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節冰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節冰凍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有了目標,蘇重便開始著手研究。

在上個世界中,他除了對封印術和硬氣功非常熟悉之外。要說最熟悉的就是冰遁。

自從白跟隨他之後,他幾乎每天都要被凍在冰塊中修鍊。這讓他對冰凍的了解遠超常人。

正是因為如此,蘇重決定著手研究冰凍類鍊金術。

「科隆,你的想法很好,但我們對冰凍類鍊金術的了解太少。家裡的煉金知識雖然比較繁多,但更多的只是概述,你要單獨研究會回花費很多時間,你考慮好了?」愛德華難得沒和蘇重別苗頭,很是認真的為蘇重考慮。

蘇重自然知道愛德華的擔心。鍊金術如果沒有找對方向,很可能會浪費掉人的一輩子。更何況蘇重還要閉門造車。

艾爾利克兄弟的鍊金術之所以這麼厲害,不僅是因為他們的天賦,還因為他們有一位好老師伊茲密,給他們指引方向。

「我已經想好了,放心吧,我不會鑽進牛角尖。」蘇重頗為自通道。

有著對冰凍的先天了解,加上對鍊金術基礎知識的紮實了解,蘇重不信憑藉自己的智慧研究不出名堂。

「好吧。你自己有準備就好。」愛德華無奈道。

「你準備什麼時候安裝機械臂?」蘇重轉移話題道。

兩年過去,愛德華已經從過往的失敗中走了出來。從他開始接受蘇重的存在開始就表明了他的轉變。

愛德華臉上洋溢著興奮的光芒:「就在這個月。等我恢復之後,別忘了要教我格鬥技。」

蘇重笑著點頭答應。

……

畢娜科的房間之內,個子矮小的老太太帶著老花鏡,專心致志的在打磨著一個機械護臂。

蘇重推門而入:「畢娜科,愛德華的機械臂設計好了?他說這個月要接受機械臂移植。」

畢娜科頭也不抬:「差不多了。先給他按上基座,連接神經。機械臂隨意調整就好。」

說完好似想到什麼似得,抬起頭從身旁桌子上,亂七八糟的圖紙中翻出數張。

仔細看了看確認沒錯之後遞給了蘇重。

「這些事機械臂的零件設計圖,你去幫忙煉製出來吧。」

蘇重熟練的接過圖紙,打開之後細細觀看。兩年之間,這種事情已經幹了不知道多少次。

「有你這個鍊金術師做我的機械工人,真是太方便了。」畢娜科不禁感嘆。

蘇重笑了笑么說話。確實方便,只要畫好圖紙,確定好材料和尺寸。蘇重兩年來練就的精確練成技術,就能夠把零件完美的練成出來。

在輔助一些精細打磨,就能夠正常使用。

這也是蘇重在這裡的主要工作。

半個月後

「愛德,決定好了嗎,我們要開始了。」畢娜科帶著口罩,穿著白大褂,站在手術室內。

「來吧,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荒廢時間。」

他已經接受了人體練成失敗的事實,但卻再次燃起了恢復身體的鬥志。

畢娜科對著一旁擔憂不已的溫蒂點了點頭,示意她準備開始。

「連接神經的瞬間會非常痛苦,把這塊毛巾咬住吧。」蘇重把手裡的乾淨毛巾遞給愛德華。

愛德華滿臉堅毅的接過咬祝

「開始1

「礙…」

沉悶的嘶吼聲響了很久才停止。等到手術結束,整個床鋪被單都已經被愛德華汗濕。

愛德華手術結束之後,有一段時間的緩慢恢復適應期。

蘇重不想浪費時間,立即開始對冰凍鍊金術的研究工作。

這個世界裡面本來就有一個冰凍鍊金術師。根據漫畫上的表現,冰凍鍊金術主要在於對水的控制。

要麼讓其冰凍,要麼將其蒸發。

有了這個方向,蘇重結合愛德華家裡的煉金知識很快開始了他的實驗。

霍因海姆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愛德華家裡的鍊金術知識非常豐富而基矗不夠細緻,但卻足夠全面。

愛德華兄弟之所以能夠小小年紀就會人體練成,全都是從書上學來的。足見這些知識的繁雜。

看完那些書籍之後,最大的好處是能夠開拓眼界。對整個鍊金術各個分支都有一些基礎了解。

這些東西給了蘇重非常好的開端。蘇重很快就陷入了冰凍鍊金術的研究之中。

……

「科隆,我恢復的差不多了,你教我格鬥技吧。」愛德華找到蘇重道。

剛從實驗室內出來的蘇重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這兩個多月,他腦子全都是冰凍、蒸發煉金符號等各種知識。

