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四節轉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節轉折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心意一動,傷口處的肌肉立即收縮起來。

刀口處,被割開的皮膚自動對接在一起。只能看到一條細線,證明這裡是一處刀傷。

傷口處血液自動流轉,順滑如絲。刀傷細線越來越細,直至緩緩消失。

「沒想到,硬氣功發生質變之後,竟然獲得如此恐怖的自愈能力。」蘇重暗自興奮。

精神與血肉的意外融合,讓他的硬氣功,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階段!

綠頭髮根部肆無忌憚的嘲諷:「廢物,你永遠就是個廢物。真是白白浪費了宇智波這三個字。」

手中長刀旋轉,綠頭髮慢慢的在蘇重背上劃了一刀。

眼睛緊盯著蘇重的臉,他想從蘇重臉上看到痛苦的神色。

蘇重面無表情,鋒利的刀鋒劃過後背,輕易的就隔開了皮膚。

但幾乎在刀鋒離開的瞬間,傷口立即就癒合起來。

如果湊近了看,甚至能夠看到快速生長的肉芽!

「真是能忍,我看你能忍道什麼時候。」綠頭髮沒看到想要的結果,面色陰鬱。

眼睛盯著蘇重,繼續尋找下刀的位置。

蘇重幾乎被凌遲,全身被血液浸透。腳下土地已經被血液染成暗紅色。

綠頭髮看著一身血衣的蘇重,不滿道:「你真是該死,竟然找不到讓我下刀的地方。」

「差不多就行了。任務要緊。」施展影縛術的忍者眉頭皺起,開口道。

綠頭髮不耐煩的擺擺手:「我有分寸。」

「還是快點兒吧,我們還要去對付再不斬。不能浪費太多時間。萬一出了差錯,不好向大人交代。」土遁忍者也不由開口。

綠頭髮眼中閃過不甘,想到根部刑罰,心裡不由一悸。

「便宜了你。算了,就給你一個痛快吧1綠頭髮舔了一下嘴唇殘忍道。

長刀高高舉起,綠頭髮眼中閃過興奮:「我會把你的人頭帶回木葉,放心,你的眼睛肯定會妥善保管。你肯定能和你的家人葬在一起。我是不是很仁慈?哈哈!又是一個宇智波。殺你們宇智波一族真是太有成就感啦1

一直低著頭沉默不語的蘇重突然抬起了頭。

閉著的眼睛陡然睜開。冰冷的視線冷冷的盯著對面的綠頭髮根部。

哈!

一聲暗喝,蘇重全身一震,陡然站了起來。

「殺我你很有成就感?」蘇重的聲音想寒冬的風,冰冷刺骨。

繩子斷裂的聲音響起,牢牢束縛住蘇重的暗影,頓時斷裂回縮。

「小心,他掙脫了影縛術1奈良家忍者臉色大變,大聲提醒。

蘇重冷冷一笑:「現在才提醒,晚了1

全身肌肉波浪般涌動。蘇重雙手並指成刀,合十放在胸前。

蘇重戲謔的看著綠頭髮,:「便宜了你。算啦,就給你一個痛快吧。哈哈1

身影一閃,蘇重消失在原地。像是瞬間移動般,陡然出現在綠頭髮身前。

「雙鶴手1

噗嗤!

合十的雙掌就像一柄利刃,輕而易舉的插入了綠頭髮的胸口。

……

綠頭髮嘴裡不停的冒著鮮血,眼中閃過祈求之色。

蘇重眼神冰冷,手臂肌肉鼓動,雙掌向相反方向猛撐。

呲啦!

綠頭髮竟被蘇重撕成了兩半!

蘇重一身血衣,臉上塗滿半結痂的血液,分不清是他自己的,還是別人的。

滿臉黑紅的蘇重猛然轉頭,對著遠處的土遁忍者猙獰一笑。

瞬!

轟隆隆!

一個個土坑炸開。地面震動不休,仿似有一個暴龍奔襲而過!

「怎麼可能,在這麼大的重力下,怎麼可能跑的這麼快1土遁忍者駭然道。

眼中閃過一狠色:「土遁,土流壁1

一道土牆轟隆隆升起。

他看都不看忍術結果,轉身便跑。

蘇重突然爆發,竟然能頂著輕重岩之術的重力奔襲。這力量太可怕了!

「先撤退,回去后一定要狠狠的懲罰情報班!這些人人太無能了1土遁忍者心裡恨恨的想著,轉頭看了一眼,眼睛頓時一縮。

蘇重速度飛快,對突然出現的土牆視而不見。一點兒減速的意思都沒有。

轟隆!

蘇重竟然直接撞了過去!靠著強大的力量,在土牆上生生撞出了一個大洞!

速度不減反增。

瞬!瞬!瞬!

蘇重腳下力量連連爆發,嗖的一下就追到土遁忍者身後。

「大龍拳1

右手陡然變的漆黑,血管猙獰突出。

噗嗤!

拳頭從后心打入,從前胸穿出。

土遁忍者整個人掛在了蘇重的手臂上。

一甩手,將土遁忍者遠遠的甩開。

蘇重渾身陡然一輕,一種要飛騰起來的輕鬆感讓蘇重暢快難言。

沒有了巨大的重力,蘇重的速度更加快。

瞬!

