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二節各自的修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節各自的修鍊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自從獲得元氣之後,一直就沒有時間專心的研究元氣。

現在他終於有了一個相對穩定的環境和時間,蘇重決定閉關。

這次閉關,有兩個主要的任務。

第一個便是要找到如何運用元氣的途徑,使自己的力量能夠得到最大化的發揮。

就像他一身恐怖硬氣功,他從來不會單純的和別人比拼力氣,那種戰鬥方式太過下乘。

正因為如此,才有了蘇重一次次改進技法,最終才形成了那一拳把人打成粉末,堪稱恐怖霸道的大龍拳。

第二個便是找到增加元氣總量的方法。

由於其特殊性,元氣遍布全身,可實際上非常稀保僅僅是支撐平時的爬山踩水,這些元氣都顯得不夠,更不要提運用它來進行作戰。

在他洞察眼的觀察下,他的身體無時無刻的不再吸收自然能量。

但這些能量大多又散發了出去,消失的部分則供給了身體消耗,元氣總量沒怎麼變。

因此找到提高元氣總量的辦法才是當務之急。

蘇重依然記得上個世界穿越的時候,他全身的先天內力被吸的一乾二淨。

元氣的總量不能少!

好在蘇重並不是全無頭緒。

「本質上講,元氣是自然力量、血肉力量、靈魂力量的結合體。它可以在三者之間自由轉換,這就有了增加元氣的根基。」蘇重腦子裡不停轉著各種想法。

「只要把元氣轉化成血肉力量和靈魂力量,使兩個方面的力量上限提高,自然力量的上限,就會被動上升。這其中的損耗,正好可以通過吸收外界自然力量來補充1

蘇重想到了自己為了修鍊硬氣功,發明出來的突破封印的方法。

這種方法雖然簡單粗暴,可對於提高肉身強度頗為有效,他已經從以往的修鍊中獲得證實。

他現在想的就是靠這種方法把血肉力量提高,其他兩方面就會被動的拉高,從而提升整體的元氣值。

「這個設想可行性不差,剩下的就是逐步驗證。」蘇重並不盲目,他對這個世界沒什麼企圖,有的是時間來細心琢磨自己的功夫。

想到就做,蘇重當即把白召到身邊。

這幾天,白的心情不錯。再不斬雖然受傷頗重,但在他的治療下,恢復速度喜人。

而且蘇重果然信守諾言,並沒有殺再不斬。

再不斬對於成為蘇重的手下並不甘心,但實力的巨大差距面前,他只能敢怒不敢言。

不過白倒是很高興。能夠和再不斬重逢,他已經很滿意。以後還能夠生活在一起,他心中充滿驚喜。

「白,封印術練得如何了。」蘇重問道。

白臉色一僵,他這段時間忙著給再不斬治療傷勢,到處收集材料實驗製作各種藥劑。對於封印術僅僅是看了看,並沒有著手修鍊。

臉色漲紅,白心中滿是愧疚和不甘。

蘇重眉頭皺起,心裡有些不悅,他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修鍊。白的怠慢讓他心生不耐。

不過白的情況特殊,而且他心思細膩,是難得的封印術天才,蘇重並不苛責。

但對眼下的情況,蘇重必須做出應對。

「讓再不斬給你找些幫手吧。挑出擅長封印術的人,組成封印班,以後我的修鍊強度會非常大,你自己一個人可不夠用。」

在木葉的時候,白的進步速度,就已經有些跟不上蘇重的修鍊所需。

這次意外收服再不斬,正好可以用來搜集封印術的人才。

「是。」白躬身表示明白。抬頭小心翼翼的看著蘇重,他有些害怕蘇重會把他趕走。

現在再不斬的小命攥在蘇重手裡,如果他自己在蘇重面前失去地位,很可能就會危及到再不斬的生命。

白對蘇重的感情很複雜。

最初的不甘憤怒,後來漸漸習慣接受。但無論如何,他對蘇重都談不到忠心耿耿。雙方更像一種合作雇傭的關係。

白對這種關係非常清楚。以前他對這種幾乎沒有約束的生活很喜歡。

可今時不同往日,他在蘇重心中的地位,直接關係到再不斬的命。

白心裡不由一緊,咬了咬牙。他決定放下所有事情,全力修鍊封印術。只要他依然有用,蘇重就不會放棄他。

這樣才能讓再不斬更加安穩。

揮手讓白退下,蘇重自然不知道,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白在心裡轉了這麼肌<浣擁奶岣碩運的忠心。

