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四節秘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節秘技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五人團老大臉色驟然煞白,眼中的目光變成弄弄個的憤恨。

「說1蘇重冷聲喝道。

老大躺在地上,被蘇重踏住胸膛。

剛才被蘇重一拳震出地面,劇烈的震動讓他全身處於一種詭秘的酥麻當中。他無法控制身體。

如果能動,他早就暴起反擊。

他們五人在一起很久,感情深厚。此時聽聞蘇重把其他四人全都殺死。恨不得立馬殺死蘇重。

咬緊牙關,他一言不發。

蘇重眉頭一皺,看出了對方眼中的堅決。

眼中厲色一閃,腳下發力。

噗!

頓時,老大的胸膛被踩的塌陷進去。雙眼外凸,喉嚨里發出無意識的聲,帶血的泡沫從嘴裡溢出。

顯然是被蘇重毀壞了肺部,已經活不成。

蘇重面無表情,走出樹林。

白已經在樹林外等候。

「大人,村裡已經全都搜查過,沒有其他線索。」白恭敬達到。

蘇重眉頭皺的更緊。

「這幾個人嘴硬的很,什麼都沒說。到底是誰派來?」蘇重眼中閃著冷光。

他只想找個地方好好修鍊,爭取早日離開達到激活破界珠的標準。

但事情往往不以他的意志為轉移。

「大人,現在我們該怎麼辦。」白看著蘇重道。

「繼續我們的行程,既然有人想殺我,肯定不止這一波,以後總能找到線索。」蘇重鬆開眉頭。

埋伏暗殺又怎樣?!

所有敢來的人,都殺乾淨就是!

白點頭應是,面上閃過複雜神色,不過沒說什麼。

蘇重走了兩步,突然轉頭對著白道。

「你需要多多練習瞬身術了。沒指望你能幫我什麼,只要在攻擊來臨的時候,你能夠跑的掉就好。」

白低下頭,眼中閃過一道感激:「是,大人。我不會成為大人的累贅。」

蘇重滿意點頭。他突然對今後的路程有了興趣,這可能是一個相當刺激的旅程。

……

「鼬?那個人是你的同族嗎?真是好大的力量,我從來沒遇到過這麼大力量的人。霧忍七刀里的通草野餌人,使用的是鈍刀,力量巨大。你這個同族竟然比他的力量還要大1鬼鮫揉了揉依然有些發酸的肩膀道。

宇智波鼬坐在一塊石頭上,臉色有些病態的蒼白,他的傷勢仍然沒有好利索。

「是同族。不過我以前沒見過他。」宇智波鼬皺著眉頭。他以前是宇智波的天才,凡是有才能的宇智波,他幾乎都知道。

但惟獨沒見過蘇重。

「你不知道?這傢伙不會一直隱藏著吧?把你們整個宇智波都騙啦?還真厲害。」鬼鮫一臉讚歎的道。

宇智波鼬沒說話,眼中神色複雜。

他不知道自己當初的選擇是否正確。

但正是因為他的選擇,才出現了一個這麼強大的宇智波。而且對方同樣叛變了木葉。

從木葉村外一戰,宇智波鼬就知道。蘇重和木葉的關係,一直都是敵對。而且對方知道了當年的事實。

不知道佐助知不知道?

宇智波鼬突然一驚。

但接著又平靜下來,他發現佐助確實變了很多,超出他的想象。那種自控能力可不簡單。但對他的仇恨沒有減少分毫,對木葉沒有排斥。說明佐助並不知曉真相。

「宇智波秋,你到底要幹什麼?」宇智波鼬疑惑不解。

「鼬。你還要繼續殺他嗎?我可以幫你。」鬼鮫突然開口道:「你們宇智波一族真是人才輩出。」

鼬低頭打量著地面,沒什麼反應。

「怎麼?你打算放過他?不過他好像不打算放過你。還有,那位不知道會是什麼反應。」鬼鮫意味深長道。

鼬突然渾身一震。轉過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鬼鮫。

「你知道他?」

鬼鮫咧嘴一笑,露出鋒利的尖齒:「你以為我為什麼和你一組?」

「監視?」

「當然。不過還有好奇。」

鼬轉頭不解的看著鬼鮫。

「你們宇智波真是人才輩出。現在又發現了一個,真是有意思。」

鼬盯著鬼鮫看了一會兒,轉過頭繼續盯著地面發獃。

鬼鮫也沒繼續解釋。

「你真的打算放過他?」鬼鮫又問了一遍。

「你的好奇心真的很重1鼬略帶警告的道。

「不用我去對付他。你沒注意嗎,他的賞金似乎過高了。」

鬼鮫瞬間便想到了兩個變態傢伙。「賞金?哦,看來確實不用你出手了。」

……

一間小酒館內。

蘇重坐在桌子前,慢慢的品嘗這一桌子的食物。

白在一旁給蘇重倒酒,細聲細氣的吃著飯。

蘇重吃的不多,每一種菜式夾兩下。碰到喜歡的就多吃一點兒。

酒也只是喝一杯了事。喝慣了好酒的蘇重,實在喝不下這些明顯兌了水的劣質酒。

不過菜倒是不錯,而且小酒館收拾的頗為乾淨整潔,蘇重也樂得品嘗各地風味。

總的來說,重在品嘗。在食量上,蘇重和以前相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當初修鍊硬氣功,消耗能量巨大,他為了跟上修鍊,每天需要射入大量的食物。