地上輕塵揚起,蘇重消失在原地。

奈良家忍者面色凝重的看著突然出現的蘇重:「宇智波秋,你攤上大事了!如果跟我回去,向火影大人自首,或許還能免死。否則……」

蘇重眼睛眯起:「火影?這件事自然有他的份。但主使者是團藏吧。」

冷冷一笑:「真不愧是團藏的忠狗,到死了,都在想著禍水東引。」

奈良忍者還想在說話,蘇重卻不給他機會。右手並指成刀,自左向右猛然揮舞。

鶴手!

呲!噗通!

頭顱落地,鮮血噴濺。蘇重直接將其削首!

遠處的水無月白身體一軟,險些趴在地上。

他幫助蘇重修鍊,本就累的要死。被影縛術束縛住之後,一直在全力掙扎。

此時猛然放鬆下來,頓時有種虛脫的感覺。

蘇重冷著臉,走進海水之中。

涼涼的海水,讓蘇重慢慢平靜下來。全身的血液,被海水漸漸稀釋衝散。

血液雜物引來小魚進食。

有的鑽進蘇重衣服內,想要吸允更多的血液。

可剛碰到蘇重的皮膚,一股淡淡震動產生。

肌肉蠕動,小魚頓時被震暈過去。

不一會兒,蘇重周圍就飄起了不少的翻著白肚子的小魚。

仔細感受著身體上的強大力量。

根部團藏等人帶來的淡淡陰影,慢慢消散。

鶴手、大龍拳,和瞬一樣。是蘇重據硬氣功特點,專門研究出來的搏殺技巧。

主要利用瞬間的力量匯聚,產生強大的破壞力。

如今硬氣功更進一步,這些技巧的威力越發兇猛。

隨著蘇重身體力量的進一步提高,相信會更加強大。

簡單衝掉身上的血液,蘇重走回岸邊。看到坐在岸上發獃的白,蘇重皺起眉頭。

白的實力太差勁。如果不能提高,很可能會成為他的累贅。

「是不是提高一下白的實力。不求他去殺敵,只要他能及時逃跑,不拖累自己就好。」蘇重暗想。

就像這一次,如果白沒有被輕易制服。他就可以主動解開冰遁,給蘇重示警。

不過這一切都要等以後再說。

「屍體都處理好了嗎?」蘇重問道。

白連忙站起:「已經全都處理好了。頭顱已經冰凍粉碎,不會有信息泄露。」

蘇重滿意點頭,大步走開。白亦步亦趨,小心翼翼的跟在蘇重身後。

……

陰暗的房間之內,卡多坐在寬大的椅子上,翹著腿。

嘴裡不停地吞雲吐霧吸著煙,一臉不屑的看著躺在床上的人:「再不斬。你不是說你很厲害嗎?怎麼落得這種地步。真不知道你鬼人的名頭是怎麼來的。難道是吹出來的。哈哈哈……」

卡多肆無忌憚的笑著,身後四五個浪忍跟著一起大笑。

「肯定是吹出來的。要不然怎麼這麼廢呢!哈哈1一個浪忍介面嘲諷。

「不錯,不錯。還說是霧忍頂級忍者。我看就和土雞沒兩樣,一刀就讓人家劃了脖子1另一名忍者接著嘲諷道。

「就這樣還是霧忍七刀?這麼看,估計就連我都能做霧忍七刀了1

「哈哈哈……」

一時間,房間內充滿了嘲諷的聲音。

再不斬一言不發,閉著眼睛靜靜的躺在地上。

「再不斬,你浪費了我這麼多的錢財,竟然完不成任務。真是豈有此理,既然如此,你就要賠償我巨額違約金。」卡多眼中閃著貪婪。

「你這麼窮,肯定支付不起。不過這沒問題,我可以不要你的錢。不過,從今往後,你要都聽我的。」卡多滿臉興奮道。

一個頂級殺手的價值,甚至要比波之國這個沒錢沒勢的小國都大。

「趕緊答應。你就感謝卡多大人仁慈吧。」

「說你呢,別裝死1

「就是,還斬首大刀呢……」

再不斬緩緩睜開眼睛,狹長的眼睛讓他顯得格外陰森冷酷。

「我確實沒有這麼多錢。但我卻有更加值錢的東西。」再不斬聲音清淡的緩緩道。

「是什麼?難道是財寶?」卡多眼中閃過熾熱的光芒。

「呵呵。是你的命1再不斬陡然消失在原地。

「咽喉、心臟、眼睛……」陰森的嗓音在狹小的空間內回蕩。

「啊1

瞬間,房間內的的幾人同時睜大了眼睛,慘叫出聲。

噗通噗通……

一連串的倒地聲響起,一個個浪忍滿臉驚恐,雙眼帶著絕望撲到在地,一點兒聲息也無。

卡多哆哆嗦嗦的坐在椅子上:「大人,忍者大人。我不要錢了,你饒了我吧。不不不,我給你錢。我用我的錢買自己的命。三成的財富,不不不,一半一半!不對不對,都給你!都……呃。」

卡多的頭毫無聲息的掉了下來。

再不斬一拄著斬首大刀,在卡多無頭屍體身後顯出身形,略帶喘息道:「你的錢,你的命,我都要1

「白……」再不斬喃喃自語。

「宇智波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