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五十六節佐助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節佐助來了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鐵之國

五影會議按照既定日程舉行。

團藏坐在案幾之後,從容不迫。

土影年紀最大,老謀深算,同樣老神在在。

雷影一貫霸道,氣魄最足。面對站在整個世界站在頂端的幾人,霸氣依舊,臉上滿是桀驁。

水影雖然是女流,但卻並不弱校能夠在血色霧忍當中殺出一條血路,引導霧忍走上正軌,心智實力都是上乘之選,心態足夠沉穩。

我愛羅年齡最小,鎮定之處,卻不差於土影。

他從小就和一尾在做抗爭,這折磨了他十多年的苦難,不禁給予了他強大的力量。同時給予了他強硬的心志。同齡人之中,如果論誰的心志最堅硬,非我愛羅莫屬。

而且正是因為幼時殘酷經歷,使得他頗為偏執。就像開始的時候,他執著於血液,到處殺戮。此時他執著於砂忍村,他便具有了風影該有的氣度。

團藏眯著眼睛,眼珠微不可查的掃過在場的諸人。

心底暗暗估計對方實力。這些人在將來可能都是他的敵人!

「好了,這一次各位一起來此地聚會,為的就是商討如何對付曉組織。作為東道主,就由我來主導這次會議如何?」三船站起身看過眾人,不卑不亢道。

鐵之國奉行劍道,而且是融合了查克拉的劍道。查克拉刃的研究開發,解決了武士難以遠攻的難題。使得劍道在鐵之國得以存活。

因為地理位置和一些其他因素,雖然他們實力強橫,但卻獨立於其他忍村之外。

這才是五影會議在這裡召開的原因。而作為主人的三船,由他來主持會議正好合了其他幾人的心思。

「我不管其他人怎麼辦,但佐助必須死1雷影一臉暴躁的瞪著團藏狠狠的道。

團藏坐在椅子上,腰背挺得筆直,對雷影撲面而來兇橫氣勢視若不見。

「宇智波佐助作為木葉叛忍,曉組織成員。老夫上任之初,就已經將其列在木葉叛忍通緝名單之上。雷影如此暴躁,對著我發火也沒用。想要殺他,自己去找吧。」團藏淡淡道。

「嗯?1雷影一臉怒氣。

砰!

一拳便把伙子砸了一個大洞。

「你那是什麼態度1

團藏沉靜的坐在原地,不驕不躁。

「我們這次的會議,目的即是為了組成聯軍,共同對付曉組織。雷影還是稍安勿躁,暫時把個人恩怨放在一邊吧。」團藏略帶嘲諷道。

雷影頓時大怒,立時就要發作。

三船突然咳嗽了一聲。

「雷影還是克制一下為好,對付曉組織才是這次會議的主要目的。」

雷影看似魯莽,卻並不衝動。他雖然心急為奇拉比報仇,但卻清楚的知道,現在不是發飆的時候。曉才是大患。

如果他執意大鬧,就會站在所有影的對立面,這對他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狠狠的瞪了一眼團藏,雷影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

土影饒有興趣的看著場間變化,不發一言。

水影嘴角微翹,帶著一抹失望的笑意,似乎對未能發生爭鬥失望。

我愛羅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看不出什麼心思。

三船見眾人都保持了基本的剋制,繼續開口道:「既然是要組成聯軍,為了協調戰力,我建議推選一名統帥。一次來同意調配資源,最大的發揮聯軍力量。」

團藏包裹在繃帶之中的右手微不可查的握緊。

三船一一掃過五影,最後把目光定在了團藏身上:「我推薦六代火影團藏,來擔任聯軍統帥。」

「不可能1雷影當即大怒,站起來大吼出聲。

「為什麼是他。能夠領導眾人的應該是年富力強的我。你難道不知道團藏的陰暗作風。一旦他做了聯軍統帥,誰能保證他不會暗中削弱我等忍村的力量。」雷影一臉暴躁,但說的話卻格外條理清晰。

土影一如既往的看戲,只不過眼中的不以為然卻明確的表明,他對這個提議也不怎麼贊同。

團藏和他是同一類人,為達到目標可以不擇手段。他更習慣直接強硬的風格,而團藏則葷素不忌,且多以陰暗手段取勝。這種人更加危險。他怎麼可能讓一條時刻盯著自己的毒蛇,來領導岩忍!

三船冷冷的看著雷影。

「如此暴躁的你,可不能擔任統帥1

雷影脖子上青筋登時突起。眼見就要發作。

「等等。團藏!你竟然敢用幻術迷惑大家1

一道聲音突兀響起。立時讓在座的諸位一陣怔愣。

呼!

