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五節易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節易容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羅伊馬斯坦古坐在大靠背椅上,透過高大的玻璃窗,面無表情的俯瞰中央市。

麗莎霍克愛推門而入,下意識的放緩腳步,走到羅伊曼斯坦古身後。

「說吧,具體是怎麼回事。」沉默良久,羅伊聲音沙啞的開口。

麗莎臉上帶著悲痛神色。

「根據軍部信息,修斯竊取軍部機密,觸犯叛國罪。被科隆?洛克貝爾少校發現,拒捕之下被擊斃於……」

砰!

不等麗莎把話說完,羅伊馬斯坦古右手握拳,狠狠的砸在椅子的扶手上。

「這是污衊1

一聲大吼,把麗莎霍克愛嚇了一跳。不過她很快就反應過來。

「上校,慎言1

羅伊馬斯坦古眼睛偏轉,掃了一眼麗莎霍克愛。

「怎麼,你也相信修斯犯了叛國罪1

麗莎臉上流露出痛苦神色,旋即又恢復堅定:「我不信!但又必須信。」

羅伊馬斯坦古緊緊的攥起了拳頭。好一會兒之後,長長吐出了一口氣。他明白麗莎這句話的意思。

現在的軍部波雲詭譎,修斯突然出事肯定有問題。但即使知道有問題,也不能隨便聲張。常年在軍部行走,他早就不是當年戰場上那個熱血過頭的青年。

「昨天晚上修斯出事之前,他給我打了一個電話。」把各種負面情緒壓下去之後,羅伊馬斯坦古馬上恢復力他的精明。「但剛剛接通,就沒有了信息。時間和他遇害的時間正好相符。」

他仔細的回想這些天修斯的表現,越發覺得這裡面有問題。

「修斯肯定是發現了什麼1冷靜下來的羅伊很快就有了頭緒。「不僅如此,他當時是從軍部走出來的。電話為什麼不在軍部打,非要到外面的公用電話亭?」

麗莎霍克愛眼睛一亮:「修斯查到的事情,涉及到了軍部1

「不錯1羅伊腦中的想法越來越清晰:「不僅如此。你沒發現嗎,自從艾爾利克兄弟研究賢者之石失敗后,修斯就變得神神秘秘。」

麗莎霍克愛很聰明,她很快就將這些複雜的線索牽連在一起。

「這件事情和賢者之石有關。而且愛德華兄弟知道其中一些東西。」

「我需要見一次愛德華!修斯不能白死!而且不能頂著叛國罪的名聲死1

麗莎霍克愛眼中閃過一道擔憂神色,但卻知道自己無法阻止對方的行動:「我去安排。」

「注意保密。」

「我知道1

看著麗莎霍克愛離開版同時,羅伊馬斯坦古冷峻的臉上這才露出痛苦神色。

想到修斯家中年幼女兒,他心中的自責難過更加深重。

羅衣馬斯坦雙眼血紅:「科隆?洛克貝爾!我一定要殺了你1

……

一間陰暗的地下室內,蘇重站在房間中,精神力散發出去,仔細感知片刻。

然後雙手往地上一排,周圍牆壁緩緩蠕動,僅有的狹小窗口被封閉了起來。門口也被一道突兀升起的牆壁堵住,整個地下室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再次感知片刻,沒有感到其他氣息之後。蘇重腳尖往地上一點,血紅色的光芒閃過,地面快速裂開一道口子。棕黃色類似棺材一樣的盒子被蘇重升上地面。

