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五節前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節前奏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蘇重帶著白回到達茲納家中,意外的發現所有人都在家中呆著。

見到蘇重,卡卡西眉頭一皺,他清晰的聞到一股血腥味。

「佐助,這麼早救回來啦,怎麼沒去修鍊?」蘇重疑惑問道。

收起眼中凝重,卡卡西若無其事道:「這段時間,大橋修建進程迅速。明天是最後階段,也是最關鍵的階段。卡多很可能會派人來搗亂。我讓他們休息半天,恢復體力。」

蘇重恍然,轉頭看向佐助:「千鳥練習的怎麼樣了?」

佐助臉上喜色一閃而過:「已經找到了一點兒門路,很快就能掌握。」

蘇重點點頭,想到這次突如其來的暗殺,不由提醒道:「佐助,多花些精力,儘快提升實力吧。」

佐助聞言一怔,眼神閃爍片刻,默不作聲的點頭答應。

他和蘇重一起生活了兩年,有著相當的默契。

他從蘇重的口氣中感受到了什麼。

「哼!這沒什麼了不起的。我也已經完成了爬樹訓練。現在踩水都已經快要完成了1鳴人撇嘴很是不屑的大聲嚷嚷。

小櫻偷偷的狠狠砸了鳴人一拳:「這能一樣嗎。佐助實在學習高級忍術,你是在學習基本功。」

「這有什麼不一樣……」鳴人紅著臉梗著脖子爭論不休。

卡卡西盯著蘇重上下打量,眼中異色一閃,小心試探道:「秋,發生什麼事了嗎?」

蘇重玩渦Γ他一身血腥儘管已經洗凈。但對見慣生死的卡卡西來說,第一時間就發現了蘇重的異常。

「沒什麼,修鍊的時候出了一些問題。我回房思考一下,吃飯的時候通知我。」

蘇重說完,不等卡卡西追問,轉身走向自己的房間。

白對著眾人默默行了一禮,亦步亦趨的跟在蘇重身後。

卡卡眼睛眯起眼睛,他非常確定蘇重隱瞞了什麼事情。

但蘇重不說,他也沒辦法。

房間之中,蘇重盤膝坐在蒲團之上。

先把今天暗殺的事情想了一遍。

這肯定是當年滅門事件的餘波。既然團藏能派出根部,就代表三代火影沒有過問。

沒過問,就是默許!

「看來,就連一向以和善著稱的三代,也害怕我這個不穩定因子。」蘇重自嘲一笑。

臉上又升起一個冷冷的笑容:「不穩定的永遠不是我,而是人心。如果團藏老老實實的不來招惹我,我會去殺他的根部?」

拳頭攥起,平滑的肌膚上,立即隆起條條肌肉輪廓。

他的力量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就像登上了一個台階,他又有了前進的可能。

「現在還不是時候,暫且忍耐。」蘇重心中暗道。

他雖然暴起殺人,將來犯之敵盡數斬殺。

但蘇重可不會狂妄的以為,他能對付的了團藏。

不提團藏自身並不遜色三代的實力。他右臂上的那些寫輪眼,就足夠棘手。

而且團藏的右眼,已經換成了宇智波止水的幻術眼。

蘇重現在還沒找到對付幻術的方法,蘇重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不過,老匹夫既然敢派人來來殺我,就要付出代價1蘇重冷冷一笑。

掌握歷史的好處終於顯現出來。蘇重知道,回到木葉之後不久,大蛇丸就會襲來。

到時候木葉一團亂,不正是暗中對付團藏的好時機?!

