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三節封印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節封印術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波之國,密林中。

一個巨大的冰坨立在河道中央。晶瑩剔透的冰塊上面,布滿縱橫交錯的符櫻

圍繞著冰坨,三個人影結印肅然而立。

白合十在一起的雙手微微發顫。汗水布滿額頭,順著臉頰滑落,自下巴滴下。

「保持查克拉穩定輸出,堅持住1

另外兩人一個少年一個少女,都是再不斬找來的封印術方面的人才。他們此時比白更加不堪。

臉色蒼白,汗流浹背,整個人都搖搖欲墜。

如果不是白從中主持,這個封印術早就崩潰!

河中的冰塊猛烈的波動起來。本應該易碎的冰塊,此時卻像是一團塑性極強的膠狀物。

稜角分明的外形,變得圓潤軟彈。裡面似乎有一個怪物猛獸,不停的左衝右突,使得冰塊一會兒鼓起,一會兒凹陷!

隨著波動的增加,維持著封印術的三個人更加吃力,汗水嘩啦啦的往下流。

砰!

封印術最終被衝破,冰塊散碎入河中,很快被流水沖走。

蘇重從河中一躍而出,緊握拳頭,感知著明顯增強了的力量,心情格外舒爽。

轉頭看向癱倒在地的三人,眉頭微微皺起。

「白,告訴再不斬,繼續尋找擅長封印術的人。你們的的力度太小了。」

三人滿臉羞愧。白掙扎著要找起來行禮。

蘇重擺擺手讓他老實休息,自己一個人走進密林深處。

在洞察眼的觀察下,絲絲縷縷的白色氣流鑽進皮膚之中。損耗的元氣也在快速恢復。

「我的想法果然不錯,通過提高血肉力量上限,在利用元氣均衡的特性,就能整體提高元氣數量。」

這段時間,他一直都在驗證這個設想。隨著時間推演,蘇重漸入佳境。

「不過只是提高血肉力量還不夠,精神方面也不能法放下,好在還有封印術。」

蘇重心裡慶幸的想著。

他本來是在尋找使用元氣的方法,真沒想到封印術,竟然間接起到淬鍊精神的作用。

「不過想想也算正常。封印術主要在於構建封印符文和注入能量兩部分。構建符文的關鍵,顯然在於精神的強弱。」

想到先前三人癱倒在地的疲憊,蘇重對於封印術的理解更加透徹。

他們三人與其說是身體上的疲勞,倒不如說是精神上的透支。維持一個封印術的框架,需要非常龐大的精神力,和極其精確的查克拉操控力。

加上蘇重不停的對抗封印術,使這種難度成倍的增加。進而造成他們的精神力飛速損耗,這才是他們狼狽不堪的原因。

「元氣恢復的差不多,正好開始修鍊封印術。」

和別人施展封印術不一樣,蘇重根本不用結櫻

伸出雙手,元氣轉向精神力量的屬性,一個封印術符文框架輕易的構建完成。

接著把元氣轉向自然力量的屬性,符文框架自然而然的就被賦予了能量。

一個完整的封印術瞬間形成。

隨手往身前的一個石頭上一拍。

唰!

一道道漆黑紋路從蘇重手底下飛射而出,像一張巨大的蜘蛛網一樣,瞬間便把石頭包裹。

蘇重攥起拳頭,狠狠一拳砸在石頭上。石頭竟然紋絲不動!

