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節誘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節誘惑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兩隻手被特製的繃帶纏繞著,繃帶用特殊的藥液浸潤過。據說能夠幫助細胞恢復活性。

蘇重閉著眼睛,滿頭大汗。

他精力高度集中,全神貫注的調動雙手部位的血液流動,讓其更加快速。

麻癢刺痛的感覺從全身傳來,血液的快速流動,使得全身產生不同的反應。就像有千萬隻螞蟻在噬咬一樣。

但蘇重卻面無表情,將這一切都承受下來。

相比於這些痛苦,蘇重深恨自己的無力。上一世他站在世界的巔峰,在這裡他卻是一個癱瘓的少年。

他渴望力量!

砰砰!砰砰!砰砰……心臟有力的跳動。聲音巨大,站在蘇重身邊的佐助聽的一清二楚。他一臉緊張的看著蘇重。

哈!

雙手猛然握起。

噗!

緊緊纏繞在雙手上的繃帶,頓時崩裂開來,散成碎布條。

「成了1佐助高興的跳了起來。

蘇重睜開眼,雙手不停的握拳再鬆開。臉上帶著笑容,眼中卻一如既往的平靜。

「太好了,秋。這樣下去,你很快就能站起來。」佐助抓著蘇重的胳膊,興奮道。

「嗯。」蘇重點了點頭,盯著地上的碎布若有所思。

他這具身體才七八歲,以他癱瘓之身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把繃帶崩碎。但事實上,他卻在不知不覺中把把繃帶震碎了。

控制血液,似乎能夠增強機體力量。蘇重覺得他找到了一條新的增強力量的辦法。

「秋。忍者學校太無聊了。老師教的東西我都學會了,我想學更厲害的忍術。可不畢業就沒有指導上忍,沒有指導上忍,就沒辦法學高級忍術……」佐助坐在蘇重輪椅旁邊的草地上,嘴裡嘟嘟囔囔的說著話。

蘇重回過神來,正好聽到這裡。

「現在就算交給你高級忍術,你也學不會。」蘇重瞥了一眼佐助淡淡道。

「怎麼可能。」佐助臉色漲紅,一下從地上跳起來:「我可是宇智波一族的人。怎麼可能有我學不會的忍術。」

蘇重看傻子一樣看著他:「你的結印速度跟的上高級忍術的要求嗎?你的查克拉利能夠支持你釋放高級忍術嗎?你的知識足以讓你理解高級忍術的精髓嗎?」

佐助臉色漲紅,瞪著蘇重氣哼哼的不說話。

「宇智波這三個字除了昔日的輝煌,一無是處。你還沒有清醒嗎?」蘇重冷冷道。

佐助登時怔在當常臉色漸漸扭曲。「不要說啦1

蘇重適時的閉嘴。眼中閃過一抹冰冷的笑意。

仇恨能夠化作力量,但驕傲卻會阻擋進步的道路。

只有敲碎一切障礙,將仇恨轉化做心中的力量,才能一步步踏上力量的巔峰。

……

同樣的人工湖旁邊,同樣的樹下,蘇重手上捧著一個捲軸,聚精會神的看著。

這是宇智波一族珍藏的忍術資料。放在以前,他的前身宇智波秋,根本不可能看到這些珍貴捲軸。

但現在,整個宇智波就剩下他和佐助兩個人。想怎麼看就怎麼看。

蘇重已經做過實驗,他發現,在這個世界沒辦法修鍊內功。

不同的世界,不同的規則。蘇重不得不去研究忍術,這才是忍者世界的主流。

自從融入這具身體之後。破界珠就開始慢慢改造身體的屬性。最先改造的是大腦,他的記憶力、思考能力越來越強。

在精純靈魂力量的加持下,他很快就恢復了上一世的天賦悟性。

之後破界珠又在慢慢改變他的身體。

蘇重能夠快速恢復雙手的細胞活性,控制血液促進細胞再生是一方面,破界珠的改造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蘇重如饑似渴的吸收著忍術知識,腦中不時迸射出種種奇思妙想。

但限於身體無法運動,很多設想都只能停留在腦中。

放下捲軸,揉了揉有些發澀的眼睛。蘇重看向遠處不斷投射苦無的佐助。嘴角一掀,露出一個冷冽的笑容。

這不正好有一個實驗體嗎?!

