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八節激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節激戰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啾!

冥冥中似乎想起一聲尖銳的鳥鳴聲。蘇重身形如電,陡然出現在飛段身前。

並指如刀,漆黑如墨的右手頓時化作一柄尖刀,狠狠的刺向飛段的脖頸。

飛段大驚失色,沒想到蘇重說打就打,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慌忙之間,右手黑紅三月鐮刀順勢一歪,正好擋在咽喉之前。

鐺!

手指刺在半月形的刀面上。

飛段臉色陡然一變。

他感覺好似被一柄重鎚砸中一般,險些握不住鐮刀。手臂不自覺的彎曲,鐮刀根本就擋不住蘇重的巨大衝力。

啪的一下拍在了它的胸膛上。

飛段登時被打飛出去。身體撞擊樹林,沿途樹木紛紛被打地斷裂栽倒。

蘇重腳下加力,砰地一下消失在原地,追著飛段飛入密林當中。

別人不知道,蘇重卻了解這兩個人的厲害。

飛段看似廢柴,但詛咒之術詭異無比,一不小心就會著道。而且兼有不死之身,一旦被纏住絕難脫身。

角都死氣沉沉,但實力卻格外強勁。五個心臟讓他能夠任意施展遁術。

地怨虞神秘莫測,碰到人就往身體里鑽。

面對這種對手,蘇重只相信一擊必殺!

衝進密林,腳下連連點地,改良版的瞬被他使用出來。

瞬間就追上了倒飛出去的飛段。

飛段氣急敗壞,滿臉的戾氣。

間蘇重竟然這麼快就出現在自己面前,急忙揮舞鐮刀狠狠劈向蘇重。

嘴裡念念有聲,唰的一下,他全身突兀變得漆黑無比。

蘇重眉頭皺起,右手握拳,狠狠的砸中鐮刀刀柄。

用不知名材料煉製而成,堅硬無比的三月鐮刀,竟然被蘇重砸彎了柄!

飛段駭然失色,驚呼出聲。

連忙扔掉已成廢物的鐮刀,在手腳並用,在樹上連連借力,快速遠離蘇重。

他要拉開距離,只要有了緩衝,角都很快就會衝上來。兩人合力,一定能拿下眼前這個傢伙!

飛段眼睛發紅。

三月鐮刀一直跟隨著他,是他秘法的一部分,此時被蘇重打廢,他的實力頓時大減,他如何能不恨!

蘇重怎會不知道他的打算。真讓兩人合力,蘇重想要殺掉對方就難辦了。

腳下發動瞬的同手,雙手張開猛地向後一排。

蘇重就像炮彈一樣飛出

轟轟轟……

蘇重根本就不管樹木阻擋,橫衝直撞,瞬間就追到了飛段身後。

飛段察覺身後有異,快速轉身。

駭然的發現,蘇重竟然直接撞碎沿途的樹木,像一頭暴龍一樣衝到他身前。

雙手條件反射交叉成十字,擋在胸口。

蘇重雙拳驟然打出,雨點般的拳頭盡數落在了飛段胸腹之間。

他的胳膊在第一時間就被蘇重打折,軟軟的滑落下來。

身體像是個破麻袋,被蘇重疾風驟雨一般的拳頭打著倒退。

噗!

飛段張口吐出一口鮮血。漆黑如墨的身體唰的一下回復原狀。

他的秘術還沒來得及發動,就已經被蘇重打回了原形。

蘇重收回拳頭,飛段身形不止,噗通一聲撞到一顆大樹上才停下。

順著大樹滑下,依靠樹榦叉開雙腿坐在地上。

頭低垂著,上半身彎折軟軟的猶如無骨支撐。

他的身體內臟肋骨都被蘇重打碎,如何還能支撐。

咳咳咳……

哇!

一口帶著碎肉沫的鮮血被飛段吐出,飛段竟然睜開了眼睛。

他雙手被廢,上身癱軟如泥,根本就直不起頭來。

卻依然活著。

果然不愧是不死之身,雖然不知道具體原理。但蘇重已經發現,飛段的身體素質確實比一般人高。

速度、力量、防禦遠超常人。這也是他受到蘇重猛烈打擊,依然身軀完好,而不是碎裂成塊的原因。

「該死!你……這個褻……褻神者!噗!竟然……敢……打傷我。邪神絕不會放過你!我要一點一點的折磨死你1

飛段低垂著頭,嘴裡流著血液混合著口水。臉色猙獰的上氣不接下氣謾罵,一邊罵一邊吐血。

他的肺被蘇重打成了漿糊,能夠說話就已經是奇。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說話竟然越來越順暢。癱軟彎曲的身體竟然開始慢慢挺直?!

無力垂在身側的雙手,竟然開始微弱的活動?!

蘇重冷冷一笑。洞察眼開啟,發現角都已經快速接近,臉色更冷!

「還想著復活報仇?做夢去吧1

蘇重快步來到飛段身前。

鶴手!

右手如刀,一下子就把飛段的頭切了下來。

「你想幹什麼么!把我的頭放下1

沒了殘廢身體拖累,只剩一個頭的飛段說話反而更加順暢。

肺都沒有了,真不知道他說話的氣流從哪裡來。

蘇重低頭看去,發現剛才還在快速恢復的身體已經靜止不動。

心底升起一道明悟,蘇重臉上露出饒有興味的笑容。

飛段頓時有種不好的感覺。

「快放下我,要不然你會不得好死1

蘇重根本就不接話。

沒了腦袋,他的身體立即就停滯恢復。蘇重猜測,飛段的不死之尚模應該就在腦袋裡。

說不定只要能量足夠,他能夠憑藉一顆腦袋長出整個身軀!

