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六節元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節元氣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施施然回到宇智波大宅。

蘇重看著被破壞的一塌糊塗的後院,心中就有氣。

特別是那個清澈的人工湖,那是他最喜歡的地方。

但現在湖水卻變得渾濁不堪,殘枝敗葉飄在水上,就像大雨過後的河面。讓蘇重特別的不爽。

轉了兩圈,蘇重總覺得不太對勁。

「白去了哪裡?」

急匆匆四處搜尋,在自己房間不遠處,找到了昏倒在地上的白。

渾身僵硬,翻著白眼,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

身邊放著一個托盤,裡面放著一杯已經涼透了的茶水。

蘇重鬆一口氣之餘,不禁慶幸。

「幸好只是幻術。」

可問題來了,蘇重發現他根本就不會接觸幻術。

最簡單的方法,用自己的查克拉擾亂受術者的查克拉。但問題是,蘇重沒有查克拉。

撓了撓頭,蘇重決定還是等佐助回來再說。

看著僵在地上的白,蘇重不得不把他送回房間中去。

想到這次襲擊,蘇重心有餘悸。

「要不是破界珠發威,硬氣功突破,後果不堪設想。」

這次的經歷讓蘇重充分意識到了這個世界的危險。

破界穿越,讓蘇重連續活了三個世界。而這種事情還會繼續下去,在某種意義上,甚至有了點兒長生不死的意思。

但如果在沒有破界之前,他就已經死了,一切都將是空談。

彎下腰,伸手想要抱起白。蘇重突然想到了突破之後的硬氣功。

那種清涼的流體就在他身體裡面,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它的存在。

「那東西到底是什麼?」蘇重突然來了興趣。

他曾經試驗過結印,但卻無法發出忍術,這讓蘇重認定那肯定不是查克拉。

即使是仙術查克拉,只要結印,就能夠引發忍術。

熟練的結出豪火球的印法,毫無意外,蘇重依然無法使用忍術。

蘇重乾脆盤膝坐在白身邊,一手支著下巴,細細的思考。

「首先,它不是查克拉,更不是仙術查克拉。其次,它是三種力量的集合體。和仙術查克拉的力量基礎一致。那麼它們之間會有什麼異同?」

狠狠的攥了攥拳頭,蘇重覺得找到了思路。

「兩種能量的組成原料相同,但由於組成方式和形成過程的差異,導致了兩個不同的產物。」

這就是對查克拉和清涼流體的最好評價。

那為何清涼流體不能使用忍術?

蘇重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是忍術先出現?還是查克拉先出現?」

陡然挺直腰桿,他覺得想到了問題的關鍵。

「根據原著,忍術最初要追溯到大筒木輝夜吞食神樹果實開始。也就是說,先出現查克拉,再出現忍術。忍術是為了更好的利用某種能量,而開發出來的專用方法。力量不同,方法自然不同。」

他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忍術的關鍵在於印法。無印的忍術,是對能量最簡單粗暴的一中運用。簡單的往往就是最通用的。」

蘇重盯著躺在地上,仍然陷入幻境當中的白,眼睛越發的亮了起來。

深吸一口氣,右手放在白的肩膀上。

蘇重決定做一個實驗。他要嘗試使用這種清涼的流體,來破解幻術。

幻術的破解是對查克拉最簡單的運用。如果他能夠喚醒白,那就代表,他對查克拉和清涼流體的分析完全正確。

「如果分析正確,就證明我找對了研究新能力的方向1

蘇重壓住心中的激動。嘗試著去調動體內的能量。

出乎蘇重的預料,這種活潑但彌散在全身的能量非常的聽話。

他只是有了一個指揮運動的念頭,這些流體,立即就順著蘇重的手,流入白的體內。

幾乎在瞬間,白的雙眼恢復正常。身體瞬間彈起,一聲呼喝,抖手一把鋼針灑向蘇重。

叮叮叮叮……

鋼針打在蘇重身上,紛紛被彈開。而且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彈飛。

有的釘在了韶板上,有的直接洞穿門窗射入房間之內。

……

「請大人責罰1臉上血色盡退,白單膝跪地請罪。

注意到蘇重幾乎要放出光來的雙眼,白覺得有大事要發生了。

今天是一個好天氣,宇智波大宅比平時更加安靜。

「可能是木葉的人們都去中忍考試湊熱鬧的原因。」白有些感慨的想到:「生活在木葉的人真幸福。」

跟隨再不斬流浪忍界,他見了太多的苦難。木葉的和平確實讓人迷醉。

白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雖然每天輔助新的大人修鍊很累,而且還要不斷學習新的知識。

醫療忍術、冰遁、最近又開始大量學習封印術。

生活太繁忙,不過白很滿意這種生活:「這要比整天流浪充實多了。」

當然,白對於再不斬依然感激在心。只不過換他喜歡上了另一種生活方式。

嗷……

遠遠地,一聲歡呼聲傳來。

白順著聲音來源看了一眼,猜想可能是那個木葉下忍做出了出色的表現。

說不定就是佐助大人呢。

白溫和的笑著,端著茶水準備去給那個奇怪的新大人送水。

轉過頭,白臉上的笑容僵住,他發現自己處在一個破舊的房屋當中。

這個房間他非常熟悉,這裡是他的家!是他忍術暴動,親手殺死自己父親的地方!

