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七節改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節改變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火影辦公室,三代火影面色凝重。

「卡卡西,你和他親自交手。宇智波秋的實力到底怎麼樣。」

卡卡西低頭想了一會兒鄭重道:「中忍之上。不過他不會忍術,有致命缺陷。對付不了上忍,算起來,應該是個特別上忍。」

三代火影吸了一口煙,淡淡的白煙籠罩。眼神深邃,不知道在想什麼。

「火影大人,是不是要給他一個忍者的身份。」卡卡西試探著道。

「忍者的身份並不一定能夠拴住他。反而有可能會引起他的強烈反彈。」三代火影明白卡卡西的意思。

凡是木葉村頒發的忍者資格,火影的命令高於一切。火影老辣的很,早就看出了蘇重骨子裡的桀驁。

像這種沒有了查克拉,依然能共用兩年的時間,達到特別上忍級別的天才人物。怎麼可能會平白無故的聽命於他人。

透過水球影像,他全程觀看了蘇重和卡卡西的戰鬥。

卡卡西皺著眉頭道:「那應該怎麼應對。」

三代閉目想了想道:「好好教導佐助,他們是僅剩的宇智波,我們可以通過佐助來拴住他。」

卡卡西覺得這個想法不錯,但又覺得有問題。佐助好像也不是個安分的人。

三代讓卡卡西下去,自己坐在椅子上沉思。

剛才說的話是如此的熟悉,兩年前,他決議用蘇重來拴住佐助。

沒想到今天竟然把當時的話翻了過來。

三代火影臉色陰沉,他可以預見,如果真的這麼做的話,兩個宇智波遲早會離開木葉。這不是他想看到的。

宇智波秋,這是一個禍患!

……

火影大樓地下,有一片足夠廣闊的地下空間。

這裡沒有陽光,黯淡的燈光讓這裡顯得有些陰森。空曠大廳乾燥而陰冷,就像太陽下的陰影。

一條長長的甬道通向遠處,甬道兩側是看不到底的深淵,黑沉沉的讓人忍不住發寒。

團藏一身灰衣,左半邊身子綁著一圈嶄新的繃帶。右手拄著一個木製拐杖,靜靜的站在甬道盡頭。

他喜歡這種環境,站在這裡他彷彿便是暗夜中的君王,一言一行不容置疑。

唰!一個貓臉暗部憑空出現在團藏面前,垂首單膝跪地。

「宇智波秋那個廢物竟然有了特別上忍的實力,為什麼我不知道。」團藏淡淡道。

「大人,屬下辦事不力。」貓臉暗部身體一顫。

團藏居高臨下的看著身前的暗部,面無表情道:「你知道該怎麼辦,自己去領罰。」

貓臉暗部右手猛然握成拳頭,身體抖如篩糠,但卻不敢反駁:「是1

根部的刑罰太過嚴苛,每一個人都不想承受。

團藏滿意的點點頭:「該怎麼做不用我說了吧?」

貓臉暗部立即點頭,咬牙切齒道:「屬下一定盯死宇智波秋。」

團藏點點頭:「他既然不是廢物,就不應該存在這個世界上。這麼看來,兩年前那次,應該就是他自己動的手。哼,竟然用一份體檢報告就把自己摘了出去。真是好計策。只不過這次主動跳出來,就顯得太沒腦子了。你自己挑選人手,讓這個本不該存在的人消失1

「屬下領命。只是,這件事需不需要通告三代大人。」暗部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團藏抬頭看了看天花板,在那上面坐著的是木葉的影:「不用。你去辦事吧。」