被愛德華抓住,一時之間有些反映過不來。

「哦,好的。正好我的實驗也告一段落。」蘇重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

他之所以走出實驗室,就是因為他有了相應的突破。

他本來意外還需要很多時間,但一上手蘇重卻發覺,所謂冰凍其實就是對水溫的調控。

溫度高就會讓水蒸發,溫度低就可以讓水結冰。冰凍煉成陣的關鍵就在於控制溫度。

這非常簡單,沒話費多少時間蘇重就已經將其掌握。

他這兩個月來,主要是在水的塑型方面下功夫。溫度好控制,但是煉成陣的作用範圍就需要反覆試驗推演。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兩個月的埋頭鑽研終於有了成果。

愛德華聞言滿是驚喜:「這麼快就有成果了。快施展出來看看1

蘇重自然不會拒絕。

把溫蒂還有阿爾馮斯全都喊上,幾人來到院子中間。

蘇重兩手並用,很快就畫好了煉成陣。雖然他也能夠無陣施法,但並不想過早的暴露。異樣的練成光芒就已經夠特殊,如果還能夠無陣施法,太扎眼。

雙手合十,猛地朝地上煉成陣一拍。

放在煉成陣中心的一桶水,頓時寒氣大冒,幾乎眨眼間就變成了一桶冰塊。

嚓一聲響,綠色水桶承受不住低溫和冰塊積聚膨脹的體積,裂開數道裂紋。

「厲害!科隆,你是怎麼做到的?」愛德華兩眼放光。

「溫度,只要控制好水的溫度,就能夠實現結冰。」蘇重大方的講了出來。他的鍊金術就是愛德華教授的,他自然不會敝帚自珍。

「降低溫度讓水結冰,如果升高溫度是不是會立即把水燒開,甚至瞬間蒸發成蒸汽1愛德華眼中閃著精光。

蘇重讚歎的點了點頭,他不得不感嘆於愛德華對鍊金術的敏銳。

稍微修改了煉成陣的幾個符號,雙手再次拍擊煉成陣,紅光閃爍。

砰!一團熱氣衝天而起。那個被凍裂了的塑料水桶,受不了這種冷熱驟然變化,登時被炸成碎片。

「想不想學?」蘇重笑呵呵的問道。他確實有教給兩兄弟的意思。

愛德華卻眼神清明的擺了擺手:「我們有自己的鍊金術。博採眾長是鍊金術師的本能,但專一才是鍊金術師成長的法寶。」

「說得好1蘇重讚歎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叫你們格鬥技吧。」

蘇重交給兩人的是他最先研究出來的十二式基礎拳法。

這套拳法最可貴的地方在於,每一式拳法都代表著一種發力方法。但讓蘇重無奈的是,這套極好的拳法並不適合兩兄弟。

愛德華胳膊和腿都有一條是機械的,而阿爾馮斯更乾脆,全身都是鎧甲。

蘇重無奈只能把基礎拳法改了改,提高其中攻擊的技巧成分,減少依靠肌體變化而來的發力方式。

時間就在幾人的各自奮鬥中悄然溜走。

又是一天午後,蘇重在房前和愛德華兩人不停切磋。

任憑艾爾利克兩兄弟瘋狂攻擊,蘇重僅僅憑藉一隻手就輕鬆把他們的攻擊化解擋祝

抓住愛德華一條胳膊,腳下一絆,把愛德華扔出去,蘇重拍拍手停了下來。

「今天就到這裡吧,格鬥技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慢慢來。」

愛德華從草地上爬起來,揉著酸痛不已的胳膊:「科隆,你可真下的去手。」

「我已經手下留情了。你現在只是疼痛,戰鬥的時候如果有絲毫差池,丟了性命可沒地方後悔。」蘇重毫不客氣。對於自身修鍊,蘇重的態度一貫嚴謹。

「對了,現在你們兄弟還能用鍊金術嗎?」

蘇重想看看愛德華無陣施法。

「沒問題。」阿爾馮斯身體旋轉,腳下划動,很快就畫好了一個簡易煉成陣。雙手往地上一按,頓時一個土黃色愛德華小號雕像出現在地上。

愛德華歪著頭想了想,有些不確定似的雙手合十。也沒畫煉成陣,地面卻發出了煉成陣的光芒。

很快,阿爾馮斯的石質雕像出現在地面。

「哥哥是怎麼做到的,太厲害了1阿爾馮斯真心讚歎道。

愛德華臉上帶著若有所思的神色,聲音有些低沉的喃喃自語:「看來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

蘇重卻臉上帶著瞭然神色。

得益於破界珠的保護,他的精神力雖然損失了大半,但仍然足夠強盛。雖然不能做其他事情,但卻保證了他的五感足夠敏銳。

就在剛才,愛德華施展鍊金術的瞬間,蘇重感知到了精神力波動的跡象。

「果然是這樣,所謂無陣施法,就是用精神力在腦海中構建煉成陣而已。」

不過這也不是簡單的事情。蘇重很明顯的發覺到,愛德華的精神力格外凝實。

他經歷兩個世界歷練,精神力才不再鬆散。但愛德華此時的精神力凝實度卻一點兒都不比他差。

想來這就是他經歷煉金之門時,被海量的信息磨礪所致。

「看來不僅是精神力的量,還要達到一定的凝實度才能無陣施術。」蘇重眯起眼睛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