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一節從鮮血中誕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節從鮮血中誕生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天上烏雲密布,遮住太陽,使得光線暗淡昏黃。

遠處是一望無際的農場田地,遠遠的能看到些亮著燈光的房屋。零落的分佈在廣闊的田野之間。

一幢二層小樓孤零零的坐落在小山坡上,此時房門半開,一道刺目的血跡從門口伸出。畫出一道長長的血線,一路染紅無數土石草木,向遠處延伸出去。

房間之內是一個三十多平米的大客廳。座椅案幾一應傢具全都堆在牆邊,中央處什麼東西也沒擺設。

平整的地板上繪製著一個巨大的煉金陣,詭異的符號遍布其中。但此時,這些充滿了神秘美感的符號,卻被一灘濃濃的血跡覆蓋。

一個不成人形的怪物躺在煉金陣中心一動不動。胳膊腿頭顱,人該有的地方都有,但卻全都詭異的折斷扭曲,像是一個被硬生生拼接在一起的布偶。

房屋外面,風呼呼的刮著。房間之內寂靜無聲,中心處一個個詭異死屍趴在地上,詭異而恐怖。

突然間,本應該沉寂失去效果的煉金陣亮起一抹紅色光芒。一道縫隙突兀的在煉金陣中心打開,一顆晶瑩剔透的圓珠從縫隙中飛出。噗嗤一下就鑽進了房間當中那具殘破屍體當中。

呲啦!

紅色光芒大作,把屍體全部覆蓋。屍體詭異的抖動起來,腦袋處好似出現了一個詭異的黑洞。屍體全身各處都在向著腦袋的方向縮校

一個成人,很快就縮小成了一個七八歲孩童。

隨著縮小,那些扭曲的肢體、破碎的皮膚,紛紛規整癒合。等到劇變完成之後。破敗屍體消失不見,一個七八歲大小的男童躺在了煉金陣的中心。一頭的金色頭髮,即使是昏暗的大廳之中依然耀眼。

蘇重在身體碎裂的瞬間,便被劇烈的疼痛刺激的陷入半昏迷狀態。只能被破界珠拖著行動。他看到了漫天的紫色雷電,感覺到其中的滿滿惡意。蘇重猜測,那大概便是忍者世界,整個世界規則的憤怒。

他知道這股憤怒的來源,破界珠可是把整個十尾給吸走。那是忍者世界的本源,是整個世界規則最明顯的具現化部分。

被破界珠生生掠奪走之後,幾乎毀了整個世界。想要再次演化到這種高度,還不知道需要多少時間。

破界珠最後的行徑已經不是偷盜,簡直是強搶。人家如何會不怒?

好在他有破界珠護衛,要不然,他的靈魂會在第一時間被雷霆撕裂。

之後在破界珠的裹挾下,在虛空之中遊盪。他一直處於一種渾渾噩噩,半夢半醒的狀態之中。

蘇重覺得,這是由於他的靈魂強度不夠導致。上一次破界穿越,他一點意識沒有,這一次雖然處於渾噩之中,但起碼有了進步。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感覺道了一股久違的溫暖,蘇重知道自己終於再次找到了一具身體。

身體果然是靈魂的廬舍!

只是不等他反應過來,劇烈的疼痛襲來,本就處於昏迷邊緣的蘇重終於昏了過去。

在昏迷之前,他聽到了一聲驚呼。

心裡稍稍安慰:「還好,有人發現。總比昏迷荒野無人問津來的好。」

……

半個月後,蘇重睜開眼睛,房間內的陽光讓他有些不太適應。

伸手擋在眼前,過了好一會兒才不覺刺目,看到眼前瘦小的手臂,蘇重有些無奈,又成小孩了?

翻身坐起,全身各處傳來劇烈疼痛,只是這一個小小的動作,就讓他痛苦不已。

蘇重不禁皺起了眉頭:「這個身體太弱。」

他在火影世界,精研硬氣功,身體強橫無比。一塊石頭拍在頭上,石頭成粉末,額頭卻絕不會有一點兒損傷。哪像現在,稍微一動,全身就酸疼難耐。

房間之內頗為簡單,他身下的大床處在房間正中。左手邊有一個衣櫃,右側窗子旁邊有一個書桌一把椅子。除了這些就再無他物。

掙扎著從床上坐起來,蘇重走到窗前,隔著窗戶看出去。

一片綠色的牧場出現在他眼前,建築物不多,視野很開闊。

蘇重有些鬱悶的心情也不由得舒展開來。這種環境和忍者世界截然不同。火影忍者世界自然環境不錯,到處是樹,但總是有種狹小擁擠的感覺。

眼前雖然只是單調的牧場,但天高野闊,讓人心胸開闊心情暢快。

嚓一聲響,房門被推開,一個七八歲的小姑娘站在門口。手裡端著一個托盤,上面放著一碗湯藥。她此時正滿是驚訝的看著蘇重。

「你……你醒了。」小姑娘戰戰兢兢的問道。

蘇重溫和一笑,點了點頭沒說話。

「你……你等等,我去叫奶奶1說完端著托盤蹬蹬蹬的跑了出去。外面很快就想起了小姑娘清脆的嗓音。

蘇重臉上笑容收起,他覺得情況有些不對勁。

「他好像很怕我?」

很快又是一連串蹬蹬的響聲,一個身材矮小的老太太推門進來。

她手裡拿著一個扳手,滿是皺紋的臉上全是緊張,眼中充滿警惕。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蘇重眉頭皺了起來。東西?這可不是一個好稱謂。

