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三節國土煉成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節國土煉成陣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早就對賢者之石的煉製方法有所了解,但看到煉製過程還是第一次。

他對慢慢匯聚到圓形立柱上的血紅色液體不屑一顧,蘇重真正關注的是地上的那個煉成陣。

精神力外放,他不放過煉成陣的任何一個角落。隨著煉成陣的發動,期間能量流轉變化的路徑一一印入蘇重大腦。

有了這真實版本的賢者之石煉成陣,國土煉成的推演工作速度大增。蘇重站在原地,腦中各種數據變化,只是這一會兒的功夫,就趕得上他一個月的苦苦思索。

蘇重心中興奮不已,他很早就接觸到了馬可醫生的資料,那些藏在國立圖書館中的知識。但那些資料裡面並沒有詳細的煉成陣,只有原理論述。

這導致蘇重的推演工作困難重重。國土煉成陣本來就是一個超大型的賢者之石煉成陣。有了這個縮小版的,蘇重的各種疑問豁然貫通。

對面那猥瑣老頭直起腰,看到蘇重呆立在原地,不屑的一笑:「這就嚇傻了?」

接著轉頭看向剛剛鎮定下來的亨利:「我說這傢伙行不行啊?別像上一個,大吼大叫的成不了事1

亨利冷哼一聲,轉頭看向蘇重。看到蘇重迷茫的眼神,亨利頓時放下了心。拿手肘碰了蘇重一下,提醒道:「科隆,這裡不是思考的地方,有什麼想法,回去再想。」

他對蘇重的這種狀態太了解了,這傢伙又陷入了自己的研究思索當中。

蘇重被一驚而醒,立即想到了身在何處。

猥瑣老頭左看右看,發現蘇重並沒有驚慌失措,頓時露出一副失望表情。手一揮,站在一旁,隱隱將蘇重包圍起來的五個白衣人,頓時退回入走廊陰影中。順手把已經變得有些萎縮的囚犯屍體拖走。

蘇重眼睛眯起,他自然看到這五個人對他包圍架勢。這大概就是防範措施了。一旦自己表現過激,恐怕這些人會將他即刻撲殺!

「哼!算你過關。」萎縮老頭一副沒看到好戲的樣子,帶著些不忿的道。

捻起立柱上那可晶瑩剔透的紅色圓珠,臉上滿是狂熱的神情。

「賢者之石啊!每次看到都是那麼的美麗。」仔細看了好一會兒,這才把珍珠一樣的賢者之石扔給了蘇重:「便宜你了。」

蘇重伸手接過賢者之石,卻不為所動,眼睛死死盯住對面的陰影通道。

亨利以為他對剛才被五人包圍的事情介懷,不得不開口勸解:「科隆,不要怪他們。這是例行的安全措施,只不過是防範一下,並沒有真要動手對你不利。」

他可不想自己這個得力屬下,因為不懂規矩而受到詰難,到時候倒霉的還是他自己。

猥瑣老頭斜著眼睛瞪著蘇重:「怎麼?不服氣?別看那些人年紀大,他們可是我從小訓練出來的!一切都是按照培養總統的方式培養,每一個都是一等一的人才。別看你會鍊金術,真要收拾你,輕而易舉!你最好還是識相些。這裡可不是你一個小小上尉撒野的地方1

蘇重一言不發,對猥瑣老頭高傲如同宣言一般的警告充耳不聞,眼睛依然盯著通道的陰影處。

亨利眉頭皺起,這個聽話的下屬今天是怎麼了?他不由著急起來。

猥瑣老頭被無視,頓時氣的暴跳。指著蘇重剛要開始呵斥,就聽到身後傳來了清晰的腳步聲。到了嗓子眼的話頓時又咽了回去。

「嘿嘿!小老頭,想用那些廢物對付他?不是小看你,還真沒可能1一個充滿了嘲笑的刺耳聲音從陰影處傳來。

亨利一愣,頓時明白過來,蘇重看的不是剛才那五個人,而是這個隱藏在暗中的傢伙。

蘇重冷漠的盯著走出陰影的恩維。

「怎麼樣,沒想到我們會這麼快就見面吧?」恩維得意道,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你以後可就要聽我的命令嘍。」

威脅的意思不言而明。說罷他緊緊的盯著蘇重,卻沒能看到意想之中的氣憤,只看到了冰冷。

「你不怕我殺了你1恩維頓時滿臉陰森。

「你可以試試1蘇重冷聲道:「上次沒燒死你,算你幸運。真敢給我找麻煩,不介意再給你洗一個岩漿澡1

恩維狠狠的瞪著蘇重,好一會兒之後,又呵呵呵的笑了起來。

「太有意思了1他滿是誇張的大笑道。

也不等其他人做出什麼反應,就自顧自的轉身走進來時的走廊。

猥瑣老頭摸了一把額頭的汗珠,恨恨的瞪了一眼蘇重:「這裡的事完了,趕緊走1

亨利聞言連忙拽著蘇重離開。

蘇重任由亨利拽著,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加入軍部核心,但卻引起了人造人的注意力,蘇重仔細思量其中的利弊。

想到剛才那個煉成陣,蘇重心中一松。「有了這個小型的賢者之石煉成陣,相信很快就能推算出中心點。到那時,這些人造人就不再是問題。」

想明白這件事情,蘇重因為恩維的主動現身而升起的憂慮一掃而空。

他加入軍部核心,為的不就是獲得國土煉成陣的詳細信息嗎?兩年來活躍在軍部,他已經得到了不少自己想要的東西。

捏了捏手心處的賢者之石,蘇重嘴角不由翹了起來。快了,快了!

