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節殺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節殺意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蘇重非常意外,他從來沒想過會和宇智波鼬交手。

但現在宇智波鼬卻毫不猶豫的對他施展了最強幻術。

「這裡是我的月讀空間,這裡的一切都由我掌控。在接下來的七十二個小時里,你會體驗到地獄的滋味。」宇智波鼬聲音清冷。帶著凜冽的冷酷。

「我不太明白。你怎麼會想到突然對我出手。」蘇重好奇問道。

虛空中一把接一把的苦無憑空出現。苦無刺在蘇重身上,血液順著傷口留下。

明知道這裡是幻術空間,但同感卻如此的真實。

蘇重能夠感覺到自己受傷,那種血液滑過肌膚的觸感讓人毛骨悚然。

「你本來應該死了的。但你卻仍然活著。我應該更仔細一些。現在也不晚,只要殺了你,一切都會回到原有的軌跡。」宇智波鼬眼中帶著一抹複雜。

蘇重看著一直冷著臉的宇智波鼬,突然嘲諷道:「是不是看到我殺了那麼多木葉忍者,讓你心疼了。」

宇智波鼬面無表情。

手中憑空出現一把直刀,在蘇重胸口狠狠的劃了一個十字。

感官被月讀空間放大,劇烈的疼痛刺激這蘇重。

但他從始至終,臉色絲毫微變。這種殘酷的疼痛,彷彿和他完全無關。

宇智波鼬把直刀狠狠的捅入蘇重的心臟。刀抽出胸腔,血液不要命似的從傷口處噴出。

在現實中,這種傷害的結果只有死亡。

而在這裡,這種傷害的結果是比死亡還要痛苦的漫長煎熬。

蘇重卻依然毫無放映,彷彿身體不是他自己的。

他眼睛盯著宇智波鼬,眼中沒有掙扎和痛苦,只是冷漠的看著宇智波鼬。

「似乎你的刑罰對我沒什麼作用。」

宇智波鼬一眼不發,繼續施展各種方式攻擊蘇重。

蘇重的兩條胳膊被宇智波鼬直接拽啦下來。那種血肉撕扯的聲音清晰可聞。

「不要白費心思了,這種傷害對我是沒有任何作用。我只是有些不明白,你為什麼不問一下暗部為什麼殺我呢?」

宇智波鼬不答。

「哦?我都忘了,你可是為了村子連爹媽都要殺的人。怎麼會在乎我這個小小的同族。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的,這些人全都是團藏的根部。至於他為何殺我,其實我也很想知道。大概他是在幫你,幫你徹底滅殺宇智波一族。」蘇重喋喋不休。

宇智波鼬臉色終於有了變化。

「怎麼,讓我說中了。當年第一個暗殺我的根部可是告訴我,我當時就是他的暗殺目標,只不過第一次沒殺掉我,想要再來一次。可惜他依然沒成功,還讓我把他殺了。我只是不明白,本應該是你滅了宇智波全族。可為什麼殺我的卻是木葉根部?其實所謂的滅族,就是木葉對宇智波的清洗吧。我說的對不對。」蘇重帶著惡趣衛。

宇智波鼬臉色頓時一變,森冷的氣息撲面而來。

手中的各種刑罰驟然停了下來。

「你知道?」宇智波鼬的聲音有些乾澀。

「當然,我從來都知道。」蘇重抿嘴笑了笑,有趣的看著宇智波鼬。

蘇重對於整個世界來說,是一個過客。他想看看這些人的抉擇。

宇智波鼬低著頭沉思片刻,本來停下來的各種攻擊更加狂暴的攻擊起來。

開始如果是溫聲細語,鈍刀割肉,意在折磨。那麼現在則是狂風暴雨,攻擊犀利,旨在滅殺!

「宇智波鼬,你這是,想殺了我?」蘇重明白了宇智波鼬的選擇。

「你知道了部分事實。你已經早早戰在了木葉的對立面。你對於木葉的仇恨,會毀了木葉。而且你的存在,嚴重影響了佐助。所以,你必須死1宇智波鼬終於下定了決心。

他的心裡只有兩件東西最珍貴,一個是木葉的安定,另一個則是佐助的安危。

但蘇重對兩者都產生重大的影響。這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

「你的存在,對於木葉和佐助來說都是個錯誤。你的仇恨會對兩者產生巨大的危害。所以,對不起,我需要你去死1宇智波鼬斬釘截鐵道。

蘇重好笑的看著宇智波鼬。

宇智波鼬為了木葉滅殺同族,現在又為了佐助和木葉下狠心殺掉自己。

這些決定很痛苦,需要極大的魄力。可在蘇重開來依然好笑。

「宇智波鼬,你已經被木葉束縛住了,已經被忍界束縛住了。我的想法,你不會理解1蘇重陡然有種清明的感覺。

他的目標是在死前達到世界的巔峰,擁有離開這個世界,再次復活的機會。

因為眼睛看的夠遠,所以腦袋更加清明。

不管宇智波鼬多麼的驚采絕艷,他只不過是被各種規則束縛住的人而已。

一切的付出、犧牲、決斷在蘇重看來非常的可笑。

這隻不過是各種慾望和利益糾葛下的產物。

蘇重要做的只不過是生存!

