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四節風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節風起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陰暗的地下室中,四個高高架起的鐵盆之內,火焰洶洶。

「這裡就是宇智波族的密室,我也只來過這裡一次。」佐助一邊好奇打量這個寬敞的地下室,一邊給蘇重介紹。

輪椅推到密室中央,蘇重雙手一撐,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這就是宇智波石碑?」蘇重看著正前方一個矮矮的長方形石碑喃喃自語。

「佐助,打開寫輪眼,看看這石碑是不是有古怪。」蘇重眼睛看過去,變異的洞察眼頓時發覺不同。

整個石碑上字體清晰可見,但隱約又有不同的字體影子重疊其上,想要仔細看卻又看不清楚。

「咦!真的不一樣1佐助驚呼:「上面寫著……」

「不用說了佐助。」蘇重卻打斷了想要告訴蘇重內容的佐助。

「這上面寫什麼都沒有任何意義,只有具有足夠的力量,才能隨心所欲。」蘇重握拳道。

不能凝聚查克拉,等於阻斷了蘇重學習忍術的道路。這不是一個好消息。

如果能夠學習忍術,以宇智波的強悍天賦,以破界珠開發之後的悟性,蘇重相信,他很快就會回到世界的巔峰。

但世界並不會以他的意志為轉移,蘇重需要找到自己的追尋力量的道路。

「佐助,我現在教你的東西,叫做無聲殺人術1這一項技術,是蘇重這些天坐著輪椅無聊的時候研究出來的技巧。

主要是藉助洞察眼強悍的洞察能力,在看透氣流的流向的同時,讓自己化作游魚,融入風中。如此一來,快速的移動就不會引發氣流的動蕩,更不會產生雜訊。

「向我攻擊1蘇重喝道。

「好1佐助面色凝重。

如果是以前,他還會顧忌蘇重的傷勢。可看到蘇重一招擊殺暗部之後。他知道,這個陌生的同族有著不為人知的強大力量。

他的力量絕對不是現在的自己能夠抗衡。甚至不是一般的忍者所能抗衡。

忍者學校的老師,絕對沒有能力一擊殺掉精英暗部。

這是一個機會!佐助握緊拳頭。

腳下發力,快速沖向蘇重。佐助全身力量凝聚道拳頭之上,重重的打向蘇重。典型的木葉流體術。

蘇重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等到拳頭到達眼前的時候,身體一軟,就像就像一隻樹葉隨風飄蕩。無聲無息,卻又快速絕倫的來到佐助身側。

砰!

佐助被蘇重一拳砸飛。

佐助起身站起,剛想攻擊,一根冰涼的手指抵在脖子後面。

「現在你已經死了。」蘇重冷冷道。

「秋。這就是無聲殺人術嗎。」佐助一臉震驚。使勁揉著已經麻木的胳膊。

如是第一次攻擊,他能夠看到蘇重的身形。但第二次攻擊卻讓他真正體會到了無聲殺人術的威力。

不知不覺之間,蘇重就已經站在了他身後。如果把手指換成苦無?佐助打了個寒顫。

「這只是一個小技巧,不需要驚訝。開啟寫輪眼,看著我的手。」蘇重抬起手道。

佐助聞言閉上眼睛,再次睜開之後,雙眼一片血紅。

蘇重打量了兩眼這個世界上最強的三大瞳術之一,便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手上。

五指虛握,就像握住住了一個軟彈的氣球,淡淡白氣閃現。蘇重全身肌肉扭動,整個人詭異的顫了幾下。突兀的,他的手已經抓住了佐助的脖子。

「看清楚了嗎?」

「看清楚了1佐助激動道。

「利用空氣,藉助空氣,融入空氣。這是為宇智波準備的小技巧,只有擁有卓越動態視覺的寫輪眼,才能看清氣流。不過只有將這個小技巧練到道骨子裡,練到不需要藉助寫輪眼的程度才算大成。」蘇重吩咐道。

「這個小技巧就是你接下來需要訓練的內容。不要忘記每天修鍊結印速度。」蘇重吩咐道。

「是1不知不覺間,佐助已經用上了略帶恭敬的態度。

「這只是你白天的任務,你現在的任務是幫助我修鍊。從今往後,夜晚的時間,我會在這裡修鍊,你來幫助我。而且不要告訴別人。」蘇重道。

「我能做什麼?為什麼不在外面修鍊?」佐助好奇道。

蘇重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木棒交給佐助。

「我不想再有人來暗殺我。需要隱藏力量。用這些木棒,全力攻擊我1蘇重道。

「啊1

「不用吃驚,照做就是。」

說罷蘇重已經站在了密室中央,心臟跳動越發有力,全身的血液快速流動起來。

蘇重要修鍊的就是大路貨色的硬氣功金鐘罩。

不管是現實世界,還是笑傲世界。傳說中達摩都是以這種硬氣功稱霸一時,百毒不侵、入水不溺、入火不焚。

但除了達摩之外,無人能有如此成就。別人都說這是因為佛學修為不夠。蘇重以前也這麼認為。

可他發現了通過控制血液流速,能夠獲得巨大的力量。

特別是通過這種力量,殺掉一個精英暗部。

蘇重有了一個猜想。

達摩是印度人,印度有瑜伽術。瑜伽術修鍊到最後能夠控制心跳血液。會不會就是因為如此,達摩結合硬氣功才有了金剛不壞之身?

