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節登天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節登天梯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這種比喻雖然不準確,但也有那麼點意思。

他的意識在玉樹內流轉,各種念頭碰撞思緒飛快,處理起信息來迅捷無比。

而且由於本心安定,任何細微處都不會遺漏,更加提高的效率。

這種感覺,比前幾個世界開發大腦後的效用更加突出。

想到這三個月的收穫,蘇重心裡不由樂呵起來:「變成cpu也不錯。」

外人看來,蘇重還是那個老實木訥的道童。每天按部就班的洒掃學醫。只不過運氣不好,得罪了人。被整治的有些可憐。

但其實不然,三個多月以來,蘇重過的可謂忙碌而充實。

他借著天醫殿的地利,不知不覺中,已經把藏書閣內的《黃帝內經》、《難經》、《神農本草經》等十五本醫書,錄入了玉碑中。

不僅如此,每天晚上意識進入破界珠內后,蘇重都會花上一半的時間來歸納領悟這些典籍。

如此三個月過去,他的醫術理論突飛猛進。早已超出了普通道童的水準。

而且隨著他對醫術理解的提高。再次觀看新的醫書時,不再像最初那樣磕磕絆絆。現在一次看過去,就已經能看懂大半。稍微花費些時間,就能把整本書吃透。他學習醫術的速度隨之越來越快。

隨著他記憶的醫書典籍越來越多。蘇重相信,就理論知識的記憶和理解。再過不久,除了那些上了年紀的老道士,年輕一代的道士道童,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這一切都要歸功於破界珠。

他變成玉樹后,念頭此起彼伏而本心安定的特殊狀態,讓他思考速度大大提高。

這種動靜極致的境界非常美妙,一些細微的平日里不曾注意的小細節,都會在心中纖毫畢現。

蘇重把這種狀態定義為定境。

他不知道對不對,但這種其妙狀態,的確類似入定或者入靜。

把今天學到的藥材知識,整合進入《藥材大全》這個獨立板塊中,這部分知識就牢牢的記錄在了他的意識之內。

蘇重開始做另一件事情——修改《基礎拳法》。

《基礎拳法》是他在笑傲世界創造出來的一套拳法。其招式簡單直接,內里卻蘊含著勁力的運行之道。

他此時身體虛弱,蘇重苦思冥想,把主意打到了這拳法上。

三個月來,得益於定境的特殊情況,新功法的推演已經進入收尾階段。

此時玉碑之上正顯示著一個人體三維圖像。

圖像呈現半透明狀態,外形輪廓能夠看到,內部的肌肉骨骼也能看到。全身器官以不同顏色標記,十分容易分辨。

這個人體圖形,正是他現在所佔據身體的三維掃描圖。

通過意識遍布全身,得到信息回饋整合,這個三維圖像非常的精準。

利用這個模型推演武功,如果成功,立即就能在他現在的身體上運用。

緊緊的盯著三維模型,蘇重此時所有的念頭心力都用在了推演上。

透過玉碑可以看到,隨著模型的一舉一動,肌肉骨骼位置清晰可見,甚至內髒的律動都能夠被他清晰察知。

神奇的是,這一切都是以他的意識力量模擬,模型每一個動作,他都會有一個如同真實身體的感受。這給了他最真實的試驗數據。

「終於好了1蘇重的意識一陣放鬆。就好似長出一口氣一般。

蘇重覺得怪怪的,他現在的身體是樹,沒辦法做出人類身體時候的動作。但在情不自禁的時候,他的一些意識反應和人類軀體沒什麼分別。看玉碑上的人形一副輕鬆模樣,就能夠知道蘇重真實的思維狀態。