隱藏在暗處的護衛現身。

轉瞬間,整間會議室的氣氛,立時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土影眼中閃過玩味的笑容,看來不用自己出言反對,團藏就做不成統帥了。

「我沒什麼感覺。」三船皺眉看向水影身後的發言者。

此人是個獨眼,右眼用一個黑色眼罩擋著。面對眾人疑惑目光怡然不懼,眼睛死死的盯住團藏。

「我的右眼是一顆白眼,可以清晰的看到查克拉流動。團藏大人右眼的查克拉,是宇智波止水的查克拉流動。也就是說,他和我一樣移植了別人的眼睛。而且是最高幻術的眼睛。通過直接控制腦部施加幻術,隱蔽而強大1

雷影怎會放過如此好的打擊對手的機會:「這種人根本沒有資格做統帥,誰能保證他不會用幻術控制我們。聯軍之中根本就沒有信任可言。」

團藏不慌不忙,臉色絲毫不為所動。對眾人投射過來的懷疑神色視而不見。

轟!

突然整個基地震動了一下。

「怎麼回事1三船面色鎮定,立即回頭問身後之人。

一陣滋滋啦啦聲音之後,這人臉帶驚異神色道:「宇智波佐助潛入此地,而且發動了正面攻擊。」

轟!

煙塵滾滾,牆面開了一個大洞,雷影已經消失不見。

三船臉色陰鬱的掃了一眼洞口:「竟然敢冒犯鐵之國尊嚴!派出武士,全力捉拿宇智波佐助1

……

蘇重坐在案幾之後,身側不遠處是一個壁爐,洶洶的火焰燃燒著,讓室內溫暖如春。

案几上擺滿各色菜肴。

「大人,這些便是鐵之國特有菜色。這種冰魚最為美味,取自冰封寒潭之下,肉質鮮美。切成薄片之後,猶如薄冰入口,立即融化。非常美味。」白耐心的給蘇重介紹著各色食物。

蘇重筷子翻飛,桌上食物飛快的消失。。

所有食物在他嘴裡只有好吃和不好吃的區別。他可品嘗不出其中的不同之處。

「大人,周圍守衛頗為森嚴,他們這是在監視我們。」再不斬湊到蘇重身後,彎腰沉聲道。

蘇重點點頭表示知道。

再不斬臉上閃過一道煞氣:「大人,要不要我去清理了他們。」

他自身實力有了長足進展,而且統領破組織兩年多,再不斬心氣頗高。來到鐵之國之後,沒想到竟然被人軟禁起來。他心裡憋著一口氣。

「不用。」

蘇重的回答簡短有力,說完又把一碗鮮美魚湯,咕咚咕咚地倒進肚子里,吐出一口白氣。

就在這時,整個基地陡然震動了一下。

再不斬立即躥到房門之外。

白收起溫和面孔,一臉嚴肅的站到蘇重身前,擋在門口的必經路線之上。

蘇重眼中精光一閃,強大的精神力像一把巨大的刷子。眨眼的功夫,就把整個宮殿掃了一遍。臉上頓時閃過有意思的神色。

「佐助來了。」

白聞言一愣,接著便滿臉欣喜。

「是佐助大人嗎?原來他真的沒事。我還一直擔心他遭遇了什麼危險呢。這下好了,大人終於可以和佐助大人團聚。」

蘇重不置可否,團聚?這可不見得。

「走吧,去看看佐助得了什麼奇遇。」

白拿出苦無,擺出警戒姿態,當先走了出去。

剛出門,正好看到和鐵之國武士對峙的再不斬。

闊面大刀扛在肩膀上,再不斬狹長的眼睛眯成一條線。本就陰沉的臉色更加陰寒的可怕。

這些武士竟然還真的敢攔住他的去路,要不是不知道蘇重的態度,再不斬早就把眼前的武士,一刀砍成兩段!

「大人,現在處於警戒狀態。請安心呆在房中,事後我們會向您通報具體信息。」包裹在厚厚鎧甲中的武士看不見容貌。

但面對再不斬閃著寒光的大刀,他卻依然鎮定如常,恪守著自己的職責。

蘇重像是沒聽到似的,抬腳便走。

鏘!武士抽出腰間利刃,雙手持刀,劍尖穩穩地指著蘇重。

「大人,請暫時回房躲避1

蘇重面無表情,腳下不停。一步踏出,瞬間越過白的身側,來到武士身旁。

左手握拳,往右邊一甩。

砰!

武士身影陡然消失在原地,一下子就砸進了牆壁之中。

牆壁上頓時出現了一個人形的凹坑。

武士陷入其中,不斷的掙扎,看其動作就知道並未受什麼傷害。但是不管他如何掙扎,都無法從凹坑中掙脫。

蘇重看也不看陷入牆壁的武士,再次邁出一步。

砰!

牆壁上再次出現了一個人形大坑。

再不斬一聲嘿笑,腳一蹬,身形快速突進。搶到蘇重身前,大刀倏然拍出,闊刀面狠狠砸中擋路武士。巨大的力量襲來,對方立馬就被砸暈在地。

他做不到蘇重的力量由心收發自如,把人打入牆壁卻不傷對方。

但他再不斬何須收手,他心裡憋了一口氣,早就想發了!

要不是不想憑白招惹鐵之國,這些人可不會只是被打昏那麼簡單。

砰砰……砰砰砰!

一連串悶響之後,地上多了一片暈倒的武士,牆上多了數個人形凹坑。

一行三人不緊不慢,伴隨著踢踏的腳步聲,消失在空曠的走廊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