他依然只關心自己的修鍊。

「既然短時間內無法驗證元氣總量提升的實驗,就先嘗試一下元氣運用好了。」蘇重立即開始轉換思考方向。他可不會浪費時間,等著白的能力提高。

「元氣和查克拉一樣是一種能量,嘗試利用元氣,完全可以借鑒忍術的開發過程。」蘇重已經不是第一天有這種想法。

他決定挨個去試忍術。

對於複雜忍術,蘇重直接放棄。因為越是複雜強大的忍術,對力量的運用就越靠近其本質。

用元氣這種完全不同與查克拉的力量,去施展這種忍術,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

蘇重決定從最簡單的忍術開始。

宇智波秘藏書籍都被他從木葉帶了出來,再不斬這裡也為他提供的不少忍術資料。蘇重有足夠的忍術讓他去一一嘗試。

不過想法雖好,但現實卻格外殘酷。

「除了直接對能量的運用,也就是無印忍術,其他的忍術一個都派不上用場1蘇重眉頭皺成一個疙瘩。

無印忍術哪裡是那麼好找。

而且無印忍術聽著很厲害,但實際上,大部分時候,這種忍術只是對查克拉的一種粗糙運用。

是給那些查克拉量超級多的人準備的手段。也只有他們,不會為查克拉量發愁,才會這麼揮霍。

像螺旋丸那種威力強大的無印忍術,少之又少。要不然它也不會被排成a級忍術。

所有人都以為蘇重體術非常厲害,但只有佐助和白才知道,蘇重對於忍術的認知同樣深不可測。

腦子裡轉著各種忍術資料,蘇重雙手下意識的彈動著。

突然間,一種束縛力突兀的降臨在雙手上。

蘇重猛然驚醒,他感覺雙手像是陡然被繩索捆縛住一樣。

強忍住猛力掙脫的衝動,蘇重仔細查看合十擠壓,好似被沾粘在一起的雙手。

眼中爆射出兩團精光,一股狂喜湧上心頭。

「竟然是封印術?!沒想到我竟然在無意中發動封印術,把雙手禁錮了起來?1蘇重心臟蹦蹦跳動,激動不已。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他苦思元氣使用方法。卻沒想到,他身邊伸手可得的封印術,才是最好的方法。

元氣對其他忍術一點反應都沒有。他卻在無意中使用出了封印術?!

孰優孰劣,高下立判!

蘇重大喜過望,高聲喊道:「白!快點兒吧封印術的資料給我送過來1

稍微發力,蘇重便掙脫了禁錮的雙手,這隻不過是一個簡單的禁錮封櫻蘇重決定好好研究一下漩渦一族的封印術,那才是重點!

他當初索要搜集這些資料,完全是為了修鍊硬氣功,卻沒想到會有意外驚喜。

把運氣運用於封印術?

蘇重心中充滿期待。

……

木葉大門外,鳴人面色複雜的看著高聳的大門。

上一次離開大門的時候,他們第七班一起高高興興的走,然後又一起回來。

可現在,佐助叛逃木葉,小櫻進入木葉醫院,開始專心修習醫療忍術。他自己也要隨著自來也外出歷練修行。

好好的第七班,眼看就要分崩離析。即使沒心沒肺的鳴人,也不禁難言的感慨起來。

終結谷一戰,他完全不是佐助的對手。即使使用了九尾的力量,依然打不過佐助。

這種巨大的差距不僅沒有讓他絕望,反而使他生出了無窮鬥志。

「等到我實力提高,一定要把佐助綁回來!還有他那個什麼狗屁哥哥,也要狠狠的打一頓1鳴人滿臉堅毅的下定了決心。

轉眼看到弔兒郎當,眼睛離不開過往女忍者胸部的自來也。鳴人頓時氣的脖子漲紅。

指著自來也就開始大罵。

兩人打打鬧鬧,漸漸遠離木葉。

……

一處昏暗空曠的地下空間之內。

最底層是一個足球場大小的廣場,周圍是高高的石壁。

石壁上布滿密密麻麻的洞室,這些是直接在山體上挖出來的房間。

房間口上都有堅韌的鋼筋焊接的門,透過空隙,可以看到門后影影錯錯,顯然關押著不少人。

「佐助,這個監牢內,總共有五層。想要離開這裡,就一層一層的打上來。什麼時候把所有人全都放到,什麼時候出來。」大蛇丸站在岩壁的最高出通道口,居高臨下的看著佐助。

在最佐助進行了一個月的緊急訓練之後,大蛇丸便把佐助扔進了這座監獄。

佐助並沒有反對。他的實戰經驗確實不夠。

抬頭看了眼大蛇丸,佐助一言不發的走向最底層的一處牢房,那裡是他休息的地方。

出不去,他和這裡的囚犯沒什麼兩樣。

就連食物,都需要他不但的戰鬥去搶奪。

在這種幾乎到了人吃人的惡劣環境下,每個人都在拚命的戰鬥。

有的人是在為了離開這裡而拚命,有的人則是為了讓別人無法離開這裡而拚命。

嚴苛的環境下,僅僅過去半個月,他的臉上就退去了稚嫩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