蘇重決定試一試。

說到控制血液,增長勁力,現實世界中的內家拳似乎也有同樣效用。如果內家拳結合硬氣功,這是不是就成了內外兼修?

但不管是內家拳還是瑜伽,蘇重都不會。他只能自己摸索。

佐助咬了咬牙,看了看手中木棒,舉起來打在蘇重背上。

砰!

蘇重穩穩的站在原地,眉頭皺起:「你沒吃放嗎?用盡全力攻擊1

蘇重一個趔趄差點兒摔倒在地。咬咬牙,蘇重控制血液快速流轉到背上,被擊打處,一股酥麻感覺升起。

「繼續1

砰砰砰……

密室之中,想起了密集的拍打聲。

……

「團藏。人是你派去的。」三代火影肯定到。聲音毫無起伏,聽不出喜怒。

但團藏卻知道,這代表三代火影憤怒到了極點。

「是我派去的。根部人員的死亡,正好說明了這個宇智波秋有問題。這麼小的年紀竟然能夠殺死暗部,竟然敢殺死暗部,這種天賦太恐怖。而且他是宇智波。必須剷除1團藏陰聲道。

他右半邊身子纏繞著繃帶,淡淡的藥水味傳出,據說是研究忍術的反噬的後遺症。不過沒人相信,但也沒人追究。團藏身為木葉陰影中的巨頭,沒人敢過問。

「看看這份報告。」三代火影強忍著怒氣道。

團藏帶著疑惑接過報告。發現是一份木葉醫院的體質檢驗報告。

細節處團藏直接省略過去,他找到結論。

「宇智波秋因細胞受損過重,發生未知變異,判定終身無法生成查克拉……」

團藏腦袋一懵,沒有查克拉?

沒有查克拉,就代表沒有力量,這幾乎是忍者世界的常識。他怎麼可能知道蘇重這個怪物呢?

那自己的手下是誰殺的?

團藏下意識的看向面色陰沉的三代火影。不可能,三代雖然對根不滿,但絕不會不聲不響的對自己人下殺手。

多年的戰友,幾乎心有靈犀,三代瞬間就看出了他的猜測。

「不是我。」三代臉色更加難看。

團藏的臉色變了。「宇智波鼬?1

「我不希望是他。但卻非常有可能是他。不過,也有可能是外人攪亂視線。」

兩人不說話,整個火影辦公室陷入寂靜之中。

宇智波鼬是一把好刀,為了木葉的安危,他可以做任何事。包括殺掉自己的家族。

可他同時又是一張威力巨大的起爆符,他所掌握的秘密,足以把木葉炸上天。

「這件事到此為止,加強木葉防禦。根部出動,對木葉人流進行排查,看看是不是有外人作怪。宇智波一族消失,木葉力量受損,現在需要的是安定。」三代火影道。

團藏沒說話,點頭答應下來。他知道三代火影說的沒錯,這是關乎整個木葉生存的大事。

「宇智波的事情放在一邊。一個沒有力量的宇智波,不是宇智波。這件事你不要管了。」三代冷硬道。

「好。我去調查姦細。」說完離開了木葉辦公室。

火影轉頭看向巨大的火影岩。

本來還在擔心宇智波秋出問題,沒想到對方竟然無法產生查克拉。這幾乎就判了一個忍者的死刑。

就是體術專精的忍者,也需要查克拉支撐。

如此一來,多一個宇智波並不是一件壞事。對方非常有可能成為拴住佐助的一根木樁。

想到那個被挖出心臟的死者,三代喃喃自語:「是鼬嗎?這是警告?唉……」

……

人一旦專註規律起來,就會忽視時間的流動。

很快,兩年就過去了。

宇智波祠堂密室之中。

鐺!

蘇重赤著上身,全身泛著淡淡的青黑色。臂粗的鐵棍砸在背上,竟然發出金鐵交擊的聲音。

由於蘇重控制血液,加速對肌肉骨骼的控制訓練。蘇重張的很快。兩年過去了,蘇重九歲,但卻已經長到了一米六三,足有十四五歲的孩子的身高。

比佐助整整高一頭。

只不過臉還是那張略顯稚嫩的大眾臉,身形消瘦。

除了一頭猶如鋼針的板寸有些扎眼,其他的還真沒什麼特殊的地方。

但佐助卻絕對不會忽視自己這個同族的力量。即使他無法產生查克拉。

「秋。今天上忍指導老師要對我們進行測試,時間快到了,我要去集合。」佐助道。

「你的指導老師是卡卡西?」蘇重饒有興趣的道。

「是。」佐助有些奇怪,兩年的相處,讓他知道蘇重心中除了力量再無他物。可今天他卻發現蘇重竟然有了別的興趣。

「既然是他,就不用那麼準時。我打聽過,他是出了名的遲到大王。你好好休息一會兒,吃飽飯,等到九點鐘再去也不遲。」

佐助想了想,點頭答應。兩年來,蘇重的決策都準確無比。

「還有,如果進行測試。除了寫輪眼,全部發揮出來就好。要讓卡卡西看到你的天賦,這樣他才會交給你他的獨門忍術。」蘇重忽然道。

「獨門忍術?」佐助有些期待:「好,我會的。」

「嗯。我還是和你一起去吧。順便看看你的兩個新同伴。」蘇重道。

佐助越發奇怪,蘇重今天的興緻好像很高。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