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八節開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節開始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坐在軍車之中,蘇重閉著眼睛不動。

開車的是個年輕少尉,他不時透過後視鏡看向蘇重。

蘇重精神力強橫,早就發現了對反的視線,不過卻不以為意。兩年以來他不斷的戰鬥,軍部發布的任務,他從未失手。

不僅如此,被他抓捕的人物,也全都不留活口。

這般狠辣之下,蘇重的名聲迅速在軍部擴散開。所有人都知道,軍部有一位冰箭鍊金術士,實力強橫,而且手段殘忍。

不過軍中實力說話,蘇重的強橫讓眾人對他越發敬畏。同樣,崇拜他的人也有不少。

這位開車少尉,顯然也是其中一員。

不過蘇重沒心思理會這些粉絲,他現在正在思考賢者之石的煉成陣。

自從兩年前獲得了賢者之石的煉製方法之後,蘇重就一直在進行深入的解析。他不在乎賢者之石,卻不想自己被練成賢者之石。

蘇重的最終目的是煉金之門,想要奪取,還要依仗那位父親大人。只有等他先把真理拉下神壇,塞進自己肚子里,才是他奪取整個世界煉金之門的最好機會。

在這之前,他先要挺過國家煉成陣。雖然被練成賢者之石的人,都被愛德華的父親恢復,但他不會把希望寄存在別人身上。

因此,兩年來他只要有空閑的時間,就一直在推算整個國家煉成陣的中心。只要站在中心範圍內,他就能免過國家煉成陣。

正想著,車突然停了下來:「上尉,到了1

蘇重睜開眼點點頭。他任務完成的好,已經積累軍功,得到了上尉軍銜。

推門下車,眼前是一個破敗的工廠。

「人在裡面?」蘇重打量著遠處的環境,問身後的開車少尉。

「上尉,已經確定,敵人全都潛藏在這棟廢棄的工廠內。」少尉恭敬的回答:「這群人是一夥非常囂張的劫匪,持有大量槍械。周圍太空曠,我們強攻的話,損失會很大。」

蘇重點頭表示知道。

他的任務大多都是此類。遇到非常危險的人,軍部就會向國家鍊金術師求援。爭取以最小的代價,取得勝利。

蘇重一身黑色的風衣,一頭金髮紮成一個馬尾,腰間掛著一柄雁翎腰刀。面無表情的打量了一番周圍環境,抬步走向工廠。

「上尉,請注意安全。」開車上尉說完立即躲在了不遠處的掩體之後。

右手扶著雁翎刀,蘇重走的不緊不慢。他本身的實力就不小,這種抓犯人的行動根本就引不起他的興趣。

砰!

蘇重頭微微一偏,一顆子彈擦著他的耳朵飛了過去。

直接殺人?看來果然是一群亡命徒。蘇重把沉浸在國家煉成陣的思緒抽回來,抬頭看向對面躲在工廠牆頭上面的敵人。

雙手往地上一拍,紅光閃過。地面震動開裂,一個巨大的石制拳頭從地面伸出,狠狠的砸向對面牆壁。

轟!

牆體立即就被打碎。工廠外圍高高的牆壁頓時就成了廢墟。躲在牆頭的劫匪摔下來,有的直接就被砸死在了磚石下面!

蘇重面無表情,雙手合十,紅光再閃。

空氣中突然颳起一陣狂風,一股白色氣流在快速向著蘇重雙手間匯聚。

不一會兒,蘇重身前就出現了一片密密麻麻的細針。這些針晶瑩剔透,完全是水冰凍而成。

兩年來,他的鍊金術進步飛快。這種通過匯聚空氣中的水分子凝聚冰針的鍊金術,就是他的成果之一。

紅光爆閃。

嗖嗖嗖……

細密尖銳的破空聲大作,細小冰針漫天撒了過去。

剛剛從廢墟裡面站起來的劫匪,根本沒有反應就被冰針射死。

蘇重轉身便走,這種程度的戰鬥根本提不起他鬥志。

砰砰砰!

一陣突兀的槍聲響起,蘇重臉色一變。左腳猛然發力,身體憑空向右橫移兩步。

原地塵土飛揚,一片彈孔出現在地上。如果不是他躲的快,這些子彈就會打進的他的身體之中!

砰!

軍隊方面狙擊手迅速開槍。蘇重回過頭去正好看到腦袋開花的劫匪。

走到對方身前仔細查看,他很好奇對方怎麼沒死在冰針下。

右半邊身體倒是有不少地方被冰針射穿,這也是他渾身鮮血的原因。不過看到他頭臉部分卻被一大塊碎裂的牆壁擋住,躲過了冰針。

蘇重臉色平靜的站起身:「果然,這種冰針的攻擊力差了不少。」

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冰凍類的鍊金術需要水才能發動。限制太大。

真因為如此,他從羅伊馬斯坦古的鍊金術中得到啟發,這才開發了這種抽取空氣中水分的鍊金術。

但攻擊力卻又被降低,用來群戰都是不錯的殺傷性攻擊。但卻不怎麼適合巷戰。

「好在已經開發出了新的鍊金術,攻擊力也不差了。」蘇重心裡默默的想著。

不等他想完,一個背著通訊器材的士兵快速跑到了蘇重邊:「上尉,亨利?達格拉斯上校緊急徵召。冰凍之國家鍊金術師叛亂,需要您去解決。」

蘇重不禁一怔,不確定的問道:「冰凍之鍊金術士?艾薩克?」

「是。」

「我知道了,那就快走吧。」蘇重給開車少尉打了聲招呼,讓他帶自己離開。

臉上平靜,心裡卻起了漣漪:「艾薩克叛亂,劇情已經開始了。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人造人也要開始大肆活動了。等了兩年,終於要開始了。」

