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四十節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節交易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蘇重馬不停蹄,在淺谷稍作休息之後,便全力趕路。

這次因為急於閉關,蘇重放棄了先前的悠閑作風。一路上,全部在荒野中行走。根本就沒有進入過什麼村鎮。

蘇重走直線奔著田之國而去,所過之處罕有人煙。

正因為如此,忍界之中,陡然間失去了蘇重的消息情報。賞金獵手,眼饞蘇重的高額的賞金。但根本就找不到他。

雨忍村

這裡是一個常年下雨的國度。雨忍村的天空時刻都在飄著纖細雨滴。

灰暗的天空,讓整個世界顯得低沉。

村中高高的塔樓內,最頂層是一個相當空曠的房間。

正對著雨忍村的方向,開著一個半圓拱門。一個平台稍微突出高塔之外,就像一個伸出河岸的棧橋。

天空陡然間閃過一道閃電。

空無一人的平台上突兀的出現了一個黑影。

此人腳步平穩,但卻落地無聲,幽靈一樣飄進房間。

「角都死了,飛段失蹤。兩枚戒指找到了。」聲音黯啞陰森就像深夜的怪鳥鳴叫。

黑暗中緩緩傳來腳步聲,房間深處走出兩個人。

一人橘黃頭髮,黑底紅雲袍罩身。詭異的是,三個漆黑鐵柱穿過他的鼻樑,耳廓邊緣分別裹著數十枚鐵環。

整個人透著一股妖異邪魅的感覺。特別是那雙帶著圓圈的灰色眼睛,裡面充斥著一股穿透人心的力量。

另一人是一個紫發女子,頗為俊美,身上裹著同樣的黑袍。

「誰動的手。斑。」橘紅頭髮開口問道。

「應該是宇智波秋。」進來的人抬起頭,臉上帶著一個漩渦面具,只露出一個眼睛在外,寫輪眼。

「你的同族?」菊紅頭髮聲音平靜毫無感情,問句卻和陳述句差不多。

面具男點點頭承認:「你打算怎麼辦?佩恩。」

「死了兩個,就讓他補充進來。如果不臣服,就去死。」佩恩冷漠道。

「誰去?」

「我看宇智波鼬就不錯。你們家族自己的事情,還是不要別人插手的好。」

面具男沉默良久。

「好。我去通知宇智波鼬。」

說完,他周圍空間陡然褶皺成一個漩渦,他整個人嗖的一下就被吸了進去。

佩恩盯著天台外不斷落下的雨不說話。

「佩恩,這件事我們真的完全放手?」紫發女子突然開口,打破沉默氣氛。

「放手。不管對方是不是宇智波一族。凡是有可能影響計劃的人,斑都會全力以赴的去對付。小南,這件事根本就不用我們擔心什麼。而且,只不過是一個厲害一些的忍者罷了,沒什麼好關注的。」

小南卻沒有佩恩的樂觀,臉上帶著憂色:「他到底有想幹什麼。」

「不管他想幹什麼,只要能幫我們實現夢想就好。」

小南欲言又止,最終沒說話。事情真的這麼簡單?

……

一旦沒有其他事情牽絆,蘇重速度飛快,很快就進入了田之國。

進入村鎮,半個月在野外廝混,再次看到人類,白有種頗為興奮的感覺。

好一會兒才平靜下心情,看到依然平靜的蘇重白好奇不已。大人為什麼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他那裡知道,上輩子蘇重為了練功,差不多在野外呆了十年。他早就習慣了這種遠離人群的生活。再次見到人類,也就沒有這種衝擊感。

「大人,我們怎麼去找大蛇丸?」白疑惑的看著蘇重。

進入田之國之後,蘇重反而又把速度放緩了起來。

看樣子,根本就沒有打算尋找的念頭。

「不用去找,他會自己來找我們。」

蘇重打量著田之國的風土人情。

白滿臉的不解,沒多問。

到了晚上,兩人找了一家最大的溫泉旅館,好好的泡了一個溫泉裕

微燙的溫泉水覆蓋在身上,白舒服的閉上眼睛,臉上帶著兩抹紅。

前幾天還在急急忙忙的趕路,現在到了地方反而不在著急。看了看同樣閉著眼睛享受溫泉的蘇重,白疑惑不解。

突然,蘇重睜開眼睛,嘴角翹起。

「來了。」

白一愣,什麼來了?

不等他弄明白,就看到蘇重在水中一抓然後抬手,好似要把水抓在手中。

本應該流動無形的水,真的就被蘇重抓了起來,在手掌之上形成了一個彈動著的膠狀球。

隨手往前一扔。

轟!

