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九節神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節神位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跟著亨利一言不發的快速穿行在軍部。

距離會議室遠遠地,蘇重就感覺到了一股混亂龐大的氣息。人造人?

眼睛眯起,蘇重把自身的精神力牢牢的收縮在身體之中。整個人看上去就是一個在普通不過的軍人。

越是到了關鍵時刻,蘇重就越發的謹慎。

亨利推門而入,會議室內,坐滿了各位中將少將等大佬。看到這些人的鎮定神色,亨利總算鬆了一口氣。

「亨利?怎麼行色匆匆,慌什麼1坐在長桌最前端的一位棕色皮膚的中將,看到慌慌張張推門而入的亨利,很是不悅的訓斥了道。

亨利見眾人安穩,立馬滿臉笑意的認錯。

「不用擔心,金布拉德利不再,那位大人還在。你看,這就是那位大人給我們派來的助力1棕皮膚中將指著會議室不遠處的一個高大身影得意道。

蘇重轉頭看過去,立即就看到了一個足有常人兩倍高度的巨大身影。

懶惰斯洛斯!

這個傢伙看著木訥,似乎除了防禦強、力量大,也就長得比別人高。可實際上,霍蒙克魯斯賦予他的真正能力是速度。

最快的速度!

一旦對方全力發動,速度之快,根本就不是常人的眼睛能夠捕捉。

蘇重回頭看著一幫氣定神閑的大老爺,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坐在會議室末端的唯一一位女性少將。

冷峻的臉色金黃色的頭髮,還有那眼中毫不掩飾的不屑,讓她和一種將軍們格格不入。

這大概就是那位強悍的北境少將,奧利維亞?阿姆斯特朗了。

就在這時,外界傳來的子彈射擊聲越發的密集。

幾位中將心中有了底氣,恢復鎮定。相互商議了幾句,離開會議室前去指揮戰鬥。

奧利維亞卻被留在了會議室。同時還有兩位中將留在會議室內。

這是軟禁?

蘇重跟著亨利一同被留了下來。蘇重的戰鬥力在軍部有目共睹。這種危險時刻,這些人自然不會讓蘇重亂跑。就近留守,保護軍部才是最好選擇。

蘇重默默的走到旁邊,依著牆安靜的站著。

隨著時間的推移,本應該弱下來的槍擊聲,反而越來越大。甚至連迫擊炮的聲音都在頻頻傳來。且聲音越來越近,不一會兒劇烈的震動在軍部開始蔓延。

急促的電話鈴聲在會議室內響起。話務員僅僅聽了兩句話就臉色大變。

「中央市突然出現北境布里克茲軍隊,軍部正門已經被布里克茲兵攻佔1

啪!

兩位留守中將當中,那位矮個子的中將猛然甩掉手指上的雪茄。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拔出手槍指著奧利維亞!

「阿姆斯特朗少將!我現在以軍部中將的身份命令你,立刻下令,讓你的部隊撤出軍部。繳械投降,接受中央軍的整編!否則別怪我不客氣1

奧利維亞金黃色的頭髮遮住半張臉,露在外滿的一隻眼睛滿是鋒銳。聽到矮個中將威脅,頓時大笑起來。

「你們這些養尊處優,完全失去了軍人血性的蠢貨們,如何理解我布里克茲的強悍!弱肉強食,布里克茲從沒有投降的說法!這些人絕不會聽從我的命令投降。而如果我死在了這裡,只能說明我太過弱小,無法作為他們的頭領。他們就更加不會為了我投降1

奧利維亞滿是嘲諷的看著矮個中將。

手槍距離他的額頭只有兩根手指的距離,她卻依然不懼。

「你這個白痴,大概已經忘了血液的味道了吧1

腰間的軍刀不知何時已經出鞘。

嗤!

