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五十二節反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二節反應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木葉,火影大樓。

啪的一下,綱手把手中的情報拍在桌子上,一臉怒色的瞪著對面的兩個人。

「宇智波一族到底是怎麼回事?1

兩人一男一女面色蒼老,正是木葉村的兩位長老。

面對綱手的質問,兩人對視一眼,水戶門炎緩緩開口。

「宇智波一族當初密謀發動叛變,所以村子里決定先下手平叛,徹底解決這一隱患。」

綱手眉頭緊皺。

「三代知道這件事情?」

轉寢小春點了點頭:「這是我們的共同決定,命令由猿飛下達。」

說到這裡,她頓了頓接著道:「執行人是宇智波鼬。」

綱手眉毛一挑。

「你們這是要告訴我,村子里拍在前列的叛忍——宇智波鼬,實際上卻是木葉忠臣?1

兩人對視了一眼,不得不點了點頭。

綱手砰的一拳砸在桌子上。

「之前為什麼不告訴我這些事情?」

「我們認為事情已經過去,已經沒有了威脅……」

啪!

綱手把桌子拍的大響,粗暴的打斷了水戶門炎的話。

「宇智波秋難道不是威脅?!宇智波佐助難道不是威脅?!你們要搞清楚,我是火影!如果連自己的村子都不了解,我這個火影還有什麼意義1

兩人沉默不語。

綱手緩緩收斂起怒氣,開始想解決的辦法:「針對宇智波秋的暗殺是怎麼回事?」

轉寢小春遲疑了片刻,最終還是開口道:「這是宇智波平叛一事的后延計劃。」

聽到這裡,綱手忍不住的再次青筋外冒。后延?

幾次暗殺下來,不僅沒有完成計劃,反而憑空造就了一個大敵?!

忍住心裡的怒火,綱手強迫自己平靜下來,仔細思考這件事情的始末。

轉寢小春識趣的閉了嘴,她已經看出了綱手快要爆發出來的怒氣。

思考良久,綱手抬起頭盯著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肅然道:「取消暗殺任務,加大監控力度。在沒有足夠的把握之前,誰都不能再去招惹宇智波秋1

不等兩人反駁,綱手厲聲道:「特別是團藏,讓他老實點兒。不要只會到處放火不會滅。到最後還要讓我來幫他滅火1

兩位長老對視一眼,眼睛掃過桌子上的情報,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我會去告訴團藏。這是我們的決定。」水戶門炎開口道。

這一次他們站在了火影一邊。

綱手臉色緩和片刻,雖然兩個長老的做派讓她束手束腳,但此時的決定,卻讓綱手心頭怒火稍減。

不管怎麼樣,木葉這個整體才是根本。任何權利、利益都是建立在木葉強盛的基礎之上。

兩人離開之後,綱手站在窗戶外看向遠處炊煙渺渺的木葉。

想到自來也在情報中的描述,手忍不住的攥緊,情報頓時被她揉成了一團廢紙。

「威力強大堪比尾獸炮?一個人就能夠毀滅一個忍村?」

綱手眉頭緊緊的皺起。

蘇重對木葉冷漠的態度,讓她不爽之餘暗自慶幸。

她忍不住的暗想,如果有一天木葉碰上了這種劫難,到底該怎麼辦?

……

陰暗空曠的地下,空氣緩緩流動,團藏靜靜的站在平台之上,好似從來沒有動過。

「團藏,取消針對宇智波秋的一切暗殺計劃,加大監控力度。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不要招惹對方。」水戶門炎道。

團藏眼珠轉動,淡淡道:「這是你們的決定?好,我會按照命令行事。」

轉寢小春鬆一口氣,他就怕團藏不服火影命令,一意孤行。

在看到關於元氣炮的情報之後,兩人同時抹了一把冷汗。

當初對方依靠體術橫行,強殺三十多名根部,讓他們大怒之餘已經震驚非常。

現在更是掠奪了土蜘蛛一族禁術,創造出了元氣炮這種戰略性的忍術。

在沒有足夠的把握之前,他們絕對不想招惹到對方。

「你能明白就好,現在木葉聲勢正處於低谷,不宜多結仇人。」水戶門炎看到老朋友妥協,神色輕鬆不少,他也不想和對方發生衝突。

兩人目的達成,很快離開地下。

地下空間雖然乾燥陰涼,並不窒悶。但呆的久了,仍然有種被封閉的感覺。

總是不太喜歡呆在這個封閉空間當中。

兩人對於團藏的鐵血風格並不十分贊同,但卻對其頗為敬佩。

就像敬佩與三代能夠做好火影一樣,也同樣敬佩團藏能夠承受地下的陰暗。

團藏站在原地,面無表情,沉默良久。

「把自身的安危放在對方的手中?綱手,你和猿飛一樣的懦弱!所有威脅都必須全力撲殺,養虎為患只會遺禍無窮!木葉需要變革……」

輕微到微不可聞的聲音在地底空間當中回蕩。

像是下了某種決定似的,團藏輕輕頓了頓拐杖,轉身進入身後通道之中。

就像兩位長老說的一樣,現在是木葉的虛弱期,不是全力出手的時候。但只要一有時機,他會全力清掃所有障礙!