把所有推演出來的動作整理起來。蘇重從頭到尾,再次驗證這一套動作。

只見玉碑上出現一條長長的台階,他的三維掃描圖像順著台階往上走。

在半透明的狀態下,每一次抬腿,全身大大小小的肌肉,特別是下肢肌肉,都會不同程度的運動起來。

等腳落下之後,拿著掃帚的雙手開始自右向左掃台階。

這個時候,上身的各部分肌肉就像是緊密咬合在一起的齒輪,一動皆動。

抬腳、掃地,重複的動作當中卻有著細微的差別。但卻速度均衡,存在著強烈的節奏感。

通篇模擬一遍蘇重非常滿意。

「很好,這套動作簡單,但卻能夠全面調動身體肌肉。保證勁力貫穿全身,長期鍛煉,肯定能夠淬鍊身體改善體質。」蘇重心裡滿意。又有些無奈。

把這套動作設計成為登台階、掃台階,可不是蘇重喜歡。

前身因為洒掃時,潑了趙志敬一身水,讓他在眾人面前丟了臉。

趙志敬便買通了雜物院的值守,以各種理由罰他掃山門半年。期間還在半夜裡點了他穴道,讓他在天井裡呆了一夜,染上了風寒。

風寒加上沉重的雜物,這才讓前身喪命。

他接管身體之後,不想任人擺布。但不管他有多少想法,他實力不夠。只能按著別人的規矩來。老老實實的去洒掃階梯。

以他這種虛弱身體,掃半年的山門,絕對能把他累垮。

蘇重沒法子改變任務,只能想辦法提高身體素質。

時間都被任務和日常課業佔據,蘇重只有把這套動作融入日常作息。

「既能洒掃山門,又能在不知不覺中淬鍊身體。隱秘性倒是高了不少。這樣也好,免得引起旁人注意。」蘇重若有所思。

他現在不適合出風頭,這套隱秘的功夫,倒是符合了他低調發展的想法。算是意外之喜,一舉多得。

「就叫《登天梯》吧。一步一步,登上天梯。」蘇重暗自想道。

……

清晨,當第一縷陽光從天邊升起的時候。鐘身響起。

躺在床上的蘇重緩緩睜開眼睛,感覺著身體暖洋洋微微發脹的感覺,蘇重眼中閃過一絲笑意。

他沒夜裡把意識退入破界珠,身體陷入一種平靜狀態。這時氣血不受他意識干擾自然循環,對身體的恢復和增益作用頗大。

雖然恢復居多增益非常少,但積少成多,時日長久總會有作用。

「蚊子再小也是肉埃」他有些無奈的想著:「誰讓自己身板弱呢?」

破界珠有虛入實,耗盡能量,蘇重也無法苛求其他。

早課、吃飯,蘇重去雜物院領了一根枝條稀疏的破掃帚,無視周圍道童或好奇或冷漠的眼神,徑直去掃山門。

慢慢從門口走到山下,蘇重身體已經活動開來。因特意多吃了一個窩頭,而有些撐的肚皮不再發脹。

雙腳開立,面向山門。蘇重開始一天的工作。

右腳抬起,推演數遍的《登天梯》在腦海中閃過。

蘇重努力的調整身體,盡量讓勁力和順。

右腳落地,可那種勁力節節貫穿的感覺並沒有出現。

他這一下修鍊失敗。

雙手抓好掃帚,蘇重緩緩擺動上身。精神集中,全服精力都集中在身體上。但這一下依然沒有那種勁力貫穿的感覺。

試驗了兩下蘇重就知道任重而道遠。

「好在料到修鍊不易,把勁力變化強度降低。要不然練習失敗,反噬會非常強烈。那不僅無法提高體質,還會損耗元氣得不償失。」蘇重慶幸自己的先見之明。

知道修鍊艱難,他並不氣餒。

一下一下慢慢的掃地,精神集中修鍊《登天梯》。

蘇重不再關注周圍變化。即使有香客們好奇,這小道童為什麼動作緩慢怪異,停下來駐足觀看,蘇重也毫無所覺。

不少香客打量幾眼,就會搖搖頭有些不知所謂,帶著些失望的繼續登山或者下山。他們本以為蘇重是在練什麼全真教真功,但久久看不出名堂,也只是以為蘇重自己作怪。

蘇重對此一無所知,一遍又一遍的試驗著新功法。

時間緩緩流逝,一上午的時間就在不知不覺中消失。

「呼1蘇重有些驚喜的長出一口氣:「終於找到感覺了。」

勁力流轉全身,讓他身體微微酥麻,有種通體舒泰的暢快感。

不過,抬頭看看天,發現日頭已經開始慢慢西斜。再看看只掃了一半的山門。蘇重心裡不由哀嘆一聲:「下午要餓肚子了。」

等他完成洒掃,早就過了中餐時間。

低頭再次練習數遍《登天梯》,把那份感覺牢記在心中。蘇重開始加快速度,不再刻意練功。心中自語:「一頓飯不吃沒事,可不能漏了下午的醫術課業。」

草草把把地掃完,渾身大汗,青色道袍已經被汗濕。顧不上理會兩個守門童子的調笑。蘇重快步回到天醫殿。剛好趕上天醫殿醫術開課。

教授草藥知識的老道士不滿的看了蘇重一眼,怪他遲到。蘇重滿頭大汗慌慌張張的樣子,讓他心裡微微不喜。

「怎麼現在才來。」老道士皺著眉頭訓斥一句,就不在理會蘇重。

招呼一眾童子離開天醫殿,到外面廣場,去看曬制的藥材。

蘇重用袖管擦了擦額頭汗,老老實實的跟在後面,心裡卻在琢磨《登天梯》。

這功法和基礎拳法看上去完全不同,但其內里卻一脈相承。重要的不是外在的招式,而是內在的勁力。

第一步就需要勁力和順擰成一股,之後才會有各種變通。

但也有不同。

基礎拳法重在向外輸出,勁力變化是為了發揮全身力量,提高攻擊。

《登天梯》卻重在向內作用,輕微震動血脈,淬鍊身體。

肚子咕嚕一聲叫,把蘇重思緒打斷。揉了揉空空的肚子,他緊走幾步,趕上前面的道童。

感受著肚腹空乏和身體無力。蘇重心裡對掃山門的任務越發看不慣。暗暗記恨罪魁禍首趙志敬,心裡不由琢磨:「等把身體養好,就開始修鍊全真內功《全真大道歌》。實力提高后,說不得要給趙志敬找些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