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二節賢者之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節賢者之石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砰!

愛德華雙手握拳,狠狠的砸在卓在上。

守在門外的士兵驚訝之下,立即衝進了房間。

地上鋪滿紙張,上面寫滿了各種數據還有一些煉金符號。

「愛德華,怎麼了?」修斯很是詫異的問道。

他本來打算過來邀請愛德華兄弟去他家吃飯,沒想到卻看到了滿是憤怒的愛德華。

修斯極其擅長情報分析,這也是羅伊馬斯坦古重視他的原因。他幾乎一眼就看出了房間中的情形不對。

艾爾利克坐在窗檯下的陰影中,定定的一言不發。修斯心中一動,難道兩人沒能找到賢者之石的煉製方法?

想到兩兄弟悲慘遭遇,修斯心中同情心大起,不由安慰道:「愛德華。不要灰心,賢者之石是傳說中的東西,哪裡是那麼好煉製的,不如休息一下在繼續研究?」

「不要再提什麼賢者之石1沉寂的愛德華突然爆發,再次對著桌子狠狠的錘了一拳。

修斯一愣,立即知道自己想錯了。愛德華肯定是從馬可醫生的書籍中發現了什麼。

看兩兄弟的反應,修斯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愛德!怎麼回事?」

愛德華臉上滿是猙獰,聽到修斯問話,掙扎半晌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頹然坐回凳子上。

修斯眼睛眯起,回頭對站在門口不知所措的守衛道:「你們先出去。」

兩個守衛聞言心頭一凜,知道下面他們要談論的東西可能會涉及到軍部機密。連忙行了個禮,快速退出。

「到底是怎麼回事?愛德1修斯做到愛德華對面,嚴肅道。他也意識到了,愛德華可能發現了什麼大秘密。

「我終於明白馬可醫生為什麼對賢者之石這麼深惡痛絕了。」愛德華聲音很輕像是在自言自語。

修斯沒說話,認真的聽著。他明白,此時的愛德華看似不禮貌,實際上則是心神受到的震動太大導致。

「嘿!你知道賢者之石的材料是什麼嗎?」愛德華帶著嘲諷問道。

不等修斯回答,愛德華再次猛然拍了一下桌子,臉上的表情再次變得憤怒:「是人!是用活生生的人做材料1

「我們兄弟一直在追尋賢者之石,沒想到找到的竟然是這種東西1愛德華像是發泄一樣大吼,說完之後,再次頹然做到在椅子上。

他一直在為了恢復弟弟的身體而奮鬥,最大的希望竟然是這麼邪惡,這嚴重違背了他的道德觀念。在恢復弟弟身體和固有的道德觀念之間,愛德華迷茫了。

修斯在聽到這個結論之後,眼睛瞬間大睜。

他實在沒想到,賢者之石竟然是用人做材料!

修斯突然意識到,在伊修巴爾殲滅戰當中,軍部已經在秘密研究賢者之石。而且根據傳言所稱,部分國家鍊金術師已經使用過賢者之石。

修斯渾身一震。

軍部在用活人製造賢者之石!

這個想法一出現,他悚然而驚。修斯突然有種陷入一個絕大旋渦中的感覺。以往對軍部的種種猜測頓時像是笑話一樣。

他以前只看到了軍部的腐朽,卻沒想到軍部竟然會如此兇殘。

修斯猛然抬起頭,聲色俱厲:「愛德華,這件事情,誰都不要告訴,知道嗎1

剛剛緩過神來的愛德華不禁一懵:「怎麼了?」

修斯臉上滿是嚴肅:「這件事情可能涉及到了軍部機密,一旦泄露出去,一定會帶來巨大的動蕩1

愛德華很聰明,他立即想到了馬可醫生,對方可曾經就是賢者之石計劃的一員。軍部既然研究成功賢者之石,怎麼可能會不用?而這種殘酷試驗,又怎麼能讓外人知道。

愛德華雖然年紀不大,但也立刻知道了情形的險惡。

「我知道了,數據我會在第一時間銷毀,我不會告訴其他人1愛德華沉聲應道。

修斯鬆一口氣。心裡卻沉甸甸,他感覺自己頭頂多了一片厚厚的陰雲!

……

第二天,蘇重從軍部分配的宿舍中走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了停在門口的軍部用車。

亨利坐在後座上對著他招招手,示意他上車。

兩年多的努力就是為了進入軍部核心,以便了解國土練成陣,現在終於有了眉目。蘇重不再遲疑直接上了車。

亨利臉上帶著笑容,不過和平時的虛假不一樣,這一次倒是笑的比較真實。

「科隆,恭喜。這次任務完成的非常好,軍部已經對你下達了獎勵。你的軍銜提升到少校,文件已經下發到了我的辦公室。一會兒回來之後,跟我一起去趟軍部,把相關手續辦一下。」