感受著石頭上傳來的強大反作用力,蘇重眉頭挑起。

「好強大的反彈力。果然,這種感覺封印術,能夠用來提高防禦1他不禁驚喜的想著。

如果是尋常石頭,只要他輕輕一拳,立即就能把它打的粉碎。他現在的肉身力量何等恐怖。

但在施加了封印術之後,蘇重全力轟砸,石頭卻依然完好。

這種強大的防禦,讓蘇重振奮不已。

「封印術果然不簡單。怪不得漩渦一族被人滅門。除了對漩渦血脈的覬覦,對封印術的貪圖同樣佔了很大一部分。」

「這種封印術就叫『防』好了。把這種封印術反過來施加到我身上,就相當於披上了一層強大的鎧甲1

蘇重從開始修鍊的就是硬氣功,防禦力驚人。到了現在,尋常刀劍砍在身上,白印都不會產生。

若在加上這種防禦封印術,蘇重以後就是站著讓別人打,也絲毫不怕。

到時候在封印術賦予的強大反震力道下,指不定是誰先倒下呢。

蘇重學習封印術從來不是照搬模式。

元氣的特殊性質,讓他比別人更容易發動封印術,更容易看清封印術的原理。有這種條件,蘇重怎麼可能固步自封。

很自然的,他對封印術進行了重新的拆卸組合。

現在這種具有強大防禦力的封印術,就是他的的一個研究成果。

不過相比於此,蘇重對封印術禁錮能力的研究,更加深刻。

這麼長時間的不斷施展和實驗,讓他總結除了兩個強大的封印術。

一個是剛才的「防」,主增加防禦。另一個就是「禁」,住禁錮控制。

蘇重滿意的點點頭,感知了一下自身的元氣,旋即皺起了眉頭。

強大的肉身訓練,加上頻繁的封印術施加,他的元氣消耗飛速。

洞察眼之下,周圍的白氣快速的進入身體,補充者元氣的消耗。

但蘇重對此並不滿意。

「以前沒覺得。最近大量消耗元氣,這種自主吸收自然力量的方式,顯得太過粗糙落後。必須要想法子加快吸收自然力量。」

蘇重腦子裡轉著各種想法。仔細回憶所看過的原著劇情,眼睛慢慢亮了起來。

這就是他的優勢,他知道哪裡有好東西。

「白1

蘇重喊了一聲,白立即就出現在他身邊。儘管神情當中滿是疲憊,但依然恭敬的向著蘇重行禮。

白最近的改變,蘇重怎麼可能發現不了。不過蘇重並沒在意,相反樂見其成。

「告訴再不斬,全力搜查土蜘蛛一族。找到之後,發動所有力量,把他們一族剩餘成員全都帶回來。要活得1

白點頭領命,下去傳達蘇重的命令。

「如果有了土蜘蛛一族的特殊封印術,完善之後用在我自己身上,加快吸收自然力量應該沒有問題。這樣一來,我的修為就會成倍的快速提升。」

想了一會兒,蘇重繼續封印術的研究修鍊。

力量能夠帶來權力、金錢、美色,但這些東西卻並不是蘇重痴迷力量的原因。

上個世界對力量的追求,很大程度上是處於無奈。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蘇重漸漸喜歡上了這種,付出和回報之間的快感。

一點一點的磨練所得,總是讓他感到心安無比。

沉浸在這種收穫之中,蘇重癮頭十足。這才是他瘋狂追求力量的原因。

……

陰暗的山洞之中,一堆篝火靜靜的燃燒,偶爾想起嗶嗶啵啵的聲音,在寂靜的山洞中顯得格外清晰。

宇智波鼬坐在火堆旁,眼睛無意識的盯著搖曳不停的火焰,陷入沉思之中。

突然,周圍的空氣一陣扭曲。

一個漩渦憑空出現,接著一個戴著面具的人從漩渦中鑽了出來。

「鼬,有一個任務交給你。」

宇智波鼬眼珠轉動,掃了一眼對方,又把眼睛轉回,依然盯著火焰發獃。

帶土對鼬表現習以為常。

「宇智波秋殺了角都和飛段,你去把他帶回來吧,不論死活。」

山洞再次陷入寂靜,火光照在宇智波鼬慘白的臉上,顯得詭秘莫測。

沉寂半晌,宇智波鼬平靜開口:「不去。」

「嗯?」帶土疑惑出聲。

「真是稀奇,自從你進入曉以來,從來沒有拒絕過任務。我十分好奇,這次是怎麼了?難道你會於心不忍?呵呵。」

帶土略帶嘲菲鵠礎

於心不忍?能夠狠心把整個家族屠戮一空的人,怎麼會在乎一個,平時從來沒有關注過的同族的死活?

「我打不過他。」

鼬對於帶土的嘲諷不為所動,臉色平靜的道。

帶土面具下的臉色一滯,露在外面的獨眼閃爍著驚奇的神色。

「打不過?怎麼可能,我看你是沒有全力出手1

帶土可是見識過鼬的身手。說他是斑之後最出色的宇智波也不為過。對於寫輪眼的開發運用,鼬一點兒都不遜色於宇智波斑。

有這種實力,卻說打不過宇智波秋,在帶土看來,這就是敷衍。

鼬面無表情的盯著眼前的火堆,不發一言。

全力出手?全力出手可就是拚命了。

鼬並不懼怕蘇重,即使在上一次的交手中他落在了下風。那不過是他在刻意壓制力量。

他的視線越來越越模糊,宇智波鼬自己清楚,他的時間不多了。

他只剩下一次拚命的機會了。

這要留給佐助,只有死在佐助手裡,他的計劃才會圓滿。

這種情況下,他怎麼可能會去和蘇重死磕。

看到鼬的堅決,帶土臉色一變,卻也無可奈何。他不可能因為這件事和鼬起衝突。

「好吧,那我就自己去看看。這個宇智波秋,是不是真的有你說的那麼厲害。」

帶土帶著略帶嘲諷的道。

說完身前空間再次扭曲旋轉,嗖的一下,就消失在了原地。

陰暗的山洞中,鼬依然盯著火焰看個不停。

他已經決定,今後的一段時間,將不再出手。全力修養,等著佐助的到來。其他的事情,他已經沒有多少精力去關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