蘇重伸手在飛段殘破的軀體上拍了拍。

大量白氣突兀從飛段身體上飛出,鮮活的皮肉快速乾癟下去。

噗!

眨眼的功夫,飛段的遠超常人的身體竟然化作一地灰塵!

角都呼的一下從遠處本來,落地之後,正好看到化作粉塵的飛段。

「角都!你怎麼現在才來!老子都被你害死啦!拖拉,拖拉,你到底要拖到什麼時候!這可是在賺錢!你他媽的現在賺錢都開始拖拉,還得老子沒了身體!你……」

飛段頭顱被蘇重抓在手中。

身體化作飛灰,然他滿臉驚恐,生怕蘇重也對著他的腦袋拍上一拍。

見到角都到來,頓時就開始大罵起來。

他還沒發揮,最大的依仗就成了灰。如果角都能夠稍微早到一會兒,他也不會只剩下一顆頭!

「閉嘴!沒了身體在找一個就是1

角都綠色的眼睛緊緊的盯著蘇重。

「你好像並不驚訝?」角都沉聲問道。

「你彷彿知道他的能力。或者說,你知道我們的存在1

角都眼睛眯起,心裡凝重起來。

他雖然愛財,但能夠從第一次忍界大戰活到現在,早就成了老怪物。

蘇重年紀輕輕,見到一顆頭依然能夠存活的飛段,竟然一點兒都不吃驚?!

除了膽量夠大,另一個解釋就是,他早就知道!

「宇智波秋!果然不愧是宇智波。是宇智波鼬告訴你的吧。真沒想到,他竟然敢違背組織的保密原則1

角都嗓音低沉平靜,卻掩飾不住那股從心底散發出來的怒火。

他不知道對面的人有多少關於他的情報。

即使一丁點兒都讓他不舒服。習慣了隱藏的人,被別人悉知。就像走在大街上的人,陡然沒了衣服一樣。抵觸和憤怒從心地綻放!

「你必須死!宇智波鼬也要死1

飛段明智的閉了嘴。

他同樣發現了同伴的怒火。他雖然不時的和角都鬥嘴,但心地卻對他有著十足的忌憚。老怪物總有些讓人忌憚的手段。

「火遁!頭刻苦1

角都張嘴就吐出數十枚火焰彈,急速向蘇重打來。

蘇重不閃不避,左手抓著飛段的腦袋,右手左右拍擊!

他竟然用肉掌直接把炙熱的火焰彈拍飛。

角都綠色的眼眸驟然一縮。

好厲害的體術!

砰!

角都勺紅雲袍子炸開。露出裡面的黑色無袖上衣。

猙獰如蜈蚣一樣的黑色線條成為一個圈,在手腕和手肘處盤繞。

脖頸鎖骨處也有不少黑色的線條穿梭入肉,猙獰恐怖。

蘇重心裡一沉,知道角都要發力。元氣頓時散布全身,力量驟然積聚到右手之上。

肉眼可見,整個右手陡然變得漆黑如墨。

這還不算完,右臂在蘇重氣血持續匯聚之下,竟然像吹了氣的皮球,慢慢鼓脹起來。

一瞬間,整個右臂變得鼓鼓囊囊,筋肉隆起勒出皮膚,似要炸開。

角都動作也不慢。雙肩聳起,重重往下一砸。

噗!

兩條手臂像是不堪重力拉拽,竟然順著黑色線條處斷裂開來。

哇!

嘴巴裂開,嘴角竟然直至耳根!嘴裡吐出一束不斷蠕動的黑色血管,看著就噁心。

他在頃刻間,就變成了一個長手長舌的怪物。

勃頸處的黑線快速蠕動,背部起伏不定。

刺啦!

角都後背衣服被撐開,三頭漆黑如墨帶著怪異面具的怪物,從角都背後飛出。

加上他自己,四個怪物死死地盯住了蘇重。

蘇重不敢怠慢。滿臉凝重的看著角都。

「既然知道了我的秘密,就去死吧1

哈!

一聲大喝。

四個怪我同時長大了嘴。

風遁、火遁在前,雷遁水遁在後。狂暴的攻擊瞬間而至。

聲勢之浩大,整座森林都被驚動。大群的飛鳥從樹上慌忙飛起,快速遠離戰鬥區域。

野性賦予的敏銳讓它們感覺到了危險。

四種遁法相輔相成,快速絕倫。土遁卻悄無聲息的從地下蔓延而來。

蘇重腳下瞬間就變成了泥沼。

粘稠的爛泥化作一個黑色的手掌,一把抓住了蘇重的雙腿。

往下一拽,直沒膝蓋!

不等蘇重反應,沼澤驟然凝固。土地化作比精鋼還要堅硬的岩石,立時就把蘇重困在其中。

而此時忍術已經當頭砸下。

蘇重眼中厲色濃重。

蓄勢已久的右拳狠狠砸出。

昂!

以蘇重為中心,方圓二十米內的空氣全度被蘇重引動。

白色氣流翻轉,瞬間就凝聚成一頭巨龍。

樹葉順風飛舞,匯聚在巨龍之中。

一條仿若實質的青龍,盤繞在蘇重身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