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五十七節不一樣的佐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節不一樣的佐助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轟!

大塊的石頭從牆壁上崩飛。厚重的石質牆壁瞬間便被打出了一個大洞。一個淡紫色的骨制拳頭緩緩收回,一晃之間,消失在空氣中。

佐助面無表情,從洞口之中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兩男一女。

兩個男子,一個身材魁梧頭髮橘黃的,面貌頗為陽光。一個矮小瘦弱滿頭白髮,臉上滿是不耐煩神色。

那名女子則是一頭火紅長發,帶著一個黑框眼鏡頗為秀美。只不過嘴裡絮絮叨叨,顯得有些神經質。

「佐助,這麼一路打進來,是不是太囂張了點兒埃我們可是來殺人的。誰去殺人,會這麼明目張1白頭髮水月一臉不滿的指著身後。

透過幾人肩膀,可以看到一個又一個被打破的牆壁。目光延伸出去,甚至能夠看到不斷飄落的雪花!

佐助竟然就這麼從外面,一路破牆開路,直直的打進了這座宮殿內部?!

不等佐助回答,一陣非常有節奏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他們所在大殿是一個巨大的大廳,周圍有六個通向各處的通道。這些整齊的腳步聲,便是從身側不遠的一個通道中傳來。幾人不由自主的轉頭看去。

一隊身穿銀白盔甲的人從通道里涌了過來。

「找到他們啦!圍起來1

領頭之人先對著對講器傳出訊息,接著立即給身後之人下達包圍指令。

「宇智波佐助,你竟然敢公然闖入大殿。你最好放下武器乖乖束手,否則不要怪我們下狠手。」

為首之人聲音低沉肅然,兩柄武士刀緊握手中,在胸前相互交叉。

佐助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對對面武士的呵斥充耳不聞。

「我早就說過,這麼干早晚會惹麻煩!你看看,現在把人引來了吧!這裡可是有著五位影級忍者啊1水月氣急敗壞,滿臉的焦躁,對著佐助不停的嘟囔。

「香菱,躲起來。找到團藏的位置就好。」佐助無視水月的喋喋不休,轉頭吩咐道。

「沒問題。」說完轉身就要找地方去隱藏自己。

「還有。」好似想到什麼似得,佐助叫住了香菱:「不需要隱藏查克拉氣息,讓他們知道你的存在。」

香菱臉上帶著疑惑。不隱藏查克拉波動,豈不是查到對方,就讓對方知道了有人在找他們?不過她沒開口問,點頭之後,迅速退後躲到了角落裡隱蔽起來。

「宇智波佐助1佐助的無視讓領頭的武士非常憤怒。佐助一路打進宮殿,已經是在侮辱鐵之國的臉面。此時竟然在他們這些武士面前,還如此的無所謂!這是在蔑視!

「攻擊1

佐助掃了一眼衝過來的一眾武士,聲音淡漠道:「我等的人不是你們。水月,重吾,交給你們了。」

「為什麼是我1水月一臉的不情願。不等他繼續開口,身邊的重吾已經像一頭豹子一樣沖了出去。

他半張臉變得猙獰而噁心,尖齒露出嘴外,口水不停滴下,而且右手變成了爪子一樣的東西。

但另外半張臉卻依然陽光,眼中的目光清澈無比。

砰!

武士們一觸即潰,重吾的變異右手堅韌無比。武士刀雖然附加了鋒銳的查克拉刃,但依然無法給重吾造成傷害。

重吾力量巨大,只要被他的手碰到,立即就會被打飛出去。

看到重吾迅猛的身影,水月頓時不滿起來:「你搶我的生意幹什麼1

拔出腰間武士刀,猛地沖了上去。他的武士刀看似普通,實際上卻是大蛇丸仿製的草雉劍之一,鋒利無比。衝過來的武士,無不被他砍斷兵刃,切開盔甲,中刀倒地。

武士人手眾多,且相互之間配合默契,但重吾和水月兩人都不是普通忍者。戰鬥剛開始就結束,一群武士頃刻間便被兩人全部擊倒。

「宇智波佐助1

轟隆隆陣陣巨響,一聲怒吼穿雲裂石。

咚!

距離頭頂十多米的天花板,陡然炸開一個大洞。一個身材魁梧,渾身肌肉憤張的大漢直接跳了下來。

砰!

地面頓時被砸出了一個圓形凹坑。

幾乎在落地的瞬間,大漢消失在原地。雷鳴聲劃破空氣,大漢突兀的現行於佐助身前,就像他本來就在那裡!

「去死吧1

閃爍著雷光的拳頭,瞬間就到達了佐助面前。

嗡!砰!

空氣陡然顫慄,一個紫色的人形骨架憑空出現,把佐助牢牢的包裹在其中。

大漢拳頭正好砸在骨架的肋骨之上,超過肉眼可見的拳速頓時被止祝

轟!

