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八節雲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節雲集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明亮的月光灑遍整個世界。

距離破組織基地千米之外的一處高山之上,站著兩個人。

兩人都傳一件黑底紅雲袍,手上戴著一個款式相同的戒指。

一人臉上帶著一個奇異的螺旋面具,只露出一直眼睛。

另一人更加詭異,肩膀上長出兩個帶著鋸齒狀的葉子,活脫脫一個豬籠草模樣。

中間的人頭也不正常,好似從中間劃了一條筆直的線,一面漆黑如墨,一面潔白似雪。

兩人同時抬頭看著天上滾圓碩大,彷彿抬手可摘的月亮,眼中閃爍著不明意味的光芒。

「為什麼選這裡見面,距離目的地這麼遠?你這幾天都去玩了?」面具人帶土不滿道。

豬籠草黑臉上滿是不耐煩:「你以為我願意?!那個宇智波秋的寫輪眼,好像發生了變異,他沒查克拉、沒開寫輪眼,但他的感知力非常強。好幾次險些發現我的蹤跡。」

他的聲音粗糙沙啞,好似烏鴉嘎嘎怪叫。

白臉豬籠草立即附和,聲音卻柔和細膩,帶著些本能的懶洋洋:「不錯,不錯,非常厲害。要小心埃其實這裡也沒什麼的,多待一會兒時間,就能看清楚了呀。」

黑絕臉上的不耐煩更甚:「閉嘴,哪有那麼多時間和這個小蟲子浪費1

白絕對黑絕的訓斥習以為常:「可以放幾個孢子守在這裡嗎,完全不用擔心他們的能力。」

帶土好奇的看了一眼遠處隱約可見的石質堡壘。

「你說他差點兒發現你們?」

他可是知道,身邊這個怪物組合的實力。隱身地下,所有的植物幾乎都是他的耳目。

只要有土地的地方,幾乎都在他們的查探範圍之內。而且這種查探非常隱秘。

誰會去注意路邊一棵隨便都可踩死的小草呢,更何況一粒堪比微塵的孢子。

黑絕不理會白絕的滔滔不絕,少見的凝重道:「每當我靠近他五百米左右的時候,他就會有所反應。最後一次試探,如果不是我捨棄一具分身,直接退到千米之外,早就被他發現。」

他橫行忍界,竊取各家秘辛如探囊取物。一切監控防禦措施,在他看來都是小門檻,抬腳就過去。這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棘手問題。

帶土略帶驚奇的看了一眼黑絕,在他印象中,黑絕性格囂張古怪,從來沒有這次一樣小心翼翼。不過旋即也就不太在意。

「發現了也沒什麼,組織並不缺少一兩個人。而且他不能激發宇智波血脈,也就是個沒用的廢物。早晚要歸於一體。」

黑絕罕見的沒有發揮霸道的性格,反而開口勸解帶土:「這個人有些詭異,小心一些的好。」他似乎察覺了某些不一樣的東西。

帶土點了點頭沒說話,心裡卻不以為然。天才這種東西自古都有,但就算天賦過人,他也要有個成長的時間。

而且蘇重自創一套體系,這種舉動固然強悍堪稱宗師,但對時間的需求更加大。

宇智波秋才多大,十五六歲的年紀,能厲害到哪裡去?就算當年的斑,在這個年紀也不過如此。還是經過了無數殘酷的戰爭之後,他才磨練出一身驚天動地的大能耐。

「我這幾天有很大的發現喲。」白絕那軟綿綿的嗓音裡帶著邀功的喜悅。

黑絕冷哼一聲:「附近不少探子,其中木葉暗也在其中,似乎木葉的人也對他動了心思。」

帶土嘿嘿一笑,聲音里卻毫無歡愉意味:「看了我這個同族的能耐挺大的嗎,似乎惹了不少的麻煩。」

白絕像是沒了糖果的孩子,聲音裡帶著委屈賭氣:「還有自來也,他也來了。帶著九尾人柱力。」

帶土意外的回頭看向絕。

黑絕面無表情:「哼,早就被自來也送去了妙木山,有什麼好說的1

「自來也進去啦?」

白絕不等黑絕開口急急搶答:「進入波之國不久就不見了,昨天九尾剛被送走。」

帶土對絕跟蹤自來也失敗毫無意外。黑白絕雖然厲害,但對於影級的人來說,想要跟蹤監視太過艱難。

要不是黑絕有法子定位九尾,早就被自來也甩掉。

「那就等等看吧。反正有的是時間。」

黑絕不說話,白絕臉上帶著喜意的連連點頭。

「早就說了,種上幾棵樹,等著就好了……」

「閉嘴1

「哎?似乎有人死了唉。」白絕不理黑絕的厭惡,突然滿是歡快的道。臉上的笑容,好似吃了蜜的孩童。

……

距離破組織基地千米外的另一個方向,一處低洼僻靜處。三個人灰袍罩體,臉帶詭異面具,寂靜無聲的站在一起。

「自來也進去了?確定?」領頭之人頭戴一張惡鬼面具,半邊臉迎著月光,被塗成紅色的猙獰嘴巴恰似血口傾盆。

一個帶著貓頭鷹臉面具的人上前一步,低聲快速道。

「根據各方面情報總結,結合村子里送來的情報分析。自來也有七成的可能進入了基地。」

「七成?不夠1鬼臉忍者聲音冰冷。

「去殺人,兩面的人都殺,引發混亂,讓這個基地亂起來。最好能毀掉它。團藏大人有令,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以最小的代價,最大程度削弱宇智波秋的力量。這是我們的終極任務1

