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一節癱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節癱瘓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被吸入黑色裂縫之中,龐大的壓力席捲而來。

身體立即就開始出血,並出現一道道裂紋。就像是摔碎了的瓷器。蘇重疼痛難忍,卻偏偏叫不出來。周圍漆黑一片,讓人絕望恐懼。

他體內的內力快速流矢,身體碎裂的越來越快。不一會兒,內力就全部消失不見。

砰!他竟然和東方不敗一樣變成了一堆飛灰。

一顆瑩白圓珠憑空閃現,蘇重處於半昏迷狀體的意識頓時被吸入其中。奪命劍意也步了內力的後塵,被破界珠快速吸收。

「法則收集完畢,能量收集完畢,破界1

蘇重隱約中聽到這麼一個冰冷機械的中性聲音,然後便昏迷了過去。

……

「唉!真慘哪1

「可不是。堂堂木葉第一豪門,竟然一夜間消失無蹤。還是自己人動的手,慘禍啊1

「哼!什麼慘禍,這是他們罪有應得。平時日里傲慢的不得了,肯定是他們內部出了問題。這才引發內訌1

「噓!你不想活了。宇智波一族還沒滅呢。」

「一個癱瘓廢物。一個五歲小兒。能有什麼作為1

「這可不好說……」

木葉村今天熱鬧非常。

木葉第一豪門宇智波一族,昨夜慘遭滅門。動手的是宇智波一族的頂級天才,叛逃忍者宇智波鼬。

偌大的宇智波僅剩下一個全身癱瘓的宇智波秋,和一個年幼的宇智波佐助。

……

醫院之中,蘇重慢慢睜開眼睛。

入眼一片白色,看裝飾,蘇重知道這裡是一家醫院。這是回到了現代?一陣喜悅湧上心頭。

十多年的笑傲生涯,他已經逐漸淡忘了現代。但當他再次看到現代化的設施之時,那股壓在心底的思念再次迸發而出。

蘇重想要打量一番周圍,卻發現全身纏滿紗布繃帶,根本就不能動。脖子稍一用力,立時就疼痛難忍。

與此同時,身體的疼痛麻木一股股的侵襲向大腦,但蘇重卻格外的欣喜。

有疼痛說明有身軀,能感知到疼痛,說明還有意識。

破碎虛空的那一瞬間,蘇重明明白白的感知到,身體破碎意識消散的情景。雖然時間短暫,但那種無法存在的恐怖感覺卻記憶猶新。

順著腦中模糊的記憶,蘇重知道。要不是有破界珠庇護靈魂,蘇重早就被世界壓力擠碎。

想到破界珠,蘇重想起了那個隱隱約約的中性聲音。破界珠會說話?

收集法則?收集能量?

蘇重脖子不能動,沒辦法觀察周圍環境,不由將思緒放到了破界珠上。

他記得自己的內力迅速消失的事情,那很可能就是收集能量。那法則呢?

蘇重心頭一動,難道是劍意?

越想他越覺得可能。劍意是法則,內力是能量。想到自己在笑傲世界當中,劍意剛剛成就,他就感覺到了破界珠的蠢蠢欲動。

直到和東方不敗一戰,危急時刻,破界珠發力催動劍意,他才打敗東方不敗。

而破界珠也完全覺醒。不等自己探究原因,破界珠就已經帶著他破碎虛空。

整個過程想了一遍,覺得只有這個解釋。但破界珠到底是如何工作的,他仍然不知道。蘇重閉上眼睛,仔細感覺,頓時發覺破界珠隱隱藏在腦海中某處。但卻找不到它。

破界珠再次陷入沉睡。

蘇重若有所思,看來只有自己再次練成劍意,並且擁有足夠的能量,才能將它喚醒。

只是,現代社會裡,劍意?內功?

……

嚓。

門被推開,一個人走了進來。蘇重聽腳步聲,覺得此人體重不大。應該是個小孩,心裡疑惑不已,是誰家小孩來看自己啦。上輩子,他還沒孩子呢。

睜開沉重的眼皮,眼角餘光掃過,果然是一個少年。五六歲的年紀,一頭黑髮,深藍上衣。一臉的冷漠。

蘇重眼轉動眼珠子,讓瞳孔偏向門口,以便看的更仔細。

他發覺這個少年非常有趣,看到少年那種冷漠的臉色,他就仿似看到了上個世界的自己。

不過,片刻之後他就怔然,他發現這小子是如此的眼熟。一股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

「你醒啦1佐助驚喜道,臉上的冷漠頓時消失不見。

他習慣性的來到熟悉的房間。本來以為這個失血過多,全身細胞缺氧壞死的同族,會這麼無知無覺的躺一輩子。卻沒想到,今天對方竟然醒了過來。

「太好啦!你終於醒啦1佐助眼睛發紅,同族的蘇醒讓他感覺自己並不孤獨。

「佐助?」蘇重小心翼翼的問道,他在做最後的確認。他的嗓子沙啞難聽,說出口的話卻自然而然的成了日語。這讓蘇重的臉色更加難看。

「對對對!是我1佐助連連點頭,激動不已,疾步走到蘇重床前,緊緊抓住蘇重的胳膊。

嘶!蘇重疼的倒吸一口冷氣。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佐助臉色漲的通紅,連連搖頭擺手道歉。

蘇重溫和一笑,表示一點兒都不生氣,抬頭看著天花板不說話。

破界珠,我草你大爺!