「是1

「猿飛,你想做卻不敢做的事情,我來做。早晚有一天你會知道,只有鐵與血的絕對力量,才是木葉真正需要的東西。」團藏重重的頓了一下拐杖,轉身走入陰影之中。

……

木葉內,一條小河旁。河水清澈見底,可以清晰的看到河床上的鵝卵石。遠方青草翠綠,蔓延到天際。岸邊樹木叢生,鬱鬱蔥蔥。

卡卡西靠在一棵樹上,手裡拿著本親熱天堂看的津津有味。

第七班的三個人正在執行任務。

鳴人煩躁的把一個空的牛奶盒扔進被上的竹簍中,臉上滿是氣憤。

「卡卡西老師,我們整天做這種任務,一點兒意思都沒有1鳴人指著樹底下看書的卡卡西哇哇叫。

小櫻擦擦了額頭上的汗,一臉不忿的看著卡卡西。

「就是啊,卡卡西老師。我們已經是下忍了,怎麼還要做這種任務。」

卡卡西眼睛火熱的盯著書頁,被兩人抱怨的聲音吸引了注意力,抬起頭來看著壓抑不住心中煩躁的兩人,呵呵一笑。

這麼多天,不停的做這種任務,能夠忍到現在,已經非常不錯了。

「這種任務雖然簡單,但卻是為了鍛煉你們的基本能力。高級任務危險重重,一個細節的疏忽都有可能造成整個任務的失敗。所以為了讓你們把握任務的各個方面,這些任務是必須的。每一個從忍者學校畢業的下忍,都要經過這麼一段時間的磨合期。這會提高你們的實力……」卡卡西義正言辭的胡說八道。

鳴人卻不上當,或者說他根本就沒聽進去。他就想著完成高級任務,好在同學面前顯擺顯擺。

「卡卡西老師,我們已經做了這麼多,已經提高了實力。咱們接一個高級的任務吧?」鳴人慫恿卡卡西。

小櫻在一旁眼睛放光。

卡卡西心下暗自搖頭,和平時期成長起來的忍者。根本就不知道忍者這條道路的嚴酷。

他們那個時代,從忍者學校畢業之後。立馬就被送上戰場,只有快速殘酷的忍者戰鬥。從戰場上活下來的人,才會成為一名出色的忍者。

他的很多同屆同學,都已經消失不見。

但那個時候的死亡率真的太高了。十個人裡面,能有兩三個熬到最後,就已經不錯。

戰爭需要,他們根本就沒有時間卻慢慢適應忍者的世界。哪裡像現在這一代人,沐浴這和平長大的他們,還沒有認識到世界的殘酷,一心只想著出風頭。

看來還需要磨練。

卡卡西低頭繼續看親熱天堂,對鳴人的大呼小叫理也不理。在他看來,鳴人足夠熱血樂觀,但卻太過浮躁。

想到這裡,卡卡西斜眼看了一眼佐助。

這些天來,不管是什麼任務,佐助全都一絲不苟的完成。

這讓卡卡西非常吃驚。在他想來,佐助心中充滿仇恨,怎麼可能會有這種耐心,能夠安安靜靜的做這些低級任務。

可事實擺在眼前,三個人當中,只有佐助安心的做著任務。一點兒都沒有不耐煩,卡卡西不禁好奇。到底宇智波秋有什麼樣的能力,竟然能夠把佐助教導的如此冷靜。

鳴人不依不撓,見卡卡西竟然不理自己,頓時就要找卡卡西理論。

轉頭一看,正好看到站在岸邊仔細撿垃圾的佐助。

「佐助,你怎麼不說話,我們天天做這種任務,你難道不煩。來來來,咱們一塊去找三代老頭,讓他給咱們安排一個厲害點兒任務。到時候,在鹿丸、牙他們面前說出來,羨慕死他們。」鳴人眯著眼睛做起了白日夢。

他經常找佐助的麻煩,但佐助卻對他理也不理。

鳴人看似大咧咧,但卻敏感無比。佐助不是在裝酷,而是真的不在乎自己。

看到依然在安靜的撿垃圾的佐助,鳴人突然間明白。佐助不是不在乎自己,而是他誰都不在乎。

他對佐助好奇不已。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鳴人覺得佐助和自己非常像。可又在不知不覺中,佐助卻變得不一樣了。他非常好奇。

