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七節再次暗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節再次暗殺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早早起來,蘇重坐在走廊邊緣,靜靜的看著不遠處的大湖。

昨天的戰鬥痕依然清晰可見。不過湖水已經清澈了很多。

旁邊放著一個香爐,裡面點著些熏香。蘇重在裡面摻了些藥草,燃燒之後的味道有種讓人寧靜的作用。

一把普通的武士刀靜靜的躺在身旁。

白端著托盤走來,裡面盛放一大盤蒸包,旁邊放著一大杯豆漿。

蘇重拿起一個小籠包,一口吞下。滿意的點了點頭。

蘇重可不習慣這裡的飲食,他從來到這個世界開始就在不斷的琢磨著吃。

以前是自己動手,現在白來了。就讓白來動手。

「不錯,手藝進步多了,以後我的飲食就交給你了。」蘇重喝了一口豆漿滿意道。

「大人滿意就好。」白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

心裡很高興,蘇重對他的肯定,讓他覺得自己並不是一無是處。讚美總能讓人愉悅,特別是極度渴望關注的白。

「白,想不想換一個生活環境。」蘇重嘴裡塞了三個小籠包,口吃不清的道。

白臉上一怔:「大人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我們要離開木葉了。」蘇重繼續往嘴裡塞包子。

「我聽大人的。」白語氣有些低沉。

蘇重差異的回頭看了一眼白:「怎麼,喜歡上木葉啦?」

白沉默片刻:「我跟隨再不斬大人流浪過很多地方,有的地方比木葉繁華,有的地方比木葉貧瘠。雖然木葉的安定祥和讓我留戀,但,沒什麼的。」

他的聲音有些低沉。

蘇重看著白笑了笑:「木葉生活祥和,木葉的忍者實力也不錯,能夠保證這種安定。喜歡這裡無可厚非。不過這只是針對平民而言。你我註定不同,眼前的一切只不過是假象罷了。」

白低頭不語。

他知道蘇重說的並不差。他親眼見證了昨天那場無緣無故的襲殺。

蘇重和砂忍無冤無仇,蘇重唯一一次離開木葉,就是和他相遇的那一次。

但砂忍卻準確的找到了宇智波大宅。而且對蘇重的弱點一清二楚。

白心地善良,但並不代表他傻。正因為他見過忍界的太多黑暗,才知道蘇重的處境是多麼的危險。

「我會去做準備。」白平靜道。

蘇重眉頭挑了挑:「真高興你能這麼快接受這個決定,除了必要的東西,帶些錢就好了。還有,藏書室里的那些資料全都大包封印起來。可不能便宜了別人。」

蘇重把最後一個包子塞進嘴裡,用豆漿輸了漱口,滿意的打了個飽嗝。

白搖了搖頭,收拾殘局端走。

即使他不同意又能如何。這段時間,他完全看清了蘇重的性格。只要他做的決定,他會盡量解釋,但卻從來不會更改。

吃飽喝足,蘇重起身圍著大湖轉了幾圈,消了消食。

他重新作為走廊地下,閉上眼睛,開始仔細感受身體里的元氣。

這種新生的能量很奇妙。它有著三種能量的特質。

靈魂能量賦予了元氣靈性,血肉力量賦予了元氣韌性,自然力量賦予了元氣活力。

靈性讓元氣變得更加容易操控。

融入了蘇重靈魂力量的元氣,就像他身體的一部分。和手腳沒什麼分別,念動之間,就能輕鬆指揮。

但這種能量又和內力不同。內力局限於經脈,匯聚成股。

元氣更具有發散性,他遍布蘇重全身的每一個細胞。

他整個人就是一個巨大的元氣團。

蘇重一直在琢磨元氣的使用方法。他一直在借鑒最簡單的查克拉運用方式。

爬樹踩水,成了他最好的實驗方式。

站起手走到院子里的大樹旁,蘇重把右手放在大樹上。

念動之間,淡淡的元氣覆蓋整個右手。

收回右手,蘇重失望的發現,右手和大樹之間並沒有發生吸附現象。

想了想,蘇重再次把覆蓋了元氣的右手貼在樹榦上。

密布在掌心的元氣在蘇重的控制下,漸漸的向掌心凹陷。

蘇重試著往回收手。

結果他驚喜的發現,自己的右手已經牢牢的吸附在了樹榦上!

「不錯,發現了元氣的一個妙用。住於擺脫了跳騷一樣跳躍高牆的尷尬了。」

查克拉吸附這個小用處看似普通,但卻應用廣泛。

只要會這項技巧,而且查克拉的含量足夠。那麼任何高山峻岭都變成了坦途。

這大大提升了蘇重的戰鬥力。

「凹陷引起吸附,如果是凸出呢?」蘇重興緻勃勃。

念動之間,手中的元氣從手中躥出。

呼!

一怔風陡然從手中產生。

昨日戰鬥導致落在地面上的樹葉,頓時被風捲起。

這種類似衝擊波的能力蘇重並不感到意外。

但威力太小了點。蘇重嘗試這加大了對元氣的輸出,他一次性釋放了足有一半的元氣。

嗖!