人形骨架的骨質拳頭當空砸下,碩大的骨質拳頭砸在地上,大理石的地板碎裂崩飛。

一個巨大的坑洞出現在地上,空洞邊沿,一道道裂紋延伸出去。整個大廳的地面,便被這一拳砸的稀巴爛。

佐助一臉平靜的收起拳頭。身後的人形骷髏巋然不動,頭顱幾乎到了房頂,兩顆空洞的眼珠深邃死寂。周身上下,一股紫色的火焰,無聲無息的騰騰燃燒,顯得詭異妖冶。

佐助抬頭看向不遠處的大漢。那漢滿臉憤怒大漢正是雷影!他此刻豪發無損的站在不遠處。全身上下閃爍著一層耀目的雷光。

「找到他們啦1藏在暗處的香菱突然喊了一聲。

佐助點了點頭,眼神一瞪,身形閃動間,快速沖向雷影。根本不給雷影說話的機會。

雷影毫不示弱,身上雷光更盛,速度猛然提高,身影立即消失在原地。

轟轟轟……

劇烈的撞擊聲不斷響起。粗大的石質立柱,被兩人猛烈地撞擊波及,旋即碎裂倒地。整個宮殿都因為兩人的戰鬥,劇烈的顫抖起來,好似要坍塌一般。

轟隆一聲巨響,失去了立柱支撐,又被雷影砸了個大洞的天花板終於掉了下來。

兩人瞬間分開,紛紛躲避巨大石塊。

煙塵散去,雷影全身雷光如同火焰,定定的站在遠處,好似一尊神祇,威嚴而霸道。

紫色的人形骨架站在另一端,詭秘而森然。

「不好了佐助!團藏跑啦1被他護在骨架之下的香菱突然大喊了起來:「一大批強大的查克拉波動,正在向這裡迅速移動!咱們跑吧1

剛剛匯聚過來的水月聽到此話,頓時滿臉氣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這不是來報仇,這是來送死!還把我搭進去!那可是各個村子里的影!還有水影1

佐助一言不發,猩紅的眼珠布滿裂紋一般的黑色絲線,放佛一個快要碎裂的玻璃球。

突然他神色一動,轉頭看向不遠處走出通道身影。

「秋,好久不見。」

蘇重剛走出通道,立即就注意到了那個矗立在半空的骷髏。

須佐能乎!

他瞬間就來了興趣。

「佐助,好久不見。」

嘴裡下意識的回應著,眼睛卻死死的盯住了半空中的骷髏。龐大的精神力瞬間就把那個巨大的骷髏籠罩祝

他早就想再見識一下須佐能乎。當初在木葉村外,宇智波鼬雖然使了出來。但曇花一現,時間太短,獲得的信息太少。

他想要了解須佐能乎,只能獨自猜測。好在他親身接觸過,倒也有些不錯的猜想。

這一次再次看到須佐能乎,蘇重的全副精神頓時便被吸引了過去。

「這就是須佐能乎。」佐助皺著眉頭對滿眼狂熱的蘇重道。這種眼神他不是第一次見到,他和蘇重在一起生活過好幾年。對這種眼神非常熟悉。讓他皺眉的是,他發現蘇重的衣服上沒有了團扇標誌。

「原來如此。」過了不一會兒,蘇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雖然時間不長,但好在他有過不少猜測,此次用精神力探查,更多的是在驗證猜想。

「和我想的一樣,須佐能乎果然是一種借用自然能量的瞳術。」

他以前就想過,這種瞳術應該類似仙人模式。要不然,宇智波斑如何去對抗千手柱間。

千手一族繼承仙人之體,本就查克拉龐大。在開啟了仙術之後,查克拉就更加龐大。如果不能夠借用自然力量,宇智波斑根本就無法和柱間對抗!

「我該說,你們真不愧是宇智波嗎?」伴隨著腳步聲,一群人從另外一邊的通道中湧入。

三船一臉森寒的看著蘇重和佐助。他早就通過無線設備得到了具體情報。此時他怒火中燒!

佐助身旁,是一個直通外界的大洞。而蘇重身後的走廊里,滿是昏倒在地的武士。

這種一路打過來的霸道直接,還真是一脈相承。

白看了看蘇重,又把目光投向遠處的佐助。

越看越是怪異,眼中閃過奇異色彩:「佐助大人,簡直和秋大人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樣。」

在場諸人觀察力都不差,幾乎瞬間就察覺出了兩人身上某種怪異的相似感。

兩人長得一點兒都不像。

佐助面貌頗為俊美,發色烏黑。但蘇重卻長得非常普通,只能是一個普通人,而且那一頭鋼針般的短髮,怎麼看怎麼扎眼。

三船面色變得怪異起來。剛才只不過他只是憤怒之言,沒想到卻說中了事實。難道兩人的血緣關係很近?

蘇重卻一點兒都不奇怪,他早就知道佐助在模仿他。只不過他沒怎麼在意。真沒想到,我對佐助的影響竟然這麼大。

看看此時,即使面對五影依然冷靜鎮定的佐助。在想一想原著中那個被仇恨牽著鼻子,到處發泄的佐助。相比之下,那就是一個憤怒的孩子。現在他彷彿看到另一個自己。眼裡只有力量的自己。

「謝謝你的教導。我會報答。」佐助突然道,臉上卻沒什麼變化。

蘇重微微笑了笑:「不用,這是我該做的。已經扯平了。」

佐助怔了一下,低頭想了一會:「你是想要脫離宇智波嗎?這是籌碼?我答應了,你和宇智波一族沒關係啦。」

蘇重一愣,想到了他早就不在穿戴著宇智波族徽的衣服,知道佐助誤解。不過也沒說什麼。

這確實是一場交易,不過他得到的是宇智波秋的身體。

一眾人突然明白過來,他們兩人為什麼這麼相似了。

這一番交談莫名其妙,外人不解其意。但這之中,兩人眼中的冷漠如出一轍!

佐助說著感激,但眼中卻沒有這種情緒。蘇重臉上帶著笑,眼中卻像一潭死水。

不知道為什麼,在場的諸人全都不自禁的渾身發緊。

「這是兩個冷酷的瘋子1土影臉色凝重。

他歷經忍界多次動蕩,甚至連宇智波斑都見過。正因為如此,他明白兩人眼中的意味。那是對什麼都不在乎的眼神。

滿含戒備的看著不遠處的蘇重,土影心中的戒備陡然升起。

轉頭看了一眼佐助,土影對蘇重的的忌憚更甚。

這是一個無所顧忌的瘋子!而且是一個能夠培養出另一個瘋子的大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