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九節封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節封印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大蛇丸隱藏在陰影中,看著卡卡西給大蛇丸設下封印術。

「大蛇丸大人,您為什麼不出面阻止卡卡西?」中走出,看著大蛇丸疑惑道。

大蛇丸轉身打量藥師兜,臉上帶著好奇,答非所問道:「你受傷了?真稀奇。」

藥師兜臉色一陰,本就蒼白的臉色更加難看。

「大意了。」

「大意?呵呵。真是太意外了。你在那麼多國家潛伏,從未大意過。沒想到竟然會在木葉出問題。這裡可是你的大本營埃」大蛇丸饒有興味道。

藥師兜圓圓鏡片亮光一閃,並未反駁。

大蛇丸間藥師兜不說,就不再追問,淡淡道:「不要影響計劃。」

看到佐助的封印儀式已經完成,大蛇丸轉身沒入黑暗。

「兜,我阻止得了卡卡西封印,難道還能阻止整個木葉?佐助對於力量的太過渴望。封印只是暫時,他早晚會投入我的懷抱。」大蛇丸沙啞自信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給出了先前問題的答案,轉眼消失不見。

藥師兜站在原地若有所思,臉上帶著古怪的笑容:「佐助確實渴望力量,但他家裡有一個那麼厲害的人存在。他真的會忍不住誘惑嗎?」

說完走入陰影消失不見。

卡卡西設置好封印,帶著佐助離開原地。

一邊放鬆隨意的走著,一邊卻謹慎小心的仔細偵查周圍環境。

「看來那個人真的走了。那種冰冷強大的感覺,應該是大蛇丸。」卡卡西暗自思量。

在開始繪製封印術的時候,他就已經發現了有人在窺伺。

他一直保持著足夠的警惕,可沒想到,對方根本沒有阻止的意圖。在自己設置完成封邪法印之後,大蛇丸便離開。

「另一個人是誰?」卡卡西想到了感知中的陌生查克拉。

「這次中忍考試肯定會出問題。大蛇丸潛入木葉,他的目標是佐助嗎?」抬頭複雜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這個弟子。

咒印這種東西他當然認識,紅豆身上就有咒印存在。卡卡西作為木葉精英,自然了解相關資料。

「也不知道封邪法印到底有沒有作用,據說咒印能夠獲得巨大的力量。佐助到底能不能抵抗誘惑?」卡卡西反覆思考,他覺得這種擔心並不是虛妄:「要看緊佐助。」

卡卡西若有所思:「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需要給佐助安排充足訓練課程。保證佐助的大部分時間在視線以內。」

……

宇智波大宅之中,人工湖內。

蘇重再次被冰封在冰塊當中。有些不同的是,晶瑩剔透的冰塊表面,有著數條黑色線條交織在一起,就像一張大網,把整個冰塊包裹。

這是蘇重新的修鍊方式。冰塊外圍,施加封印術,增強封禁能力。以此來提供更大的壓力,熬煉身體。

白雙手結印,站在遠處努力維持忍術。查克拉不停歇的輸出,這讓他滿頭大汗。

白每天都要施展冰遁,用的久了。冰遁在不知不覺中提高了不少。起碼冰塊更加純凈透明,就像水晶一樣。

透過冰晶,蘇重的身影清晰可見。他在冰塊當中不停的扭動身體,想要掙脫冰塊的束縛。

身上的肌肉陡然鼓起,身體膨脹,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兩米高的巨人。

硬氣功突破之後,這種運用氣血陡然變身的技能越發厲害。

蘇重身形脹大,力量膨脹,但冰塊卻依然沒有破開。

在外部那張封印術大網的作用下,冰塊有了十足的韌性。

每當蘇重的力量超過冰塊禁錮力的時候,都會變得韌性十足,像一個彈力球。

不管蘇重怎麼左衝右突,只能看到冰塊鼓起凹陷,肆意變形。但卻始終無法強行衝出來。

蘇重把身體再次變小,並指成刀,全身力量湧入合十的雙掌之中。

雙鶴手!

瞬間的高速和強大的穿透力,一下子就洞穿了彈力冰塊。雙手一撐。

砰!

