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二節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節離開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萬無一失的任務都能失敗?!該死1團藏暴怒。

「請大人責罰。」跪在地上的忍者誠惶誠恐。

「你們確實該死1團藏怒不可遏。

這些人都是他一手培養起來的力量。是他橫行的根基。

正是有這麼一批力量存在,他才能和三代火影抗衡。

大蛇丸攻擊木葉,讓他有些措手不及,他同樣損失了不少人手。

但相比火影一系,始終處於暗處的根部損失相對更校

而且三代火影身死,這對火影一系的打擊非常大。

尖端力量的損失,就像群龍無首。如果沒有一個強有力的領導人主持局面,一個大勢力很快就會崩散。

有他親自培養的根部作為根基,他本來那個最好的人眩

但此時根部一下子損失了三十多個上忍,他的力量大大受損。

勢均力敵,甚至稍佔上風的局面,頓時大變。他已經陷入了下風。

兩個長老對他知根知底,如果不是力量懸殊的情況,就肯定不會同意他做火影。

現在他的力量陷入低谷,團藏完全失去了爭奪火影,掌控木葉的機會。

他幾乎可以想象的到,兩個長老肯定會在火影一系中選擇強有力的人,來接人火影。

自來也、綱手、亦或者下一代中的卡卡西?

反正不會是他團藏。

「該死1

團藏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好不容易將怒火壓了下去。

「現在是什麼情況。宇智波秋去了哪裡。」團藏冷聲問。

「他和宇智波鼬在木葉外對峙。」手下立即回答。

「宇智波鼬?」團藏眉頭皺的老高。

「又是一個麻煩的傢伙。」掃了一眼被繃帶幫著的右臂,團藏暗想。

「密切關注。調集根部剩餘力量,加強對木葉的防守。不能讓別人鑽了空子1團藏冷靜的吩咐道。

「那,宇智波鼬?」

「不用去管他,只管執行我的命令就好1團藏哼了一聲道。

忍者唰的一下消失不見。

團藏站在陰暗幽靜的地下空間內,心裡轉著各種心思。

他不怕宇智波鼬進入木葉,只要佐助還在木葉,對方就不會亂來。

但是,現在又多了一個宇智波秋。

「宇智波秋……」

團藏舉得自己心裡就想被扎了一根刺一樣,拔不出來,時時作痛。這讓他難受不已。

大蛇丸欺騙他,打著報私仇的幌子,公然聯合砂忍,意圖覆滅木葉。

這讓木葉造成了極大的破壞。

一股怒火在胸中發不出去,此時又出了一個棘手的宇智波秋。團藏心裡就更加憋悶。

「從今天起,把宇智波秋定為木葉叛忍!提供六千萬兩,懸賞他的人頭1團藏恨恨的道。

蘇重一天不死,他總是覺得頭頂懸著一把刀。

一次又一次的逃脫暗殺,讓團藏對蘇重的神秘起了忌憚之心。他下定決心,不惜耗費巨大的財力,也要解決這個隱患!

