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七節任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節任務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小巧水壺先前被蘇重扔在地上,地面上已經鋪開一層水。

蘇重雙手再次合十,猛然拍向水跡,紅光爆閃。

嗤嗤嗤……

尖銳破空聲不絕於耳,一隻又一隻冰箭從水中飛出,離地瞬間,尾端就會炸開一團白色氣霧。

短箭在巨力推動下,快速飛出。

哆哆哆……

頃刻之間,石制的牆壁之上就打出了無數孔洞,就像是一個蜂窩。

上校目瞪口呆的看著不遠處千瘡百孔的牆壁,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呃……科隆,你的煉金水平很好,回去等測試結果吧。」上校咳嗽一聲,掩飾剛才的失神。

蘇重點頭笑了笑,轉身便走出了房間。他並不擔心通不過考核,冰箭可是蘇重專門創造出來的戰鬥鍊金術。殺傷力巨大,只看那個主考上校的神色就知道,這考核絕沒問題。

上校看著蘇重推門而出,這才轉頭看向不遠處另外幾名作為考官的上校。

「馬斯坦古上校,你可真是撞了大運氣,竟然找到實力如此出眾的鍊金術師,而且一次就是兩個人!這攻擊力,連我都嚇了一跳。他要是對著我攻擊過來,我可躲不過去。」主考上校打了個哆嗦,一臉苦笑的看著羅伊馬斯坦古。

羅伊馬斯坦古臉色古怪:「我也沒想到他這麼厲害。」

「你不知道?」主考上校一臉詫異。

「確實不知道。這次推薦的主要人員是愛德華,這個科隆算是偶然碰到。當時看他的冰凍鍊金術不錯,只是覺得有些用處。沒想到只是一年,他就已經改造出了這種大威力的擊手段。」羅衣馬斯坦古無奈道。

「一年?那他的能力確實不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適應戰常諸位覺得兩人如何?」

「能夠這麼短的時間改造出這種殺傷力鍊金術,怎麼會不適合戰場?」羅衣馬斯坦古感慨道。看看對面牆壁上的恐怖威力,冰箭要是打在人身上,絕對沒有活路。這是專門為了殺人準備的鍊金術!

「愛德華已經得到大總統認可,這個科隆實力也不錯,兩人都有資格成為國家鍊金術士,不過安排上要有些區別。愛德華畢竟年幼。」羅伊馬斯坦古想了一會兒抬頭道。

主考上校點點頭:「既然如此,就宣布兩人通過考核。至於任務安排,就看上面的了。」

……

當天下午,蘇重和愛德華就被通知來到羅伊馬斯坦古的辦公室。

「愛德華,科隆,恭喜你們兩人成為國家鍊金術師。這是大總統的任命書1羅伊馬斯坦古從辦工作後面走出來,鄭重的把兩份任命書遞給兩人。

蘇重結果來看了看:「冰箭?這是我的名字。」蘇重對此並不在意,一個名號而已。

「鋼?我喜歡1愛德華臉上滿是振奮。

羅伊馬斯坦古坐回桌后,隨意的靠著椅背道:「好了,從今以後,我們也算是同事了。你們先回去,三天後將會正是開始工作。收好懷錶,這是你們的身份證明1

蘇重打量了一翻手中的精美懷錶,上下拋了兩下,隨手就揣進黑色風衣兜里。

「我現在能去國立圖書館了嗎?」蘇重問道。

「國立圖書館?有了那個銀質懷錶,三大國立圖書管隨便你去。」羅伊馬斯坦古接著好奇道:「你去那兒幹什麼?」

蘇重聳聳肩,坦然道:「當然是去查看鍊金術的知識,我對那裡面的書籍可是垂涎不已。」

羅伊馬斯坦古點頭感慨道:「你還真是痴迷。掛不得有這麼大的進步。」他指的是蘇重一年時間創造冰箭的事情。

不等蘇重回答愛德華突然興奮起來:「我也去!現在就走吧1

說完隨意的打了個招呼,拉著蘇重就往外跑。

羅伊馬斯坦古笑著擺手,等蘇重一行人離開,他立即收起笑容。

坐直腰身,雙手交叉撐住下巴,羅伊馬斯坦古臉上滿是凝重之色:「那個科隆的信息查到了嗎?」

一直站在羅衣馬斯坦身後的麗莎霍克愛上前一步,把抱在懷裡的文件夾遞給羅伊馬斯坦古:「這是能找到的所有資料,在被畢娜科收養之前,他的信息一無所有,就像是一個憑空冒出來的人。而且據調查顯示,他的鍊金術完全是跟隨愛德華學習而來,也就這幾年的事情。」

「哦?」羅伊馬斯坦古眉頭緊緊皺起,他始終覺得科隆奇怪。

「只用了一年就改造出了那麼厲害的鍊金術,這讓我想起了一個人。麗莎,還記的金布利嗎?」

「誰?那個瘋子?」

「不錯,他給我的感覺就和那個人一樣。完美的外表,偏執的內心。」

麗莎霍克愛想了想,面無表情道:「除了同樣的馬尾髮型,我看不出有什麼相同。而且就連發色都不一樣。」

羅伊馬斯坦古無奈道:「麗莎,我不是在開玩笑。」

麗莎臉色依然嚴肅:「我也沒開玩笑,你不覺得你考慮的太多了嗎。他已經成了國家鍊金術師,而且並不在你的管轄範圍內,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羅伊馬斯坦古想了好一會兒,最後嘆了一口氣:「也是,他率屬於亨利上校,已經和我沒有什麼關係了。我只是擔心他影響到愛德華。」

