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一節我要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節我要你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在水面上連踩三次,再不斬迅速遠離蘇重,緊盯著站在水中的蘇重,滿臉的凝重:「哼!裝神弄鬼,不要以為破了水牢有多了不起。任何忍術都能破?太狂妄了!水遁!大瀑布1

再不斬腳下河水蜿蜒飛起,在其身前匯聚成一個空心圓圈。湍急的水流猛然間衝出圓圈,就像一個高壓水龍頭。水流裹挾著更,旋轉突進。體積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

蘇重站在河裡,半身被水淹沒,怡然不懼。

水遁就是運用水的密度、衝擊力、壓力、形變等性質殺傷敵酋。但這一切都是物理攻擊,蘇重最熟悉的物理攻擊。

「若是火遁、雷遁等灼熱、電擊類忍術,我要咱避鋒芒。但水遁?難不倒我。」蘇重自信一笑:「再不斬,你的水遁擋不住我的拳頭。受死吧1

蘇重雙腳瞬間踢擊地面數次。

砰!

他周身兩米內的水流頓時被排開,形成一個圓柱狀無水區。蘇重身形模糊,陡然消失在原地。

砰砰砰!腳下連連踢擊水面,一朵朵水蓮花綻開。蘇重直直衝向迎面而來的巨大水柱。

他整個人前傾著身子,拳頭收在肋下。速度太快以至於根本看不清他的身影。遠處看去,就像一個巨大的箭頭快速飛過水麵一般。

「哈哈哈,大瀑布看似聲勢浩大,力量卻散漫。我便是中流砥柱,你這一時的激流能奈我何1蘇重哈哈大笑,身形不停。

肋下拳頭猛然擊出,全身的血液匯聚右拳。手臂上本就青黑色的皮膚,頓時變的漆黑如墨。條條血管暴起,仿似要撐破皮膚。

「沖勢!大龍拳1

冥冥中好似想起了龍馬嘶鳴之聲,蘇重化作一條猙獰黑龍,狂暴的撞向迎面而來的水柱!

轟!

蘇重像一根堅不可摧的鐵柱,水流浩大但卻不能動其分毫。

身形在水柱中快速躥梭,磅洪流就像牛油,蘇重卻是一柄猩紅熱刀。毫無阻力,蘇重幾乎瞬間就穿過重重水浪,閃現在再不斬面前。

漆黑如墨的拳頭重重的打在再不斬的腹部。

砰!

再不斬身子蝦米一般對摺弓起。他像似被一柄巨錘夯中一樣,擦著水面爆退而去,拉出一條白白的水浪。

砰砰砰連續撞斷三棵巨樹,又在在地上滾出數十米這才停下來。

「好厲害1鳴人張著嘴,呆愣愣的下意識喊道。

他見過蘇重和卡卡西交手,鳴人知道蘇重厲害。但沒想到厲害到這種程度。

小櫻瞪大了眼睛,心裡暗暗吃驚:「面對桃地再不斬,卡卡西老師都要認真對待。沒想到竟然被秋輕易打倒,他真的只有九歲嗎?長得那麼高?而且還能變得更高,這到底是什麼忍術?1

佐助緊握著拳頭,心中振奮不已:「力量,這就是力量。早晚有一天,我也要擁有這種力量1

他看著蘇重一點點修鍊,從無到有。從木棍到鐵棍,蘇重硬氣功越來越厲害。

蘇重獲得力量的過程,就是一個最好的勵志過程。而佐助全程參與。

佐助心中振奮:「沒有查克拉,僅憑藉身體力量,就能有這種成就。我不僅有查克拉,而且具有寫輪眼這種頂級血跡。我一定也會有這種力量。鼬,等著吧1

蘇重的每一次成功,都能給他帶來強烈的自信。蘇重越強大,他就越堅信自己同樣能夠變強。

跳到岸上,蘇重兩步便欺進再不斬身前。抓住再不斬的脖子,一隻手就把他舉了起來。

他現在全力發動硬氣功,身高一米九多,頓時就把身受重傷的再不斬舉在了半空。

呼吸不暢,再不斬臉色漸漸發青。

「我說過,你的水遁擋不住我的拳頭。」蘇重自信的笑道:「盡破天下忍術,並不是狂妄,而是事實。起碼我破掉了你的忍術。」

聽到這句話,再不斬渾身一顫,劇烈的掙紮起來。

蘇重雙手一用力,再不斬頓時窒息。左手猛然一拳打在再不斬的胃部,再不斬雙眼外凸,張著嘴卻喊不出聲。

嗖!

兩枚鋼針刺破空氣,帶著尖銳的嘶鳴聲破空而至。

蘇重眼中閃過一絲詭秘的笑意:「等的就是你1

左手倏然深處,食指中指成剪,如海鳥入水捕魚一般,輕靈而迅捷。

嗤!

一溜火花濺起,蘇重的兩個手指,像是鐵鑄一般。兩根鋼針被蘇重牢牢的夾住!

