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八節突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節突襲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宇智波后宅

遠處是人工大湖,夕陽映著湖面,波光粼粼。

房間外的迴廊內,木質地板被擦的光可鑒人。

蘇重坐在一個蒲團上,身前擺著一個紅木案幾。上面堆放著數個捲軸,他正拿著一個巴掌長的捲軸,津津有味的看著。

這些全都是宇智波家族的秘藏資料,大部分都是關於忍術的,還有一些記載了封印術。

蘇重著重瀏覽的是忍術類捲軸,他自己不能施展忍術,但卻從未放棄過對忍術的探究。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蘇重早晚會面對忍術,他一直在想著破局的辦法。

現在,他已經有了些頭緒。

在蘇重看來,面對各種能夠調度自然能量的忍術。要麼依仗速度躲避,要麼就正面硬抗。

「瞬」就是為了躲避忍術所開發出來的技巧。

腿部驟然爆發巨力,製造瞬間高速。以此來躲避忍者的鎖定。

和卡卡西一戰,讓蘇重看出了瞬的可行。瞬間的高速,即使卡卡西面對,一時間也會手忙腳亂。

正面硬抗的手段,蘇重想到了凱。

凱依仗強大的鋼體術,聚集空氣,形成空氣刃。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發展方向。

放下手中捲軸,蘇重右手立起成斧狀。

血液快速匯聚到右手。右手表面,頓時出現細密的疙瘩,不時的鼓起落下,彷彿有千萬隻蟲子在皮膚下蠕動。

隨著修鍊日久,蘇重對身體的掌控越發精細。他現在已經開始嘗試掌控毛細血管,只不過進展緩慢。

而在一年前,他就已經能大體控制全身肌肉了。匯聚手部力量,對他來說輕而易舉。

白皙的右手泛起青黑之色。蘇重深吸一口氣,渾身一抖,蘇重右手猛然劈出。

呲!

一道肉眼可見的氣刃飛出。氣刃落在十米外的地面上,啪的一下打出一個碗口大的坑,泥土飛濺。

蘇重眉頭皺起,看了一眼遠處的泥坑,失望的搖了搖頭。

他現在雖然能夠打出氣刃,但力量不足,氣刃徒具其形。

回想原劇,阿凱之所以能夠利用氣刃傷敵,離不開八門遁甲的強大爆發力。

蘇重不能凝聚查克拉,無法使用八門遁甲。唯一途徑便是繼續增強本體。只有更強大的力量,才能造成更強大的攻擊力。

兩年來不停修鍊,蘇重實力突飛猛進。

硬氣功金鐘罩的成績喜人。

不過寫輪眼仍然沒有開眼,蘇重覺得,他的寫輪眼可能永遠開不了了。雖然頗為遺憾,不過他並不怎麼在乎。以後再說。

可喜的是,變異的洞察眼進步飛速。洞察範圍已經由初始的三米,擴展到了現在的五米。而且洞察的能力,更加強悍細膩。

但兩年的勇猛精進之後,蘇重陷入了瓶頸。一味的苦練讓他很難進步。

這種感覺來自於他敏銳的靈魂,或者說變異了的劍意。突兀,但卻讓蘇重卻深信不疑。

一味的苦練已經不能滿足現在的蘇重。這也是蘇重展露實力的原因。

把自己暴露在陽光下固然危險,但危險也是機遇。

蘇重可以預見即將到來的狂風暴雨,他一點兒都不害怕。這本就是他自找的。生死的考驗,才是他進步的源泉。

佐助回到家之後,就看到蘇重歪斜著身子,右手撐著下巴,不知道在想什麼。

「秋。我回來了。」佐助走到蘇重身邊不遠處盤膝坐下。

「今天我們接了一個c級任務。要離開木葉一段時間,明天出發。」佐助略微有些激動的道。

再怎麼老成,也掩蓋不了他只有七歲的本質。

蘇重笑了笑:「怎麼,一個小小的c級任務,就讓你高興成這樣?」

佐助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那倒沒有。我從來沒離開過木葉,這一次前往別的國家執行任務,心裡有點兒期待。」

「嗯,出去看看也好,長長見識。只不過出門在外,不要只顧著看風景,小心警戒。」蘇重習慣性的開口囑咐。這是他教導蕭勝得來的後遺症,好為人師。

「知道了。對了,我真的不能學你的硬氣功?」佐助帶著點兒不甘道。

蘇重呵呵一笑:「還沒死心?你能控制自己的血液流動嗎?你能準確的控制心臟跳動嗎?」

佐助滿臉沮喪:「不能。」

蘇重笑了笑,轉過頭來盯著捲軸繼續研究。

「不要忘記,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你的優勢在於寫輪眼。不斷的進化寫輪眼,才是你的道路。當然,也不能偏科。體術、忍術,特別是火遁忍術不能拉下。宇智波斑單憑體術和火遁,就能摧毀整個木葉。所以說,忍術不分好壞,就看忍者會不會用。我給你的那些忍術資料,要全部背下來。這對你以後有好處。」蘇重一邊隨意的說著,一邊快速的瀏覽手中捲軸。基本上,搭眼看一遍,蘇重就會把捲軸放到一邊。

