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六節破組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節破組織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仔細研究字操縱忍術,蘇重的驚喜連連。

字操縱忍術,外在表現為單個字體。實際上是一整套的封印符文,摺疊合併在一起的結果。

就像封邪法印,最終化為一個圓圈。能夠覆蓋全身的咒印,最後化作三個勾玉一個道理。

「用類似的方法把封印術堆疊在一起,能夠在有限的空間內,增加符文數量。威力將會成倍增加1

蘇重立即實驗。

這段時間他研究學習封印術,嘗試改進其構成,使其更加符合元氣的性質。

結合漩渦一族的封印術,蘇重總共創造出了兩個封印術。一個是防禦類封印術,另一個是禁錮類封印術。

隨著他構建的符印增多,兩個封印術的開發開始進入瓶頸。但字操縱忍術的出現,給了蘇重新的想法。

元氣性質全部轉化成精神力量,蘇重深處雙手伸出,念動之間,符印勾連而成。

唰!

一面巨大的圓形黑幕,毫無徵兆的出現在他身前。直徑足有三十多米,比一個籃球場還要大。

仔細看就會發現,這片黑幕根本就是一個個勾連在一起的符文。

這便是蘇重研究開發出來的防禦符文。它的防禦力非常強大,蘇重親手試驗過,這麼一面符文黑圓,足夠抵擋他全力一擊!

但這防禦術太過巨大,佔據廣大空間,在戰鬥的時候,非常不好操控。而且他只能夠單方面防禦一個方向,功能太過單一。

蘇重仔細觀察這面黑圓,腦中不停流轉著字操縱忍術的構架原理。

精神力撥動,眼前的黑圓開始緩慢的收縮起來。

中心處逐漸凹陷,而邊緣出開始捲曲,最後竟然化作了一個籃球大小的黑球!

黑球色澤漆黑,猛然看過去有一種奇異的吸引力,彷彿要把周圍的光線全部吸入其中。

驚喜的看著手中的黑色圓球,蘇重猛然一攥。

砰!

黑球炸碎的瞬間,一片球形陰影陡然間擴散開來,須臾之間便把蘇重包裹在內。

從遠處看去,蘇重好似置身於一個鏤空了的黑色球籠之內!

「這可真是全方位無死角的防禦。」蘇重頗為興奮的打量著這個黑色大圓球。

「內部這麼大的空間,還可以繼續在上面添加符文,賦予這個封印術更加強大的能力1

蘇重心思瞬間活絡起來。

想到關於反重力術的相關符文,蘇重頓時有了新想法。

一個個符文從腦中迸射而出,被蘇重構建在了這個黑球之上。

創造封印術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嘗試期間,黑色的圓球崩潰了不知多少次。

好在蘇重元氣的特殊性質,讓他的精神力異常強大,非常有利於施展封印術。這才給了蘇重多次嘗試的機會。

「成了1

隨著他的這聲歡呼,籠罩蘇重的黑色圓球,帶著蘇重突兀的飄了起來。

眨眼間,蘇重就出現在了天空之中。

忍不住的,蘇重仰天長嘯。

再不斬就在不遠處的基地內處理組織事務。

現在的基地已經不是起初的粗糙模樣。

地上兩層建築,不再是以前那個小木樓。而是一個大大的石質堡壘,一層是寬曠的任務大廳。二層是再不斬的辦公地點。

地下也有三層建築,這是組織成員修鍊、休息的場所。各種設施、訓練室,已經備齊。

地下基地之內,不時的能夠看到,刻苦訓練的組織成員。

地面一層的任務大廳里,交接任務的忍者熙熙攘攘。

他現在真正成了蘇重的苦力,任務下發程序要他辦理,組織管理制度要他辦理,財務報賬手續還需要他辦理。

再不斬每天除了修鍊,所有的時間幾乎都被這些繁瑣的事務佔據。

他以前不過是個浪子,到處漂泊,何曾當過這種管理人員。

這種活真不是人乾的!再不斬憤憤不平。想到各大忍村的影,再不斬心裡升起了深深的敬佩。不提他們自身的武力值,只是這種處理各種事務的能力,就已經讓他折服。

要不是有白在一旁輔佐,他早就撂挑子不幹了!

