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五節禁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節禁術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波之國

一間頗為寬敞的房間內,土蜘蛛一眾人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每個人都臉帶憂色,竊竊私語。

遁兵衛皺著眉頭,湊到役之行者身邊:「大人,我們該怎麼辦?」

波濤此時臉色灰白,聽到遁兵衛的問話,不禁豎起耳朵抬起頭。

他是守護禁術的衛士,以前不覺得,但此次敵人來襲,自己一招就被放到。這對他的打擊無比巨大。

轉頭看了不遠處的兒子白浪,他的身邊湊了幾個年輕的土蜘蛛一族,顯然以自己的兒子為首。

看到自己兒子出眾,即使在這種環境下,依然能夠得到同齡人擁護。

波濤又是欣慰驕傲,又是心有愧疚。

他的兒子始終發動了土蜘蛛一族的叛變,儘管沒有成功。

此時他們全都被抓了起來,決定整個一族命運的時候到了。他不得不緊張,精神集中起來,等著自家老師的決斷。

役之行者看上去更加蒼老,懷裡緊緊的抱著小孫女螢。

看了看身邊兩人的神色,役之行者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看看再說吧,能拖一段時間就拖一段時間。希望木葉能夠看在盟約的份上,派出足夠的力量。」役之行者說到這裡停住了話。

但無論遁兵衛還是波濤,都聽出了役之行者的猶豫。

能拖延時間,就拖延時間,萬一無法拖延,就只能把禁術交出去。

役之行者非常無奈。因為一個禁術,他的族人越來越少。就連他自己的子嗣,都死在了這個禁術上。

一代一代下來,怎會沒有怨念?

這一次他們雖然全都被抓了過來,但並沒有受到什麼苛待。

除了不能離開目前所在的大屋,其他的一切都不受限制。

這也看出了對方並不想用強,更希望能夠做出一項交易。

儘管在這種情況下的交易,對他們很不利,但形勢比人強,役之行者也沒辦法。

他掃了一眼不遠處,以白浪為首的幾個年輕人。心裡嘆了一口氣,或許真到了改變的時候了。

此時,房間的們忽然被推了開來,走進來兩個人。

一個黑布蒙面,背後背著一把闊面大刀。另一人一身白衣,是一個長得頗為俊秀的青年。

正是再不斬和白。

兩人徑直走到役之行者面前。

站定之後,再不斬冷冷的掃了一眼眾人,閉口不言。

白對再不斬的做派習以為常,對著噤若寒蟬的眾人溫和一笑。

看到縮在老者懷中的小女孩,白的笑容更加溫暖。

「小姑娘,不用怕,我只是來和你的爺爺談一些事情。」白盡量把自己的語氣放得溫和。

小姑娘螢偷偷看了一眼白,又把頭縮回了役之行者的懷裡。

役之行者冷哼一聲。

「不要假惺惺的,想做什麼直接說。」

再不斬眼睛一眯,殺氣勃然而出。冷冷的盯住了役之行者。

在場眾人頓時感覺如墜冰窟,頓時哆嗦嗦嗦,一時間無法言語。

白不滿的看了一眼再不斬。

再不斬不耐煩的收回殺氣。

「我早說過,把他們扔進審訊班,什麼東西都能到手,偏偏你要這麼麻煩。」

白翻了個白眼:「秋大人只要東西,至於怎麼得到,那是我們的事。但有好的方法,為什麼搞得那麼僵硬?萬一弄巧成拙,到時候還是我們倒霉。」

想到那酷烈的刑罰,再不斬不說話了。

像這種守著祖傳東西的古怪族人,說不定都是死硬分子。萬一審訊手段過於嚴苛,導致他們死了卻還沒有成果,受罪的肯定是自己等人。

至於那個魔鬼是不是會體諒他們的難處,再不斬從來不相信對方有仁慈這種東西。

白不再理會再不斬,臉上帶著笑容溫和道:「我們大人,希望能夠得到土蜘蛛一族的祖傳禁術。歸屬權仍然是你們,大人只是借閱。作為回報,你們可以併入我們的組織。也可以在我們安排的地方隱居。我們會保證你們的安全。如果你的族人不想隱居,我們也會提供訓練,讓他們成為一個合格的忍者。」

役之行者沒說話,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

多麼熟悉的條件。

當年土蜘蛛一族和木葉簽訂的就是這種盟約。只不過他們選擇了隱居。結果不言而喻,他們土蜘蛛一族,再次成了階下囚。

白耐心的等待著對方思考,看到不時偷看自己的小姑娘,憐愛不已。

「這位是您的孫女嗎?如果你們能夠答應條件。我可以做主讓您的孫女加入封印班,由我直接負責教導。封印班是直接歸屬於秋大人,並不負責戰鬥,危險性非常低。」

役之行者聞言,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孫女,猶豫不決。接著面色複雜的看向自己的族人,接挫忑不安的眼神。役之行者心裡漸漸有了決斷。

「我們土蜘蛛一族,曾經和木葉三代火影簽署過約定,承諾不得把禁術泄露到木葉以外。你們怎麼能夠保證我們的安全。」

一直冷著臉的再不斬嗤笑一聲。覺得這件事情格外諷刺。建立木葉的宇智波,竟然挖起了木葉的牆角?

