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節力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節力量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走在崎嶇不平的路上,兩旁是看不到邊界的樹林。

火影世界的環境極為極端,火之國四季如春,樹木繁盛。風之國卻滿是風沙。

不過蘇重還是比較喜歡這個環境。空氣好,風景不錯,看著養眼。

他一邊走,一邊小心的控制著腳下的力道。嘗試著增加一點兒,或者減少一點兒力量。

蘇重這兩年力量增加的非常快,對力量的控制有些跟不上。現在他每時每刻都在琢磨,如何更加精細的控制力量。

這種修鍊聽著枯燥。可其實只要能夠控制力量,能夠體會到其中的變化,就會有一種格外的興奮感。這種感覺,讓蘇重沉迷其中。

卡卡西不聲不響的走在隊伍最後。眼睛盯著蘇重背後的團扇標誌,心裡起伏不定。

上忍的實力,讓他輕易察覺到蘇重的古怪行為。看蘇重一腳深一腳淺的走路方式,卡卡西就知道他在進行力量的細微控制。

「果然像他自己說的那樣,宇智波秋執著於力量。」卡卡西皺著眉頭暗道。

眼角餘光掃了一眼佐助,發現他的氣質竟然和蘇重驚人的相似。

怪異的行走方式,不同深度的腳櫻種種現象告訴卡卡西,佐助在利用走路的空檔練習查克拉控制。

「天才果然都不是僥倖得來的。」卡卡西也是天才,他知道自己為此付出的血汗。

此時看到佐助,就像是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卡卡西緊走兩步,和蘇重並排著走。

蘇重詫異的轉過頭:「有事?」

卡卡西沉默良久,仿似下定決心似的道:「我會把雷切交給佐助。」

他本就打算全力教導佐助,把雷切交給佐助也沒什麼。但那是建立在自己同意的前提下。

可現在他幾乎是被蘇重要挾逼迫,才下的這種決定。

這味道就變了。

卡卡西心裡有怨氣,冷哼一聲道:「我只答應教導,但卻不保證他能不能學會。」

蘇重毫不在意卡卡西的不滿,反正他自己滿了就行:「放心,佐助具有雷、火兩種屬性。不存在學習障礙。」

卡卡西挑了挑眉:「這只是前提條件。」

蘇重嘴角一翹:「放心,他的查克拉控制非常的好,肯定能夠學會。」

卡卡西眯起眼睛,有些鬱悶的恨聲道:「雷切需要對查克拉有非常深厚的了解。」

蘇重給了卡卡西一個大大的笑臉,笑的卡卡西有些發毛。

「這個更不用擔心,我讓佐助把宇智波秘藏中,關於查克拉的知識全都背了下來。這知識量足夠了吧。。」

卡卡西陰著一張臉不說話。

鳴人躲在一旁,貓著腰聽了好一會兒。聽說卡卡西老師竟然要交給佐助忍術,貌似很厲害的樣子。頓時忍不住了:「卡卡西老師,這不公平。為什麼交給他不交給我。」

卡卡西臉色更鬱悶,看不出我心情不好么,他不想搭理自己這神經大條的弟子。

「因為你太笨。」佐助毫不客氣道。

「面癱!面癱……」鳴人立即轉移注意力

嗖!

一把闊面大刀當頭飛劈而來。

「趴下1卡卡西一聲大喝,身子彈起。大刀快速從腳下飛過,砍在遠處一根樹榦上。

一個赤著上身的人影,不知什麼時候站在刀柄上。

此人蒙著面,下身穿著一條白底黑紋的褲子。雙臂上各纏裹著一個臂盾。眼睛狹長,投射出冷漠的目光。

「旗木卡卡西?沒想到一次尋常任務,竟然會遇到木葉的拷貝技師。太令人驚喜了。」說著驚喜,但其聲音淡漠冰冷,一點兒沒有喜意。

卡卡西面色凝重,他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霧隱護額。接著又注意到了那把引人注目的斬首大刀。

「桃地再不斬。」卡卡西凝重道。

他現在殺了達茲納的心都有。本來以為任務出現變動,頂多是一些浪忍。有他這個精英上忍在,完全能夠應付。

沒想到竟然會引來桃地再不斬這種頂尖忍者。眼睛隱晦的看了一眼鳴人,這可是九尾人柱力,一旦出了差錯,就會引起忍界的大亂。

「看來要拚命了。」卡卡西當機立斷。

「保護好達茲納。」卡卡西說完,抽出苦無,飛速奔向再不斬。

再不斬眼中戾氣一閃:那我就試試木葉技師的斤兩。

兩人身形閃動,動作快速絕倫。瞬間就斗在了一起。

鐺!

大刀和苦無相碰,噴出一蓬火花。身影相錯,眨眼間,兩人已經交換了數招。

鐺鐺鐺……

苦無和斬首大刀,一大一小兩個不相稱的武器不斷的碰撞。

斬首大刀沉重碩大,但再不斬卻耍的格外靈活。

卡卡西手中拿著一柄小小苦無,卻能夠若無其事的接住大刀劈砍。

「不愧是木葉技師。可惜。」再不斬略帶嘲諷道。

卡卡西心裡一驚,心道不好。

眼睛向後一撇,果然一個人影已經站在了三個弟子身後。

「是分身術1

卡卡西腳下閃過淡淡雷光,身影瞬間出現在鳴人身後,苦無猛然刺出。

嘩啦!

被刺中的再不斬流出的卻不是血液而是水。

再不斬卻陡然出現在卡卡西身後。眼中閃過森冷目光,冷哼一聲,手中大刀狠狠的劈向卡卡西。

鐺!

