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節成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節成功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忙忙碌碌,一個下午跟著教授藥材知識的老道士東奔西跑。他本就勞累,又沒吃午飯。到了吃晚飯時,兩條腿已經開始打顫。

直到快速的往肚子里塞了滿滿一大碗米飯,才止住不停往外冒的虛汗。

坐在天醫殿昏暗的角落裡,聽著上首道士講解經文,蘇重眼皮沉重昏昏欲睡。

堅持良久,終於等到晚上休息時間。蘇重匆匆洗了汗濕臭腳,立即鑽進了被窩裡面,手指都不想動一下。

周圍小道童又開始聊起了一天的趣事。

幾個人圍著一個高個頗為健壯的道童:「錢明,你跟著法師下山放焰口迎三,有沒有什麼新鮮事。」

「對,對。流水席擺的怎麼樣。」

錢明被道童們眾星拱月,就連旁邊屋舍內也來了不少湊熱鬧的人。窗戶處人頭攢動,擠滿了聽趣事的童子。

聽著道童們各種問題,錢明激動地滿臉通紅。

「那劉員外可是個大財主,這次他死了老爹請咱們全真教的法師們去放焰口,肯定有報酬。錢明,你得了銀子沒?」

錢明停了這話,臉上更顯精神。看了一眾躍躍欲試的童子,錢明昂了昂下巴:「自然是得了銀子的。我只是個打下手念經文的童子。只得了六錢銀子,那些法師們更多。」錢明好似遺憾的的說著,臉上卻滿是驕傲。

「哇!六錢銀子1

「這麼多?1

聽著周圍激動的聲音,錢明更是得意,帶著教訓的口氣道:「你們好好做事,專心背誦經文,等輪到你們的時候,你們也能得銀子。」

周圍道童聽了這話都不住點頭。

終南山周圍的各種法事都由全真教辦理。道童們只要不犯錯,總能夠趕上時候下山。一方面是讓他們作把幫手,另一方面則是為了讓他們多些見識。為成為道士后的類似事情做準備。

在場的道童,十個裡面倒是有八個曾經跟隨法師們下過山。只不過這次錢明去的地方,乃是終南山下頂頂有名的劉員外家,這才惹得一眾道童羨慕。

蘇重靜靜的聽著這些舍友們討論吃食,討論人事。他的前身也曾經參加過法事。他們現在還只是道童,沒有其他收入。這法事成了他們唯一獲得錢財的途徑。不像那些道士,他們都是有薪水工資的。

想到作法事,蘇重心裡不由一動:「如果有機會下山一次也不錯,在山上終究消息閉塞。來到射鵰世界三個多月,也不知道郭靖怎麼樣,不知道黃蓉是不是出了桃花島。」

不過想到他現在的虛弱體質,蘇重無奈苦笑:「還是身體太差,即使有下山的機會,也沒辦法去。更何況現在還得被罰洒掃山門。」

……

年道士是個四十多歲的矮個胖子,臉上泛著油光,最明顯的是那個鴨梨一樣的腰身。從脖子到肚皮,竟把道袍撐起一道圓潤的弧線。

他是雜物院的值守。這個職位不大,只是雜物院執事手底下的一個小頭目,負責分配道童苦力分配。整個雜物院里,像他這樣的值守就有四個。

但看似不大的職位,卻又這不小的操作空間。只要他動動嘴,就能給道童們安排或輕或重的雜物。而道士們下山作法事,也要找他們要幫手。

此時年道士悠閑的嗑著葵花籽,滿意的看著敬立在旁邊的錢明:「錢小子,還是你上道。」說著把放在桌角上的碎銀子收進袖口中。

錢明仍顯稚嫩的臉上卻帶著些成人般的獻媚和狡猾:「這都是應該的,全靠年值守,才讓小子有了發財的機會。」

年道士愜意的嚼著葵花籽:「這也是你運氣。你要知道,按著順序,這次本是那承平下山作法事。不過那小子不懂事,得罪了趙師弟。這才讓你鑽了空子,可不是我故意刁難他。」

錢明父親是個不大不小的商人,平日里行商也不瞞著他。這才讓錢明小小年紀就知道了人情世故。才有了賄賂年道士的舉動。

此時聽聞年道士如此說,心裡卻鄙夷不已:「明明是自己想收錢,還要打著趙師兄的名義,這肥豬真無恥。」臉上卻滿是笑道:「承平不開眼,得罪了趙師兄,小小告誡也是應有之理。」

錢明畢竟年紀幼小,即使學了些油滑,但卻無法完全掩蓋自己的心理活動。年道士一眼就看出了錢明眼中的閃爍。

「怎麼,不相信我的話?」年道士輕瞥一眼錢明嗤道。

錢明一僵,連忙作揖告罪,口稱不敢。

年道士冷哼一聲,不屑搭下眼皮:「你可知道,那承平要掃多長時間的山門?」

錢明聽的一愣,他知道承平被罰掃山門半年,這已經夠重,難道這裡面還有什麼變化?

年道士呸的一下,用力吐出嘴裡的瓜子殼:「半年?不罰他個一年兩年怎麼能顯示出趙師弟的手段。」

錢明臉色立即一變。一年兩年全都放在那個費時費力的雜務上,功夫還練不練啦?

他們進全真教,可都是奔著武功來的。就像錢明自己一樣,一旦他學武有成回到家中。借著全真教的威名,加上他自己的武藝,他家那不大不小的商號立即就能上一個檔次。

趙師兄竟然用這法子拖延承平習武時間?!

