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八節叛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節叛逃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團藏非要至蘇重於死地。

蘇重絕對不會坐以待斃。

元氣是三元合一的產物,但同時它也能在三種力量之間切換。

奇妙的,當蘇重把大部分元氣切換到精神屬性的時候。

他依然好好的站在原地,但身體的屬性卻越發的偏向靈體。

用來束縛身體的影縛術和封印術,頓時失去效用。

蘇重輕而易舉的穿過了束縛,就像他不存在一般。

緊接著蘇重把元氣的屬性切換到自然查克拉的方向。

他本身性質就更加傾向於一股自然力量的集合體。

幻術首先影響的身體,本質實在針對靈魂。

但蘇重化身自然能量,幻術頓時失去效用。

光明大放,漆黑的天幕頓時破碎。

蘇重走出幻術。

迎接蘇重的是當頭一片暗器。

附著著各色查克拉的苦無、十字鏢飛速而來。

蘇重伸出右手,白皙的右手突然變得漆黑如墨,猛力一握。

空氣在蘇重手中扭曲,嘶嘶聲傳來,蘇重彷彿握住了一條不斷扭動的靈蛇。

大龍拳!

一個龍形虛影籠罩在蘇重拳頭上。

右拳狠狠搗出。

昂!

龍形虛影脫體而出,離開拳頭越遠,龍形虛影越大。

吼!

巨大的龍頭仰天長嘯。迎面而來的暗器被噴個正著。

各種暗器頓時被吹離原有的軌跡。叮叮噹噹散落一地。

蘇重意外的看了一眼右拳,沒想打把元氣的屬性全面加持到血肉力量之上,竟然爆發出這麼強勁的威力。

大龍拳在加入了空氣技之後,威力更盛往昔。

同時,使用難度大幅度提高。

但現在,有了元氣的加持,他輕而易舉的就發出了大龍拳。

加下陡然發力。

砰!

地面上炸開一個圓形土坑,蘇重暴龍一般沖向旁邊的牆壁。

轟隆!

牆壁頓時像紙糊的一樣,被蘇重撞開一個大窟窿。

蘇重腳下不停,根本就不看前邊有什麼障礙物,轟隆隆一路撞了過去。

這個小巷顯然是根部事先準備好的陷阱。

誰知道還有什麼隱秘的手段。蘇重可不會按照別人的戰鬥節奏來。

他要衝破這個無形的束縛,在哪裡戰鬥,要有他說了算!

身後三十多個根部當然不能放過蘇重。

身形閃動,隱秘而又快速的追著蘇重而去。

一路橫衝直撞,蘇重速度飛快,很快就衝出了木葉,來到一條河邊。

剛剛停下,根部就出現在周圍把蘇重牢牢包圍祝

「這是鐵了心的要殺死我埃」蘇重轉過身,順著實現,幾乎能夠看到一條直直的通向村內的道路。

隱約的身影在視線內閃現。

蘇重一路囂張開路,不管是高強還是房屋,通通被撞開一個大洞,怎麼會不引人注意。

這本就是他的打算。

希望能夠通過其他忍者來嚇退根部。

但根部依然如此明目張的追殺,蘇重頓時明白過來。

開始的那個所謂的違反火影密令,並不是虛言,這是一個借口,是一個把柄。還是蘇重親自給的把柄。

「怪不得團藏敢大張旗鼓的派出這麼多人,他是大義在我,不怕人言。」蘇重冷冷的想到。

……

卡卡西心不在焉的走在大街上,身體本能的躲過路人,悠然前行。

一抹黑紅從眼中閃過,卡卡西一個激靈行了過來。

路邊有一個丸子店,裡面坐著兩個人。身上穿著同樣款式的袍子。黑底紅雲,有些刺眼。

卡卡西第一時間就發覺不對勁。

這種統一的著裝,一看就是屬於統一組織的人。

腳下這片土地上,最大的組織就是木葉。但這兩個人顯然不是木葉的人。

入侵者!

卡卡西瞬間就下了結論。

身後風聲傳來,卡卡西本能的身體一側,巧妙躲了過去。

轉過頭卻發現阿斯瑪正尷尬的舉著手。

「哦,是阿斯瑪啊?這是在約會嗎?」

「啊?礙…」阿斯瑪撓了撓頭,不知如何回答。

夕日紅臉色微紅,沒說話。心裡有些埋怨卡卡西如此直接,讓人尷尬。

但很快他們就發覺,卡卡西神色自如的說著話,眼睛卻一眨不眨的盯著旁邊的丸子店。

瞬間,兩人便發覺了問題所在。

他們也看到了那兩個和木葉格格不入的人。

「卡卡西,他們是誰?」阿斯瑪說著眼神一變,迅速警惕起來。

「去問問他們就知道了。」說著三人一起走向丸子店。

就在這時,轟隆隆的響聲從村子里傳來。

三人不由自主的轉頭看去,就看到飛鳥不斷飛起。

彷彿有什麼巨大的東西在村子里橫行,所過之處,土石木屑飛起。轟隆隆聲不絕。

「怎麼回事?1阿斯瑪立即拔出苦無。木葉處在最虛弱的時候,連續出現問題。他不得不警惕。

「那兩個人呢?」夕日紅凝重道。

卡卡西轉頭,除了門帘晃動,丸子店裡空無一人。

「追1

……

元氣性質切換到血肉力量,蘇重感覺自己的血液似乎變成了岩漿一般。全身都似乎要被燒著一樣。

鶴手!

