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五節國家鍊金術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節國家鍊金術師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哎?好像師傅也能夠無陣施術。」愛德華突然眉頭皺起,若有所思道。

阿爾馮斯卻沒有多想:「師傅那麼厲害,自然能夠無陣施術啦。對了,這麼久沒去看師傅,要不要去一趟?」

愛德華卻並沒有釋然,暗自想道:「我之所以能夠無陣施法,完全是由於人體練成失敗造成。師傅是如何達成?」

人體煉成反噬眼中,他失去了一條腿,阿爾馮斯失去了整個身體。想到師傅經常吐血病在床的行為,愛德華猛地一驚:「難道師傅也進行過人體煉成?」

聽到阿爾馮斯的提議,愛德華不由點頭:「好,我們去看看也好。正好有些問題要問老師。」

阿爾同樣經歷過人體煉成,為何他無法無陣施術?老師是不是真的進行過人體練成?如果進行過,那麼老師當年煉成的是什麼?

想到這裡,愛德華轉頭看向身旁的蘇重。

「科隆,你和我們一起去見師父吧?」

蘇重想了想點頭答應。冰凍煉成陣大獲成功,他最近沒事,正好藉此機會出去看看。

……

一輛黑色軍用吉普快速的奔行在鄉間土路,帶起滾滾塵土飛揚。

四下是空曠的農場,汽車轟鳴聲遠遠傳出。

「上校,這次為什麼突然來這個偏僻鄉村?」開車的是一個幹練女軍官。

她一頭金色短髮,面色嚴肅眼神凌厲,行為舉止一板一眼,一身軍裝穿在身上顯得英姿勃勃。

車後座上做的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黑髮青年,同樣一身藍色軍裝,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麗莎,不要那麼嚴肅。」

看到女子毫無所動,青年無奈搖了搖頭:「聽說這裡有一個鍊金術相當不錯的人才。過來看看,如果合適就吸收進軍部。」

「他會同意嗎?畢竟國家鍊金術師的名聲可不好聽。」麗莎從後視鏡上看了一眼對方。

「不同意也沒辦法。不過面對這麼大的好處,我覺得對方同意的可能還是很大的。」羅衣馬斯坦古自通道。

「但願吧……」

……

「科隆,這就是我們師傅家了。」愛德華對身後蘇重道。

愛德華走到門口,砰砰的砸門:「師傅,我們來看你啦1

砰!

緊閉的大門從裡面砰的一下被踹開,一道黑影嗖的從裡面竄了出來。

愛德華接受蘇重訓練好多天,反應相當靈敏。身體后翻下腰,險之又險躲過對方又快又急的一腳。

雙手按地,一個後空翻迅速拉開距離。

「師傅!快住手!是我1

愛德華和阿爾馮斯手忙腳亂的應付著來人攻擊,但畢竟年齡幼小,接受蘇重鍛煉時間不長,很快被打倒在地。

「我自然知道是你,要不然會手下留情?」伊茲米是一個身材高挑的少婦。只不過臉色冷峻,沒了嫵媚,卻多了一股英氣。

愛德華揉著被打的青腫的臉,直翻白眼。這還叫手下留情。

伊茲米冷著臉,眼角卻帶著笑,對於這兩個天賦出眾的弟子,她非常喜愛。

可看到愛德華的機械臂和阿爾馮斯空空的鎧甲之後,目光驟然轉寒。接著便化作痛苦神色。

滿臉複雜的看著愛德華兩兄弟。

「師傅……」

「不用說了,進來吧。」

伊茲米帶著兩人進入房間。蘇重自覺跟了進去。

在得知愛德華兄弟為了見到復活母親,而進行人體練成之後,伊茲米臉上痛苦更甚。

可等到愛德華說他們練出了一個活人的時候,伊茲米臉色陡然大變。

「你到底是誰1伊茲米衝到蘇重身前,眼神冰冷,厲聲喝道。

「我叫科攏」蘇重自然道。

伊茲米神色凌厲,根本不聽愛德華解釋:「不可能。據我所知,凡是人體練成,從來沒有成功的案例。你到底是什麼怪物。」

蘇重眉頭不禁皺起,還有這樣的事情?他自然不可能解釋自己的來歷。

伊茲米見蘇重沉默不語,臉上神色更厲。

雙手合十往地上一排,藍色光芒閃爍,地上土地頓時飛出無數尖刺。

蘇重眉頭一挑,在突刺蔓延到身前之時,隨手一拍,紅光閃爍,頓時把突刺拍碎成塊。

伊茲米臉色一變,伸手從身邊案几上拿起水果刀,猛然甩向蘇重。

蘇重眼睛一眯,右手突兀伸出,兩根手指像是鋼鐵一般,牢牢鉗住了飛到鼻子前面的刀。

他經曆數個世界,何曾手軟過,手指一曲一甩,頓時便把水果刀甩了回去。

噗嗤!