一隻帶著黑色手套的手突兀出現,竟然憑空抓住了大刀。

「怎麼可能。」再不斬大驚失色。

沖勢!

空閑的右手炮彈一般轟出。

砰!

再不斬再次化作漫天水花。淋了蘇重滿頭滿臉。

蘇重毫不在意,臉上帶著期待,眼中散發這火熱。這是他久違的戰鬥。

洞察眼全部開啟,右手狠狠向後甩出。猶如虎尾一剪。空氣中隱隱傳出虎豹嘶鳴之聲。

橫勢!

剛出現在蘇重說身後的再不斬,頓時被蘇重砸中。

噗通,再不斬身形爆退,飄落入河。

血液快速流到腿部,蘇重大喝一聲

瞬!

身形陡然消失在原地,腳下綻開一朵泥土蓮花,蘇重緊跟著再不斬飛身河邊。

一聲巨響,河流中心突然出現一個漩渦,漩渦越轉越快,帶著大量水流陡然飛起。

「水遁,水龍彈1

一條猙獰水龍從漩渦中衝出。

吼!

尖牙參差,對著蘇重咆哮而去。

蘇重依然不懼,心臟如大鼓般咚咚跳動。

哈!

一聲大喝,蘇重的體形忽然脹大起來,身高從一米六一下漲到一米九!一塊塊肌肉隆起,仿似要撐破皮膚一般!

「這是什麼忍術1鳴人眼睛睜的老大,滿臉不可置信。

「好……好厲害1小櫻哆哆嗦嗦。蘇重全身肌肉虯結仿似妖魔,讓她驚懼不已。

蘇重一身大喝。「金鐘罩1

水龍飛舞,悍然撞上蘇重。

轟!

河岸瞬間便被水流淹沒。

洪流咆哮,好一會兒,大水才重新匯入河中。

蘇重站在原地安然無恙,低著頭一動不動。

佐助的手驟然握緊,眼中閃過濃濃的渴望:「這就是金鐘罩嗎?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好厲害1

「好大的力氣!你是誰?1再不斬站在河面上,嘴角帶著一絲血跡,凝重的看著蘇重。

蘇重充耳不聞,低著頭仿似傻了一般。

「我只要那個老頭,看樣子你不是木葉忍者。我們可以合作,賞金對半分。」再不斬突然道。

卡卡西臉色一變:「秋,不要相信他,再不斬殘忍弒殺,不可信任。」

他獨自對付再不斬已經有些吃力,如果蘇重臨陣反戈,後果不堪設想。

卡卡西從來沒有放鬆過對蘇重的警惕和戒心。

再不斬毫不在意:「我確實弒殺,但我最重承諾。只要我答應的事情,就從來沒有背棄過。」

卡卡西面色再變:「秋,佐助是木葉忍者,宇智波屬於木葉。不要輕信人言。」

這已經有了淡淡的威脅之意。

再不斬面帶嘲諷道:「怎麼,你們木葉不是自詡光明嗎,怎麼也用家人威脅這一套手段了。」

接著又饒有興趣的看著蘇重:「秋?宇智波?難道你是宇智波兩個遺孤之一。不是說你沒有查克拉嗎?力氣好大,難道這就是宇智波,即使沒有查克拉也如此的厲害?」

卡卡西冷哼一聲:「這不是威脅,而是事實。宇智波只能是木葉的宇智波。」

「哈哈哈……」一直低著頭的蘇重突然瘋狂的大笑起來。

「我明白了,我明白來!原來一切都是物理攻擊,原來如此,原來如此1蘇重興奮的大吼。

他一直認為忍術有著某種神秘的力量,會造成隱秘的傷害。可此時親身經歷水遁之後,他終於明白。

水龍彈就是一個高度凝聚的水龍。攻擊力主要集中在物理撞擊,和水的重壓淹沒上。

根本就沒有什麼神秘的力量。

水火風雷全是自然的力量。既然如此,他完全可以用拳頭應付一切,用金鐘罩防禦一切!

萬般忍術,都可以力破之!

蘇重真誠的看著再不斬:「謝謝你,讓我明白了我的道路。作為回報,我會全力以赴,你要小心。」

瞬!

蘇重身形一陣模糊,突兀的出現在再不斬面前。

他臉上滿是瘋狂之色,腦中卻冷靜非常。

沖勢!沖勢!沖勢!

蘇重雙拳像機槍一般,突突突的不停出擊。

再不斬瞬間就被打成一灘水。

「水遁!水牢術1

蘇重腳下水流突靈蛇一般纏繞竄起,迅速包裹蘇重,形成一個巨大的水球。

再不斬站在水球旁邊,眼中帶著嘲諷:「宇智波?也不過如此。看來也就是一個無腦的莽夫1

蘇重感覺陷入了一個泥淖之中,周圍的水粘稠而沉重。一股股向著中間收縮的力量,將他死死的擠壓在水球當中。

蘇重抬起頭沖著再不斬呵呵一笑。笑的如此詭異而突兀。

再不斬臉色一變,感覺到控制水牢的手上傳來一股龐大的力量。

蘇重一身大吼,全身肌肉不停涌動,就像有千萬條蚯蚓在皮膚下爬動一般。白皙的皮膚頓時變成青黑色,竟然閃著金屬般的光澤。

「破1

轟!

巨大的水球炸開,禁錮住蘇重的水牢術,竟然被蘇重憑藉力量掙脫而出。

「果然,果然!一切忍術都可以力破之!哈哈哈……」蘇重一躍而出瘋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