攤開的手掌上立即產生了一股強烈的衝擊波,衝擊波引起一股大風,在湖面上吹出一個坑道,濺起朵朵水花。

「這種威力和風遁大突破的威力差不多。有些雞肋。」蘇重皺著眉頭想到。

「還不如直接用鶴手?」蘇重覺得不合理。

這種力量好歹是三種力量的合體。但結果反而比不上單純的血肉力量?

「這不可能。」蘇重冷靜的下了結論。

「應該是沒找到正確的運用方式。」他想到了那浩若繁星的忍術,頓時就釋然了。

「新的能量,需要一種新的運用方式,找到正確的方式,才能發揮最大的力量。單純的釋放元氣和單純的釋放查克拉一樣,只是一種浪費。不過日向家的八卦空掌又是如何運作的?」蘇重的心陡然活泛起來。

他甚至有了直接殺到日向家強搶的心思。不過理智壓下來心裡的瘋狂。這種事情還需要日後徐徐圖之。

體內消耗了一半的元氣,讓蘇重有種空虛的感覺。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在蘇重洞察眼的觀察下,白色的氣體飛速的鑽入蘇重的體內。

元氣快速回升。直到充斥全身,達到一定的濃度,速度才再次放緩。

蘇重對於元氣越發好奇,能夠吸收自然查克拉恢復。而且在進化之後的洞察眼之下,蘇重還發現,不只是白色氣體融入他身體。他的身體也在散發出白色氣體。

而元氣隨著白色的自然查克拉進出,變得高高低低,維持著一個動態平衡。

這讓蘇重明白,元氣值有一個上限。

這個上限能不能提升?蘇重不禁想到。

一道突兀出現在洞察眼中的黑影,打斷了蘇重的思路。

「宇智波秋,戰爭期間,公然違抗火影密令。當眾殺死已經罷手的砂忍上忍大輔。給木葉帶來不可挽回的損失。長老傳喚,跟我走吧。」

黑衣、銀白胸鎧、護臂,標準的暗部打扮。

蘇重平靜的點了點頭:「等我收拾一下,我這就跟你走。」

「長老命令,立刻前往1黑影毫無情緒的冷漠道。

蘇重抬起的腳步一頓,沒做反抗,轉身朝著暗部示意讓他先行帶路。

兜兜轉轉,蘇重來到了一條小巷道。

狹小的巷道,難聞的氣味,堆成小山的垃圾,蘇重甚至看到了一隻似成相識,但卻明顯老太的貓!

這算是復仇嗎?

「你們根部真會選地方,竟然在同一個地方刺殺我兩次?1蘇重樂呵呵的道。

轉過頭,蘇重就發現他身後竟然站了十多個帶著面具的根部。

同樣的貓臉面具,同樣的身高衣著,同樣的武器裝備。

蘇重都快要以為這是十多個同款式的模型了。

轉回頭,他的前面不知何時同樣出現了十多個根部。

身旁房間內沒了當初的夫妻爭吵聲,隱隱約約的影子讓蘇重知道,那裡面也埋伏著根部的人。

「我的危害就真的這麼大?或者說,我的存在以至於團藏如此恐懼?竟然一次出動三十多個根部來對付我一個人?」

回答蘇重的是沉悶的腳步聲,和低沉的破空聲。

數道陰影瞬間躥出,迅速纏繞住蘇重的雙腳,並迅速爬升並蔓延到全身。

影縛術!

這是當初根部暗殺者對付他的工具。

腳下的地面突兀的變的通紅,黑色的符文扭曲跳躍,就像妖魔狂舞。

一股巨大的吸附力道從地面傳來。

封印術!

破空而來的暗器上全都包裹著一層淡藍色的查克拉。

風系查克拉性質變化!

根部人員直刀上的耀眼光芒,刺得蘇重眼睛發疼。

封印術,影縛術,限制蘇重的活動。

查克拉性質變化附著武器,增加傷害值。

這一切都是針對蘇重的能力而來。這是一次精心策劃后的伏殺。

儘管已經預料到團藏會在木葉重建的空檔期內排除異己,可沒想到他的動作會這麼快。

而且行動會如此的大張旗鼓,或者說全力以赴。

蘇重心中陡然出現一絲恍惚,眼前景色一邊,天空不知不覺中變暗。等蘇重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

一種鑽心的疼痛突兀的出現在心頭。讓有些迷糊的蘇重陡然間清醒了過來。

他感覺好似有千萬根纖細但卻銳利的絲線,正在拚命的往他身體里鑽。

眼前一片黑暗。

黑暗行之術!

頂級幻術!

至於這種鑽心的疼痛。

心轉身之術嗎?

團藏到底有多大的仇恨,或者說有多麼的謹慎小心。才派來如此多的精銳,暗殺一個僅僅會體術的人?!

是什麼原因讓他如此激進?

火影的位置還是宇智波鼬的到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