幻術!

白第一時間就想到出現眼下情景的原因。

可他發現自己似乎成了一個局外人,他不能發出聲音,不能行動。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看著,那個他藏在記憶深處的回憶。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道雷霆陡然在耳邊炸響,整個世界頓時破碎開來。

他看到自己身前有一個人影。

白幾乎想都沒想,整個幻術過程中所積累的所有憤怒,全部化作了一蓬鋼針。

然後他就看到了安然無恙,但卻笑的格外邪惡的蘇重。

這種樣子他見過,就在當初他第一次見到蘇重的時候。

而結果,他被迫離開了再不斬,成了對方的僕從。

雖然現在看來,這個決定並不差。

「大人難道又有了什麼企圖?」白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不知道誰又要倒霉了。」

「請大人責罰?」白覺得,不管大人想找誰的麻煩,先把自己摘出來再說。

蘇重回過神來,看到膽戰心驚的白,洒然一笑。擺了擺手,讓白退下。自己繼續琢磨起了清涼流體。

「自然的力量,血肉的力量,靈魂的力量,清涼流體是三種力量合一而成的能量。」蘇重琢磨著應該給這種能量起個名字。

這是一種有別於查克拉的全新能量,蘇重作為第一創造者,有權利命名。

「三元合一的能量,元氣?聽起來不錯。就這麼著吧。」蘇重愉快的決定了這個名字。

他非常想立即閉關,專心研究這個新出現的能量。蘇重已經看到了他激活破界珠的方向。

但現在顯然不是一個好時機。

木葉動蕩、三代火影身死、團藏陰謀暗殺,這一切交織在一起。扯動著蘇重的身心。

「必須儘快離開木葉,在這裡,整個人都被被死死地束縛著。」蘇重恨恨的想著。

作為宇智波遺孤,他的關注度格外的高。特別是在有心人眼中。

他早就有了離開木壹。

在發生伏殺事件之後,這種想法更加迫切。

剛才的喜悅消失無蹤,臉上的笑容漸漸被冷峻所取代。

「團藏?可不能這麼輕易放過你。」

……

夜晚,宇智波祭壇密室內。四團火焰把整個密室照耀的亮如白晝。

佐助和蘇重盤膝相對而坐。

「我今天見到了一尾人柱力。」佐助意味難明的道。

「怎麼樣,被他的力量所震驚?」

「確實震驚。」佐助沉默片刻:「鳴人體內也有那種力量?」

「怎麼?宇智波佐助害怕了?或者說嫉妒了?」蘇重饒有興味的問道。

佐助張了張嘴,沉默片刻道:「我只是不甘心。我每天辛苦訓練,為什麼比不上別人?」

「比不上別人?怎麼會有這種想法?」蘇重挑了挑眉,奇怪的看著佐助。

「我打不過一尾人柱力。但鳴人卻辦到了。他有一隻很厲害的通靈獸。他……」佐助長出了一口氣,像泄了氣的皮球說不下去了。

蘇重笑了笑:「我告訴過去你,任何力量都要付出代價。」

「我也付出了代價。」佐助聲音忍不住提高。

「所以你有了這一雙眼睛1蘇重收起笑容,看著佐助冷峻的道。

「你還有一個作為仇人的哥哥,你還有一個同族。作為人柱力的鳴人,一無所有。如果我不告訴你,你能夠想象得到,鳴人這個所謂的妖狐之子的父親,是第四代火影嗎?」

佐助張大著嘴,顯然被這些信息驚呆了。

「你擁有了寫輪眼,這是你最大的幸運。你需要做的不是去羨慕別人,而是去學會使用自己的力量1蘇重站起身,走到牆邊。

兩把武士刀倚在牆邊。蘇重拿起一把扔給佐助,自己拿起一把。

「想要力量,就要付出代價。而且,時機很重要。」蘇重意味深長的道。

他已經看出來,佐助有了去尋找大蛇丸的心思。

「現在你需要的是發泄。讓我看看你到底跟著卡卡西學了些什麼。他可是白牙之子。」

「白牙之子?」佐助接過武士刀疑惑道。

「想知道?打贏我呀。」蘇重單手拿刀挑釁道。

「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