佐助對於蘇重的這種閱讀習慣習以為常。想當初蘇重這種過目不忘的能力,可是讓他咋舌了好久。

「秋。你暴露了自己的實力。會不會引來麻煩。」佐助想到了兩年前死在小巷子里的那個暗部,有些擔憂道。

蘇重轉頭詫異的看了一眼佐助:「你想的倒是不少。不過不用擔心,我有分寸。」

佐助點了點頭沒說話,蘇重做事一直有著極強的目的性。

「明天你們要出村執行任務?」蘇重突然道。

「嗯。有事?」佐助疑惑的轉頭看著蘇重。

蘇重摸了摸下巴,眯起眼睛想了想:「我和你們一起去吧。」

「你能出村?」佐助好奇問道。

蘇重嘴角一翹:「我又不是忍者,想出去難道還有人管?」

佐助恍然。木葉那麼大,原則上出村確實需要火影批准。但平民百姓那麼多,一般情況下,平民出村審查並不嚴格。只需要登記一下就行。

而且,木葉里有很多人巴不得他離開木葉呢。蘇重眼中閃過一道意味難明的笑意。

……

大清早,蘇重和佐助一通來到木葉大門。

遠遠的就看到鳴人背著一個大包,圍著小櫻在大呼小叫。

看到佐助到來,跳著腳的擺手打招呼。

佐助面無表情,酷酷的走到大門口,倚著門框閉目養神。

鳴人被無視,一臉的不忿。看到一臉微笑的蘇重,頓時來了精神。

「秋。你來給佐助送行嗎。知不知道,我可是接了一個c級任務喲1鳴人雙手叉著腰,得意洋洋道。

蘇重呵呵一笑:「我和你們一起去。」

「真的1鳴人瞪大眼睛,滿臉驚奇:「我們可是去執行任務,不是去度假的。」鳴人故作嚴肅道。

「沒辦法,佐助吃不慣別人做的飯,我只好跟著去給他做飯,當保姆。」蘇重伸出右手大拇指指了指背後。

鳴人此時才發覺,蘇重一身黑袍,看著蠻精神。但身後卻背著一口小巧的黑鍋,不仔細看,還以為蘇重是個駝子呢。

「噗嗤!哈哈哈……」鳴人指著蘇重的黑鍋哈哈大笑。

佐助嘴角一撇,很是無語。心想你就不能找一個像樣的借口?

眾人打打鬧鬧,不一會兒卡卡西就來到木葉大門。詫異的看了一眼蘇重,卻沒發問。

在門口叫上通行證,就帶著幾人出發。

門口兩人對蘇重視而不見,甚至連基本的登記都沒做。

「那傢伙是誰?為什麼暗部吩咐我們不要理他?」

「不知道,說不定火影大人給他安排了什麼別的任務。咱倆就是個看門的,這事不歸我們管。按命令辦就是了。」

「有道理……」

……

「宇智波秋。你這次出來有什麼目的。」卡卡西眼中帶著戒備,直截了當的問道。他不相信蘇重出村就是為了給佐助當保姆。

蘇重笑笑:「放心,我出來只是為了磨練武技。沒什麼特殊的目的。」

卡卡西不信,眼中戒備之色不去。

蘇重沒辦法,真話都沒人信了。他知道卡卡西在緊張什麼。鳴人人柱力的身份太敏感。

蘇重本身就是一個疑點重重的人。

沒有查克拉還這麼厲害,那如果查克拉尚在,豈不是更家厲害?!

卡卡西甚至懷疑,如果不是發生宇智波滅族慘案,蘇重現在早就已經開啟了寫輪眼!

這樣一個天才人物,在木葉生活這麼多年,竟然隱藏實力。想幹什麼?造反嗎?

現在突然跳出來,又想幹什麼?

一個又一個的疑問,讓卡卡西不得不戒備。

蘇重可管不了卡卡西怎麼想,也不怎麼在意他怎麼想。戒備就戒備吧,又掉不了幾根毛。

鳴人大大咧咧的走在最前面,嘴裡喋喋不休的說著什麼。

雖然依然毛躁,但有一個時刻努力的佐助在身邊。鳴人要比原著中上進多了,起碼有了一定的警戒心。

陡然間,濃密的樹林內射出密密麻麻的苦無暗器。

叮叮叮……

鳴人拿出苦無快速撥弄,把飛向他的暗器擋祝

佐助卻要輕鬆的多,身體像是不著力的樹葉。隨意扭曲飄動了幾下,就躲過了大多數的暗器。

躲不掉的暗器,只是拿著苦無巧妙的撞擊,花費很小的力氣就改變了暗器原有的軌跡。甚至抓住一個有起爆符的苦無,扔回了樹林中。

砰!

一陣火光閃過,樹林響起劇烈的爆炸聲。

暗器來襲之初,蘇重就利用瞬,快速躲避到了一棵合抱粗的大樹後面看熱鬧。

他早就知道這個任務不簡單,只是此時看來,好像比原著中更艱難了些。難道是自己出現的原因?

那你們只能自求多福了,蘇重無良的想著。

陡然間,蘇重臉色一變。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突然從腦後升起。

蘇重毫不猶豫,右手肘快速絕倫的向後搗出。

沖勢!

喀拉拉……

一陣奇異的斷裂聲傳來。蘇重臉色發冷,這不是木頭斷裂應有的聲音!

心臟砰砰跳動,搗出去的右手前臂順勢后甩,像一條兇橫的鞭子一樣。啪!

橫勢!

噗嗤。

血色的液體噴洒,濺了蘇重滿頭滿臉。

轉過身來,原地的樹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分成兩半的屍體。

幻術?蘇重心中明了。

屍體胸口凹陷,幾根白色的肋骨刺出肋下,大睜眼睛里滿是驚疑。肚中事物撒了一地,混著污血腥臭難聞。

蘇重全身一抖。

砰!

濺滿全身的碎肉血液頓時被震落。

「來的好快。正好,就用你們的血肉,來鑄就我的武道1蘇重冷冷一哼,背著小黑鍋,頭也不回的走出樹林。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