把蓋子推開,露出了裡面昏迷不醒的身影。這赫然是已經死亡的修斯。

他當日把電話亭用土石包裹起來,一方面是加大熔岩鍊金術的效用,另一方面則是為了電話亭地下的空間挖空,方便他把修斯藏在地底深處。

伸手按在對方肩膀之上,一片紅光過後,蘇重退開兩步站在黑暗中靜靜等待。

沒過多久,修斯慢慢的清醒了過來。

對方猛然坐起,入目的一片黑暗讓他一驚。忍不住的發出驚呼之聲。

「醒了?」蘇從身邊再次亮起紅光,溫度陡然間升高。腳邊地面開始升溫軟化,最後變成了一灘猩紅岩漿。只有碗口大小,但卻光芒閃爍,照明足夠。

「是你,為什麼救我?」修斯被突然的光照刺了一下,伸手擋住眼睛。適應之後,立刻就發現了靠在牆邊的蘇重。

修斯回想起當時的情況,他本來已經被那詭異的黑影刺傷,明白必死無疑。卻沒想到一片血光之後,他竟然掉到了地底,旋即就昏了過去。直到這時才醒過來。

看到蘇重就明白,肯定是這個在軍部名聲鵲起的年輕少校所救。

他不理解。在修斯看來,蘇重可是一人焚燒數萬人的劊子手。怎麼也不會有這種善心。他為何會救自己?修斯不明白。

「我只是沒殺你1蘇重聲音冰冷,說完便一眼不發的看著修斯。

修斯被蘇重看的全身不自在,知道肯定沒那麼簡單,他並不笨:「說吧,你要讓我做什麼?」

蘇重嘴角一笑:「作為羅伊馬斯坦古的好友,你和愛德華兄弟走的很近,那麼你應該知道我的信息。」

「我確實知道,你是畢娜科收養的孫子。不過很奇怪,我和羅伊一直查不到你之前的經歷。你就好似一個憑空出現的人一樣,之前沒有任何記錄。」修斯點頭承認。

「不過,愛德華兄弟好像知道些什麼,只不過他們卻沒說。」修斯試探的說道,眼睛仔細的看著蘇重表情。想看看蘇重的反應。

蘇重微微低頭,嘴角不由翹起:「愛德華啊?呵呵。」

兩人至今沒有透露他的來歷被別人,蘇重搖搖頭,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兩年來他已經在刻意的遠離兩兄弟,而且在里奧爾暴亂之後,他在軍部已經成了一個名符其實的殺人狂魔。兩人卻一人直替他保守秘密。

到了現在,對於自己的來歷他已經不再那麼在乎。擁有了不死鍊金術,他不懼損傷。熔岩和寒冰兩大練技術體系,給了他巨大的攻擊力量。除了躲在地底的那個老怪物,他不懼任何人!

想罷,蘇重再次抬起頭:「我的來歷暫且不論,你們知道與否都沒關係。現在要說的是,你的命是我救的,你欠我一條命1

修斯苦笑點頭,他知道對方說的是實話。沒辦法反駁。

「去找到畢娜科,帶著溫蒂和畢娜科離開這個國家1蘇重雙手隨意的插在風衣兜里淡淡道。

他不想兩人在即將到來的戰鬥中受到損傷。及時最後父親大人被打敗,所有變成賢者之石的人被還原,但蘇重不想冒險。

修斯聞言瞳孔陡然一縮。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1

他想到了自己被殺的原因。

「那個覆蓋整個國家的鍊金術到底是什麼?1修斯雙手緊握,緊張無比。他覺得自己觸碰到了一個天大的秘密。

「呵!你都因為這件事死過一次了,還想知道?」蘇重戲謔的看了對方一眼。

「請告訴我1修斯心中恐懼,但卻越發堅定。他的感覺告訴他,這個秘密非常重要。

「那個煉成陣叫國土煉成陣。雖然有些變化,不過總的來說,它就是一個放大加進階版本的賢者之石煉成陣1

「呃1修斯猛然一滯,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鴨子。臉漲的通紅,卻說不出一個字。

「你明白了?」蘇重淡淡的掃了一眼修斯。

「我寧可什麼都不明白1修斯有些竭斯底里:「怎麼會!怎麼敢!他們怎麼敢把整個國家的人都……」

蘇重看對方一副被嚇到了的樣子,眉頭一皺。

伸手一揮,空氣溫度一降,一個團白色水汽凝結而出,噗的一下拍在修斯臉上。

冰冷的水汽頓時把修斯驚醒。

看到蘇重臉上的不耐,修斯苦笑起來。

「我沒那麼多時間等你想明白。我會替你易容,然後你就去完成我交給你的任務。聽明白了沒有?」蘇重冷聲道。

修斯嘴張了張,不知道說什麼好。臉上一片掙扎神色。顯然他心緒煩亂,不知道如何面對這個驚天消息。

蘇重眼睛一眯:「奉勸你不要學艾薩克那個傻子,自己去對抗整個軍部。我不管你想要做什麼,但我不得不提醒你,如果你不完成我交代的事情,後果自負。」

修斯渾身一冷,對上蘇重那平靜冷漠的眼睛。他頓時覺得心裡發寒,此時才想起,面前這位一頭金髮的俊美青年,可是一個屠殺了數萬人的冷血劊子手。如果自己不按照他的吩咐行事,結果之恐怖,他真的不敢想象!

蘇重說完也不等對方反應,走到修斯身前,一手蓋在了對方的頭上。

懂得了不死鍊金術,再加上龐大的能量做後盾,易容換貌對他來說太簡單了。

伴隨著一陣慘叫聲,修斯兩步肌肉劇烈蠕動。不一會兒就已經大變模樣。

頭髮由黑色變成了金黃色,瞳孔也變成了天藍色,臉型做了大幅度修整。就是身高也讓比原來高了兩公分。

而他那一身扎眼的軍服,也變成了一身普通西服。

蘇重相信,即使他的老婆站在身前,只要不說話,也絕不會認出對方來。

不理會被突如其來的劇痛折磨的呼哧呼哧喘粗氣的修斯,蘇重轉身就走。腳下紅光閃過,被封閉起來的地下室再次恢復原來的地貌。

他之所以封閉這個地下室,是怕那個詭異普雷德發現修斯。蘇重自己無所謂,但如果影響了他的計劃,就不好了。

修斯一手撐著棺材盒子,一隻眼睛閉著,一隻眼睛微微張開。注視著蘇重的身影漸漸消失。心裡卻越發沉重。

他注意到了蘇重近乎隨心所欲的鍊金術。這大大超出了他的認知。這種轉瞬間改換一個人容貌的事情,修斯從來都沒聽說過!

心中凝重的修斯知道,不管自己想做什麼,蘇重交代的事情,他必須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