蘇重轉頭,饒有興趣的盯著站在樹杈上的來襲者。

「誰1鳴人一驚一乍,他已經被緊張的戰鬥搞的有些過敏了。

卡卡西警惕的盯著來人:「看面具應該是霧忍追殺部隊的人。」

「追殺部隊?那是什麼。」鳴人一臉迷糊。

「追殺叛忍的忍者。白痴1佐助撇撇嘴無語道:「真不知道你在忍者學校里學的什麼。」

鳴人這個時候已經顧不上和佐助吵嘴了。他發現,這個來襲的人好像很厲害。而且看身形,年紀應該也不大。

一股強烈的不甘從心裡升起。

當發現佐助比他強的時候,鳴人告訴自己,佐助一貫是天才。當發現蘇重比他強的時候,鳴人告訴自己,蘇重比他大,而且同樣是天才佐助的同族。

但是當發現一個陌生的人,一個和蘇重差不多的人,同樣很厲害的時候。

鳴人已經不能自欺欺人。

「為什麼我會這麼不堪?1他升起了一股從未有過的不甘。還有從未有過的委屈。

「謝謝你們,我已經跟蹤了再不斬很長時間。一直希望能夠徹底殺死再不斬。請將他交給我。」面具少年毫無情感的淡淡道。

卡卡西點了點頭表示知道。現在是和平時期,對待其他村子的時候。保持一定的警惕之餘,盡量不要發生衝突是第一選擇。

「秋。把再不斬交給他吧。這是霧忍村的私事。」

蘇重卻充耳不聞,眼睛盯著帶著面具的少年:「你說,我憑什麼放了他。」

卡卡西臉色一變,如果蘇重不把再不斬交給對反,萬一引起爭端。很有可能就會擴大成為,霧忍、木葉兩個村子之間的爭端。

「秋!不要意氣用事,交給他們吧。」卡卡西焦急道。

蘇重不理會卡卡西,面帶玩味的對著面具少年道:「你是霧忍追殺部隊的人?」

「是1

是才有鬼呢!蘇重心裡呵呵一笑。這可是一位冰遁血跡擁有者——水無月白。

他雖然不打算依仗劇情搞風雨,但先天的信息優勢,總能讓蘇重頭腦清晰。

「嗯。我把他的人頭給你。這符合追殺部隊的要求,對吧?」蘇重臉上帶著詭秘的笑意,左手放在再不斬的頭上。

看那架勢,竟是要生生把再不斬的頭擰下來。

「不要1水無月白果然忍不祝伸手便灑出一片鋼針。

蘇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叮叮叮……

鋼針打在蘇重生上,全都被反彈開,落了一地。

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蘇重。臉上帶著濃濃的不可置信。

卡卡西臉色凝重:「這個少年不是追殺部隊的人。甚至不是霧忍的人。」

接著便不由得老臉一紅,心道:「大意了,險些走了賊人。」

看到蘇重一動不動,竟然毫髮無損的把所有鋼針全部彈開,卡卡西臉皮忍不住的抽動。

寫輪眼賦予了他敏銳視力,但這一刻他寧願不要這視力。他清楚的看到,一根鋼針打在了蘇重的眼皮上!

這是鋼鐵的眼皮嗎?!

「你到底是誰?!老實交代1卡卡西義正言辭的道。

水無月白看都沒看卡卡西,眼睛盯著蘇重。

蘇重瞭然一笑:「你想救他。」肯定而不是疑問道。

「你怎麼知道。」水無月白心裡焦急,但卻並沒有表現出來。

蘇重右手稍微鬆開,讓再不斬不至於窒息而死:「我修鍊的就是身體,論對身體的了解。整個忍界,超過我的人十個指頭就能數的過來。」

這話不是蘇重吹牛。他控制血液流遍全身,只要血液流過的地方,他就能查看!他對人的身體瞭若指掌!

「你最開始的兩枚鋼針,不是為了殺掉他。而是為了讓他陷入假死。別人察覺不到。可惜,你遇到了我。」蘇重收起臉上笑意,面無表情道:「你們是同夥,我憑什麼放他走1

水無月白焦急之下踏出一步,但看到蘇重森冷的目光,頓時止住腳步。

「你想要什麼?你一直在問我憑什麼。就是想要開條件。」水無月白突然肯定道。

「聰明1蘇重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旋即收起,接著便冷峻道:「我要你1

「什麼1

眾人再次目瞪口呆。

他們以為自己聽錯了。

「秋!不要鬧了1卡卡西嚴肅道:「桃地再不斬是霧忍叛忍。我們既然抓住了他,就不能輕易釋放。這不符合忍村之間的約定。」

「你考慮的怎麼樣。」蘇重無視卡卡西的咆哮。

「好1水無月白乾脆的讓卡卡西都來不及勸阻。

卡卡西剛想繼續勸說蘇重,就看到蘇重右臂一甩,直接把再不斬甩給了面具少年。

他又沒來得及阻止。或者說兩人根本就無視了他

「治好他的傷,然後來找我。這算是一命換一命,你的命現在是我的。」蘇重盯著快要翻白眼的再不斬:「如果你不放他走,我就拿出宇智波一半的財富,買你的人頭1

再不斬本就鐵青的臉,頓時青的發黑。

蘇重轉身便走。

他這個決定屬於心血來潮,但卻並不是無理取鬧。他對冰遁有了些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