本就氣憤的再不斬,忽然聽到基地不遠處的密林里蘇重的嚎叫聲。

頓生怒從心中起,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破口大罵。

「嚎喪啊1

白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種氣急敗壞的形象,和再不斬的冷酷形象頗為不符。他以前可從來沒見過再不斬如此表現。

白順著房間內的窗戶往後看去,頓時就看到了裹在黑球內的蘇重。

看到蘇重憑空飛上天空,再不斬眼睛不禁縮了縮,忍不住的嘲諷道:「沒事把自己關在籠子里,當自己是鳥么?」

白聞言習以為常的笑了笑。

「再不斬大人,秋大人的封印術越來越厲害了。這大概便是大人新創造出來的飛行術!好像比以前的更加精妙了1

再不斬挑了挑眉:「以前的?以前他就會飛?1

白臉上帶著驕傲神色:「當然。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秋大人就是帶著我直接從天上飛過來的。」

再不斬嘴角抽了抽,蘇重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他們的見面可不怎麼愉快。

白低頭咧了咧嘴,意識到自己揭了再不斬的傷疤,閉口不言。

「既然會飛,還搞這些東西幹嘛,浪費時間1再不斬嘴裡沒好話。

白歪頭想了想,又看了看遠處天空,上上下下到處飛行的圓球,有些不確定的開口。

「上一次飛行應該並不是飛行,大人頂多是在空中借力奔跑。不如這次這麼靈活精妙。這應該是改進后的秘術。」

再不斬冷哼一聲,轉身坐回辦工作前,繼續批改文件。

蘇重實力再次提高,他脫離組織的可能越發渺茫。心裡氣悶,再不斬索性悶頭處理公務,眼不見心不煩。

大量宇智波秘藏資料,加上蘇重提供的殺戮刀法,使得組織的整體實力有了一個質的飛越。

看著組織的實力越來越大,再不斬頗具成就感。

「白,組織的名字還沒有呢。那個傢伙到底想好了沒有?」想起這件事情,再不斬好心情再次變壞。

白抿嘴笑了笑,這種狀態的再不斬讓他心情格外愉悅。

「秋大人說叫做『破』。」

「破組織?1再不斬驚呼一聲,氣的直翻白眼。

……

「破組織?1鳴人捂著肚子哈哈大笑。自來也臉色古怪。

他們此時在波之國的一個小旅館內。

追蹤著痕,他們一路跑到了波之國。波之國地小國弱。根本就養不起忍者村落。

但讓自來也吃驚的是,他們進入波之國之後,卻發現了很多忍者。

此時他面前就坐著一個一身灰衣,頭戴圓珠護額的忍者。一看便是破組織成員。

面色獃滯,臉上帶著憨傻的笑容。目光渙散,此人明顯被施加了幻術。

「你對土蜘蛛一族了解多少。」自來也不理笑的打跌的鳴人,繼續詢問情報。

「土蜘蛛?不太了解,好像前些天剛剛加入我們組織。確實有幾個天賦不錯的小子。還有,他們一族的小公主,好像加入了封印班,就跟在大人身邊。」灰衣忍者語氣溫和,有問必答,就像是在和老友聊天。

自來也眉頭一挑,他敏銳的聽到了一個辭彙。

「大人?你們組織的大人是誰?」

灰衣忍者理所當然道:「當然是秋大人。」

接著又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哦,我忘了你以前是跟著再不斬大人的。不過,現在再不斬大人都已經臣服,當然還是秋大人更厲害。」

中了幻術的灰衣忍者,似乎把自來也當成了他的一個同伴。

「秋?!宇智波秋?!秋在這裡?那佐助呢?1鳴人大驚失色。

沒想到竟然意外的遇到了叛逃的宇智波秋。

「鳴人,冷靜下來。」安撫好躁動的鳴人。自來也繼續引導審問,但得到的都是些瑣碎情報,對方的身份也不高。

不過蘇重對組織不上心,整個組織也沒什麼機密,他的身份大家幾乎都知道。

一個手刀砍暈對方,自來也摸著下巴思索起來。

「首先這個破組織是宇智波秋組建。土蜘蛛一族加入這個組織,說明他們已經臣服,也代表著宇智波秋已經得到了那個禁術。」

自來也眉頭緊皺。

綱手傳來的信息足夠詳細,他對土蜘蛛禁術也分外了解。知道那是一個威力巨大的忍術。

「就目前情報分析。救援土蜘蛛一族已經沒有意義,重要的是要了解宇智波秋的動機。看他到底想幹什麼。」

自來也心裡有了決斷。

「鳴人,佐助不在這裡。我需要去探查宇智波秋的動機。這是關乎木葉安危的重要任務。我會讓蛤蟆文太反向通靈,你先去妙木山等我消息。去了那裡,要好好修鍊。」

鳴人咬了咬牙,狠狠的點了點頭。他知道自己在這裡沒什麼作用,反而會添亂。

送走鳴人,自來也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怕鳴人糾纏起來。他獨身一人,行動就方便很多。

自來也深吸一口氣,走出旅館。「好吧,就來看看你到底有什麼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