若烈日當空!

真真是日出東方,霸道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