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二節唯我不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節唯我不敗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蘇重雙手握劍,劍尖斜斜上指。他前所未有的專心,東方不敗是他生平第一大敵。

當初遇到左冷禪,給他的壓力雖然大,但他仍然敢隱藏劍意。先用左冷禪磨練奪命十二劍劍技,再用左冷禪給予的巨大壓力突破先天圓滿。

可面對東方不敗,他不敢有一絲疏忽大意。

他們是同一個層次的高手,勝負之分的關鍵往往就在細枝末節上。蘇重要是不小心,行差踏錯,輸掉的不只是比武,還有性命!

任我行面色難看,一臉陰沉的瞪著蘇重的背影。

他從來沒有把蘇重放在眼裡,就像原著中說的那樣,他佩服的人就三個半人。東方不敗、方證、風清揚還有半個沖虛道長。

任我行瞧不上左冷禪,可轉眼間就被左冷禪用計打敗。被寒冰真氣侵入身體,還要藉助他人的幫助驅散寒力。

年輕的任我行囂張霸道,但卻心思細膩謹慎。他被關在牢底十多年不見天日,終究影響了他的心性。霸道依舊,卻有種無根之火,乾巴巴的感覺。

他認為蘇重是個追名逐利的少年,他看不上左冷禪的武功。所以想當然的就認為蘇重武功雖然高強,但也不過如此。

雖然蘇重打敗了向問天,卻仍然沒能引起他的重視。在他心裡,向問天的武功也就不錯,根本不能和他相比並論。

可是,向問天十多年很少參與教務,時間大多用在修鍊上。向問天的武功早就不是十多年前能比。

任我行小瞧了左冷禪,小瞧了向問天,更加小瞧了蘇重!

此時看到蘇重全力爆發劍意,那種幽寒森冷的劍意刺得的他頭皮發緊,刺的他心裡發疼。

這可惡小子的武功怎麼可能這麼強!

蘇重可沒心思關注任我行怎麼想。他精神高度集中,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周圍的一切。

紅光一閃,空氣中滑過一道淡淡的紅影。東方不敗已經欺身而進!

好快的速度!

蘇重盡量將東方不敗的速度,想象的足夠快。可直到真正面對的時候,他才知道東方不敗到底有多快。

肉眼的視覺根本就追不上他的身形。他只能用劍意去探查鎖定。

手中長劍快速點出。劍尖正中針尖。

叮!

一聲清鳴,悅耳卻絕不動聽。尖銳的金鐵交擊之聲刺的眾人耳膜發疼。

一次交擊,蘇重後退兩步,心裡駭然不已。

好強的勁道!

蘇重眼中光芒越來越盛,他感覺到了危機。但正是這危機讓他興奮。

這一世他從小就在危機的壓迫下不停的練武,這很痛苦,但蘇重卻已經習慣了生死的壓力。

他已經好久沒有這種壓力了,蘇重能夠聽到自己心臟咚咚咚的跳動之聲。熱血沸騰!

你的速度快,可我的也不差!

蘇重從習武之初,就是在練習快劍。模板就是辟邪劍譜。在速度一道上,蘇重一直以東方不敗為目標。

此時對上東方不敗,蘇重豪氣頓生。

倒是你的《葵花寶典》快,還是我的《奪命十二劍》快!

幽冷的菩提真氣快速運轉,蘇重頓時消失在原地。

叮叮叮叮……

一連串聲音響徹整個黑木崖小花園。

「他們人呢?1任盈盈驚疑不定的看著花園之中。

她能夠聽到長劍和鋼針的撞擊聲,但卻看不到交戰當中的人!

她只能看到,花園中的樹木花朵,無緣無故的爆碎開來,但卻找不到攻擊發出的對象!

睜大了眼睛,也只能偶爾看到一抹或青色或紅色的影子。

「他們的速度太快,已經超越了我們的肉眼速度。普通人根本就發現不了他們的蹤跡1令狐沖緊握劍柄駭然道。

令狐衝天賦異稟,對劍有一種天生的敏銳。正是因此,就算他性子疏懶,劍法依然遠超同齡人。之後經過風清揚點撥,劍法更是突飛猛進。

但和蘇重比起來,令狐沖覺得自己這十多年的習武生涯,簡直白練了。

轟!

花園中心,陡然爆出一聲轟鳴。肉眼可見的波紋從無形中產生。地面上的花草受到這股波紋的波及,頓時碎成一地齏粉。

奇妙的是,這些碎草木屑鋪在地上,一半被炙烤的枯黃如黃沙,一般卻結著冰霜如白雪。

一紅一黑兩道身影幾乎同時飛出。

轟!

