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八節叛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節叛亂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格利德心中一怒,他何時受過這種威脅?

身體瞬間變成黑色,整個皮膚全部硬化。結合著姚麟本身就有的戰鬥素養,格利德屈膝彎腰重心下移,貼著地面快速奔向蘇重。

像是閃電一般瞬間就來到了蘇重身前,雙手五指全部化作尖銳的利爪,狠狠的抓向蘇重的脖頸!

「看看到底是誰會死1

蘇重面無表情,抵著地面的刀尖突然高高彈起,越過頭頂定在半空。

清冷的月光之下,一抹刀光陡然閃過。雁翎刀從半空中劃下,好似一隻掠空而過的飛燕,又好似一條隨意穿梭的游魚,輕鬆寫意。

這輕巧一刀看似毫不著力,卻精妙非常的砍在了格利德必經之路上。迅捷和突兀使得格利德來不及做任何改變。鋒利的銳氣襲來,他只能雙手相交叉在面前。

鐺!

火星四濺。

甫一接觸,巨大的力量就讓格利德心臟一縮。

嗤!

在腰刀巨大的劈砍力量之下,格利德不由自主的飛退而回。雙腳牢牢抓住地面,卻因此在地上劃出兩道長長的痕!

蘇重不理驚疑不定的格利德,看想再次恢復過來的格拉托尼。

「先拿你做試驗1

右手穩定的握著腰刀,左手從衣兜里伸出,一巴掌蓋在了格拉托尼圓滾滾的腦袋上。

紅光爆閃!

礙…

一長串凄厲的慘叫聲,讓眾人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剛才蘇重幾乎把格拉托尼肢解,但他的慘嚎之人也沒有此時這麼刺耳。

別人不明白,但同為人造人的格利德知道。普通傷害帶來的疼痛固然難受,但只有在核心受到損傷的時候,才會發出這種讓人心驚的慘呼!

格利德心中升起極大的恐懼。

「對方掌握了對付人造人的手段1

這個念頭子心底升起,就像瘋狂生長的野草,瞬間便瀰漫整個心間。

他忍不住的後退了數步,滿是驚駭的看著蘇重。

他造就知道蘇重的存在,因為和愛德華接觸,他甚至比別人更早的了解蘇重的底細。一個意外產生的人造人。

以前只是覺得對方冷酷狠辣。但此時他才真正感覺到害怕。這種被人掌握了致命弱點的虛弱感,讓格利德難受的想要掉頭就跑。

那句「下一個就是你」,此時陡然間在格利德耳邊縈繞起來,讓他忍不住的顫抖。

黑煙滾滾,不一會兒,格拉托尼肥胖至極的格拉托尼就瘦成了皮包骨頭。

砰!

格拉托尼的身體徹底崩解,化作一灘血水。一顆晶瑩剔透的猩紅眼珠躺在一灘血液之中,一條肉紅色的尾巴帶著眼珠不時彈動。足有拳頭大小的眼珠發出陣陣嬰兒般的哭號。

「這就是他的本體?一顆長著尾巴的眼球?」蘇重看向格利德。

不等格利德回答。半米處化作一個小小的岩漿池。格拉托尼崩解的肢體血液,還有那顆眼球全都落入了熔岩之中。

黑色的煙氣蒸騰,格拉托尼所有痕被焚化的乾乾淨淨。

蘇重抬頭看向戰戰兢兢的格利德。

格利德頓時一驚。

「科隆!住手1愛德華忍不住的大聲吼道。

蘇重看向愛德華:「你想阻止我。你要知道,他們都是人造人。」

「你也是人造人1

蘇重一怔,仔細想來,自己還真是一個人造人。

「你想保全他的性命1蘇重饒有興趣的看著愛德華:「不怕他最後反過來咬你一口,幫著那位父親大人對付你?」

「他是我的朋友!科隆你到底要幹什麼?」愛德華臉上滿是怒氣。他是真的看不懂蘇重的作為。

里奧爾的血腥手段、殺害修斯,這一切都讓蘇重看起來投靠了軍部腐朽勢力。但此時蘇重卻又來殺人造人。

蘇重搖搖頭沒說話。看向一臉緊張的格利德。

這個傢伙雖然是人造人,不過卻是個特殊的人造人。最後受體內姚麟的影響,投入了愛德華的陣營。在他來這裡之前,同樣和愛德華並肩作戰,一同對付普萊德。

「那好吧,看在愛德的面子上,先放你一馬。只要不來擋我的路,我就不殺你。」蘇重說完轉頭看向了不遠處的大土包。

「科攏那個傢伙不好對付。好不容易把他抓住,你不要隨意把他放了1愛德華雖然對蘇重的作為怒極。但還是忍不住提醒蘇重。

對於這個最古老的人造人,蘇重一直抱有極強的警惕之心。正是由於它的陰影籠罩整個軍部,蘇重才不得不小心翼翼。在軍部潛伏兩年,都不敢有任何過激的舉動。

這種不透光的囚牢,確實是對付他的最好辦法。

「真不愧是霍因海姆,一出手就廢掉了最厲害的人造人。」蘇重讚歎道。

「主要還是阿爾敢於拿自己當誘餌,把對方引到身旁,我才能伺機出手。把他的本體一舉封禁。」霍因海姆不停的打量著蘇重,良久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你是不是和他來自同一個地方?」

「誰?霍蒙克魯斯?怎麼可能1蘇重笑了笑沒解釋。

任憑霍因海姆想破腦袋也絕對想不到,蘇重其實是個偷渡客,是個外來病毒。

霍蒙克魯斯雖然變態,但實際上卻更像是一個人體的病變器官。怎麼都是內部問題。它的所有作為,更像是病變了的心臟想要篡奪大腦的權柄。

而蘇重卻是要掠奪整個身體的血肉精華!