老太太看到蘇重皺眉頭,臉上緊張更甚,手裡緊緊的抓著扳手不放。剛才那個小姑娘也往老太太身後使勁縮了縮。

「老人家,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不必緊張,我都傷成這樣了,還能怎麼樣。」蘇重盡量溫和的道。

老太太不為所動:「快說,你是誰1

「畢娜科婆婆,他應該也不知道自己是誰。」一個虛弱的聲音從門口傳來,蘇重越過兩人看到了巨大的鎧甲人,以及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少年。

蘇重腦袋中詭異升起了一種熟悉感。

「這是艾爾利克兄弟,鋼之鍊金術師?」

……

經過解說蘇重已經完全明白了他們的緊張。相比於強兩個世界的投胎和借屍還魂,這個世界他的身份更加詭異。他成了艾爾利克兄弟人體煉金的失敗試驗品。

他們本來是要復活自己的母親。但現在卻把自己煉了出來。

蘇重臉上若有所思:「也就是說,我是你么煉製出來的人。那麼我是人造人?」

愛德華臉上依然滿是複雜。他雖然只有八歲,但自小早慧。有先後經歷大難心智早熟,因此也比別人想的更多。

「應該是。畢娜科已經找人幫你檢查過身體,醫生說,除了比較虛弱之外,你沒什麼問題。也就是說,你和人類的身體基本一樣。只是我不知道,你的靈魂來自哪裡。」

蘇重看了一眼對面的愛德華道:「我的記憶里,我有有好多個名字,都不知道哪一個才是我了。」

愛德華面帶思索:「也就是說,你的靈魂根本就不是一個人,很可能是很多靈魂意識的雜合體。或者說是一個意外產生的靈魂?1

他也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看了對面和他長得有三四分相似的蘇重,愛德華臉色不停變幻。

蘇重自然不會告訴他自己的來歷,他卻是有著好幾個名字,不過這些名字都是他的。這種事回請還是不要說清楚的好。

「你怎麼長得和愛德華那麼像。」小姑娘溫蒂突然好奇問道。

過了最初的恐懼,她很快恢復了活潑。

蘇重摸了摸臉,看向對面盔甲和沒了胳膊少了一隻腿的愛德華。

「應該是我們的血液的原因。他的身體構造,最初的信息藍本來自我們的血液。所以長得差不多。」

「那豈不是說,他成了你們的兄弟?」溫蒂一臉的驚奇。

愛德華低著頭不說話。他的弟弟失去了身體,他自己也成了殘廢。沒能把母親復活,卻多了一個兄弟。

他怨恨眼前的蘇重,但又有種親切感,心裡亂的很。

畢娜科用煙斗敲了敲桌子:「好了,既然醒過來了就先住下吧。我已經替你補辦了戶籍,算是我收養的流浪兒。明面上是溫蒂的哥哥,註冊的名字叫科攏現在開始吃飯吧。」

「怎麼成了我的哥哥,不應該是愛德華的哥哥嗎?」小姑娘在一旁嘀嘀咕咕。

餐具叮噹響,眾人開始進食。

愛德華兄弟養活自己都麻煩,怎麼來養活蘇重這個「流浪兒」。也只有把蘇重登記成畢娜科收養的孫子。

夜晚躺在床上,蘇重快速接受了自己的身份。感受著身體各處傳來的隱隱酸痛,眉頭不禁皺起。

「這個身體太弱,不管要幹什麼,都會成為拖累。必須先把身體鍛鍊出來,其他的日後再說。」

這個世界,個人實力有很大的上限,怎麼提升實力目前毫無頭緒。想了半天不得其所,蘇重決定暫時放在一旁。

……

第二天清晨,太陽剛剛出來,蘇重便條件反射般的睜開眼睛。

慢慢穿衣從床上下來,洗刷過後,蘇重來到曠野之中。

現在時間尚早,周圍寂靜無聲,蘇重迎著太陽開始慢慢活動身體。

他試著修鍊改良版的硬氣功,但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氣血的行動卻非常費力。而且空氣中好似沒有了活潑的自然能量,控制血液對身體的滋養效果不大。

不過總算有些作用。

蘇重不敢做太劇烈的運動,只練習最簡易的太極拳。

龐大的精神力控制血液在全身流動,只是半個小時,他就累的全身大汗打濕衣衫。

長出一口氣停下來,蘇重眉頭皺的更緊。

「想要修復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才行,這個世界……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