伴隨著尖銳的嘶鳴聲,蘇重右手並指成刀。往前猛然一刺!

迎面而來的一個根部躲閃不及,被尖喙虛影擊中。

銀白色的胸鎧紙糊一般,頓時被洞穿。胸口瞬間被開了一個大洞。

左手陡然伸出。

啪的一下恰好抓住一個根部的手。他的手裡握著一柄直刀。

右手化刀成拳,一拳擊中對方心臟。

噗嗤!

一聲沉悶的破裂聲響起。他的心臟被蘇重隔著胸鎧震裂。

左手順勢接過直刀,輕靈的向右轉身,隨意的刺向前方。

直刀精準的刺入了另一名根部的咽喉。

右手抓住對方手中的直刀,一腳把他踹飛。蘇重雙刀在手。

「一次性對付這麼多人,只靠拳腳可不行。」蘇重冷靜的分析著。

破開束縛,撞開一條道路,接著又乾淨利落的滅殺三名根部。這個過程看似簡單,但卻著實耗費了不少的體力。

元氣很厲害,但畢竟剛剛合成,太過稀少。蘇重還沒來得及研究增加元氣的方法。

但有了刀就不一樣。

「奪命十三劍需要劍意,在這裡無法發揮。但奪命十二劍卻正好可用。雖然劍和刀有著巨大的差別,但不管外形如何,都改不了兵刃殺人奪命的本質。」

蘇重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一直在專心修鍊硬氣功,從來沒有動過兵刃。

但這並不代表他沒有思考過兵刃。

昨日和佐助動手,只不過是在測試一下修正之後的奪命十二劍。

「切磋看不出效果,正好拿你們實驗。」洞察眼全部開啟。

方圓百米之內,所有的影響全都在他的腦海之中,就和白眼的三百六十度視覺一樣。

腳下發力,蘇重瞬間沖入了根部人群之中。

手中雙刀急速刺出。

叮叮叮……

火花飛濺,蘇重瞬間便陷入混戰之中。

但在洞察眼之下,周圍的一切都逃不過他的感知。

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身後的偷襲,清晰的看到對方攻擊路線。

改良版的奪命十二劍使出,仍然不改其招招斃命的狠辣風格。

幾乎瞬間,便有三名根部倒地不起。

蘇重越打越順手,洞察眼和奪命十二劍很好的結合在一起。

強大的身體賦予了蘇重強大的力量、絕快的速度。

欺身而進,雙刀飛舞。頓時又結果了五個根部的性命。

在蘇重拿起兵刃之後,戰鬥完全倒向一面。

這些根部根本就來不及施展忍術,在蘇重強大速度面前,他們只能貼身近戰。

而影縛術的作用,只不過是稍微停滯一下蘇重。

因為轉換元氣性質的不熟練,這種停滯在所難免。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停滯時間越來越短,直至最終消失。

每當黑色陰影爬上蘇重的腳踝時,蘇重便像是化作了虛無一般,輕而易舉的從陰影繩索中穿過。

而鋒利的直刀揮舞,瞬間帶走想要順勢圍攻的人的性命。

右手直刀狠狠甩出。

噗嗤!

直刀穿透不遠處的一顆大樹,刺中依靠大樹遮擋,迅速逃離的根部。

右腳瞬間抬起,踢中最後一個衝到眼前的根部。

瞬!

強大的作用力瞬間打在了這名根部胸口。

喀拉喀拉!

伴隨著一連串骨骼斷裂的響聲。這名根部像炮彈一樣被打飛出去,跌入遠處的河中再也沒爬出來。

用來提速的瞬,同樣具有強大的力量。

蘇重扔掉手中直刀,轉過頭看著不遠處的幾人。

「卡卡西,你好啊?」蘇重嘴角上揚,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臉頰上的幾點血跡,光禿禿的毛髮,讓蘇重更顯恐怖。

「宇智波秋,為什麼攻擊木葉暗部,你真的要叛逃1

卡卡西甚至顧不得站在湖面上,身著黑底紅雲袍的入侵者。拔出苦無,迅速擺出戰鬥姿態。

他從很早之前就覺得蘇重是個危險人物。

此時公然殺害暗部忍者,這是在挑釁木葉,這是公然叛逃!

「宇智波鼬,我很早就想見一見你了。」蘇重不理卡卡西的質問,轉過頭饒有興趣的看著站在河上的宇智波鼬。

「宇智波鼬?1阿斯瑪聞言不禁驚呼出聲。

一個一驚叛逃的宇智波,一個正在叛逃的宇智波。兩人同時出現,這不是一件好事!

「宇智波秋,你難道要跟隨宇智波鼬離開?你難道不知道,就是他殺了宇智波全族,甚至殺了你?1卡卡西聲音低沉道。

蘇重笑了笑:「不用挑撥。我可不會跟他走,不過我也不會和他打。」

卡卡西聞言眉頭一皺。他想到了兩人當初關於仇恨的交談。

他從來都不信,但此刻,卡卡西卻不得不相信。

他從蘇重眼中看不到一絲仇恨,有的只有好奇和興奮。

「你難道不覺得,兩兄弟生死對決,是一件非常激動人心的事情嗎。我可不會幹預這種事。」

蘇重的聲音里充滿了興緻勃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