血花乍現,水果刀一下就洞穿了,伊茲米想要再次合十的手掌。將其左手牢牢釘在了牆壁之上。

「我勸你還是不要輕舉妄動,你打不過我。」蘇重冷聲道。轉頭看向焦急不已的愛德華:「看來你的師父對我有些誤解,我先回去,你們給她解釋清楚吧。」

蘇重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伊茲米。突然有些明白,對方如此攻擊自己,一方面確實是疑惑自己的身份。另一方面卻是在發泄無法復活自己兒子的痛苦。

自己的出現說明人體煉成陣的徹底失敗。以前的案例只是說會反噬,但起碼是個念想。但自己這個人造人身份的出現,讓這種念想徹底成了虛妄。

不過蘇重也不太想介入,他來見伊茲米一方面是處於對劇情人物的好奇。另一方面是想請教一些鍊金術的知識,只不過就目前看來,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

和伊茲米的見面不歡而散。蘇重也沒了繼續在外面閑逛的心思,便決定回去繼續研究鍊金術。

愛德華家距離伊茲米的住所其實並不遠,他剛過正午就會了家。

打開門的時候,卻發現家裡坐著兩個軍人。蘇重眉頭不由一跳。

看過動漫的蘇重自然知道,這兩個人正是羅伊馬斯坦古和麗莎霍克愛。一個火焰鍊金術士,另一個是槍械專家,擅長狙擊。

此時的羅衣馬斯坦古面色陰沉,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氣氛有些凝重。

畢娜科臉色不太好看。羅伊的臭臉怎麼看都像是惡客臨門。

聽到開門聲,屋內三人抬頭看向門口。

「科隆,這麼快就回來啦?愛德回來了嗎?這裡有人找他們。」看到蘇重,畢娜科臉色稍微緩和。

蘇重對著畢娜科溫和一笑:「還沒呢,他們好長時間沒見自己師傅。說要多待一段時間,可能會晚一些才回來。這兩位是?」

畢娜科臉一擺,卻沒去介紹,顯然在蘇重回來之前,幾人的談話並不愉快。這個固執的老太太相當不給面子。

羅伊馬斯坦古對畢娜科的行為沒什麼反應。雙眼銳利,仔細打量走進來的蘇重,語氣有些冷:「你好,我是羅伊馬斯坦古,你是誰?」

蘇重不僅眉頭一皺,臉上閃過一絲笑意,轉頭看向臭著臉的畢娜科笑道:「畢娜科我中午還沒吃飯呢。」對羅伊馬斯坦古的灼灼目光視而不見。

畢娜科臉上頓時露出笑容,對著羅伊哼了一聲,站起來扭身去給蘇重做飯。

羅伊馬斯坦古露出無奈神色。這兩人顯然是在給他臉色看,誰讓他甩臉子呢?

「你好,再次介紹一下,我叫羅伊馬斯坦古。剛才態度不好,請抱歉。」

蘇重坐在他對面,笑著點點頭。這就對了,陰著個臉給誰看。

「我叫科隆,你們找愛德什麼事?」

羅伊馬斯坦古擺好心態再次打量蘇重:「本來是想徵兆他作為國家鍊金術師,但我在他家裡看到了一些不好的東西,想要來確認一下。能不能給我介紹一下愛德華。」

蘇重心中恍然,他這是看到了愛德華的人體練成陣。

「你看到了那個人體練成陣。」

「你也是鍊金術士?為什麼不阻止對方,你難道不知道鍊金術的禁忌1

他的話又開始變得有些沖,身體猛地前傾,臉色再次陰沉起來。

蘇重身子往背後的椅子上靠去,雙手下壓示意對方控制情緒。

「我想你還不知道愛德華是誰?請放心,他不是一個沉迷於鍊金術的瘋子,瘋狂的去試驗鍊金術。他只不過是一個十一歲的孩子。」

羅伊馬斯坦古一怔,臉上的怒氣慢慢消散:「十一歲?你沒開玩笑。」

「看來在來之前你沒做什麼調查。」

「我只是聽說這裡有一個非常出色的鍊金術師,所以過來看一看。試試能不能把他招攬成為國家鍊金術師。」

羅伊馬斯坦古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緒。一個小孩子能夠完成人體練成,由此可以看出對方鍊金術的高超造詣。

幼小的年齡,同時免除了對方,是那種瘋狂的鍊金術士的可能。他的心裡已經沒了怒意。

「他們只不過是想復活自己的母親。結果一個沒了身體,一個成了殘廢。」

「沒了身體?殘廢?」羅伊馬斯坦古疑惑不解。沒了身體怎麼活著?何況還能出去訪親拜友。

「愛德華裝上了機械臂,至於阿爾,你見了他就知道是怎麼回事。」蘇重沒再多說。

「國家鍊金術師的徵召程序是什麼樣子的,能給我說說嘛?」蘇重突然問道。

羅伊馬斯坦古奇怪的看向蘇重:「怎麼,你也想做國家鍊金術師?考核可是非常嚴格的?」

他顯然對蘇重的能力有著懷疑。這裡已經有了一個少年鍊金術天才,難道還要再出現一個?他不太相信。

蘇重不在意的笑了笑,雙手往桌子上一按,紅光閃爍。

頓時,羅伊馬斯坦古面前茶水全部被凍成了冰塊。

「冰凍?好快的施展速度。」羅伊馬斯坦古心中一驚,仔細看向蘇重雙手。這才發現蘇重說手上戴著雙黑色露指手套,手背部分各鑲嵌著一個金屬片。

注意到羅伊的目光,蘇重笑了笑。這正是他前段時間準備好的煉成陣,但實際上它一點兒作用都沒有。那隻不過是掩人耳目的東西!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