他沒興趣和霍因海姆扯皮。明天就是日食的日子,也就是霍蒙克魯斯發動國土煉成陣的時間。蘇重要盡最大的可能削弱對方的力量。

手腕一震,把腰刀上的血水震落。還刀歸鞘,蘇重轉身看向大土丘。

打開土丘,就意味著放出普萊德。一旦對方脫離禁錮,想重新抓住他就難辦了。

一片紅光閃過之後,蘇重整個人緩緩陷入地面。對著遠處一臉驚詫的愛德華擺了擺手,蘇重徹底沒入地面。進入地下,精神力鎖定普萊德,蘇重繼續用鍊金術分開泥土,把自己挪移到大土丘下面。

身體被土層推著向上移動。距離地面還有十公分左右的地方,蘇重停下鍊金術。手腳並用,發力一躍而起,頂開頭頂的泥土從地下衝出。

他可不想因為讓鍊金術的光芒成為普萊德反擊的工具。

「科隆?」阿爾馮斯有些不確定。他並不清楚外面的情況。

「是我,阿爾。」蘇重應了一聲,眼睛卻頂著不遠處的那個矮小之人。

黑暗之中,蘇重無法視物。但敏銳的精神力,讓蘇重牢牢鎖定了對方的位置。

「科隆?洛克貝爾。你難道不想長生不死?雖然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按照他們的說法,你也是人造人,我們是同類。」普萊德沉聲道。

蘇重不屑的撇撇嘴,同類?怎麼可能!

腳下蹬地,巨大的力量猛然跺起一圈塵土。蘇重身影瞬間就來到了普萊德的身前。

右手猛然拍出,一掌狠狠的印在普萊德額頭上。

「你們死絕了,我才能安心1紅光暴漲。

普萊德體內的賢者之石立時開始分解。

礙…

仿若千萬人同時哀嚎,慘呼在小小的土包內回蕩,窒悶的讓人想要嘔吐。

普萊德的身體肉眼可見的開始縮校大量的濃黑煙氣從普萊德身上往外冒!在蘇重全力以赴之下,他很快就變成了一個比巴掌還要小的嬰兒。

「科隆!放過他吧1阿爾馮斯突然開口求情。他已經看到了普萊德的下場:「他現在已經對你沒有任何威脅1

蘇重站起身,看著變成了縮小版嬰兒的普萊德。精神感應之下,那種龐大陰鬱的感覺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一點純粹而柔弱的生命氣息。

「阿爾,你還真是心軟。」

蘇重說完轉身邊走。殺掉格拉托尼,廢掉普萊德。他今天晚上的行動已經非常圓滿。

揮手破開巨大的土包,蘇重不再理會眾人,徑直沒入黑暗之中。

「阿爾1愛德華對著土丘上破開的大洞大喊。

很快就看到了雙手捧著普萊德走出來的阿爾馮斯。

「這就是普萊德?」格利德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吐沫。先後兩個人造人一死一廢,蘇重的手段讓瀟洒已久的格利德忌憚不已。

「真是精妙的鍊金術啊1想起先前蘇重遁入地面的舉動,霍因海姆感嘆一聲。轉頭看向那個柔弱生命。

身具賢者之石,他已經感覺出了,那就是一個純粹的生命,不含絲毫賢者之石的痕。臉上的表情不由的變得柔和起來。

這該就是最初的人造人吧。

「愛德,科隆的煉金反應一直是紅色光芒?」霍因海姆面帶疑惑。他很確定,蘇重身上沒有一點兒賢者之石的氣息。可對方的鍊金術似乎和利用賢者之石發動的鍊金術如出一轍。

「嗯。我也不明白怎麼回事。科隆自己好像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為他的身體原因。」愛德華不確定道。

霍因海姆皺著眉頭沒說話。

……

一大早蘇重按時起床,洗刷之後吃過早飯。便慢悠悠朝著軍部而去。走進亨利的辦公室,便看到焦急的在原地轉圈的亨利。

「怎麼了?」蘇重開口問道。

「東方軍和北方軍竟然敢公然反叛!趁著大總統東訓的時候,暗中下手,炸毀了大總統的列車!這該如何是好1亨利激動的語無倫次。

蘇重坐在沙發上一眼不發。

亨利頓時更加煩躁:「你怎麼還這麼悠閑?」

蘇重呵呵一樂:「我就是個少校,這種事情當然由上面的大人物們去管,****何事?」

亨利頓時一怔,旋即笑了起來:「對啊,軍部還有好多中獎坐鎮,我急什麼?」

剛放鬆下來,辦公桌上的電話就急促的想了起來。亨利拿起聽筒,只聽了一句話,憤怒和恐慌便爬上臉龐。

啪的一下把電話狠狠扣下,亨利暴躁的破口大罵:「我就說那個傢伙不是東西,竟然真敢在這個時候發動叛亂。我看他早就勾結了東方軍的那個老傢伙!我要控告他,瀆職!叛國1

亨利拍著桌子啪啪響。蘇重知道,羅伊馬斯坦古大概是已經發動了自己的力量。

「走,跟我一起去會議室1說著當先便走。

走出門沒多久,稀稀疏疏的槍擊聲便從外面傳來。亨利走的更急了。

蘇重默默的跟在後面,知道一切動蕩已經開始。

等到正午時刻日食發生,就是國土煉成陣發動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