這條計策可謂簡單至極,卻又惡毒至極。

挑撥離間這種計策最讓人噁心嫉恨,但卻又如此的毒辣好用。

另外兩人毫不猶豫,點頭之後立即消失在原地。

他們顯然已經習以為常,對於可能引起的血腥後果,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鬼臉面具一半站在月光下,一半藏在樹蔭中,靜靜的聽著黑夜中偶爾升起的慘叫聲。

……

自來也跟隨著一盞一盞亮起的燈在基地中行走。

很快就順著樓梯,走上了整個基地的頂層。

根據自來也的了解,頂層正是宇智波秋的居住地。

「看來是真的被對方發現了。」

自來也有些凝重的想著:「真是出師不利,才剛剛想有所行動,就被這裡的主人給抓了個現行。」

一邊走,他一邊思考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覺得還是那種詭異的監視手段起來作用。

開始的時候沒把他揪出來,可能是怕白天人多影響大,也可能是這種技術有漏洞。但不管怎麼樣,這都不是重點。

「宇智波秋到底想幹什麼?」自來也百思不得其解,這才是重點所在。

就目前來看,對方似乎並沒有什麼敵意。這讓自來也稍稍鬆了一口氣。

不然哪裡還有這種手段引路,直接聯合人手,埋伏起來圍殺他了事!

正想著,發現已經走到了一間房間門口。

沒有猶豫,自來也果斷的推門而入。

入眼便看到了一個青年,背對著房間,盤膝坐在蒲團上賞月。

板寸如鋼針一般的頭髮,常年不變的黑色袍子,手上戴著黑色拳套。

除了背上沒有宇智波一族的族徽之外,蘇重和情報中情形沒什麼兩用。

看到毫無防備的背影,自來也有一瞬間的衝動,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宇智波秋。」自來也肯定道。

蘇重轉過身,從身旁抓起一個蒲團扔過去。

「是我。自來也大人,可以露出真面目了吧。」蘇重對自來也笑呵呵道。

自來也念動之間,恢復了自己的真實面目。一頭白髮,身背捲軸,紅色馬甲,加上臉上的怪異油彩。正是老而彌堅的自來也。

他的年齡可真不小了。

自來也一腳把蒲團踢回蘇重身邊,直接席地而坐。

「說吧,找我來想幹什麼?」蘇重表現的越輕鬆隨意,他就越發緊張小心。

就連自來也也有些莫名其妙,一個厲害一些的小輩而已,自己怎麼會這麼警惕?

他不知道,自從進入基地之後。嚴密的制度,新奇的訓練設備、熱情高漲的忍者,一些列事情層出不窮。

這讓他原本輕視的心態,變成了濃濃的驚疑。

加上剛開始行動,就被人變相的抓到了這裡。

雖然以前不是沒有這種情形,但蘇重的詭異態度還是讓他拿捏不準,心裡越發不敢放鬆。

蘇重好笑的瞪著自來也。

「可不是我想找你來,是你來找我的好不好。還是說說你想來幹什麼吧。」

蘇重對自來也的警惕毫不在意。

自來也可以說是忍者世界的一位傳奇人物。他曾經三次收徒,徒弟一次比一次厲害。

第一個徒弟,做了四代火影;第二次收徒,成就了佩恩,成就了曉;第三次收徒更了不得,直接是六道傳人。

像鳴人這種開掛人物,明顯就是這個位面氣運所鐘的人。

嘴遁太犀利啦!

這種逆天任務都能收來當徒弟,蘇重都甚至有些懷疑,自來也是位面意志的投影?!

不過顯然,蘇重這種猜測毫無根據。

位面氣運就是大勢所趨,是所有生靈意願的最大符合者。位面之子存在倒是有存在的可能性。

但卻根本就沒有所謂的位面投影一說。

舉個例子,誰能把自己投影成自己的胃,讓它在肚子里活蹦亂跳嗎,讓它去干涉肝腎功能?

顯然是不可能的。

位面意志無處不在、無所不在,而又無一所在。是一,也是全。

不過這妨礙不了蘇重,他對自來也這個傳奇人物好奇依舊。

自來也謹慎的道:「你的天賦很少有人比得上,為什要離開木葉,成為叛忍可就要舉世為敵。這而已你非常不利。」

忍住心中暴起而擊的蠢蠢欲動,自來也很好的控制住心神,他試圖把蘇重引回木葉。

蘇重呵呵笑了笑,舉世為敵?為敵又怎麼樣!

「你們忍者那套規則可約束不到我。」擺擺手,蘇重毫不在意。

自來也眉頭一皺,他想起了關於蘇重的檔案記載。

對方並不是木葉在案忍者,但木葉還是對蘇重發起了叛忍通緝。這裡面自然少不了團藏運作。

自來也眉頭皺起的同時,感覺有些棘手。

他覺得對方非常油滑,抓住一個小小的破綻,就把他的意圖打破。

緊緊一次對話,他就覺得,自己把蘇重引回木葉的想法要破產。

蘇重的態度,根本就沒有一個回歸木葉的基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