「說不得,要和大蛇丸做個交易。」蘇重喃喃自語。

……

陰暗潮濕的地下,四四方方的甬道通往不知道什麼地方。

甬道四面,繪畫者很多古怪線條。雜亂中帶著一種詭異的規律感。

每個一段距離,都有一盞油燈靜靜燃燒。淡淡的熏香隨著火焰升騰,瀰漫在甬道之中。

噠……噠……噠……

緩慢而堅定的腳步聲在幽暗的甬道中想起。

一個帶著眼鏡的白頭髮青年,自黑暗中緩緩走出。

腳步平穩,勻速走到了一件房門之前,推門而入。

裡面是一個頗為寬廣的房間,和用道理的昏暗不同。柔和的燈光,照的房間明亮不已。

四周有著數個高高的書架,地上擺著四五張長桌,桌上放這些玻璃器皿。容器中,五顏六色的液體,散發著特殊的光亮。讓整個房間格外詭異。

一個黑髮中年人,正站在一張桌子前,不停的忙碌著。各種液體在他手中熟練的分配、混合,不是冒出淡淡白煙。

「大蛇丸大人,時間到了。」白髮青年躬身一禮,輕聲提醒道。

大蛇丸充耳不聞,繼續這手中的實驗。

白髮青年似乎非常熟悉這種反應,徑直走到旁邊的實驗桌上,開始整理各種雜亂的實驗用具。

足有半個小時之後,大蛇丸才停下來。

手中拿著一瓶淡綠色液體,大蛇丸臉上帶著濃濃的疲憊:「兜,計劃安排的怎麼樣了。」

兜放下手裡的東西,轉身道:「已經按照計劃執行,各方面都已經準備就緒,剩下的就是聯絡風影了。」

「好快埃」大蛇丸嗓音沙啞,意味難明的感嘆道。

順手把藥瓶扔給饈薔麻呂的藥劑,你看著定量使用吧。」

「是,大人。君麻呂的身體越來越差,很可能這次就會撐不住了。」兜看著手中的藥劑道。

大蛇丸沉默半晌:「多好的能力埃可惜。」

「最好的能力是寫輪眼。」收起藥劑,兜淡淡道。

大蛇丸伸出長長的舌頭,舔了一下嘴唇:「不錯,對於我來說,寫輪眼才是完美的。有了它,就能夠彌補我的缺陷。」

「對了,據說宇智波不止一個遺孤?」大蛇丸突然問道。

都輕笑一聲:「那個人叫宇智波秋,身體受傷過重,細胞缺氧時間太長。導致他身體發生異變,竟然無法合成查克拉。活著和死了沒什麼區別。」

「沒有查克拉?真可惜。還以為多了一個選擇呢。」大蛇丸帶著淡淡的惋惜道。

「大蛇丸大人,也沒什麼好可惜的。之前關於宇智波的情報中,並沒有他的消息。想來不是什麼天才,得到一個普通的宇智波,有什麼意義?」兜帶著不屑道。

大蛇丸呵呵一笑,沒說話,顯然非常贊同。

力量才是意義。

「看來,我們要去和風影談一談了。兜,啟動所有計劃吧1大蛇丸淡淡道。

退去研究忍術時的那種狂熱,大蛇丸恢復了一個強者的霸氣。金黃色的瞳孔猛然收縮,冷漠的目光爆射而出。

「是1兜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恭敬應答。

……

「你說任務失敗了?」團藏的聲音像極地的寒風。

「是1帶著一個詭異狗臉的根部忍者半跪在地,恭敬的答道。

團藏沉默不語,良久才緩緩開口,但卻沒有了之前的陰寒:「宇智波這三個字,真是奇怪。就是一個沒有查克拉的廢人,都能攪動風雨。真不愧是木葉創始人。」

狗臉根部聞言,老老實實的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以前總以為是個亂蹦的小蟲子。現在看來,還是輕敵了。既然如此,就要好好對待。」團藏淡淡道。

沒有了輕視之心,團藏迅速收起額外的情緒。他真正的把蘇重看做敵人,就代表著他要真正的用理智去對付蘇重!

「你下去吧。」團藏道。

狗臉暗部瞬間消失在原地。

圖案閉著眼睛站在原地靜靜的思考。

「看來,要藉助大蛇丸的力量了。」團藏低頭看了自己的右臂一眼,低沉一笑:「不過又是一場交易罷了。」

抬頭看了看屋頂:「快啦,快啦,我的大日子就要來啦。」

嘲諷一笑,團藏心中暗道:「猿飛,你的仁慈帶來的不是原諒,而是仇恨。再次面對你最看重的弟子,你會作何選擇呢?」

……

「那個什麼多竟然沒來,他太狡猾了,竟然肯我鳴人大爺在這裡。」鳴人一邊往嘴裡塞著烤肉,一邊滿嘴跑火車。

達茲納喝酒喝的兩腮通紅,滿是笑意的看著眼前的幾人。

「真要感謝你們幾位。大橋正式建成,波之國有救啦。」達茲納激動的道。

「沒事沒事,舉手之勞而已。」鳴人大咧咧的擺擺手,一副很輕鬆的樣子。

卡卡西點點頭:「這只是任務而已。而且我們也沒做什麼。」

卡卡西說的是實話。他們只在來時的路上,遇到了兩次截殺。之後竟然風平浪靜!

害怕卡多搞陰謀,卡卡西曾經暗中去探查過卡多的勢力。

卻發現已經人去樓空。

將心中疑惑埋下,卡卡西把目光對準了蘇重。

這一次出來,發生的事情太多。

本就神秘莫測的蘇重,突然爆發出強大實力。竟然正面對抗再不斬,並將其打敗?!

「體術真有這麼大的威力?」卡卡西不禁疑惑。

凱的體術厲害,是因為有查克拉加成。但蘇重用的就只是身體力量。

什麼時候,身體力量都能對抗忍術啦。

而且,昨天的血腥味讓他記憶猶新:「他到底是在和誰戰鬥?」

卡卡西曾經偷偷的去觀察過戰鬥現常讓他驚悚的是,他看到了影縛術的痕。

「難道他竟然在和木葉忍者廝殺?1

影縛術可是木葉奈良家族的標誌性忍術。

「到底是什麼人?他們怎麼會和蘇重發生衝突?巧合還是有計劃行事?」卡卡西腦中突然閃過一個綁著繃帶、持著拐杖的身影。

「根部?1卡卡西悚然而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