黑色身影砸進假山之中,假山登時就被撞爛。碎石塊崩的到處都是,灰白石屑漫天翻飛。

紅色身影倒飛進迴廊,合抱粗的木質支柱被砸中,像一顆腐朽了的樹一樣,斷成一地的碎屑。紅影撞上牆壁,轟隆一下撞出了個大洞。塵土飛揚!

任我行等人就在紅影不遠處,看到紅影他們就已經知道那是東方不敗。

任我行雖然驚駭於東方不敗的速度,但此時東方不敗和蘇重對打,兩敗俱傷。正是攻擊的絕佳時機。

而且他們四五個人一起,怎麼可能打不過東方不敗。

「趁現在要他命!動手1任我行一聲大喝,兵刃展開,兩步就躥進迴廊。

向問天軟鞭在空中一抽,啪的一聲爆響,腳下錯動就要衝向東方不敗。

「卑鄙小人,竟然要乘人之危。有我在,你們休想偷襲我東方兄弟1一直沉默寡言的童百熊突然出手。雙手雙腳一掙,嘩啦啦,鐵索頓時就被他拽成數節。

雙手抓住鐵鏈,當成短鞭使用,登時舞了一個密不透風。

長鞭對短鞭,向問天和童百熊頓時就戰在一處。

兩人剛交上手,就聽迴廊之中啊的一聲凄厲慘叫,一道黑影倒飛而出。

「東方兄弟1

「教主1

兩人擔心自己人,眼睛瞥向迴廊,手上的鞭子揮舞的更加緊急。

黑影砰地一下摔在地上,仔細一看,花白的頭髮,一聲黑衣。可不正是任我行嗎。

「啊!狗賊1任我行滿臉鮮血,破口大罵。他的一隻眼睛血肉模糊,顯然已經廢了。

一邊罵,一邊吐血。

「爹1任盈盈驚呼一聲,連忙衝到任我行身前將其扶起。

低頭一看,任盈盈眼淚頓時就流了下來。

任我行不僅眼睛瞎了,胸口還有一處明顯凹陷。一個清晰的手掌印在胸口,衣服都已經燒焦漆黑!像是被手掌型的燒紅烙鐵,烙印上去的一般!

向問天軟鞭猛然一揮,將童百熊逼退,迅速退到任我行身邊。和令狐沖一左一右,將任我行護在身後。

「任教主。你當年傳我《葵花寶典》我明知你不安好心,卻仍然忍不住修鍊。起先我日夜埋怨你,但近年來我卻在日夜感激你。你讓我體會到了天人化生的樂趣。深恨不是女兒身埃還是任大小姐好,天生麗質,這些年出落得越發水靈。能有令狐沖這麼一個如意郎君,真是羨煞旁人。不過我和蓮弟在一起也挺好。所以我要因此謝你。」東方不敗一聲大紅衣袍,塗脂抹粉,強裝扭捏讓他顯得詭異無比。讓人看得就恐怖噁心。

將有些散亂的紅袍整理好,內力震動,砰的一下將灰塵全部震掉。東方不敗好整以暇的整理頭髮。

「不過今天我卻要感謝你令一樁事情。《葵花寶典》真是太厲害了。我這些年在黑木崖閑居,竟然讓我打通了全身小半細碎經脈。任教主,剛才那一掌威力怎麼樣?嗯?你的吸星大法是不是不管用了。呵呵。」東方不敗一副男人嗓子,卻作態嬌笑。

任我行噗的吐出一口鮮血,指著東方不敗卻嘴唇哆嗦罵不出口。

他生平謀算無數,唯獨輸給了東方不敗。所以他佩服東方不敗。但嘴上這麼說,心裡卻有著再次一較高下的想法。

雄心壯志,血海深仇,全都被東方不敗輕飄飄的一掌終結。

原著中要不是楊蓮亭身受重傷,牽動東方不敗心神。三人如何能夠抵得住東方不敗?正面對敵,別說佔據下風,能多撐幾個回合就已經不錯。

東方不敗一本正經的噁心完任我行,收起臉上玩味,一臉嚴肅的看向不遠處的蘇重。

蘇重全身落滿灰白石屑,嘴角血跡眼紅,顯然剛才一級對拼之中受了傷。

他全身微微顫抖,這不是受傷或者恐懼。他是在興奮。東方不敗,讓他看到了跟進一步的方向——百脈俱通!

蘇重清晰的感覺到,東方不敗的勁道強橫霸道。這肯定和那些細小經脈有關。只要打通全身細小經脈,做到百脈俱通。肯定能夠跨入一個新的天地!

