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一節天醫殿小道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節天醫殿小道童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終南山乃是全真教所在地。自王重陽奪得天下第一之後,全真教發展迅速。儼然有天下第一教派的氣勢。

不過王重陽死後,全真教發展速度開始變緩,甚至衰退。即便如此,全真教依舊強大。

太陽初升,鐘鼓三通,終南山上飄起渺渺煙氣。早課時間到了。

偌大終南山,道童道士近千人,紛紛行動起來。各司其職,井然有序。

天醫殿是全真教的醫道堂。

一群小道童在長輩道士們引領下,開始誦持《凈口》、《凈身》等咒語,進行每日早課。

蘇重隱在諸多小道童之中,嘴唇翕張,緩緩的誦持著各種經咒。

鼓三通,早課結束。蘇重跟隨眾道童,吃過早飯之後。便到雜物院領取了掃帚,沿著青石板路,走出全真教大門。從山下開始,一點兒一點兒的開始打掃台階。

掃了三百石階,蘇重不得不停了下來。雙手拄著掃帚,呼哧呼哧的喘氣。心裡不由苦笑道:「這身體可真夠弱的。」

三個世界之初,他都由破界珠調整過身體。因此他的體質都不會太差。只要稍加鍛煉,就會非常強壯。

但這一次穿越卻除了些變故。破界珠能量不足,身體體質便無法改善,只能靠它自己。

微微活動身體,舒緩疲勞。蘇重感覺到一種無形中的枷鎖,一舉一動之中都有一種滯澀的感覺。

「已經三個月了,這種沉重的感覺還是沒有完全習慣。看來射鵰世界非常完整。」蘇重喃喃自語。

世界不同,規則不同。

世界規則完備,改變物質就會困難,整個世界就會非常穩定。世界規則不完善,內部物質改變,需要的力量就少,世界則會顯得非常活躍,或者說混亂。

在火影世界里,他能用元氣炮轟平高山。但在鋼煉世界,他只能用鍊金術有限度的改變土地。最後稍微提高能量等級,立即就被世界規則發現。

剛剛來到這個規則嚴密的武俠世界,自由慣了的蘇重,就有一種從空氣中進入水中的沉重阻滯感覺。

好在隨著時間段的推移,身體和靈魂契合,這種感覺越來越弱。到了現在,已經若有若無。

「再過一個月,就能夠徹底融入射鵰世界。」蘇重在心裡默默計算。

休息好之後,蘇重接著掃地。

他初來乍到,身體虛弱,只能按部就班的生活。想要出頭,就需要學會隱忍。

而且射鵰世界和之前不同,想要橫行,難度頗大。只能一點一點的去習武增強自身。蘇重歷經三個世界,心中有了目標,就不會焦躁。

每掃三百台階,蘇重就會停下來,用笑傲世界總結出來的氣血調養方法活動身軀。

效果不大,但也能緩解疲勞稍微增強體質,總算聊勝於無。

期間來往他身側的香客絡繹不絕,蘇重不聞不問,只是悶頭掃地。

等來到全真教門口,已經是正午時分。兩個守著門口的道童戲謔的看著蘇重。

「承平,累不累,要不要我們幫你掃埃」左側道童看著蘇重汗濕的道袍,嬉笑道。

蘇重長出一口氣,收拾了一下有些凌亂的衣服,拿著掃帚走進大門。此時已經到了中餐的時間,他如果錯過了午飯,他就會餓肚子。他已經嘗過餓肚子的滋味。

一個上午,他獨自一人掃完山門台階,早就餓得飢腸轆轆。沒心思去理會兩個悠閑的守門童子。

看到蘇重不理自己,左側道童頓時覺得臉皮發緊,惱怒的對著蘇重的背影恨恨道:「哼!不知好歹,累死你算了1

右側道童也不禁附和:「得罪了趙志敬師兄,罰他掃山門還是輕的。看著吧,這掃山門的活計他是絕對擺脫不掉了。」

左側道童幸災樂禍道:「只是洒掃就要把他累個半死,耗他一上午時間。下午還要到天醫殿學醫,以他那種廢物體質,沒有時間磨練,休想學到咱們全真教的武功。」

「不錯不錯,等到年終****,他武功一塌糊塗。得不到各位師叔青睞。我看他這輩子就只能做個道童1

「對!還是趙師兄手段高明。不費吹灰之力,就整治了他。」

「那是,要不然怎會被王處一師叔看重收為大弟子?」

蘇重對兩個守門童子的交談一無所知,不過就算知道也不怎麼在乎。

如果他的前身沒有得罪趙志敬,被對方點住穴道凍餓一夜,也不會感染風寒而死。他不死,蘇重也就不會得到這具身體。

這些恩怨蘇重知道,但並不放在心上。當務之急是適應這個世界,然後想法子把虛弱的身體調整過來。

原身的體質本就虛,又被風寒侵襲,一場感冒發燒就要了他的性命。等蘇重借屍還魂,身體元氣已經大大損耗。要不然也不會掃三百多級台階,就累得氣喘吁吁。

