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七節來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節來襲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走吧,不要浪費時間。」佐助面無表情。既然決定離開,就要儘早離開,勉的麻煩。

自從大蛇丸攻擊木葉之後,佐助一直在大宅當中盡心養傷。

沒過多久,綱手就和鳴人一起回到木葉。並且接任了第五代火影的位置。

整個過程他都知道,鳴人已經和他炫耀過。

佐助並不怎麼關心。

不過他卻知道,五代火影繼位,動蕩不休的木葉再次穩定起來。

散漫的力量開始變得有序,木葉的防護會越來越完善和嚴格。如果拖得時間久了,他很可能就走不了。

卡卡西最近頻繁前來探看,並不時的對他開導。

這種行為,除了真心關懷之外,監視的意味不言而喻。

如果放在以前,他對卡卡西的話還是比較信服。

但在蘇重的影響下,他對卡卡西的話越來越不贊同。

道不同,不相為謀,既然如此,還是早作決斷的好。

回頭看了一眼不遠處巨大的火影岩,眼中閃過堅定之色。緊了緊手套,佐助毅然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木葉。

……

「大人,監視宇智波的根部來報,發現佐助叛逃出村。」陰冷依舊的地下空間內。

團藏面無表情的聽著。

當手下說及宇智波這三個字的時候,僵硬的麵皮不禁抽動了一下。接著又恢復木然好似從沒變過一般。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圖案淡淡道。

手下猶豫了半晌:「大人,按照慣例,需要向火影報備。我們……」

團藏冷漠的看了對方一眼。

對方立即低頭,面具後面露出的眼睛滿是驚恐。

「屬下該死1

團藏不可置否。

「這件事我會親自去告訴五代火影,根部按兵不動就好。」說完,團藏便閉口不言。

屬下低頭行禮,如蒙大赦般快速離開地下空間。

團藏站在原地不動,根本就沒有去向火影報備的意思。

「該死的宇智波秋,要不是你,我怎麼會失去優勢?!不然這火影就是我的了。」團藏心裡充滿不甘。

抬頭輕蔑的看了房頂一眼。

「宇智波鼬潛逃,肯定是去找大蛇丸。這件事就留給你來辦,看你這位五代火影到底怎麼應對1

大蛇丸叛逃木葉,不久前又攻擊木葉,而且綱手回來之前再次發生衝突。兩者之間矛盾重重。如果撞在一起,兩敗俱傷是最好的結局。

雙方力量同時損失,這才是團藏想要看到的。

如果綱手不能及時發現宇智波佐助潛逃,那也沒什麼。

甚至更好,如此一來,綱手就要背上失查的罪責。他就能夠抓住綱手的把柄,從中撈取好處。

想著,團藏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

「你說什麼?宇智波佐助潛逃?」綱手砰地拍了一下桌子,皺著眉頭盯著卡卡西。

卡卡西眼中帶著愧疚之色。

佐助是他的弟子下屬,現在竟然叛逃外是他管理不力。

而且他早就發現了佐助的不對勁,卻沒有做應對的充足準備,還是讓大蛇丸把佐助誘惑走。

這不僅是對木葉的損失,也是對佐助的劫難。

他覺得自己沒做好。

綱手瞪了卡卡西一眼,收回目光,臉色冷峻。

「現在說什麼都完了,追吧!希望能夠把他追回來。只要他肯回來,一切都還不晚。叫鹿丸來。」

綱手雷厲風行,很快就安排好追擊人員。

所有人離開,卡卡西被單獨留下。

「宇智波家還有一個人?」綱手面色凝重。

回村幾天,她已經通過村中情報知道了一些蘇重的消息,越看她心驚。

「不錯,是宇智波秋。此人因為受傷過重,無法產生查克拉,但另闢蹊徑,開創了一種獨特的體術修鍊方法。實力強勁!體術威力,不下於邁特凱1卡卡西肅然答道。

「他也叛逃了木葉,佐助會不會去找他。」綱手壓下心中震驚,認真分析。

卡卡西思考一會兒道:「我覺得不太可能。根據暗部的消息,接走佐助的是音忍四人眾。這些人是大蛇丸的人。」

說著卡卡西小心的看了綱手一眼,見其沒有反應,接著道。

「而且,據我了解,大蛇丸和宇智波秋好像有過節。而且……」卡卡西說著突然止祝

綱手眉毛一挑,她正聽的入神。

「而且什麼?」

卡卡西眼中閃過複雜:「我曾和宇智波秋接觸過。這個人很可怕。他只追求力量,心中可以說沒有善惡。只要不招惹他,他一般也不會去動別人。」

「那他殺死暗部叛逃木葉是怎麼一回事。」綱手冷聲道。

卡卡西欲言又止。

綱手見其神情不對:「怎麼,還有什麼事。」

卡卡西眼睛一眯,小心的打探了一下四周。

綱手眉頭皺起:「是四代的人。」

卡卡西鬆一口氣,四代火影是他的師傅。周圍潛藏的暗部,既然曾經是四代的人,就代表他們曾經獲得三代、四代兩代火影的信任。值得卡卡西放心。

「那些死的人不是單純的暗部。」

一句話,綱手恍然大悟。下意識的往地下看了一眼。

揮手讓隱隱焦急起來的卡卡西去追擊佐助,綱手嘴角泛起一個笑容。

前因後果串聯起來,綱手很快明白。為什麼對於自己接任火影,團藏的阻力會那麼校原來是實力受了損傷。

自己這個火影位置能夠這麼快坐穩,還要感謝那個叛逃的宇智波秋?