蘇重皺著眉頭帶著不耐煩:「手續?要多久?」

亨利嘴角翹起,很是滿意的笑道:「就知道你怕麻煩,那些繁瑣的文件我已經讓別人給你辦好了,你到了哪裡只要簽好字,把舊的肩章交上去,領了新的軍服就好。」

蘇重嗯了一聲,皺著的眉頭鬆開,眼睛不經意之間看了一眼亨利的肩章。

「你也升級了?」

亨利臉上的笑容更大:「手下有你這樣的得力幹將,我也跟著沾光。現在已經升為準將了。」

蘇重哦了一聲,雙眼目光開始渙散,再次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之中。

亨利很是無奈的看了蘇重一眼,心裡想著自己這個手下辦事很好,就是太過沉迷鍊金術,不會交際。

他的其他下屬,在今天他到達辦公室的第一時間,就立即對他送上了恭喜。奉承的話語不絕。

而蘇重卻只是哦了一聲就沒了下文。

不過他對此並不生氣,反而更加的欣賞。這種不會交際但會做事的人,才是好下屬。奉承話說的再好,辦不好事的下屬,對他自己一點兒好處都沒有。

就像這一次,就是因為這個木訥手下,讓自己的軍銜前進了一步。他對蘇重越來越倚重。

蘇重面無表情,一部分心思卻在不停地計算著熔岩鍊金術。他昨天說的話並不是虛言。里奧爾發動的巨型練成陣確實給了他不少靈感。不過蘇重大腦被破界珠開發的很好,計算能力非常快,經過一晚上的思考,已經大致完成了收尾工作。

此時這幅沉迷表情,是他一貫的偽裝。不過偽裝的時間久了,蘇重漸漸的發現,這種沉迷鍊金術的做派其實並不算偽裝。這隻不過是他本性的一部分,也算的上是本色出演。

餘光掃過亨利眼中的讚賞神色,蘇重冷笑一聲。快了,等到自己接蔥模計算出安全的中心點,自己就可以做些其他的動作了。

想罷,蘇重把全服精力都放在了熔岩鍊金術的完善當中。這種不停鑽研思考的舉動,已經成了他的一部分。

車子里陷入無聲之中。左拐右拐,不一會攪說胤健

這是一個隱秘的小巷道。兩邊都是巨大的高牆,遮擋住了周圍人的視線。

「這是哪?」蘇重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

「第五研究所。」亨利當先下了車。

蘇重頓時恍然,他想起來了,這個第五研究所就是軍部進行賢者之石研發的基地。

兩側的牆壁上都有一個小門,能夠讓單人通過。

亨利來到右側小鐵門附近,鐺鐺鐺的起了幾下們。

門把手附近打開了一個小口,亨利把一張蓋著總統印章的文件塞了進去,回頭對蘇重打了個招呼,示意他跟上。

蘇重回頭看了另一邊的高牆一眼。心裡明白,右邊是第五研究所,左邊大概就是重刑監獄了。這兩個對著的小鐵門,大概就是送試驗材料的出入口。

鐵門打開,蘇重快步跟上。

開門的是一個表情僵硬的中年人,對方眼神冷漠,開門之後迅速關上。然後就一言不發的走到不遠處的一間小屋子裡,對兩人理也不理。

亨利好似見怪不怪,自顧自的領著蘇重走進寂靜而陰冷的第五實驗室。

一路無話,很快兩人就來到了一間巨大的房間。空曠的房間完全不像是一個實驗室,反而像是一個工廠車間一樣。

房間內除了中間一個半人高立柱,和一個煉成陣之外就什麼都沒有了。

「嘿嘿。來了?希望這次的人不像上次那個廢物一樣1

一道帶著陰冷笑意的聲音從他們對面的通道內傳來。

亨利眉頭一皺,臉上帶著厭惡的神色:「不要廢話,趕緊開始實驗1

「呵呵,好,好。你們這些軍老爺真是麻煩。總是帶著些廢物來浪費我的時間。」對方說話頗為高傲,等走出陰暗的通道之後,才顯出身形。

這是一個面容醜陋的矮個老頭,臉上帶著陰森的笑容,眼中滿是高高在上的神色。最顯眼的是他那顆閃閃發光的金黃假牙。神情和外貌的差異,讓他的一舉一動顯得頗為猥瑣。

對方不屑的掃了蘇重一眼之後,也不廢話,一揮手。身後通道里再次走出五個人。

這些人統一的短髮,白色背心、軍靴軍褲。年齡都不小,四五十歲。但卻行動敏捷,眼神凌厲兇狠,一看就是久經訓練的亡命之徒。

每人手裡都拖著兩個身穿灰色囚服的囚犯。五個人行動迅速,很快就把這些人放在了煉成陣的不同角落。

猥瑣老頭站在大陣邊緣,昂著下巴看著亨利:「睜大眼睛看看,這將是你從來不曾見過的奇之術1

隨後又滿是惡意的瞪了了蘇重一眼:「可別嚇的尿了褲子1

說罷蹲下身,雙手按在了練成陣上。

嗡!

一聲悶響,整個煉成陣紅光瀰漫。

礙…

凄厲的慘叫聲突兀的響起。

那些被放進了煉成陣當中的囚犯第一時間慘叫起來,他們一個個面容扭曲,身體不斷地掙扎,顯然痛苦至極。

亨利被陡然的慘呼嚇了一跳,忍不住的往後倒退。身後卻伸來一隻手,抵住他的肩膀,穩穩的托住了他,這才免得出醜。

回頭一看,正好看到了雙眼放光的蘇重。

亨利不由的心中一寒,自詡鐵血冷漠的自己竟然還不如一個鍊金術士。

想到蘇重的戰績之後,心裡不禁感慨,瘋子就是瘋子。他自己也曾在戰場拼殺過,而且也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煉成陣,還是被驚嚇了一跳。自己這個沉迷鍊金術的屬下,第一次見到這種酷烈試驗,竟然完全沒有不適應!

他哪裡知道,蘇重歷經兩世,殺過的人何其多。但那些全都是敵人,他對自己人可是好得很。而且這些人明顯都是死囚,罪有應得之輩,他自然不會有什麼憐憫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