匆匆吃過飯,蘇重趕到天醫殿,隨著一眾道童學醫。

先背誦醫典,再跟著老道士認識藥材。認清藥材形狀、生長環境,還有藥材如何晾曬、如何炮製。往往一味材料所涉及的知識,就足夠學習一個下午。

蘇重混在六七個道童之中。不露臉上前,也不畏縮靠後。就是最普通的一個道童。

但和其他道童心不在焉不同,蘇重可謂全力以赴。聚精會神的聽著老道士講解藥材用途,以及偶爾從嘴裡露出來的應用技巧。他需要這些醫術來調理身體。

忙忙碌碌,一個下午很快過去。

臉色蒼白的蘇重跟隨人流去膳房吃晚飯。一個下午全服精神的學習,讓他消耗頗大。

吃過晚飯,再次來到天醫殿做晚課,聽老道士講經。直到晚上九點多的樣子,才准許回房休息。

房間不大,兩邊相對著兩排大通鋪,一邊住四個人,中間一條過道通著門口。

從天井水缸內打了水,簡單梳洗一番,蘇重就躺在了角落裡的鋪位上。

周圍幾個道童年紀都不大,和他一樣也就十一二歲。一天結束,聚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聊天。

蘇重老老實實的躺在床上,成了不合群的另類。好在前身就是一個木訥老實的性子,他如此也不顯得突兀。

閉上眼睛,蘇重卻沒有睡覺。注意力往腦海中聚集,不一會兒,蘇重的意識就來到了一處特殊空間。

這正是破界珠之內。

此時的破界珠樣子大變,不再像以前似的,仿若虛幻一般的珠子模樣。而是由虛入實,真正成了一方小洞天。方圓三四百平米,差不多一個籃球場大校高有十多米,接近六層樓高。

洞天之外霧漆黑一片,深邃的看不真切。

中心一顆翠綠色,像是翡翠雕刻而成的大樹。外形像是沒有氣根的榕樹。

頭頂沒有太陽,洞天內卻恍若白晝。仔細觀察,會發現翠綠大樹散發著柔和光芒,使得整個空間明亮鮮活。

大樹前有一個羊脂白玉一般的石碑。一人高半米多寬,厚度大約十多厘米的樣子。玉碑上光影閃爍,圖像文字等信息在上面不斷流轉。

三個月前,經過漫長的時空旅程,蘇重再次蘇醒。而他卻發現,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成了一顆樹,一顆活著的像是玉做的樹。

度過了最初的驚訝,蘇重通過玉樹感知,自己已經和破界珠徹底成為一體。

洞天就是破界珠,玉樹根須融入虛空,和破界珠緊密結合不分彼此。玉樹成了蘇重的身體。而蘇重,便是這個空間的主人。

他暗自猜測,這一切的變化都是來源於破界珠。自己歷經三個世界,掠奪能量、知識和規則。

火影世界的能量,鋼煉世界的規則,終於讓破界珠獲得了某種程度上的進化。由虛入實,變成了真實存在。

透過根須樹葉,蘇重意識緩緩的掃過整個空間。這是他三個月來養成的習慣。每當此時,他總是感到非常安心。

他曾在三個世界中生存,卻始終有種無根飄萍感覺。他對那些世界沒有歸屬感。

現在好了,破界珠有虛入實,化作一個小空間。雖然整個空間光禿禿,只有一棵樹和一個玉碑,其他地方都是黃土。但再怎麼簡陋,它也是一個真實存在的空間。

一片完全屬於蘇重的天地。

這是一個落腳點,像一個避風港灣。雖然不好,但卻這讓蘇重的心非常的安穩。

「俗話說得好,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埃」蘇重心裡感嘆道。

習慣性的看向破界珠外。那黑暗像是一個沒有星星的宇宙,給人一種深邃無邊遼闊的感覺。每次看,都讓蘇重感到自身的渺小,這能讓他心情平靜。

「先解決眼前的事情。」蘇重想著便把注意力放在身前的玉碑上。

此時上面正在閃爍著一張藥材「三七「的圖片,旁邊還有不少文字,記載了其習性、藥性等信息。這正是蘇重今天所學到的醫術知識。

每次用到玉碑,蘇重都會忍不住的想:「神之煉金門怎麼就變成了顯示器?」

不僅如此,不知是因為和破界珠合一的原因,還是成為一顆樹的關係。

只要蘇重的意識回歸玉樹,他的思緒就會變得平靜而安詳。

這種狀態下,蘇重的思維變得迅捷而秩序。各種念頭不時的從腦海中冒出,但卻井井有條,全都被他細細察知。念頭飛舞,本心卻寧靜安詳。達到了一種動靜的極致,但卻又自洽而和諧。

「這破界珠還真成了一台超級電腦不成?而且還是一台有靈魂能進化的電腦?」蘇重哭笑不得的想道。

想到自己意識的詭異狀態,蘇重赧然。

「我這是……一個有自主意識的c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