「要你們一族東西的人姓宇智波1

再不斬說完便不再開口,饒有興趣的觀察對方的反應。

役之行者臉色一變:「宇智波?!他們不是被滅門了嗎?」

「你那是幾年前的情報啦?你難道不知道還有活下來的嗎?再者說,和你們簽訂契約的那個三代,早就已經被大蛇丸殺了。」再不斬面帶嘲諷道。

霧忍村殘酷冰冷,有了「血色霧隱」的稱號,這無可厚非。但木葉一直標榜和平,卻齷齪不斷。自相殘殺,熱鬧不斷。再不斬想想就覺得諷刺好笑。

白瞪了一眼再不斬,阻止了對方繼續搗亂的行為。

「秋大人是倖存的兩人之一。目前已經離開木葉,建立屬於我們的組織。同時,倖存的佐助大人也已經離開木葉,此時正在大蛇丸手下接受訓練。」

役之行者被一連串的信息,搞的有些慌亂。好一會兒才鎮定下來。他們土蜘蛛一族隱秘山中,情報滯后嚴重,根本就不知道忍界的重大變故。

「三代火影死啦?1他下意識的喃喃自語,到現在他都有些難以接受。

那個稱霸一個時代,智慧和實力都強橫無比的三代火影,竟然被自己的弟子殺了?!

眼睛不經意間掃到躍躍欲試的白浪。他突然間明白,新的時代來臨了,屬於年輕人的時代。低頭寵溺的看著自己的孫女,役之行者漸漸陷入沉默。

整個房間內的目光都集中在役之行者身上,等著他的決斷。

就在再不斬不耐煩,要把他們全都扔進審訊室的時候,役之行者抬起了頭。

「我同意交易內容。同時,我們土蜘蛛也併入貴組織1

白臉上露出笑容。

「您的決定非常正確。」

……

「應該是這裡。」自來也打量著山下的村落。

仔細查看腳下的痕,他非常肯定,自己腳下的這片地方,曾經有人站立。

「好色仙人,我們來這裡幹什麼,不是要去修鍊嗎?」鳴人不耐煩道。

他們從木葉離開,一路上走走停停,鳴人開始在自來也的指導下,一步步的修鍊。

但今天自來也卻一改往日的習慣,帶著他徑直來到了這個隱秘的小山村。

「這裡住著土蜘蛛一族的人。他們是我們木葉的盟友,前幾天,他們突然向村裡發出求救信號,之後就再也沒有消息傳來。昨天收到綱手的信息,讓我順道過來看一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鳴人聞言沒再繼續糾纏。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已經不再是那個什麼都不懂得躁動少年。

「有沒有什麼發現。」

「目前還沒有,我們進村裡看看。」

「村子里好像有不少人,不像受到攻擊的樣子。」鳴人遠遠就看到了村子里的人。

自來也臉色嚴肅起來。

越是正常就越不簡單。

「什麼?!你是說整個村子突然起了大霧,然後你們就昏迷了過去。醒過來的時候,村裡就失蹤了十多個人?」鳴人臉上滿是詫異,盯著面前這個的村民。

連續詢問幾人得到相同的答案之後,自來也摸著下巴,仔細思考起來。

「大霧?難道是霧忍?」

「應該是霧隱之術吧?」鳴人試探著問道。

自來也驚奇的看了一眼鳴人,自己這個忍術白痴弟子,竟然認識這個忍術。

「我見過這個忍術。」鳴人旋即把自己第一次執行村外任務的詳情告訴了他。

「宇智波秋?」自來也想到了前段時間遇到的宇智波鼬。宇智波一族的天才,讓他驚嘆之餘又惋惜不已,怎麼這些人都背叛了木葉呢?

「沿著蹤跡追上去看看吧。」自來也沒有辦法,只能一邊追蹤一邊打探。

只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自來也的臉色越來越古怪。鳴人的臉上也漸漸變得不好看起來。

這個突然到來的營救任務,似乎和他牽扯上了不清不楚的關係。

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了波之國,那個他一直銘記在心的國度。

……

蘇重欣喜的看著面前的一張捲軸,這些東西便是土蜘蛛一族的禁術。

對於它的威力蘇重並不放在心上。戰鬥的時候分秒必爭,這種需要很長時間蓄力的忍術,威力固然龐大,但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只要在發動前摧毀來源,威力再大,也是廢物一個。怪不得土蜘蛛一族會沒落。

但是讓蘇重欣喜的是,這個禁術很大程度上可以算作是封印術。他可以對它進行吸收和改進!

而且意外獲得的字操縱忍術,也讓蘇重驚喜不也。這是一種對封印術的變種忍術。

蘇重似乎看到了自己蘇氏封印術的發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