習武雖然不是越早越好,但如果能夠及早開始接觸,打好根基,對以後好處多多。在這種時候耽誤了時間,那可就是耽誤了一輩子!

「趙師兄好手段1錢明臉上滿是慶幸,心裡琢磨是不是找個路子靠上趙師兄。

年道士看錢明滿臉震驚,臉上帶著得意,心道:「這小崽子還是太嫩。被我兩句話就給騙過去。趙志敬那小子確實讓我整治承平。但這法事安排卻是老子自己的手段。錢我賺,黑鍋他背。嘿1

「知道趙師弟手段高明,以後可要好好做事。」年道士意味深長道。

等錢明滿是受教,一臉的若有所思的走了之後,年道士嗤笑一聲:「趙志敬?不就是有個好出身好師傅嗎?有什麼了不起?聽說丘師叔新收了個弟子,資質家世都是上乘。嘿,這以後有熱鬧看了。」

……

伴隨著鐘鼓之聲,蘇重忍著身上的酸痛醒來。

攥了攥酸軟無力的拳頭,蘇重無奈苦笑:「想要提高身體素質,任重而道遠埃」

大口大口的吃了一碗米飯,蘇重提著掃帚,穿過忙碌的道童人流,走向山門。

路過演武場,蘇重被呼喝之聲吸引,忍不住的轉頭打量。

看著身穿道袍的道士或者道童,手中拿著長劍在場中飛舞。蘇重眼睛不由眯起。

「全真劍法?」他不由自主的起了分析的心思。

來此三個月他都在忙碌,不管白天還是黑夜,蘇重想的事情都是《登天梯》。哪裡有精力關注全真劍法。

此時看到,卻忍不住的在腦海中比劃起來。

可想了兩下,蘇重眉頭不由皺起:「這劍法雖然不雌並不高明?」

蘇重第一世在笑傲世界,從小開始就頂著滅門之禍的巨大壓力。強烈的危機感趨勢他痴迷武功,最後隱居深山入魔一般專心練劍,在劍法上的成就尤其高。

加上《辟邪劍譜》和《菩提心法》的詭異變化,讓他以大執念研究出了《奪命十三劍》。

不提蘊含詭秘劍意的第十三劍,只是前前十二劍就奧妙無窮。

《獨孤九劍》講究「破」,一劍破萬法。而蘇重的奪命劍法前十二劍講究的是「衍」,一劍生萬劍。

他更是和風清揚論劍華山,演化各家劍法。對劍招的理解可謂登峰造極。他一眼就看出了全真劍法的好壞。

劍法不錯,但也不是什麼登峰造極的頂級劍法。

蘇重不禁疑惑:「王重陽就是靠這套劍法打敗的其他四絕?」

他可是非常清楚,全真七子練的劍法同樣是這全真劍法。

帶著不解,蘇重快步走過演武常他非常想立即開始研究《全真劍法》。但就他現在這廢物體質,想練也練不成。

壓下心中急切,蘇重跨出山門,來到山腳下。

抬頭往上看去,一條寬闊石階直通半山腰。影影綽綽的叢林縫隙之中,屋脊飛檐錯落,煙氣飄渺。

蘇重心裡不禁一暢。

深吸一口氣,把昨天那種感覺從腦海中調集出來。加入昨天晚上一夜的體悟思量,蘇重再次開始修鍊《登天梯》。

第一步,失敗。

第二步,失敗。

第三步……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步!一陣輕微酥麻突然從身體上傳來。蘇重心裡一喜。

對!就是這種感覺!

強自平復波動的心緒,蘇重繼續掃地練功。

失敗,失敗,成功。失敗,成功,失敗……

隨著蘇重成功調整勁力的次數增多。蘇重抬腳走動,揮舞掃帚的動作越發自然。

如果看得時間長了,就會發現,他整個人都處在一種節奏當中。

良久,蘇重恍然明悟,就是節奏!

只要掌握住整體的節奏,上肢和下肢的動作就能夠有效的結合在一起。《登天梯》就能成功發動。

掌握住核心,蘇重振奮不已,修鍊的越發專心。

等他一路走到山門口,看到兩個童子疑惑好奇的目光時,蘇重這才反應過來。

抬頭看天,太陽剛好在正中。

蘇重心中不由一喜:「沒想到今天竟然這麼快就掃完了。果然,只要掌握了節奏,不僅能夠成功施展《登天梯》,還能夠更有效率的完成洒掃1

他以前掃一段路,就要歇一會兒,這浪費了不少時間。

今天的嘗試,開始時雖然失敗浪費了不少時間。但隨著時間推移成功次數卻越來越多。在蘇重掌握了節奏后,失敗的次數就更少。到了最後甚至連續走數十步,才會失敗一次!

不僅如此,《登天梯》節省力氣,並緩緩淬鍊他的身體。節流開源之下,讓他不用中途休息。一路走到山頂,竟然沒多耗費時間,比昨天整整快了一個時辰!

「哈哈6登天梯》果然有用,不枉我不眠不休,連續推演了三個月。用不了多久,就一定能完全改善體質1蘇重振奮的想到。

咕嚕咕嚕……

一陣巨響打斷了蘇重的遐想,肚子里空乏的感覺讓他的腿又開始打顫。

「早晨可是多吃了半勺飯1蘇重感嘆:「幸好沒錯過午餐。」

不理兩個因為自己按時完成任務,而疑心打起的兩個童子。蘇重提著掃帚往飯堂快步疾走,他有預感,他吃的會越來越多。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