軍刀直接刺穿了對方的手腕,血液和手槍一起飛到空中。

奧利維亞一腳踢翻身下的凳子,左手往空中一抄,準確的抓住手槍。

一刀廢掉矮個中將的手腕,搶奪手槍,兔起鶻落,幾乎眨眼之間,形式已然逆轉。槍口死死死的鎖定另一位中將,奧利維亞臉上滿是暢快:「看你們這驚慌失措的表情,如果沒有那個所謂的大人,你們就慌的和個娘們似的!我的國家竟然掌握在你們這群廢物手中,真讓人感到羞恥1

「亨利!你還愣著幹什麼!還有那個誰!快動手拿下他1

被刺穿了手臂的矮個中間疼的滿頭冷汗,氣急敗壞的對著亨利大生呵斥。

亨利也慌了神。他怎麼也沒想到,奧利維亞會這麼大膽。好在科隆在這裡,亨利心裡不由的一松。想道科隆的手段,他非常慶幸自己帶著對方來到會議室的舉動。

如果能順利解決這個亂局,自己不是又將立下大功?

「科隆!快!快去救下中將1亨利帶著一絲竊喜,轉頭看向身後的蘇重。

可看到蘇重那一臉玩味的笑容,亨利的心臟忍不住的咯一跳。

奧利維亞聽到蘇重的名字,眉頭不禁皺起。她早就從他的弟弟那裡了解到,軍部這兩年出了一個非常厲害的新星。鍊金術出神入化,手段狠辣無比。

乍一聽說那個毫無存在感的年輕少校,就是那個殺人狂魔。即使以奧利維亞的堅韌心性,也不由得心臟漏了半拍。

「亨利!兩年來在你手下,承蒙照顧。不過我也幫你晉陞到了准將。今天也就到此為止了1

「你什麼意思?你難道也要叛國1亨利臉色陡然變得猙獰起來。伸手拔出腰間手槍,死死的指著蘇重。

蘇重毫不理會槍口的威脅,把眼睛看向了不遠處的大個子。

看到蘇重此時詭異舉動,奧利維亞突然心中一動。這個人好似也不想傳聞中那麼簡單。

「科隆,幫我怎麼樣!你難道還要繼續忍受這群草包在你頭頂指手畫腳?」奧利維亞立即開始拉攏蘇重。

蘇重輕笑一聲。

「我對你們的爭鬥不感興趣。我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他1蘇重指著遠處的大個子道。

「斯洛斯,殺掉這兩個叛國者1矮個中將突然對著院鸕饋

「殺掉女將軍!殺掉男少校1斯洛斯好似一個傻子一樣木訥的重複著這兩句話。慢吞吞的走向奧利維亞。

砰!

一聲槍響。奧利維也不是善茬。一槍就打死了這個上躥下跳的矮個中將。

蘇重看著慢慢移動的斯洛斯,拔出腰刀。無視亨利的槍口,從他身旁施施然走過,大步迎向對方。

亨利在蘇重背後看的咬牙切齒。

「站住!科隆?洛克貝爾!我命令你站住1蘇重的叛變讓他陷入絕大的危險境地。這會讓他的勢力受到難以想象的打擊。好不容易爬到准將的位置,他怎麼可能放棄這來之不易的權利?!

看著蘇重的背影,亨利眼中厲色一閃而過。

砰!砰!砰!

連續三聲槍響。亨利心中發狠,不聽話的手下,就要徹底毀掉!

蘇重手腕翻轉,腰刀在身後舞出一片刀光。所有子彈,全都被準確擊中一劈兩半。

頭也不回,蘇重很自然的把雁翎刀甩向身後。

腰刀撕裂空氣,瞬間來到亨利身前。鋒利的刀尖刺透亨利的心臟,身體被巨力帶的飛起。

鏘!

亨利被雁翎刀死死的釘在了牆壁之上!

奧利維亞眼皮狠狠的一跳。這傢伙果然和傳說中一樣狠辣!

她看的出來,對方是故意把後背暴露給亨利。為的就是吸引對方先出手,然後暴起反擊,一舉擊殺自己的上司!連借口都有了,他只是在自衛反擊!

