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九節急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節急切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終結谷,本應該清澈見底的河水,此時卻渾濁不堪。

河道兩旁的峭壁上,坑坑窪窪。有的地方焦黑一片,有的地方則滿是土石碎屑。

鳴人半跪在地上,一隻手撐著地。一隻眼睛腫的的只剩一條線,另一隻眼睛里滿是淚水。

「佐助,為什麼要離開木葉!留下來難道不好?1鳴人充滿不甘的大吼著。

對面,佐助全身皮膚變成灰黑色,眉心有一個黑色的十字。更恐怖的是,他的背後長著這一隻像是蹼一樣的翅膀。

五根骨骼的末端,吐出閃著寒光的角質利爪。

他面色冷峻,眼中閃過一道複雜神色,旋即又變得堅定。

「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留在木葉無法完成。」

「我可以幫你,大家都可以幫你。」鳴人急切道。

「你如果真把我當朋友,就不要阻止我。報仇是我最渴望要做的事情。就像你要獲得別人的認可一樣。如果我要阻止你實現自己的夢想,你會怎麼辦。」佐助平靜的道。

鳴人突然一呆。

「報仇也不一定非要離開木葉埃卡卡西老師那麼厲害,你讓他教你不就行了。還有好色仙人,我去求他教你不就行……」

佐助身形陡然消失,悄無聲息的來到鳴人身後。

右手成刀,不輕不重的砍在鳴人後頸。

猝不及防,鳴人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卡卡西老師,你還要看到什麼時候?」佐助突然轉身對著身後不遠處的石壁道。

堅硬的石壁突然變得軟化,顏色也由乾澀的土黃變得更加鮮艷明快。

卡卡西憑空從石壁上鑽了出來。

「這是咒印的力量?好敏銳1卡卡西滿臉的凝重。

斜斜蓋住眼睛的護額早就被他掀了起來。此時的佐助實力驚人,他已經不能掉以輕心。

他和佐助對練不止一次。對佐助非常了解。正因為如此卡卡西才知道,獲得了巨大力量的佐助是多麼的棘手。

蘇重給佐助打的基礎太過紮實。

驟然獲得巨力之後,佐助竟然操控的得心應手。特別是體術,威力成倍的提升。

卡卡西在一旁觀察許久。覆蓋了查克拉衣,體質大大提升的鳴人。比拼體術,竟然完全不敵,根本就是挨打的節奏!

「佐助,你真的要叛變木葉?放得下那些同伴?」說著那眼睛瞥了一眼鳴人,他趴在地上昏過去,眉頭依然皺著。

佐助平靜的看了看卡卡西,轉身便走。

他已經沒有興趣理會這些阻撓。他現在只在乎如何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

在強大仇恨的推動下,佐助的心反而更加平靜和純粹。

他開始有些理解蘇重了。在他眼中,蘇重是一個對任何事情,都冷漠甚至道冷酷的人,除了力量。

現在佐助知道了這種狀態。那不是冷漠,也不是冷酷,只是不在乎。

所有心神都放在一件事情上之後,就很難在在乎其他的事情。

「佐助,站住!我不會放任你離開木葉1卡卡西眼神轉歷。

不管是因為什麼,他都不能允許自己的學生背叛木葉!

佐助停住腳步,轉過頭似笑非笑道的看了卡卡西一眼。眼睛似有似無的掃過趴在地上的鳴人。

「你確定要阻止我?」

卡卡西臉色驟然大變,他好像第一次認識自己的弟子一樣。

他看得懂佐助那個眼神的意思。佐助是在拿鳴人當人質!

「你不怕誤傷了鳴人?1

這已經是赤裸裸的威脅了。

卡卡西心裡陡然一沉,臉色非常難看。

「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1

佐助翹起嘴角,呵呵一笑,滿臉的無所謂。

卡卡西渾身一震,他在佐助身上看到了另一個人的身影。

宇智波秋!

那個霸道邪異,膽大妄為到當著他的面殺死木葉暗部的人。

難道這又是另一個宇智波秋?!

「要是九尾人柱力出了問題,整個木葉都不會好過吧。」佐助臉上綻放開一個邪異的笑容。

「你留不住我的1

呲啦!

佐助背後衣服突兀拱起一個大包,接著便撐破衣服快速長大起來。

嘩啦一聲響。一個像是蹼一樣的翅膀長了出來。

剛才是一個翅膀,更像是一隻變異的手掌。但現在又出現了一個,就成了名符其實的翅膀。

不理卡卡西那一臉不可置信,深深震驚的表情。

嘩啦一下,怪異的肉翅猛地一扇。佐助搖搖晃晃的飛了起來。

開始幾下還東倒西歪,好似很快就要掉下來。但只是幾下嘗試之後,他便飛的穩穩噹噹。

無聲殺人術本就是操縱氣流的本領。自從學會之後,佐助從未停止過練習。

此時用這雙新得到的肉翅飛行,他很快就掌握了訣竅。

攀升到和重結谷雕像同等的高度之後,佐助仔細的打量這兩位傳說中的人物。

「秋說的不錯,果然還是斑的雕像更好看。」佐助喃喃自語一句,雙翅猛地一扇。身形仿似一道離弦的箭一般,嗖的一下飛出,很快就消失不見。

卡卡西盯著快速化作一個黑點的佐助,臉色複雜而陰沉。又看了看趴在地上,不時抽搐一下的鳴人。

最終嘆了一口氣,彎腰背起鳴人,快速向木葉奔行。

……

密林之中,蘇重左手抓著一個鮮血淋漓的人頭,面無表情的盯著襲來的攻擊。

比平時粗壯了足有一倍的手臂高舉過頭。

綠色的青龍圍繞蘇重盤旋,方圓百米的內的空氣都被蘇重的拳頭攪動。

大龍拳!

