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節小技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節小技巧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把輪椅停在人工湖旁的樹下,他喜歡這個地方。

有活水引入人工湖,湖水並不是靜止的死水。清晰的倒映著藍天,顯得格外清澈乾淨。

每次看到這鏡子一樣的湖水,蘇重就感覺格外的安寧。美麗就在身邊。

打開捲軸,蘇重仔細的閱讀,上面記載的是查克拉提取的相關資料。

血液控制法,切實可行。有破界珠幫助,身體完全恢復指日可待。他需要制定一個修鍊計劃,就像他上一世做的一樣。在修鍊之前,儘可能的準備充足。

查克拉提取技術,他已經研究了一段時間,只不過卻有些問題難以解決。

嗖!

眼前一暗,一片黑色陰影突兀的遮住了蘇重。

抬頭看去,一個帶著滑稽貓臉面具的人站在他頭頂的樹上。

來人一身黑衣,背上背著一把長刀,蘇重瞬間就知道了此人的來歷。

暗部,他來幹什麼?

「宇智波秋,火影召喚,跟我走一趟吧。」命令式的口吻,讓蘇重眉頭一皺。

想到自己此時的糟糕情況,蘇重壓下心中的不適。他已經不是上一輩的那個巔峰劍客,他只是一個癱瘓在輪椅上的七歲少年。

「不知火影大人傳召有什麼事。」蘇重問道。

「你不需要知道。」暗部沒有感情的道。

「好吧。我給佐助留個便簽,就跟你走。」蘇重點頭道。

「火影急召,不準浪費時間。」說完,跳下樹枝,推著蘇重的輪椅就往外走。

膝蓋上的捲軸掉了一地。蘇重皺著的眉頭卻舒展開來,眼中閃過一道冷光。

有問題!

貓臉暗部推著輪椅,出了宇智波大宅之後,拐入陰暗的小巷道。

有的時候還要在路上停一下,等路過的人走過巷口之後,他才會推著蘇重繼續走。

蘇重坐在輪椅上,一臉平靜。

「這是工作需要。根據暗部規定,非特殊情況,我們不能出現在大眾面前。」一直公事公辦的貓臉暗部,竟然解釋了一句。

蘇重點點頭表示理解。心臟跳動的力量卻越來越大。

……

「到底去了哪裡?」佐助一臉焦急,他把整個宇智波大宅全都翻了一個遍。

今天像往常一樣回到宇智波大宅,熟悉的湖邊卻沒有蘇重的身影。

起初不以為意,可看到掉在地上的捲軸,他突然有了種不好的預感。

蘇重最常去的典籍室,休息的房間,後院的人工湖。跑遍整個大宅,卻仍然沒有找到蘇重的下落。

「不能急!必須冷靜!冷靜1佐助眼睛發紅,面孔變得有些扭曲。

這種感覺就像那個猩紅的夜晚,到處是死屍。自己的父母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想要救活他們卻無能為力,腦袋亂成一團。

「不行!絕對不能丟掉最後的族人!不能!啊1一股劇痛突然襲擊雙眼,突兀的疼痛差點兒讓他暈倒在地。

嘴唇咬出鮮血,強忍疼痛,佐助猛然睜開雙眼。一抹猩紅的光芒閃過,一個蝌蚪般的勾玉在眼中滴溜溜的轉個不停。

開眼!

一勾玉寫輪眼!

佐助沒有絲毫的興奮,他只想找到最後的依靠。眼睛轉動,寫輪眼的洞察能力被運用到極致,佐助在宇智波大宅中快速躥動。

新開的寫輪眼刺痛難忍,但他卻硬頂著睜大雙眼,眼淚不受控制的往外流。

很快,他就發現了人工湖附近淡淡的痕。

寫輪眼獨特的洞察能力,讓他很快就找准方向。抽出苦無,沿著輪椅壓出的軌跡,佐助快速追了上去。

……

輪椅在安靜的巷子內前行,走過一灘污水,帶起一圈圈波紋。

貓臉暗部卻如履平地的走過水麵,彷彿踩在最堅實的地面上。鞋子一點兒水漬也不沾。

過去一個路口,貓臉暗部推著蘇重,走進一個更加窄小陰暗的巷道。巷子上方的樓里,隱約傳來男人打罵女人的聲音。整個巷子里瀰漫著一股難聞的氣味,像是混在一起的食物殘渣發酵發臭的味道。

輪椅緩緩停在了巷子中間,不遠處有一個大大的垃圾箱,一隻髒兮兮的黑貓,蹲在快要溢出垃圾桶的垃圾山上,不知道在吃什麼。

鏗!

背在暗部背上的刀被拔了出來。他站在蘇重身後,居高臨下。透過貓臉面具,用一雙只能用冰冷來形容的眼睛,毫無感情的審視著蘇重。

「你早就該死了。但你卻活到了今天。因為你,我受到了你絕對難以想象的懲罰。所以我今天來了,我不信兩次都殺不死你。」貓臉暗部的聲音彷彿從牙縫裡露出來一般。

雙手握刀,長刀高高舉起。

蘇重面無表情,聽到這話,神色突然一動:「上次是你殺的我?」

「不錯!可惜你命大,流了那麼多的血你竟然還能活著。不過這一次我不打算放干你的血,我打算切掉你的頭。沒了頭,我不信你還能活1

「呵呵,你是根的人吧。其實有一件事情你搞錯了。」蘇重突然呵呵一笑。

右手緩緩虛握,彷彿抓住了一條活蹦亂跳的魚,絲絲氣流在手指間纏繞。「你確實殺死了我。」

勝券在握的貓臉暗部,瞬間頭皮發炸。暴露了!

