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四十一節壓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節壓服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大蛇丸對蘇重那刺得他皮膚髮麻的目光視而不見,眼睛里滿是驚奇。

「你果然知道曉的存在。我真的好奇,你到底是從哪裡得到的這些情報。難道這是你們宇智波殘存下來的情報系統?」

蘇重不說話,只是盯著大蛇丸看。

他殺了角都和飛段,早晚會被別人知道。

但當初遭遇兩人的時候,完全是在野外,和碰巧碰上沒什麼區別。

外人根本就不知道,蘇重曾經碰到過他們。

而之後他一路行走野外,完全銷聲匿跡。蘇重以為,即使別人知道,但也要過一段時間才是。

沒想到大蛇丸竟然已經知道。看來還是小瞧了有心人的情報能力。

蘇重眉頭微皺。既然大蛇丸已經知道,那宇智波帶土肯定也已經知道。

一股隱藏的勢力在不知不覺中籠罩在蘇重頭上。

大蛇丸看蘇重不說話,也不再拐彎抹角。

「我和曉同樣有些過節。」

蘇重聽出了大蛇丸的打算。他這是要和蘇重結盟。

「你想怎麼做。」蘇重也乾脆。

雖然他不喜歡大蛇丸這個瘋子,但能夠對自己有利,蘇重不介意和他結盟。

大蛇丸嘴角帶著笑意。

他從佐助的描述,和自己搜集的情報中分析。宇智波秋除了他的神秘之外,最大的特點就是,他是一個利益至上的冷酷之人。

這種人非常難纏,但又非常好對付,只要有利益,一切都好說。

蘇重的反應證實了大蛇丸的猜想。臉上帶著一絲瞭然的笑容。

「我們可以共享情報。關鍵時刻結成攻守同盟也不錯。至於是否出手,就看雙方的價錢了。」

蘇重想了想,點頭答應下來。

這種結盟其實很鬆散,約束力近似於無。

大蛇丸也知道這種結盟的實質,從懷裡掏出兩個巴掌長的捲軸,隨手扔給蘇重。

「這算是我的誠意吧。」

蘇重接過捲軸,其中一個上面寫著曉。

拉開捲軸,上面寫得則是曉組織成員的信息,頗為詳荊和記憶中的信息對比,蘇重發現大蛇丸果然很有誠意,並沒有作假。

蘇重臉色緩和不少,不管大蛇丸有什麼企圖,起碼這件事讓蘇重頗為滿意。

打開另一個捲軸,蘇重剛剛緩和的臉色驟然冰冷起來。

「再不斬1蘇重冷哼一聲。揚手把捲軸扔給了身後的白。

白聽到蘇重冰冷的語氣,有些不明所以。接過捲軸一看,臉色頓時變得煞白。

「真沒想到,他竟然有膽量懸賞我的頭。看來當初卡多的錢就是被他吞掉的。」

白欲言又止,最終沒說話,眼中滿是擔憂。

蘇重抬頭看向大蛇丸。

「你的情報我很滿意。作為回報,我可以告訴你,那雙輪迴眼屬於宇智波斑,但不屬於面具人。面具人,叫帶土。」

蘇重說的模稜兩可,但大蛇丸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臉上帶著震驚,他早就在懷疑面具人的身份,沒想到在蘇重這裡得到了證實。更意外的是,他從蘇重這裡獲得了對方的身份。

大蛇丸自己追查過這方面的信息,知道獲得這些情報的艱難。可對面的人好像輕易就知道很多隱秘。真不知道對方是從哪裡獲得的情報。

不理大蛇丸探尋的目光,蘇重對著佐助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

大蛇丸這次沒再阻攔。雖然他對蘇重很好奇,但當下他的所有興趣,都被佐助所吸引。

看著蘇重離開,大蛇丸便帶著佐助再次進入地下基地。他要開始對佐助進行訓練。宇智波的血脈對他的吸引力非常大。

更何況,現在又出現了蘇重這麼一個怪胎,他對宇智波的身體更加渴望。

離開大蛇丸的基地沒多久,白就忍不住了。

「大人,再不斬大人他……他……」白不知道怎麼說。

蘇重擺擺手,讓他住口。

「放心,我說過不會殺他就不會殺他。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走吧,我們去看看,這個傢伙哪裡來的膽子,敢找我的麻煩。」