牆壁頓時被砸開了一個數米寬的大洞。

一聲悶哼傳來。

白陡然而驚,這才知道,原來有人已經潛伏到了他們數米遠的牆外。

蘇重裹了浴巾站起身,順著大洞走出去。

白立即披上浴袍,跟著蘇重跑了出來。

牆壁之後,是個小型假山,周圍環繞著些流水,不遠處是一個竹林。

月光之下,竹林內影影幢幢顯得有些陰森。

假山之上,一個身穿黑衣的人,陷在假山之中不斷的掙扎。

堅硬的石頭好像變成了沙土,整個陷進去成為一個人形。但又像一個凝膠,無論他怎麼掙扎,都拔不出來。

「別費勁了,你出不來。」

蘇重平靜道,他那一水球,雖然沒有對這個人造成什麼傷害,但讓他使不上力卻能輕易辦到。

「一會兒你就會恢復,回去告訴大蛇丸,就說宇智波秋來了。他自然知道怎麼做。」蘇重說完轉身回到溫泉旅館。

「大人,就這麼放過他?不用拷問一下情報?」

「他就是我需要的情報。」

白腦筋一轉便明白了蘇重的打算,但卻並不像蘇重那麼自信:「大人,跟蹤他並不是一個主意。他可以通過別人通知大蛇丸,也可以通過秘密渠道,這都是我們不能掌控的事情。」

蘇重擺了擺手,沒回答。

白可不知道,他現在的洞察眼大進。他只要坐在溫泉旅館裡面,就能看到千米之內任何人的一舉一動。

不管對方怎麼傳信息,他的所有動作,都像在蘇重眼前完成一樣,對他毫無秘密所言。

果然不出蘇重所想,很快蘇重就確定了真正信息的去向。

深夜,蘇重帶著白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溫泉旅館。

第二天早晨,迎著初升的太陽,蘇重來到了一處隱秘的樹林當中。

「應該就是在這裡了。」

蘇重說完,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隱隱的震動從腳下傳來,但表面上地面毫無所動,蘇重的手甚至都沒有沒入土中。

不一會兒,地面陡然下陷形成一個大洞,一個階梯延伸到地下。

一股陰冷的風從洞內吹出,白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這種感覺並不好,就像是被某種猛獸盯住一樣。

唰的一下,三條人影從洞中射出。

領頭之人一身米黃長袍,黑色長發披肩,標誌性的金色蛇瞳死死的盯著蘇重。

身後跟著兩人,一個一頭銀髮,帶著一個圓片眼睛,是藥師兜。

另一個卻是佐助。

蘇重意外的挑了挑眉。他沒想到,佐助這麼快就到大蛇丸麾下。

三個人都有些狼狽,即使是大蛇丸,身上都帶著不少的灰塵。

蘇重一拳直接震動地底,大蛇丸的基地都建在地下。震動使得基地晃動不休,塌了了不少地方。

「宇智波秋,你不覺的你太過囂張了嗎?」

大蛇丸站的筆直,臉上並沒有多少生氣的神色。

蘇重冷哼一聲:「我如果用盡全力攻擊,這個基地早就塌了。我只不過是在敲門。」

大蛇丸沒理會蘇重的強詞奪理:「看來我手下太偷懶了,你竟然能夠直接找到這裡?」

「少廢話,我要的東西呢。」蘇重沒興趣和他扯皮。

大蛇丸似笑非笑的看著蘇重:「我現在身體完好,而且這裡是我的底盤。你就不怕我賴賬,甚至發動全部力量,把你留下來?」

蘇重面無表情冷冷的看著大蛇丸。

「我的東西。」

大蛇丸搖頭笑了笑,不再糾纏。

雙手結印,猛地一下拍在地上。

砰!

一陣白霧,地面上出現了一條小臂粗細的蛇。

蘇重眉頭一皺,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那條蛇陡然張開大嘴,哇的一下吐出了一個一米多寬的捲軸。粗細足足有它身體的四倍,也不知道這條蛇是怎麼藏在肚子里。

大蛇丸伸手接過,直接就仍了過來。

蘇重伸手接住,轉頭看向一直冷著臉的佐助。

「不錯,氣息強大了不少,好好修鍊吧。不過有些東西不要亂碰,危險的很。」

他是在提醒佐助,實力不夠,就不要去碰大蛇丸。

大蛇丸饒有興趣的看著蘇重。

「我給你的東西你就敢直接碰?不怕危險?」大蛇丸介面道。

蘇重冷哼一聲,舉著捲軸的手伸直。

大蛇丸這才發現,蘇重的手和捲軸之間盡然隔著一個極小的空隙。他的手根本就沒碰捲軸。

蘇重當然不會直接觸碰大蛇丸的東西,萬一上面有什麼他不知道的陷阱,豈不是要吃虧?

這一會兒的功夫,蘇重把元氣轉換到精神方面。已經把這個捲軸里裡外外的查看了一邊,確定沒有任何能量波動之後,這次放心。

拉開一看,確實是封印術的內容,蘇重滿意點頭,心卻不由得提了起來。

這次敲詐行動,大蛇丸竟然意外的配合,蘇重不由得不警惕。

把捲軸扔給白讓他收好,他轉身就要離開。

他總覺得大蛇丸有問題,生怕他在不知道的地方算計自己。

要是自己被人逼著,完成這麼一樁不平等的交易,他怎麼也要想著找回來。

「請留步。」大蛇丸突然開口。

蘇重腳步卻走得更快。

「你殺了曉的人,難道不怕他們報復?」大蛇丸突然道。

蘇重猛然轉過頭,冷冷的盯住大蛇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