千百次的殘酷訓練讓他雖驚不亂,手中長刀毫不猶豫的劈下。

殺!

噗嗤!

一聲輕響,木質輪椅脆弱的像一張紙,瞬間就被刀鋒一分為二,輪椅上的蘇重卻消失不見。

漫天飄蕩著碎布,像白色的蝴蝶飛舞。蘇重卻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貓臉暗部身後。

他的右手消失在暗部背後,彷彿本來就長在對方背上。

……

貓臉暗部嘴裡發出無意識的聲音。眼睛掙得滾圓,驚恐和不可思議充斥其中。

什麼時候?!

貓臉暗部僵在原地,驟然的劇痛,讓他失去了所有的行動能力。他的心臟,被蘇重握在了手裡!

蘇重的手伸入暗部身體,雙腳懸空,全靠一雙手掛在暗部身上。他才七歲,太矮了。

下巴放在暗部肩頭,切近對方耳邊,蘇重輕聲道:「我上次真的死了。不過,我又從地獄里爬了出來……」

蘇重雙腳猛然踹向貓臉暗部腰間,身體借力倒飛。

噗嗤!

鮮血飛濺,貓臉暗部身體向前撲出,趴倒在地。

蘇重敏捷的落地,屈膝緩衝慢慢站直。右手舉在身前,一顆鮮紅的心臟,在蘇重手中不停的搏動。血液被擠壓出心室,染紅了蘇重的手。他將暗部的心臟,生生拽了出來!

喵!黑貓凄厲的叫了一聲,跳上牆頭,快速消失不見。

用力一握,絲絲氣流閃過,一顆心臟碎裂成片。蘇重冷冷的注視著已經停止抽搐的暗部。

「這也算是替前身報了仇,還一段因果。」

「秋……」一聲驚愕的叫聲突然在巷口響起。

蘇重回頭轉身,正好看到猩紅著雙眼,喘著粗氣的佐助。他直勾勾的盯著自己血紅的右手,眼中充滿了不敢置信。

蘇重此時全身衣服破破爛爛,碎裂的繃帶稀稀拉拉的掛在身上,狼狽但卻有股別樣的冷冽。

右眼下方,一滴鮮血像是長在了臉上。

嘴角一翹,蘇重笑了。

「佐助,你來啦?」蘇重眼睛清澈,彷彿在詢問別人有沒有吃飯。笑呵呵的,隨意而真誠。

……

……

夕陽下,蘇重全身纏滿繃帶,依然坐在輪椅上。

佐助推著蘇重走到湖邊。

「秋……」

「有疑問?」蘇重臉色蒼白。

對付暗部之時,他強行加快全身血液流速,一瞬間的爆發,雖然獲得了強大的力量。可同時也讓他身體再次受損。

他不得不再次把自己纏成木乃伊,完全康復的時間又要推遲。

「秋,你殺了暗部……」佐助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佐助,你要記祝我今天一直在家裡,知道嗎?哪個人不是我殺的。」蘇重轉頭看著佐助的眼睛淡淡道。

「可是,村子里會調查……」佐助來到蘇重身前,滿是焦急道。

「不會。他們不會調查。他們只會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頂多是不著痕的試探。你只需要記住一件事情,我一直在家裡,在典籍室里就行。其他的不用擔心,可千萬不要露出破綻。」蘇重打斷佐助道。

佐助還想在說什麼,可蘇重卻沒了討論此事的興趣。

他之所以如此有恃無恐,是因為他知道宇智波滅族的原因。宇智波鼬就是一顆定時炸彈,如果他和佐助出了問題,他就會殺回來。

自己的存在外人知道的不多,團藏就是想要在消息沒有傳出去之前,提前解決掉自己。到時候即使宇智波鼬回來,他也可以用傷重不治搪塞過去。

而且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宇智波,為了自己的親弟弟,宇智波鼬會做出足夠冷酷的決定。團藏算計的很清楚。

但他算錯了蘇重的力量。

這一次的殺人事件,蘇重只要做好不在場證據,就完全可以將團藏和火影的注意力,引到宇智波鼬的身上。

如此一來,他們就更加安全。

不僅如此,他如此篤定,還因為他的一個發現,他發現自己無法凝聚查克拉!

這個發現並不是好事,但此時看來卻並不是壞事。

他在研究查克拉提取術的時候,發現自己無法將身體能量和精神能量相結合。

果然,不是原裝貨,怎麼樣都不匹配。

沒想到這個棘手的問題,此時卻成了保命符。

一個無法凝聚查克拉的人,如何能夠殺死暗部?而一個沒有查克拉的人,怎麼可能有威脅。

不過,果真沒有威脅嗎?

「想不想知道無是如何殺死對方的?」蘇重淡笑著看著佐助。

佐助聞言一怔,旋即露出熱切的眼神:「快告訴我。你是怎麼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對方身後的,他好像完全無法察覺一般。就是我,如果不是親眼看著,也不能發現你的氣息。而起速度太快,就算髮現也擋不祝太厲害了1

蘇重滿意的笑了:「這只是一個小技巧。想學?」

「想1

「我教你。」

……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