蘇重的身影快速消失在原地。

白愣愣的看著蘇重的背影,咬了咬牙,快速跟了上去。

蘇重這次目標明確,全力趕路,很快就到了波之國的地界。

為了找到再不斬,蘇重進入波之國之後,只要見到忍者就抓起來審問。

波之國不大,既然再不斬在這裡組建自己的勢力,那出現在這裡的忍者,很大可能上就是再不斬的手下。

蘇重手法酷烈,只要不招,全都當場格殺。蘇重被別人追殺了這麼久,心裡可不太舒坦。

到達波之國的當天,蘇重就找到再不斬的消息。

為了防止再不斬得到消息逃跑,蘇重抓起白,直接從天上飛了過去。

這是他第一次在天上全力奔襲。

很快,蘇重就來到了地點。

從天上落下來之後,蘇重大量四周。

溪流旁邊,一個二層高的木樓建在小樹林當中,周圍的環境頗為清凈雅緻。

「他倒是找了好地方。」蘇重哼了一聲。

腳下一點,飛身而起,砰地一下就撞進了二樓當中。

再不斬正在木樓當中處理文件。

手下人多,組織變得龐大之後,瑣碎的事情也開始變得多。而且根據最近的道的情報,他發覺宇智波秋,已經消失了好一段時間。

再不斬心裡隱隱升起一種不安的感覺,這讓他煩躁不已。

正在他尋找這種不安感覺來自哪裡的時候。

身前的一面牆壁轟隆一下炸開了一個大洞。一個一身黑衣,滿頭板寸的青年撞破牆壁,飛了進來。

看到對方身形的一瞬間,再不斬立即知道了自己不安的來源。

宇智波秋竟然殺到了自己的身前?!

「再不斬,你好大的膽子,竟然該買我的人頭?!現在我就在你面前,看你怎麼取1

蘇重大踏步上前,右手並指成刀,狠狠的劈了下去。

再不斬瞳孔驟然收縮,伸手便把身側的斬首大刀拿起,擋在胸前。

鐺!

一聲巨響,再不斬臉色劇變。

蘇重的手刀撞上再不斬大刀的刀刃,竟然發出金鐵交擊的聲音。

嚓嚓……

一陣細小的撕裂聲,鑽進再不斬的耳中。他滿臉驚駭的發現,斬首大刀竟然出現了裂紋。

斬首大刀斷成了兩截。

蘇重變刀為掌,輕飄飄的印在了再不斬胸口。

再不斬的身形由極靜到極動,驟然一頓之後,頓時就如炮彈般飛了出去。

身後的牆壁就像紙糊,轟的就被撞開了一個大洞。土石木屑隨著再不斬的身影飛在空中。

轟隆隆撞斷樹根樹木之後,再不斬砸在一顆樹上停了下來。

身形順著樹榦滑下來,跌坐在地,哇的吐出一口鮮血。

胸口凹陷下去一塊,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無比。

「再不斬大人1

白一聲驚呼,立即來到了再不斬身前,急忙檢查起再不斬的傷勢,眼中滿是淚水。

蘇重身形陡然出現,面無表情的看著白和再不斬。

「再不斬,懸賞我的人是你。」蘇重肯定到。

再不斬轉頭看了看一旁緊張的不得了的白。竟然咧嘴笑了起來。

「是我,你隨時可以取我的性命。但這件事和白沒有關係,你不要把他牽連進來。」

再不斬在最困難的時候遇到白,把他從小養大,如兄如父。

蘇重把再不斬打敗,並以其性命要挾,把白奪走,再不斬恨不得殺掉蘇重。

這才有了懸賞這件事情。

但在此見面之後,蘇重緊緊用了一招就徹底把他擊敗。他完全沒有了殺死蘇重的信心。

自己打不過他,懸賞殺不死他,再不斬已經絕望。

「大人,你說過可以放過再不斬大人的,大人1白在一邊苦苦哀求。

蘇重不為所動,上前一步,在再不斬身上拍了一下。

癱坐在地上的再不斬,就像裝了彈簧一樣,身體陡然得筆直。接著如篩糠一般劇烈的抖動起來。

全身肌肉一陣詭異蠕動,再不斬眼睛快要吐出眼眶。

劇烈的疼痛,讓他瞬間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能力。

「我自然說話算數,但同樣說過,活罪難饒1

蘇重冷漠的注視著滿臉扭曲的再不斬,他的表情已經扭曲猙獰,張著嘴卻喊不出聲。

那一拍之下,蘇重把他的全身筋肉攪做了一團,分筋錯骨不過如此!

「再不斬,從今天起,你的命就是我的了。這種痛苦你要承受三天,今後如果敢背叛我,我會把這種手段用在白的身上。」蘇重平靜道,但說出的話,卻猶如惡魔之語,盡數灌入再不斬耳中。

疼地快要昏迷過去的再不斬,聽到這句話,頓時劇烈的掙紮起來。

可筋肉錯位,他根本就動不了。

「大人,再不斬大人的傷勢1白急的滿臉漲紅,想要求情。

「死不了。」蘇重冷冷的回了一句。

「把他抬進屋裡,三天之後我會替他解除疼痛。」蘇重說完走進再不斬的木樓之內。

這裡的環境確實不錯,蘇重打算就在這裡隱居修鍊。

三天後,再不斬低頭半跪在蘇重面前。

眼中滿是憤怒不甘,但深處卻有一股怎麼也化不去的恐懼。

他自己可以忍受劇痛,可卻不想白經受這種痛苦。在蘇重暴力威懾之下,他不得不臣服。

蘇重可不會管再不斬是不是真心歸附,只要他能辦事就行。

「我需要在這裡開始修鍊,你去幫我搜集封印術的消息。其他的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吧。今後,沒有我的召喚,你的人不需來這裡。」

他根本就沒有擴張勢力的打算。也沒有駕馭再不斬的想法。他只想快速修鍊己身。

一切事情暫時告一段落,他要好好的琢磨一下元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