亨利不發一言拉著蘇重離開第五研究室,坐上車之後很快就回到了軍部。帶著蘇重走進辦公室,揮手把所有人都趕了出去之後,這才坐在椅子上長出一口氣。

「科隆,你怎麼惹上了那位大人?1好一會兒之後,亨利才盯著蘇重神色複雜的問道。

蘇重知道他說的是自己和人造人恩維的矛盾問題。但臉上卻做出一副疑惑的樣子,滿是不解的問道:「哪位大人?」

「你說呢1亨利無奈的靠在椅子上,沒好氣的對蘇重道。

「剛才那個怪物?」

「住口1亨利猛然挺直上身滿是緊張的道:「你怎麼能這麼說那位大人1

蘇重不理會亨利的情緒,狀似不屑:「他?在里奧爾的時候,他變成邪教教主裝神弄鬼,被我一把火燒了個半死,能有什麼可怕的?」

亨利急忙從辦公桌後面走出來,做到蘇重身邊的沙發上,滿是急躁的拉著蘇重的手臂。

「不要這麼說1說著還看了看窗外,好似怕誰聽到一般:「你今天也看到了,賢者之石的煉製方法,就是這些大人們提供的。而且這還只是整個大計劃的一部分。」

「大計劃?」蘇重面上帶著疑惑,心裡卻知道,這是亨利要向他講解國土煉成陣的相關信息了。

「對,就是大計劃。賢者之石是奇之石,它能打破鍊金術的等價交換原則。但它還有一項其他的能力,你知道是什麼嗎?」亨利神神秘秘充滿誘惑的道。

「是什麼?」

「是長生不死!它能讓人長生不死!就像那些大人們1亨利壓低聲音,狂熱的對著蘇重吼道。

蘇重臉上表現出吃驚的表情,帶著不可置通道:「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1亨利斬釘截鐵。

「沒想到賢者之石這麼神奇,那能不能給我一些資料1蘇重眼中放著光,滿是期待的看著亨利。

「哈哈,科隆,我就知道你會向我要這些東西1亨利得意道:「等著吧,我已經向上面申請了。雖然不是核心鍊金術,但一些邊角的東西,也足夠你研究的了。」

蘇重猛然一握拳頭,很是興奮的揮了揮。

這並不是蘇重偽裝,他也沒想到,真正加入核心之後,亨利竟然會給他申請國土煉成陣的相關知識!他心中振奮,看來是這倆年來偽裝成煉金狂人的做派起了作用。

蘇重猜測的很正確。他沉迷鍊金術,出手狠辣漠視生死的偽裝,不僅讓亨利非常滿意。那些高高在上的軍部將軍們也非常滿意。

里奧爾一潭岩漿焚化數萬亂民,讓整個軍部震驚他的狠辣之餘,也認同了他在鍊金術上的能力。

這才有了這次核心機密的傾斜。要不然,只憑亨利自己申請,怎麼可能會通過批准。

能夠見到賢者之石煉成陣的運作過程,已經讓他高興,沒想到還有意外之喜。這個真是讓蘇重喜出望外。

「好了,這件事基本上算過去。你已經是軍部核心的一員。」雖然事情出了些波折,但總的來說,還是不錯。

「對了,這裡有一個新任務交給你。」亨利轉回辦公桌之後,從抽屜之中拿出一份文件。

蘇重接過來一看,頓時看到了一張熟悉的照片,那是一個臉上帶著疤的男人。

「斯卡?不是羅伊馬斯坦古負責追捕他嗎?」

「就憑他?」亨利撇撇嘴。

「不要管他們,你按自己的方式來就好。」亨利對蘇重很放心。

這是兩年以來,蘇重以零失敗的任務完成率培養起來的信任。

晃了晃手中的文件,蘇重表示知道。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亨利的辦公室。

……

修斯走在軍部,午後懶洋洋的陽光灑滿寬闊的走廊。但他卻一點兒都不覺得溫暖。

自從知道了賢者之石的真相之後,他就一直惴惴不安。善於分析情報的大腦,不自覺的開始思考這件事。

可以肯定,軍部肯定早就進行過賢者之石的秘密研究。

那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到了什麼程度?現在是不是還在進行?

既然伊修巴爾殲滅戰時,就已經開始使用賢者之石,那麼現在是不是仍然有人在用。

他想到了不久前的冰凍鍊金術士艾薩克。那種冰凍整個城市的大型鍊金術,威力大的不正常。

艾薩克有七成以上的可能持有賢者之石。

「那焚化了半個裡奧爾的科隆,是不是也有賢者之石?」修斯突然間怔祝

伊修巴爾?里奧爾?近乎圓形的國家版圖?

修斯悚然而驚。他快步走進圖書室,拿出一份最新的全國地圖。

手上碳素筆快速的在地圖上圈畫者。

「所有大型暴亂或者戰爭的發生地竟然能夠組成一個五芒星1修斯驚駭欲絕。

這是一個煉成陣!

一個以國家為單位的煉成陣!

砰!

門猛然被人推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