……

蘇重盯著遠去的兩人恨恨的看了一眼,轉身走回河邊。

卡卡西滿臉境界的看著蘇重。

「宇智波秋,你難道要和木葉為敵?不怕木葉追殺?」

蘇重翻了翻白眼,理都不理卡卡西。

身形一閃,立時來到了佐助身邊。

卡卡西頓時嚇了一跳,唰的出現在佐助不遠處,手裡拿著苦無緊張的看著蘇重。

蘇重和宇智波鼬大戰,僅僅交手幾個回合。但只是這幾下,就讓他清晰感受到了蘇重的強大。

他不敢有小視之心。

「你想對佐助怎麼樣,他可是你的同族。」卡卡西冷喝道。

「難道你想帶著他離開木葉?這對他可是好事。你能時時提防著宇智波鼬?他還有同夥,兩個人同時出手,你不見得能擋祝」

今天發生的一切,註定蘇重會離開木葉。

勸阻蘇重,卡卡西一點信心都沒有。他們實際上只是陌生人。但佐助是他的學生,他不希望自己的學生背叛木葉。

蘇重頭也不抬,蹲下身,仔細檢查佐助。

通過洞察眼的感知,佐助的身體並沒有什麼實質性傷害。

但在元氣的感知下,佐助的精神似乎處在劇烈波動狀態。

蘇重知道,這是佐助中了月讀的癥狀。

伸手在佐助頭上一按,一道細微的元氣頓時流入佐助的腦袋。

混亂的精神慢慢安定下來,一直扭曲發白的臉色慢慢舒緩。

不一會兒,佐助的呼吸變得穩定,身體放鬆僵直不再。

蘇重知道,月讀已經被解除。佐助的昏迷,只不過是身體強制陷入休眠,恢復精神。

知道佐助度過難關,蘇重站起身。

躲在遠處的白出現在蘇重身後。

「大人?要走嗎?」

「是啊,該離開了?」蘇重看了一眼地上的佐助。

他實際上給佐助的幫助並不大,只不過是幫他打好了基矗但畢竟調教了不少東西。

雖然不像上一世蕭勝一樣類似師徒的關係,但也差不了多少。

不過蘇重終究是蘇重,能夠在他心裡留下的東西實在不多。

「不帶上佐助大人嗎?」白試探著問道。

他想到了自己的身世。

一個個親人的離開,現在蘇重也要離開,在他看來,佐助似乎就像當年的他。

蘇重瞥了一眼白。

「他有自己的路,我也有我的路。走吧。」

蘇重轉頭盯著欲言又止的卡卡西看了一眼,嗤笑一聲,頭也不回的離開木葉。

卡卡西抬起腳,猶豫半晌又收了回去。

按照木葉規定,擅自離開木葉的忍者被視為叛忍。全體忍界忍者都有追殺之責。

但現在的木葉猶如驚弓之鳥,根本就經不起折騰。他不敢招惹明顯實力強勁的蘇重。

而且,他想起來一個所有人都忘記了的事實。

蘇重並不是忍者。

他從來就不是忍者。在木葉的忍者檔案之中,根本就沒有他的身份。

但他的力量似乎讓眾人忘了這一點。也忘了他是一個始終沒有查克拉的人。

沒有查克拉就已經這麼厲害,那如果有查克拉呢?他不敢想。

卡卡西從小就是公認的天才。但他卻不得不佩服這個比他小了十多歲的忍者。

種種跡象表明,蘇重找到了一種全新的體術修鍊方法,一種不需要查克拉的體術。

他從佐助的體術中就能夠看到出來,那是一個全新的,不同於現下體術系統的體系。

而且很強悍。足以抗衡擁有萬花筒寫輪眼的宇智波鼬。

看了一眼不遠處三十多個倒在血泊中的根部,卡卡西咬了咬牙。最終還是沒做反應。

約束住蠢蠢欲動的其他木葉忍者,讓他們維持秩序,收拾現常

彎腰抱起地上的佐助,卡卡西快速想著木葉醫院奔去。

什麼事情都要等木葉新的火影出現之後再說。當務之急,是保證村子的穩定。

……

蘇重三兩下躥出數百米。噗通一下跳入一條河中

踩著河面,快速前進。

每當腳底踩在河面上的時候,元氣從足心噴射而出。加上肉身力量的加持,蘇重一腳之下,就和踩在陸地上沒什麼差別。

巨大的反作用力登時就把水震出一個大坑。

水花飛起,就像一朵水蓮炸開一般。

身影一隱一現,一個閃爍就跨過了百多米的距離。幾個眨眼之間,蘇重就跑出去了數千米。

白髮動全力才能面前跟得上。

一離開木葉,蘇重就感覺身上像是脫去了一層巨大的枷鎖一樣。

身心都透著一股暢快。又因為新的了元氣,蘇重頓時起了心思,順著河流狂飆起來。

遠遠的就看到了兩個巨大的雕像矗立在不遠處的瀑布兩旁。

蘇重心裡一動,腳下不停,快速飛奔道雕像腳下。

在雕像凸起處借力,幾下彈跳,頓時來到了雕像的頭頂之上。

他站在了千手柱間的頭頂,打量著對面的宇智波斑。

他一直覺得,這兩尊雕像裡面,還是宇智波斑的比較霸氣凌厲。

此時身臨其境,果然還是宇智波斑夠有型。

「這是大人的先祖嗎?」白出現在蘇重身後,微微喘息。努力平復好之後,才開口問道。

「算是吧。」蘇重無所謂的道。

他可以算作宇智波秋的祖先,但卻並不是他蘇重的祖先。

而且,隨著他元氣的生成,蘇重越發有一個感覺。

他已經不再是一個宇智波了!

他的身體發生了某種根本性的變化。

就像他知道永遠也不可能開啟寫輪眼一樣。他的身體似乎也距離宇智波血脈越來越遠。

破界珠耗費了殘餘劍意,又不時的發力改造。到了現在,他的身體和靈魂已經完全的額融合在了一起。

但他仍然不能合成查克拉,反而形成了這個世界從來都沒有過的元氣。

元氣是三種力量的合一,代表了自然、血肉、靈魂的高度融合統一。

也代表著蘇重的身體和靈魂完全匹配。

蘇重想到了當初關於身體和靈魂的猜想。

之所以不能產生查克拉,是因為他的身體已經被靈魂所轉變。

他的靈魂不屬於這裡,沒有這個世界的規則印記。

同樣的,他的身體也就沒有這個世界的規則印記。

「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的人,如何能夠產生查克拉?」

蘇重心頭升起一股明悟。

「所有的問題都出在了靈魂上。」

形成了元氣的蘇重,已經是一個完整的信息集合體。是一個以他自己的靈魂為核心的集合體。

換句話說,他已經沒有了宇智波的血脈。

蘇重不由想到了破界珠發威,生成元氣的瞬間,他的眼中有兩道黑煙升起消散。

「那大概就是宇智波的血脈力量了。」蘇重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