……

中央市,蘇重推門走進亨利上校的辦公室。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

「上校,我回來。」

亨利達格拉斯對蘇重隨意的態度毫不在意,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

他這個手下用起來太順手了,只要他下達的任務,全都完滿完成。而且除了對鍊金術異常痴迷之外,沒有任何不良嗜好。空閑時間全都泡在國立圖書館當中。這麼好用聽話的下屬,他怎麼能不滿意。

「不錯,任務完成的很好。艾薩克作亂,你去把他解決吧。解決之後,我帶你去看些東西。」亨利圓圓的鏡片閃過一道光芒,臉上帶著高深莫測的笑容。

蘇重心中一動:「難道是觀察完畢,想要吸收我進入核心了?」

心裡這麼想著,臉上卻不動聲色,好似對所謂的東西不以為意,皺著眉問道:「艾薩克現在在哪?」

「上午的時候被鋼之鍊金術師抓祝不過在押運途中又被他跑了。」亨利臉上帶著微微嘲諷的神色:「那位野心勃勃的上校要有麻煩了?」

「羅伊馬斯坦古?」蘇重隨口道。

「是埃這事情是在他的轄區出的問題,自然要他負責。為了彌補錯誤,他已經親自出馬。讓你去,也是因為他向我發了求援令。」亨利給蘇重解釋其中緣由。

「還沒找到艾薩克?」蘇重眉頭皺了起來,臉上帶著不耐發:「那我先去第三圖書館了,找到了直接讓人來接我。」

說完便站起來,一副要離開的樣子。

亨利對蘇重的無禮不以為意,一副勸解的口吻道:「你不要總是這麼痴迷鍊金術,軍部的事情也要關注一下。」

蘇重滿臉的不耐煩,擺擺手算是打過招呼,轉身便離開了辦公室。

走出門口,蘇重腳步加快,好似亟不可待的去研究鍊金術,完全一個科學狂人的模樣。但心裡卻冷笑不止。

「關注軍部事宜?如果我真的專心致志的往上攀爬,我死的更快。」

亨利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而且整個軍部也籠罩在人造人的陰影之中。這兩年來,蘇重為了隱匿身份,一直在扮演一個鍊金術狂人。

執行任務的時候冷漠狠辣,其他的時間完全沉浸在鍊金術當中。加上他本來就對鍊金術非常好奇,這兩年來竟然毫無破綻無人察覺!

想到剛才的那個任務,蘇重心裡暗自感慨。他已經兩年多沒見過愛德華他們了。不知道這次見面是個什麼情況。

……

同樣在軍部另一個間辦公室當中。

愛德華不爽的看著羅伊馬斯坦古:「我們辛辛苦苦的把他抓住,你怎麼就把他給放跑了。」

羅伊馬斯坦古臉上也滿是無奈:「已經把他的雙手鎖祝他雙手無法合十,本應該不能施展練技術。但卻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成功發動鍊金術跑掉。這誰都沒想到。」

愛德華哼了一聲不再追究。

羅伊馬斯坦古鬆一口氣,畢竟是自己手下出了問題。

「我已經想軍部申請了支援,一會兒阿姆斯特朗還有冰箭之鍊金術士會配合我們一起行動。」

「冰箭之鍊金術士?科隆也來?太好了!我們已經兩年沒見過他了。」阿爾馮斯歡呼一聲道。

愛德華臉上也滿是複雜的懷念神色:「是啊,過的真快,轉眼間就已經兩年了。」

他和阿爾馮斯為了找恢復身體的鍊金術,一直在全國各地奔波。回到中央市的時間不多,而且蘇重也經常外出執行任務。竟然兩年沒見上面。

而且蘇重是他們煉製出來的人造人,愛德華兄弟自然有種別樣的感覺。

看著欣喜不已的兩人,羅伊馬斯坦古眉頭皺起,臉色不太好看:「愛德,你要做好準備。」

愛德華聽的一怔:「什麼準備?」

「那個科隆可能已經不是你們認識的那個人了。」他眉頭皺的更緊。

愛德華不解的看著對方。

羅衣馬斯坦古搖搖頭,他沒有背後評人好壞的習慣。

麗莎霍克愛卻開口道:「兩年以來,科隆任務無一失敗。」

「厲害!真不愧是科攏當初就知道他實力強大,今天看來果然如此。」阿爾馮斯立即讚歎道。

麗莎霍克愛面無表情的掃了一眼沉思中的愛德華:「任務目標,無一活口!不管對方是誰,犯得是什麼罪行,只要他出手,全都被他當場擊殺1

愛德華渾身一震,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羅伊馬斯坦古凝重的對兩兄弟道:「他沉迷鍊金術,出手冷漠狠辣。很可能已經不再和當初一樣,你們要做好準備。」

愛德華和阿爾馮斯對視一眼,低下頭沒說話。

他們最清楚蘇重的來歷,聽到蘇重的變化,心裡也最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