活著!

「我不需要理解,只需要你死1宇智波鼬冷酷執著依舊。

蘇重越看越覺得好笑,越想越覺得無趣。

「你愛怎麼想我不管,但不要來阻擋我的道路,否者就不要怪我手下無情。」蘇重聲音冰冷道。

他已經不想在繼續玩下去了。

宇智波鼬神情淡漠,心志可稱得上頑固。

讓他不來阻擋蘇重?根本不可能。

蘇重突然間扯了扯嘴角,詭秘的笑了起來。

「你如果敢管我的事情,我就把實情公之於眾。」

宇智波鼬眼睛眯起,眼中的殺意更加旺盛。

各種攻擊更加狂暴。火遁、雷遁、風遁,蘇重整個身軀已經被轟碎了數十次。

一旦宇智波滅族實情公之於眾,對木葉大打擊不可想象。甚至會發生暴亂,村子都可能毀滅。

「既然如此,我更不可能放過你了,今天你必須死1宇智波鼬越發覺得蘇重危險。

蘇重臉上的笑容不變:「你以為我和你說這些,是在變相的向你求饒?不不不,我只是在威脅你,不要來惹我,否則後果真的會很嚴重。至於這個幻術?你太高看自己了。」

蘇重心念一動,整個人的性質一下子就偏向了自然能量。

精神空間對於精神的禁錮作用消失無蹤。蘇重頓時脫離了月讀的禁錮。

雙眼獃滯的蘇重恢復了神彩。

「你看,我說過你禁錮不住我。」蘇重笑吟吟的道。

轉頭看向依然陷入月讀中的佐助,沒理會。

宇智波鼬怎麼可能會傷害佐助,這種經歷指揮讓佐助更加堅強。

在幻術空間當中,蘇重和宇智波鼬交談。看似花了很長時間,但實際上,緊緊是一個眨眼而已。

蘇重突然一怔。他忽然有些明悟,思想的時間,和現實的時間往往並不是同步的。

在精神的視角上看,現實世界就是一副慢動作畫面。

「白。我們走吧1蘇重對著白招了招手道。

「站住1兩聲喝阻同時響起。

卡卡西意外的看了一眼宇智波鼬。他沒想到,宇智波鼬也要阻止蘇重離開。

看著宇智波鼬眼中毫無顧忌的殺意,卡卡西沒有半點喜悅。

不用他進行挑撥,宇智波鼬和蘇重成功的站在了對立面。

但能夠站在宇智波鼬的對立面,而且成功的掙脫月讀。卡卡西覺得自己越來越看不透蘇重了。

冷冷的看了一眼卡卡西,蘇重轉頭盯住了宇智波鼬。

「你擋不住我,更殺不了我,你要想好後果1

宇智波鼬沒說話,另一隻眼睛猛然一瞪。

蘇重頓時渾身一緊,一股燥意從心底深處升起。

臉色一邊,怒哼一聲,蘇重腳下猛然一跺,身形陡然躥出。

原地一蓬黑色的火苗突兀閃現。空氣一怔扭曲,火苗落地生根,竟然連土地都開始燃燒起來!

天照!

宇智波鼬一上來就用出了最強攻擊,擺明了要蘇重的命。

蘇重快速一動身形,宇智波鼬的視線不但的追蹤蘇重。

黑色的火焰像有了生命一樣,尾隨著蘇重窮追不捨,所過之處,無物不燃!

蘇重速度飛快,一下子就跳進了河裡。

黑色火焰瞬間就把河水點燃。

但河水是流動的,黑色火焰無物不燃,但卻擋不住水的流動。

火焰隨著水流向下游。

蘇重躲在水裡不出來,火焰雖然厲害,但卻根本就燒不到蘇重。

宇智波鼬很快就支撐不住,眼睛流出血液。

眼睛一閉,他不得不停下天照。

剛剛停止天照,腳下的河水陡然炸開,一個龍頭衝出。

轟隆一下!

宇智波鼬頓時被打到了天上。

蘇重從水中衝天而起。

鶴手!

尖喙虛影帶著刺耳的空氣爆鳴聲,狠狠的刺向空中的宇智波鼬。

砰!

宇智波鼬身邊陡然出現一個骨架虛影,死死的擋住了尖喙的襲擊。

宇智波鼬被巨大的衝力擊中,身影飛的更高。在空中翻了一個跟頭,身形向遠處飄去。

蘇重眼睛死死的盯著宇智波鼬的軌跡,腳下力量爆發。

轟!

河水頓時被腳下的反作用力,打出了一朵水做的蓮花!

蘇重身影消失,瞬間便來到宇智波鼬預定的落點處。

抬頭盯著往下飄的宇智波鼬,眼中殺氣毫不掩飾。

想要殺我,那就先要了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