「唉,佐助,你難道不生氣。」鳴人湊到佐助身邊探著頭好奇道。

正在彎腰撿垃圾的小櫻,耳朵立即豎了起來。

「為什麼生氣?」佐助眼睛盯著河岸,手中的竹制夾子,不快不慢的伸出。準確的夾住垃圾之後,手腕輕輕一震。垃圾便划著弧線飛進不遠處的竹簍里。

「我們整天做這種沒意義的垃圾任務,說出去多丟人。你不覺得這是卡卡西老師在整我們嗎?你難道不應該生氣?」鳴人大聲道。

卡卡西眼睛一斜,正好看到佐助準確拾取扔垃圾的過程。瞳孔突然一縮。

聽到鳴人如此問,卡卡西耳朵也豎了起來。他也想聽聽,為什麼只有七歲的佐助會有如此的好耐心。

「我沒有時間生氣,我需要運用一切時間來提升自己。而且,這種垃圾任務並不是沒有意義,只不過你找不到它的意義所在。」佐助躲開擋在自己身前的狐狸臉,右移兩步繼續撿垃圾。

「你說我找不到意義?!這能有什麼意義?!這中破任務怎麼會有意義。」鳴人雙手抱胸,頭轉到一邊,不屑的撇著嘴道。

佐助看了一眼鳴人,眼中閃過一道憐憫。

他彷彿看到了兩年前的自己,心裡熱切的渴望著某種東西。但浮躁的心,卻讓他無法冷靜下來明了自身。

「你那是什麼眼神?」鳴人不幹了,他非常生氣。佐助的憐憫,讓他沒來由的憤怒。

佐助不理鳴人,突然抬腳走進了河裡。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本應該一腳踩進河裡的佐助,卻安安穩穩的站在了水面上。鞋子一點水漬都沒沾上。

「嘎……」本來想要和佐助打一場的鳴人,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一樣。小櫻也一手捂著嘴,滿臉的震驚。

對於剛剛離開忍者學校的他們來說,佐助能夠在水面行走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佐助臉色平靜,沒有得意,也沒有鄙視。

他只是平靜的走在水面上,手中的夾子不時的探入水中,然後手腕震動。垃圾就會划著不同的弧線,從不同的角度進入岸邊的竹簍內。

「撿垃圾可以訓練苦無投擲,踩水可以訓練查克拉控制。想辦法把修鍊融入到生活當中,一言一行都在修鍊。如此一來,就能領先別人一步。一步先,步步先。時間長久下來,才能獲得超越凡俗的力量。所以我說,這些任務不是沒有意義。而是你們找不到意義。」

佐助說完就接著撿垃圾,不驕不躁。

鳴人、小櫻兩人獃獃的看著佐助。

佐助的平靜讓兩人震驚,相比之下,不管鳴人如何的吵鬧,都不如佐助平靜的撿拾垃圾來的震撼。他們被震撼到了。

啪的一聲,把手中的親熱天堂合十,卡卡西也被震撼到了。

剛才看到佐助扔垃圾的時候,他就有所察覺。此時被證實,想到前幾天做任務時,佐助的稍顯怪異的舉動。

卡卡西突然發覺,佐助已經在不知不覺之間,走在了所有同齡人的前列。

「喂……佐助,是誰教你的。」鳴人結結巴巴,素來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裡的鳴人,突然間有些自慚形穢起來。

「當然是秋。除了他,還能有誰。」佐助一笑,臉上帶著慶幸。

如果這兩年,沒有跟著秋修鍊,他估計會把時間全部荒廢掉。即使從忍者學校畢業,估計也就和鳴人、小櫻他們差不多。

盲目、焦躁,沒有目標。

而現在,他有著可行的目標,一步一個腳印的修鍊步驟,還有看的見的收穫。他在冷靜而又狂熱的追尋著力量!

佐助喜歡這種收穫的喜悅。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