封印術和冰遁忍術,被蘇重撕裂。

突出封禁的蘇重有些狼狽,踉蹌的爬上岸邊,坐在棧橋上大口喘氣。

感受著全身疲憊中湧出的力量,蘇重眼睛明亮:「加了封印術的冰遁封禁,力量增強了不少。傳統意義上的掙脫已經沒有意義。用來練習搏殺技巧倒是不錯。」

仔細回想之前在冰中施展雙鶴手的感覺。蘇重知道,他又找到了新的訓練方法。

禁錮中使用搏殺術,就像瀑布地下練劍一個道理。

在強大阻力的環境下,修鍊技法,提高對技法的掌握,同樣能提高本身力量。

「白,佐助回來了嗎?」蘇重喘了幾下,便恢復平靜。他現在身體太過強大,緊緊幾個呼吸,就已經恢復精力。只是腹部有些空虛。

白坐在蘇重身後不遠處,臉色有些白,查克拉消耗太多,他還沒恢復好:「已經回來來,在房間中休息。只不過,佐助大人的身體似乎除了問題。」

蘇重心中瞭然,在前幾天他重傷藥師兜的時候,蘇重就已經知道大蛇丸的到來。

現在佐助的身體出問題,結合原著,蘇重便知道。佐助已經被種下咒櫻

「佐助大人的身體似乎受到了某些物質的侵蝕,損傷嚴重,需要休養一段時間。我已經配置了一些合適的藥劑,但不知道為什麼收效甚微。」白想了想之前的診斷結果開口道。

蘇重點點頭表示知道,心裡暗想:「咒印果然不是個好東西,與其說是損傷,不如說是破而後立。但再次立起來的身體,已經偏離了原來的身體。變得更加親和大蛇丸的靈魂1

咒印本來就是大蛇丸,為了自己轉生開發出來的印法。終極目標就是為了改造受印者的身體。受印者使用越頻繁,改造程度越深。說不定到了最後,身體會開始排斥原本的靈魂!

「這大概便是以身轉魂了。等到大蛇丸奪捨身體之後,在以魂轉身。兩下里結合,最終掌控整個身體,達到奪舍重生的目的。」蘇重心中暗想。

接著又冷冷一笑:「不管是以身體轉變靈魂,還是以靈魂來轉變身體,都需要付出代價。大蛇丸靈魂殘破,以至於被幻術克制,便是後果1

想到這裡,蘇重突然心中一凜。他穿越而來,奪舍重生。如今精神融入身體,算是徹底掌控身軀,恐怕也損傷了不少靈魂力量。

劍意的徹底消失,說不定就和這種變化有關。

上一世領悟奪命劍意,何其強大。但到了這裡,劍意融入身體卻僅僅五感敏銳,獲得了洞察眼的功能。

雖然洞察能力細緻入微,隨著身體的強大,洞察能力越發犀利。但和劍意一比,差的太遠。

劍意是什麼,劍意便是靈魂純化提升的表現。此時看來,應該是劍意損耗,或者說靈魂損耗,用來改造身體。

「果然,有付出才有回報。劍意被破界珠吸收一部分,剩下的便用來改造身體。雖然有所損失,但能夠徹底掌控身軀也是一個不錯的結果。」蘇重暗自慶幸。

「這其中必然有破界珠的作用,要不然即使有劍意作用,也無法完成改造融合。靈魂力量說到底也只是能量,中間的轉換需要手段。」蘇重暗自推算。

「大蛇丸即使融合白磷大蛇,強化靈魂,依然落了個靈魂殘損。我能夠如此逍遙,多半是破界珠護住了靈魂本源。」

蘇重想了想,便把這件事放在一邊。身體融合,雖然依然無法合成查克拉。但身體的不斷進化提升,讓他看到了一條提升路線。只盼不要再次遇到瓶頸才好。

「佐助的事情你不用管了,好好修鍊封印術吧。今後很長一段時間,我都需要你的封印術修鍊。」蘇重吩咐道:「還有,盡量提高你的瞬身術。非戰鬥人員,第一任務是要學會跑。」

白點頭恭敬稱是。

蘇重揮揮手,讓白下去休息。自己一個人坐在湖邊沉思。

不一會就聽到身後有聲音傳來,蘇重轉頭一看,發現是臉色蒼白的佐助:「佐助,什麼事。」

「你說的方法是不是咒櫻」佐助有些艱難的盤膝坐在棧橋上。

蘇重笑了笑:「猜到了?」

佐助點點頭沉默不語。他有很多問題想問,但有不知道如何開口。

「咒印裡面有一段意識,以後說話做事,盡量避開他。」蘇重隨意道,絲毫不在乎大蛇丸知曉。

佐助渾身一震:「大蛇丸的?」

「還能有誰呢。」

佐助更加沉默,被三忍之一的大蛇丸纏上,想脫身可不簡單。

「想要獲得就必然要有付出,這是鐵律。」蘇重看著平靜的湖面,冷聲道。

佐助聞言一怔,無奈、擔憂、不知所措盡數化為了沉默。

天上掉餡餅的事情蘇重從來不信,尤其是經歷了三世為人之後。

獲得破界珠看似幸運非常,但如果沒有他的不懈努力,拚命抗爭,上一世他就死在了余滄海滅門行動之中。

而且,即便他破界而出,但卻依然不能回到原本的世界。流浪於未知世界,無根無源。這何嘗不是一種付出。

天上掉餡餅?掉鳥屎還差不多。

「我該怎麼辦?」佐助想要從蘇重這裡獲得些建議。

蘇重笑了笑:「路是自己走的。不過這件事情,還是拖一拖的好。」

看到佐助若有所思的眼神,蘇重意味深長道:「咒印再厲害,也只不過是提升查克拉的工具。眼睛才是重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