蘇重顧不上奧利維亞怎麼想,走到斯洛斯身前,抬頭看向對方。

「殺死男少校1斯洛斯張開大手,猛然蓋向蘇重。

「第三個1蘇重嘴角帶著冷笑。身體下蹲,腳下猛然一跺。身體向右橫移出去。

砰!

地面被斯洛斯一掌打出了一個大坑。周圍的地面成呈現出蛛網一樣的裂縫。

蘇重一腳踢在身側支撐屋頂的石柱上,借力快速奔向斯洛斯。

來到近前,腳尖在度對方彎曲的膝蓋上一點,順勢彈起。抓住對方身上隆起的肌肉,一個翻身,蘇重就爬上了斯洛斯的後背。

斯洛斯速度飛快,但卻懶惰成性。在他沒有發揮全力之前,就是一個巨大的靶子。蘇重可不會給對方留下發動能力的機會。雙手往對方身上一拍。

紅光暴漲!

整個會議內的溫度陡然降低。

奧利維亞忍不住的打了個哆嗦,她有一種回到了北境布里克茲堡的感覺。

斯洛斯本就緩慢的動作越來越慢,幾個呼吸之間,身上就結出了透明冰晶!

不一會兒,龐然大物斯洛斯,就被徹底凍成了一座冰雕。

「好辦法1

奧利威嚴眼中閃過一道讚歎。她在北境時,就曾利用極低溫度冰封過這個大怪物。

可蘇重豈會滿足於冰封。

在對方掙脫冰凍之前,蘇重快速爬上對方肩膀。一巴掌拍在對方頭頂。紅色的光芒再次閃耀起來。

蘇重發動了分解賢者之石的鍊金術。

嚓嚓!

面臨死亡,被冰封的斯洛斯爆發出強大的力量。被冰凍的身軀在劇烈的掙紮下,崩裂出道道裂痕。但卻沒有血液流出,反而濺射出不少細碎的血紅色冰晶!

斯洛斯全身的血液都被蘇重當成了冰塊!

蘇重眼神一厲!

「想要掙脫?沒門1

空閑的左手猛然按在對方肩頭。本就寒冷的會議室內,溫度再次驟降!

斯洛斯頭部在蘇重的分解之下,快速崩散消失。身體不停掙動,但全身血液被蘇重凍死,他怎麼也動不起來。只能發出無意義的慘呼。

這已經是蘇重襲殺的第三個人造人,早就見慣了這種場面。對慘嚎聲視而不見,雙手同時發力。

冰凍鍊金術、分解鍊金術同時作用。

很快,斯洛斯就步了他那些兄弟們的後塵。被化作了一灘腥臭的血漿,鋪滿會議室的地面。

紅色的練成反應光芒閃過,蘇重腳下地面溫度陡然被升高,血水在高溫之下,被灼燒成為一團黑煙消失不見。

冰凍、分解、焚燒,人造人懶惰終因其懶惰,作為最強底牌的速度沒來得及發揮,就被蘇重殺的渣也不剩!

蘇重抬頭看向目瞪口呆的奧利維亞。

奧利維亞忍不住的退後了一步,臉色陡然變得難看起來。她為自己的恐懼而羞恥!

蘇重一笑,剛想要說什麼。整個軍部突兀的嗡的一聲響。這不是那種被炮擊后的震動。而是整片空間在發出的劇烈的纏鬥。

人的大腦都被這種震動攪的疼痛難忍,眩暈嘔吐的感覺紛紛襲來。

蘇重臉色大變,顧不上別人。大吼一聲,對著旁邊的牆壁就沖了過去。

砰!

伴隨著紅色的煉金光芒,整個牆壁像是紙糊的一般,被蘇重撞出一個大洞。他橫衝直撞像是一頭暴龍,竟然就這麼一路瘋狂的撞了過去。

「該死1

蘇重心中暗罵,通過沿路辦公室的窗戶,他此時才注意到,外面天空已經變得非常暗淡。

日食,開始了!

蘇重什麼都不管,拼了命的往中心點奔跑而去!

霍蒙克魯斯亦或者父親大人,他終於要開始篡奪神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