……

三天之後,蘇重從國立第一圖書館走了出來,長出一口氣。

「賢者之石原來是這麼一回事。」蘇重喃喃自語。

成為國家鍊金術士之後,他第一時間來到國立第一圖書館,搶先找到了隱藏在圖書館中的相關資料。

三天里沒日沒夜的研究,終於讓他了解到了賢者之石的煉製方法。

「賢者只是就是靈魂力量的集合體,可以說是一種高等級的能量。」蘇重腦中轉著相關知識:「用它來代替大地力量,確實更靈活和強大。而且它能夠轉化成血肉力量,用它就能夠間接的實現長生……」

他一邊思考,一邊走向軍部大樓。

今天是他正式任職的日子,他要去見自己的上司。

根據任命書上得到的消息,蘇重來到一間辦公室之前,敲了敲門,聽到回應之後推門而入。

正對著門口有一個巨大的辦公桌,後面坐著一個帶著圓片眼睛的中年人。「我是科隆?洛克貝爾,冰箭鍊金術士,前來報到。」

中年人臉上帶著和善的笑容:「你好,我是亨利?達格拉斯上校,從今以後就是你的直屬上官。不要緊張,放鬆一些。」

他伸手示意蘇重坐在他對面。

「你雖然已經通過了國家鍊金術師的考核,不過相關的福利還沒有到位。這需要你在完成了後續檢測之後才能依次發放。」亨利笑眯眯的道。

「檢測?」蘇重眉頭一皺,考核之後還有什麼檢測?

「對。檢測。國家鍊金術師被稱為軍隊走狗,這是因為鍊金術士都需要參與戰鬥。通過了考核只能說明軍部承認你煉金才能,只有完成軍部的檢測,才會授予正式軍銜。」

蘇重恍然,這就是要投名狀了。

「需要我做什麼。」蘇重很乾脆,他來這裡就是為了進入軍部核心。自然不會遞出這個檢測。

如果通不過,就只能成為普通的鍊金術師。接觸不到真正的秘密,這不是蘇重的初衷。

「好。這裡有一份連環殺人犯的通緝令,他的位置已經大體確定,但由於他是退役軍人,有著很高的危險性,這需要你去協助1亨利上校依然笑眯眯,人畜無害。

蘇重結果來掃了一眼:「讓人帶我去地點就好。要死的還是活的。」

蘇重也乾脆,他看的出來,這個檢測就是檢測國家鍊金術師是不是敢殺人。蘇重手下人命無數,何曾懼怕這個。

亨利臉上眼中閃過一絲笑意:「隨意。」他就是習慣這種膽大妄為的鍊金術師。這才是好幫手。

蘇重點點頭,起身大步離開。

剛走出軍部大門,一輛軍車就停在他的身前。

一個少尉從車上跳下來:「請問是冰箭之鍊金術士科隆?洛克貝爾嗎?」

「是我。」

少尉臉色一喜:「請上車,我們已經確認了人犯加萊的位置,但他的槍法太厲害,我們需要鍊金術士的掩護。」

一上車,這位少尉就把詳細情況全都告訴了蘇重。

蘇重坐在軍車後座,身上穿著黑色披風,腰間掛著一把雁翎腰刀,閉目養神。

半個小時之後,蘇重被載到了一個巷子口。

「加萊就在巷內末端二樓。樓上其他入口都被他給封住,只能從正面進入。但他佔據有利狙擊位置,我們不敢強攻,希望你用鍊金術煉製掩體。方便我們攻進去。」少尉在蘇重身邊喋喋不休。

蘇重眼睛眯起,他非常清楚,這不只是一次支援任務,還是對他能力的測驗。如果他真的按照少尉說的那樣,打個下手,他絕對得不到上面的認可。

不等少尉說完,蘇重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巷子。

「喂!你幹什麼!快回來,危險1少尉怔愣片刻,立時臉色大變。沒想到這個鍊金術士這麼魯莽。早就聽說國家鍊金術師傲慢,目中無人,今天竟然讓他給遇到了。少尉心裡暗罵不已,出了事情,倒霉的可是他。

相比於身後幾名軍人的緊張,蘇重卻輕鬆一常

他右手按住腰刀刀柄,不緊不慢的沿著巷子往內走。

砰!

他腳下火星上過,出現一個彈坑。

警告?

蘇重輕蔑一笑,腳步不停,直接往裡走。

砰!

一聲槍響,蘇重瞬間拔出腰刀,順勢上撩。

鐺!

子彈竟然在千鈞一髮之際,被蘇重一刀劈中!

「想用槍械殺我?做夢1

咧嘴一笑,蘇重身形下蹲,瞬間消失在原地。手腕靈活翻轉,腰刀左劈右砍。

鐺鐺鐺……

一連串火星在空中炸開,蘇重竟然就這麼用彈,頂著彈雨一路衝進了大樓!

砰砰砰。

巷子深處大樓內頓時想起了激烈的槍擊聲。

礙…

凄厲的慘叫聲響起。守在巷口的士兵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噠……噠……噠……

皮鞋不緊不慢的敲擊地面,巷口的士兵立即緊張起來。待看清是蘇重之後,這才鬆一口氣。

可看到被蘇重抓著衣領拖在地上的人,幾人又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

到了巷口,蘇重隨手把屍體扔在地上。

「把他帶回去吧,順便告訴亨利上校,有任務就去國立圖書館通知我。」

說完轉身便走。

「哎,這是哪一位?」巷口士兵目送蘇重遠去,忍不住用胳膊肘捅了捅開車少尉。

「我哪裡知道,聽說是一位新晉國家鍊金術師。」

「鍊金術士?這可是刀傷。」另一名士兵指著被一刀封喉的通緝犯加萊道。

「可能是不值得用鍊金術吧。」

「不用鍊金術都這麼厲害,那要用了豈不是更厲害?」

「那些國家鍊金術師哪一個不厲害。」

「也是……」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