……

很快,蘇重就不得不接受現實,破界珠帶著他又一次穿越了,穿越到了火影世界。

一回生二回熟,有了第一次的經驗,蘇重很快調節好狀態。

而且他上輩子劍意圓滿,心境早就不復開始時的極端。迅速就把心態放平,專註到當下的情形。

蘇重醒轉之後,不久就離開了木葉醫院。

他的身體大部分細胞壞死,想要恢復,千難萬難。呆在家裡和呆在醫院裡其實沒什麼兩樣。

基本上,蘇重已經被宣布是一個廢人。

如此,在蘇重的要求下,佐助麻利的辦好出院手續。帶著蘇重回到了宇智波家的大宅子。

原著中,佐助因為各種原因,搬出了宇智波大宅。

但這一次不一樣,蘇重的穿越,意外的讓宇智波倖存者中多了一個人。

佐助冷著臉,在三代面前,理直氣壯的說:「兩個人,就是家族!必須把宇智波一族的財產全部歸還,我們不需要別人託管。」

三代苦笑之餘,只能把大宅子,和大部分財產還給宇智波。被吞掉的那部分,卻很難再追回。這讓很多有心人憤憤不已,異樣的眼光投向宇智波。

只不過有三代壓著,一時間不敢輕舉妄動。

……

不遠處是一個人工大湖。佐助湖邊練習著苦無投擲。

蘇重癱坐在樹下的輪椅之上,眼睛看似在注視佐助,其實是在觀察自身。

隨著他對身體的漸漸熟悉,他發覺這具七八歲的軀體確實糟糕的可以。

好在還是個男的,蘇重暗送一口氣之餘,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他需要儘快回復這具身體的活力。否則生活都不能自理。

他心裡年齡都快接近老爺爺的人,讓一個五歲小孩照顧起居,心裡彆扭的要死。

醒來的時間越久,蘇重和身體的融合就越來越快。終於在今天,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完全裝進了這具身體中。

微微的不適感之後,蘇重立即發現了一處不同之處。

他發現他的眼睛特別的敏銳。身邊的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的眼睛。

寫輪眼?

不是。蘇重清楚的知道,他的眼睛沒有開眼,他並沒有激活宇智波血脈。

而且這種洞察能力,與其說是寫輪眼,蘇重覺得更像是白眼。不過也有不同。

他的眼睛仍然黑白分明,但卻能夠洞察周圍三米內的一切動靜。不像白眼的三百六十度視角,也不不像寫輪眼的動態捕捉。

仔細品味,突然覺得它有點兒像劍意的探查。

蘇重一怔,仔細想了想,還真有可能是劍意!

奪命劍意雖然被破界珠吸收,但這種靈魂上的質變,肯定會給他帶來某種特質。融合入宇智波血脈之中,眼睛產生某種未知變化就非常有可能。

蘇重睜著眼睛獃獃的看著遠處的天空,實際上,三米之內,一隻蟲子飛過他都能察覺。

熟悉了一會兒這個視覺雷達,蘇重把重心放到恢復身體活力上。

他想到的法子便是控制血液,加大血液對某一個部位的能量供給。結合外部的藥物刺激,就能夠加快肉體的再生,以此恢復活力。

控制血液流動在別人看來可能異想天開。可在蘇重看來,並不是漫天幻想。

內功修鍊的時候,講究的是意守丹田。這個時候,血液就會向著意守的地方緩緩匯聚。

如果是普通人,這麼做效用可能不大。但蘇重可是領悟了劍意的人。

他的靈魂發生了異變,意志純粹而堅凝。想要心無雜念的意守意守一處,太簡單了。

想到就干。

蘇重心頭一動,雜念立即消失無蹤,心中活潑而又寂靜。

意念定定的守在了右手食指之上。

十指連心,十根手指的經脈涉及全身。只要手指能動,就能夠藉助手指的活動,刺激全身經脈!

……

佐助苦練苦無投擲,一會兒就汗流加倍。

轉頭看了一眼獃獃坐在樹下的蘇重,佐助心裡一笑,他不孤獨。

對著人工湖,佐助快速結櫻

「火遁,豪火球之術1

轟!

一個巨大的火球在人工湖之上升騰燃燒。

佐助喘著粗氣,一屁股坐在地上。這一下耗盡了他所有的查克拉。

好一會兒,他才緩過勁來。

起身整理好凌亂的衣服,走到樹下蘇重身邊:「秋,你餓了吧。我帶你去吃……」

佐助聲音戛然而止,眼睛瞪得滾圓,死死的盯著蘇重放在膝蓋上的手指。

一根慢慢顫動的食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