……

雨忍村常年下雨,空氣中充滿著濕潤的氣息。

淡淡的咳嗽聲在房間內響起。

這是雨忍村最高的一座塔。頂層空間之內空無一物。

冷風從深處塔外的平台吹入,讓人皮膚泛起一粒粒細小疙瘩。

「聽說你失敗?」

橘黃色的頭髮格外鮮亮,配上死期沉沉的面容卻顯得怪異無比。

「我畢竟老了。你才是曉的希望。」帶土略帶虛弱的道。忍不住的再次咳嗽出聲。

雖然掙脫了封印,及時躲入異空間內,但他還是被炸傷。

佩恩不置可否:「你打算怎麼辦?按照他說的,不去招惹他?」

帶土眼睛縮了縮:「自然不能放過這個不安定因素。等我的傷好了,多帶些人去對付他。」

佩恩轉動眼珠,帶著一圈圈黑圓的輪迴眼有著別樣的威嚴。

「我們的目標是尾獸,只要喚醒十尾,任何人都沒有威脅。」

帶土轉頭看向佩恩:「你打算放過他?」

「放過他?怎麼可能。」佩恩天道走到平台旁邊,俯瞰著雨忍村忙忙碌碌的人流。

「當前首要目標是搜集尾獸。除了尾獸,其他一切都沒有意義!而所有敢於冒犯神的人,都會受到應有的懲罰。」

賠案轉頭盯住帶土。

「他有尾獸嗎?」

帶土不自然的轉過頭,不和他對視。

「沒有。」

佩恩繼續盯著帶土:「他會阻止我們收集尾獸嗎?」

帶土搖了搖頭:「根據目前掌握的信息表明,他並沒有和我們作對的跡象。」

佩恩轉回頭,眼睛直直的盯著窗外的雨簾:「既然如此,就沒必要管他。為了一個暫時無用的人,浪費組織過大的力量,並不值得。等到喚醒十尾,他也只不過是一簇火苗,頃刻而滅1

帶土沒說話,空氣震動,消失在原地。

小南從陰影中走出,疑惑問道:「長門,你之前不是說要將他拉入組織的嗎?」

「叫我佩恩。」

小南臉上表情不變,緊盯著佩恩天道的眼睛。

輪迴眼轉動,佩恩天道躲開小南緊盯著的視線。

「我們不知道他是誰,但能夠給他造成傷害,這個宇智波秋就有了存在的理由。他這麼急匆匆的跑過來,看似是為了找幫手,實際上是為了取消我們的疑心。縱橫忍界的宇智波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受傷?老了?真是不錯的借口。」

佩恩天道面無表情,聲音中卻滿是嘲諷。

小南恍然大悟:「你是想留著對方牽制面具人?」

佩恩天道站到窗口,並沒有回答。

「我要的屍體準備好了嗎?」

小南嘆了一口氣。她心裡清楚,面具男太過神秘。那個宇智波秋厲害,能夠打傷面具人。但想要牽制對方,不現實。頂多分去對方的一部分注意力。

「還差一些,封印術好像也出了些問題。」

佩恩天道面色冷峻,面無表情。

「那就先沉寂一段時間吧。」

涼風穿進高塔,吹的兩人的袍子呼呼作響。

……

蘇重一個元氣炮轟出了一朵蘑菇雲,驚動了整個忍界的神經。

這種忍術的存在,戰略意義非常強強大。他就像尾獸一樣,是奠定一個勢力立足於忍界的根基。

就像雨忍村,他之所以能夠在幾大國的夾縫中安然存在。就是因為半藏。

半藏最厲害的是什麼?是能夠造成大面積傷害的毒!

如果半藏發瘋,跑到哪個村子里大肆放毒,損失之大無法想象!

這就是他能夠屹立忍界的原因。誰都不會冒著危險,去招惹這種能對忍村造成毀滅性打擊的人。

現在的蘇重就是這種存在。

再不斬混跡忍界多年,更是從血色霧忍中殺出。

這一點他看的非常明白。

在沒有戰爭的年代,威懾就是最好的武器。尾獸的作用就是如此,七忍刀的作用也是如此。

正因為這樣,他心裡忍不住的激動起來。

有了蘇重,破組織就能夠安穩的存在於忍界,一般人不會來招惹。

這就有了發展壯大的機會。

「只要抓住這次幾乎,儘快發展,說不定就能發展成為一個堪比霧忍的大勢力1

再不斬雄心滿懷!

但看到緊緊關閉著的房門,再不斬頓時氣的臉色漲紅。

隔著門就能聽到的鼾聲,讓再不斬充滿了憤慨。

如果是他擁有了這種力量,一定會立即召集眾人。在他們的震驚還沒有消失以前,發表熱血演講,激發眾人鬥志大肆發展。

可對方竟然關起門來睡大覺?!

而且一睡三天!

再不斬怒哼一聲,像是一頭憤怒的公牛,猛衝到蘇重門前。

攥緊拳頭高高舉起,比劃了兩下,最終還是沒敲下去。剛要轉身離開,身前的門突兀的被打開。

蘇重對舉在頭頂的拳頭視而不見,伸手扒拉開再不斬,對著白吩咐道。

「我餓了,給我準備飯。」

聽了這話,驚疑不定的再不斬,頓時怒從心中起。

吃飽了就睡,睡醒了就吃,豬啊!

一點兒都沒有大志。他很想大聲問問對方,他真的姓宇智波?

當年的宇智波斑是何等的英雄,橫行忍界,建立木葉。這種雄心壯志竟然被後輩敗的一乾二淨。

想要一刀砍了對方,卻有打不過,再不斬只能怒哼一聲,一臉難看的站在原地。

他還要等著蘇重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