一頓飯他能吃下去一隻羊、半頭豬。但現在,他即使三四天不吃飯也沒什麼。

這主要歸功於元氣。

越研究,蘇重越發覺得元氣非常奇妙。

它能在三種力量之間相互轉換,而且它還處在一種非常穩定的動態平衡當中。

當其中一種力量低於其他兩者的時候,元氣會自動調整,用其他兩者轉化來補充缺失的力量。

比如,他可以消耗自然力量來轉化成血肉力量。如此一來,他完全可以不用吃飯。

而消耗掉的部分元氣,可以從外界吸取自然能量補充合成。

蘇重想到了辟穀這個辭彙,大概傳說中的辟穀就是這個意思。在洞悉身體的奧秘之後,用天地的力量,來補充身體的能量需求。

不過蘇重喜歡食物的味道,而且他總覺得,不吃飯好像少點兒什麼似得。

所以一路走來,蘇重就一路品嘗。

一位圍著白色圍裙,一身短打的青年,端著托盤走到蘇重桌旁。

「大人,這是您的菜。」說著便把托盤裡的一盤章魚丸子放在蘇重的桌上。

蘇重迫不及待的夾起一顆放入嘴中,滿意的點了點頭。

侍者臉上帶著微笑,收起托盤轉身離開。

白伸出想要夾齲蘇重卻用自己的筷子夾住了白的筷子。

白一臉不解的看著蘇重。

蘇重笑著搖了搖頭,用眼睛示意白不要出聲。

他在咬破章魚丸子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些丸子是有毒的。

但蘇重仍然吃了下去。

他現在的體質非常強大,即使這些毒藥足夠隱秘劇烈,對他也起不到一點兒作用。

他現在真的有種百毒不侵、入火不焚,入水不溺的感覺。

說不定當年達摩的硬氣功就是這種級別。

「大人,放他走?」白看著那個不疾不徐遠去的侍者。他也察覺了這道菜有問題。

蘇重笑著搖了搖頭,眼中射出冷光。

走?怎麼可能!

蘇重抬起右手,中指拇指扣在一起,對準那個年輕侍者的后心,手指一彈。

嗤!

伴隨這一道輕微的響聲,一團白色的氣流從手中飛出。

快速的追上那個年輕侍者,哧溜一下子就鑽進了對方的身體當中。

那個侍者毫無所覺,若無其事的走了出去。出門的一瞬間,似乎還能看到對方臉部肌肉的隆起,似乎露出了一個笑容。

白疑惑的看著蘇重。

「大人?」

蘇重高深莫測的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管,專心吃飯就好。

接著又夾了一個章魚丸子放入嘴裡。

這點兒毒對他一點兒作用都沒有。不過好在毒素無色無味,不影響他對美食的品嘗。

至於那個侍者,內臟碎了還怎麼活?!

他之所以若無其事,是因為他根被就不知道自己已經身受重傷!

看到白依然面帶疑惑。

蘇重左手拿出一根多餘的筷子。

右手食指對著筷子一彈。

嗡!

肉眼可見,筷子快速的顫動起來。

啪!

一聲輕響,筷子爆散成一堆木屑。飄在空氣中,接著變成了一蓬火星。

白一臉的驚疑不定。

「是高頻振動?」白試探著問。

「不錯,我前幾天用拳頭快速衝擊空氣,摩擦生熱,燃燒空氣。我得到啟發,開始琢磨其他攻擊技能。這個震動的技巧,就是從這裡面演化來的。」蘇重解釋道。

「在高頻率的震動下,不僅能夠產生強大的破壞力,還能產生瞬間的高溫,就和我當初快速擊打空氣一個道理。直接的物理結構破壞,加上高溫灼燒。」

「那個人?」白臉上帶著驚駭。

「不錯,他的內臟被我在瞬間震碎,並且灼燒。內腑已經成了一堆焦炭。他之所以能夠走路,是因為我的攻擊太快,他根本還沒意識到死亡1蘇重冷聲道。

白慢慢收起臉上的震驚,低下頭沒說話。

這些天一路走來,他見過了太多的殺戮。

相比於再不斬的詭秘。他更清楚眼前這位大人的冷酷和霸道。

只要有人趕來招惹,不問緣由,通通殺掉!

「大人?我們何時才能到達田之國?」白突然問道。

「怎麼,覺得我的手法太過殘酷?」蘇重問。

白沒說話。

蘇重不想解釋什麼,也沒必要解釋,他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不過蘇重看著白突然有了些明悟:「你是害怕有一天再不斬找過來?」

白臉色猛然一變。

蘇重無所謂的笑了笑。

「當初我能打敗他,甚至殺了他,現在更是易如反掌。他如果真的敢來,看在你對我幫助不小的面子上,我可以不殺他。」

白臉色一喜,臉上露出感激神色。

不過也不能輕易放過他。

蘇重在心裡暗道。他需要一些強有力的手下來幫他打理事情。白作為助理管家還行,但作為戰鬥人員,顯然行不通。

他覺得再不斬就不錯。

遠在波之國的再不斬並不知道,在他懸賞蘇重的時候,蘇重也在打他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