「來吧!讓我們一決勝負1蘇重雙手握劍,長劍劍柄提到身體右側,劍身平放劍尖直指東方不敗。

小花園內頓時颳起一陣寒風,如寒冬臘月!

「好1東方不敗大喝一聲,身上紅袍充了氣般猛然鼓脹起來,長發飛揚,眼神銳利如刀。

右手食指和中指捏住一根鋼針,放在眼前。

銀白色的鋼針劍尖變紅,空氣一陣扭曲,灼熱的溫度頓時席捲小花園。

「哈1兩人同時大喝。

暗紅的鋼針陡然大方光明,仿若大日。東方不敗往前一撲,像一輪洶洶燃燒的太陽,轟隆隆的沖向蘇重。

蘇重長劍一顫,一抹瑩白亮光閃現,再一顫,又一抹瑩白亮光閃現。再一顫,砰!十三個瑩白圓球憑空閃現,宛如十三個月亮一般,繚繞在蘇重身邊。

「奪命十三劍1

「金烏橫行1

轟!

一瞬間的爆響之後,整個黑木崖頂陷入寂靜之中。

蘇重長劍拄在地上,身體搖搖晃晃,眼看就要倒地。

東方不敗一身紅袍頭髮凌亂,依著一塊石頭,氣息紊亂。

「奪命十三劍。果然好劍法。追魂奪命,吞噬生機。好1東方不敗咳嗽連連,嘴裡卻不住口的稱讚。

「《葵花寶典》陽極生陰,霸道威猛也不差。」蘇重真誠的讚歎道。他能夠站著,全都依仗了破界珠發威。

最後那十三個圓月,便是在破界珠的加持之下,才施展出來。要不然,此時躺在地上的就已經使蘇重。

「呵呵。比不了,比不了。我練得是殘本的《葵花寶典》。頂多算是拾人牙慧,你卻是自己創造的武功。天資心思驚人,冠絕天下。咳咳咳……」東方不敗咳嗽了好幾下,但刻出來的不是血,卻是黃沙一般的灰塵!

深吸了一口氣,東方不敗苦笑一聲:「能不能幫我保住蓮弟。」

蘇重搖搖頭道:「不值得。而且你應該知道,他死了比活著痛快。」

「呵呵,不錯,不錯。蓮弟得罪的人太多。不過黃泉有人作伴,也不錯1說完,東方不敗忽然不動,卻是已然氣血枯竭沒了聲息。

一陣風吹過,好好一個活人,竟然化作了一地黑灰,消失的無影無蹤。

蘇重長嘆一聲,忽然聽到帷幔后的動靜。長劍在地上一點,一顆石子飛入帷幔之後。一聲悶哼,楊蓮亭頓時死在了帷幔之後。

東方不敗腦子有問題,但好歹是一代宗師,蘇重卻不能讓楊蓮亭再活著。若是說出什麼不好的話來,真是侮辱天下英豪。

一聲悲呼傳來,蘇重回頭一看。發現任我行竟然也已經氣絕。

看看地上灰黑,再看看一臉安詳的任我行。

兩人鬥了一輩子,到死了都死在了一塊。真是造化無常。

蘇重抬頭,看天正好看到瞭然然升起的烈日。

想到東方不敗的全稱,仰天長嘯,整個黑木崖頂清晰可聞。

真是日出東方,唯我不敗!

一聲脆響傳來,蘇重身前突然裂開一道黑色的縫隙,一股吸力傳來。

蘇重躲避不及,立即就被吸了進去。但在外人看來,卻仿似蘇重主動投入其中一樣。

黑木崖一片平靜,在場之人面面相覷。

……

數月之後,江湖傳言,奪命劍武功登峰造極。

曾闖上黑木崖和東方不敗大戰三天三夜,最後破碎虛空而去。

一時間,整個江湖失聲。誰都沒想到,故老傳言的破碎虛空竟然真的存在。

江湖頓時陷入了對極致武功的追求之中,血腥廝殺一時間反倒少了不少。

向問天成了日月神教教主,神教休養生息,隱入人群之中。

令狐沖、任盈盈隱居山水之間,無人知曉蹤跡。

岳不群當了五嶽盟主,合縱連橫好不熱鬧。

東海桃花島,林平之最終娶了岳靈珊,離開華山常年駐守桃花島。奉養父母,並為了早生兒子練劍不停。

江湖是個善忘的地方。

很快,除了有心人,漸漸沒了人提起奪命劍,那個橫空出世武絕天下的英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