想到再次離開木葉的宇智波佐助,好心情立即就消失無蹤。

先追上再說。如果敢對木葉不軌,誰都要殺掉!綱手眼中放射出冰冷目光。

她現在是木葉的火影。

……

蘇重腳尖在地上一點,身體像是一片毫無重力的樹葉,輕飄飄的向前飛去。

身上的黑袍被風吹的獵獵作響,如果不看那一頭鋼針一般的板寸,真的好似仙人御風一般。

白在蘇重身後,奮力跟上,一邊飛奔,一邊琢磨瞬身術。

希望夠讓自己的速度在快上一些。

見識了蘇重飛天的本事,白覺得自己的速度真是太慢了。

如果真發生戰鬥,他鐵定是個累贅。

「白,下一站是哪?」蘇重離地半米,身體幾乎在空中划著直線往前飄。

有無聲殺人術消弭空氣阻力,加上空氣加增加助力,蘇重滯空飄行的能力大大提高。

不見得速度提高多少,但卻足夠省力。

「淺谷。」白立即答道。這段時間一直是白在安排路線。

「正好,去那裡休整兩天吧。」蘇重道。

白默默的跟在蘇重身後並不反駁。

他們兩人實力不差,野外雖然沒有路徑,但它們身手靈活。山野丘陵和平坦大地沒什麼分別。

野外空曠寂靜雖好,但呆的久了不免枯燥,不能和人類聚集地的舒適相比。

蘇重從不會浪費修鍊時間。但在休息的時候,蘇重也從來不會虧待自己。有乾淨舒爽的大房子住,幹嘛要睡草地。

溫泉旅館里泡一泡,可比風餐露宿舒服多了。

想到美味的食物,不禁加快了步伐。

白對蘇重性情非常了解,嘴角一翹,跟著加快了腳步。

轟!

一道巨大的風柱,突然從右側兇猛打來。

蘇重臉色一變,腳尖點地。身形瞬間衝出數十米,一下子就脫離了風遁的攻擊範圍。

白反應同樣不慢,幾乎是本能的發動了瞬身術。身影瞬間就消失在原地。

他牢記著蘇重對他的要求。連續幾個瞬身術不停轉換方位,同時把身上的氣息掩藏的乾乾淨淨。

不一會兒就躲到了一顆大樹的樹頂。

躲在一旁看戲,絕不當累贅。這就是蘇重的要求,白也是這麼做的。

蘇重面色可不怎麼好看。

眼中帶著些無奈。真不知道誰這麼恨他。

殺手硬氣的不少,但貪生怕死的人更多。

他已經從前幾波殺手口中知道,有兩撥人花大價錢,在地下賞金所懸賞自己的人頭。

來自木葉的懸賞還好說。他和團藏真沒什麼大矛盾,但卻必定要置對方於死地!

他奇怪的是,竟然還有其他人來懸賞他。

蘇重來到這個世界時間不長但也不短,可他每天大多時候都在修鍊,真不知道怎麼會有人這麼恨他。

他已經他來到這個世界的事情過了一遍,心裡隱隱有了些猜測。

但那是以後要解決的事情。面對層出不窮的殺手,才是現在他現在要做的事情。

蘇重乾脆不躲了,等風遁過去,他大搖大擺的沿著風遁軌跡走了過去。

大路旁邊,一片籃球場大小的空地中間,坐著兩個黑底紅雲袍子的人。

兩人身前生著一個火堆,火堆上旁邊插著兩根帶枝椏的木棍。質押上駕著一根細長樹枝。

一個金黃色正流著油的兔子穿在上面。

蘇重眼中詫異神色一閃而過。他一眼就認出了兩人的身份。

角都、飛段,曉組織的死亡二人組。

蘇重眼中的無奈更甚。這兩人可不是簡單貨色。這下好了,高額的賞金終於引來了狠角色。

「你就是那什麼宇智波秋?」飛段嘴角一手拿著黑紅鐮刀,一手抓著只兔子腿。

他一邊往嘴裡塞肉,一邊不耐煩的對著蘇重吆喝。

「不怪我要殺你,早不到晚不到,你竟然敢在我肚子餓的時候到。這是對邪神的不敬,這就是啟示。乖乖把自己的命,奉獻給邪神大人。我高興了或許給你你只兔腿吃。感激吧凡人!這就是邪神的仁慈1說著甩了甩手裡的兔子腿,滿臉的囂張。

蘇重滿臉歉意一笑,似乎在說,打擾用餐不好意思。

張口道:「鶴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