一聲暗喝,蘇重右手往前陡然一砸。

昂!

巨大的青龍一聲嘶吼,轟隆隆的沖向對面。

於此同時,一種猶如鐵片相互刮擦,令人牙酸的刺耳尖嘯聲衝天而起!

整個密林都被這撕裂耳膜的聲音驚醒。

飛鳥紛紛飛離樹林,地面上各種野獸不停的奔跑,快速遠離戰鬥中心。

青龍兇猛迅捷,眨眼將就撞上了角都的攻擊。

昂!

聲勢浩大的合體忍術攻擊,瞬間就被青龍衝垮。

風遁、火遁一撞上青龍,立時定在了半空。接著一陣猛烈的晃動,火團、風刃登時就四散湮滅。

水遁觸及青龍,就像是碰到了燒紅了的的烙鐵,刺啦一下化作了一片白煙。

只有雷遁鑽入了青龍體內,但行到一半,也散作了一團團細小的電花。

角都綠色的眼睛驟然緊縮,五顆心臟同時一跳。

一股強烈的恐懼感從心底升起,他沒想到蘇重的攻擊竟然如此犀利。

巨龍當頭,他想要逃離。

但蘇重蓄勢一擊,不僅把元氣全部投入大龍拳當中,更是發動全力,使出了他思考良久的高頻振動!

角都那裡來得及躲避,頓時被青龍撞進了身軀之中。

啊!

一聲凄厲不似人聲的慘叫陡然響起,帶著濃濃的不甘和憤怒沖霄而上。

青龍仰天嘶吼一聲,噗的一下化作一團綠色的氣流,向四面八方宣洩而去。

大風頓時在密林之間颳起。

白躲在一顆高聳的松樹上,踩著枝椏抱著樹榦遠遠的觀看。

大風來襲,猝不及防,差點兒被吹下去。

等狂風消散,白跳下高樹,迅速靠近戰常

一到地方,白立時便呆祝

方圓百米之內,空空蕩蕩。到處都是的樹木,突出地面的土丘、石塊,通通消失不見。

地面上只剩下綠色、黃色等顏色不一的粉塵,腳踩在地上,就像踩在沙灘上。但就算在細膩的沙灘,也沒有這種地面鬆軟。

白滿臉的震驚,他知道,這些粉末就是這片空曠地上原有的東西。

但此時,不管是細嫩的野草,還是堅硬的大石,竟然全都變成了粉末!

蘇重一個人站在空曠地帶的中心,非常顯眼。白迅速來到蘇重身邊。

立時就發現,蘇重左手裡提著一個仍然活著的人頭。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驟然升起,刺激的他頭皮發炸。

「大人?敵人……」白小心翼翼的問。

「哦。這不在這裡嗎。」蘇重跺了跺腳,示意地面的粉塵。又抬起左手,晃了晃那個詭異的人頭。

白渾身一震。他想到了前幾天蘇重表演的那個小技巧。

那個把筷子震成粉末的小技巧,除了沒有燃燒之後,這些粉末和那天的筷子粉末如出一轍。他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關竅。

聯想那個內臟被粉碎的侍者,他立即就知道了蘇重跺腳的意思。

敵人成了粉末!

白頓時覺得腳底發癢,總是覺得腳底下踩著什麼東西,莫名的驚悚噁心。

「把他封印起來,他的能力挺有意思,以後研究研究。」蘇重把人頭遞給白。

飛段此時也也不反抗,雙眼獃滯的看著眼前的景象。他這次真的被嚇到了。

這種能夠把敵人化作塵埃的攻擊,無疑是他不死之身的剋星!

他和角都雖然整天吵鬧,但卻對這個老怪物足夠了解。

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更加驚駭,能夠一拳把角都打死,他已經失去了反抗的心思。

白立即取出一個捲軸,忍著把這顆活著的人頭踢飛的衝動,麻利的把他封印了起來。

收起捲軸綁好之後,小心的放到了背包中的一個角落隔離起來。心裡總是覺得彆扭。

雖然忍者世怪物眾多,但一個活著的人頭,依然讓他神經大跳!

「走吧。」蘇重招呼一聲當先離開。

殺了曉的人,肯定會引起這個組織的注意。他心情比較急切,蘇重不怕這些人,但他卻不想浪費時間。

他希望能夠快點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然後找個山溝躲起來練功。外面愛怎麼鬧就怎麼鬧。

只要別惹他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