苦苦修鍊的佐助並不知道,他身後正有一個人用餓狼一般的眼神緊緊的盯著他。

……

蘇重讓佐助端來一盆水放在身前。雙手浸入水中,開始慢慢練習結櫻

精神高度集中,在練習的過程中,控制著血液快速流向雙手。

「秋。這有什麼用。」佐助臉上帶著不以為然。

蘇重臉上帶著誘惑的笑意:「這能加快結印速度,你要不要一塊兒練一練?」

「怎麼可能?」佐助一臉不信:「我沒有時間浪費在玩水上。你那天說的對,宇智波這三個字代表不了任何事情。我需要的是更多的訓練。」

佐助說完就一臉堅毅的轉身走開,去不遠處賣力的修鍊木葉體術。

蘇重沒能吸引佐助,並不以為意。

在沒有看到成效之前,誰都不會貿然接受一樣事物。但當人看到真正有利於自己的的效果之後,便會瘋狂的去追求。

蘇重帶著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意,看著遠處佐助。手上動作卻不停。

就像當年的蕭勝,當他嘗到基礎拳法的甜頭的時候。他便義無反顧的投入到了蘇重的手中。根本不需要蘇重去強迫,他便會一絲不苟的完成蘇重的想法。

就像惡魔的誘惑。

這是一張網,只要沾上一絲,獵物就會因為貪戀網上的香甜氣味,情不自禁的鑽進網裡。

……

蘇重身體的恢復的越來越快。三天後,他的上半身已經能夠移動。只要再過一段時間,他就能夠完全站起來。

佐助修鍊之餘,總是喜歡坐在蘇重身邊。儘管他發現自己這個陌生的同族,性子有些冷漠。

但他完全不介意,只要在他身邊,他便能夠感覺到自己並不是唯一的宇智波。

看著這個就連笑容中都帶著冷意的同族,佐助感覺有些好笑。沒想到他竟然喜歡玩水,這是自己幾歲的時候乾的事情啦?

不僅如此,還硬要說什麼這樣能夠加快結印速度。

這個理由想的好,佐助心下暗贊。

咦?他在幹什麼?

佐助被蘇重的動作所吸引。

蘇重眼角餘光注意到佐助的眼神,露出一個饒有興味的笑容,旋即消失不見。

收斂全副精神,將注意力集中在雙手之上。心臟砰砰砰快速跳動,白皙的雙手瞬間變得血紅。

兩隻手猛然一顫,十根手指突兀的消失。

一片血紅色模糊指影,陡然佔據雙手空間。

嘶!

快速彈動的手指扯動氣流,就然發出嘶嘶響聲。

佐助雙眼瞪的滾圓,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蘇重的雙手。

那片模糊的指影彷彿有著巨大的吸引力,讓他移不開眼睛。

真的!秋說的是真的!

呼!

蘇重長長吐出一口氣,雙手恢復如初,平方在膝蓋之上。這一連串的結印,對他來說並不輕鬆。

不過注意到佐助那灼熱的眼神,蘇重滿意的笑了。

「秋!你怎麼做到的!快教我1佐助跳起來大生嚷道。

「想學?」蘇重明知故問:「沒問題。」

上鉤了!

……

「猿飛,你看到了嗎?那個宇智波秋很快就會完全恢復。而且他的天賦比佐助還要好。竟然能一秒鐘結五個櫻他才七歲,而且這是在身體並沒有完全恢復的情況下。這是一個威脅。必須剷除1團藏陰測測的道。

「團藏!你不要太放肆。他只是一個孩子,能有什麼威脅。」三代火影放下嘴中的煙斗沉聲道。

「一個宇智波鼬的威脅,大過整個宇智波1團藏冷冷道。

「你說他可能會是下一個宇智波鼬?1三代火影有些吃驚。

「那種結印速度,同齡人之中無人能及。而且,以木葉醫院的醫療條件,除非綱手出手,他很難康復。但他卻在回家之後,快速恢復行動能力。這裡面肯定有問題1團藏眯著眼睛,眼中帶著冷意:「一個佐助就已經有了足夠的風險,不能再留下另一個隱患。必須要在他成長起來之前消滅掉他。」

「團藏,你是想讓我下令暗殺掉宇智波秋嗎?」三代火影背對著團藏,看著窗外的火影村淡淡道。

「這只是你的工作失誤,不要危言聳聽!我真的不知道,這些年,根接受的到底是怎樣的訓練,連一個人是死是活都分不清。竟然還要屍體處理班來通知我,屍體裡面有一個活人?!這是恥辱!告訴我團藏,我還能信任你嗎?!嗯?1三代猛然轉身,緊盯著團藏,身上的查克拉猛然爆發。

突如其來的龐大壓力,壓的團藏連連後退。手中拐杖狠狠點地,這才堪堪站穩。本就陰沉的臉色更加難看,頓時一陣紅一陣白。

「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把你的人撤走,我親自來處理。」三代轉過身,看著熱鬧的木葉緩緩道。

「猿飛,你的優柔寡斷早晚會毀了木葉1團藏不甘心的狠聲道。

「要不是我優柔寡斷,就不會有根的存在!你希望我足夠果斷嗎?1三代絲毫不相讓。

團藏面色難看,重重的頓了一下拐杖,轉身走出火影辦公室。

三代火影把煙袋放進嘴裡,狠狠的吸了一口。

煙霧繚繞之間,面色不定的看著木葉。

「堪比鼬的天才?即使滅族了都這麼不讓人省心,果然不愧是宇智波。只是,他會像鼬一樣愛護木葉嗎……」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